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新鲜的三皇子 > 第二十章 执剑与雾

第二十章 执剑与雾


“啊!!!不!!!”

这一声呐喊,响彻皇宫,冲去云霄。

众人听了,为之一震!是什么样的悲愤,才能这样用力的呐喊。

这么小的孩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德喜死死的抱着三皇子,生怕他做出什么傻事。

三皇子挣扎不脱,只能远远的看着渐渐冰冷的小田。

“你就是我第一个后腿子!以后要机灵点!”

“小田,我渴了!”

“小田,我想吃橘子!”

“小心,我让你裸奔!”

。。。。。。

这一切都将随这一声呐喊,冲入云霄,世上再无小田。

“楚君,我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宫女怜儿被人救走了!”

这是一个慌张的来报告。

“什么?”

楚君震惊无比,他的皇宫还是他的皇宫吗?

“关押怜儿的牢房的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雾字!”何其大给楚君汇报手下汇报的情况,此刻的他心里害怕极了,这边被人伪装成皇宫护卫杀入了牢房,另一边就被劫了牢房。

不管怎么看,都是他的责任!想不到现在外部势力渗透的这么厉害,这儿可是皇宫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才有这般的能力?何其大身体都快挺不住了,抖得厉害。

“雾?”

楚君好像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你之前可听说过这个名字?”

“未曾听闻!”

何其大答到,接着又说道:“不过,这些伪装成皇宫护卫的乱臣贼子已经查清楚了,他们是执剑组织的人,一直伪装身份,潜入皇宫。这些人从小就被训练,所以才查不出他们有什么问题。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让他们出面!”

执剑!执君之剑,行君之念!君之所指,见之所至!

何其大并不是在为自己的失职找借口,而是这个组织真的很恐怖。

可能哪一天,一直和你喝酒吃肉的朋友,拿着刀走过来对你说,他要取你的性命。

恐怖!

听到这楚君,楚君面色已经安静不下来了。他们的势力竟然能渗透到朕的皇宫。可怕的是你不知道谁会是这个组织的人,或者说说都可能是这个组织的人。

那这个雾呢?未曾听说。

三皇子还是个孩子,从昨晚到今天,到看见小田被长矛刺死,他已经很累了。

毫无保留的呐喊使得他昏睡了过去,德喜太监坐在地上,抱着三皇子。

他看着三皇子,突然觉得这个皇子很特别。明明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才六岁,却像个大人,成熟而又仁义。

小田就像是路边捡的一条狗,扔了就扔了!可是他不一样,他要拼命的保护自己路边捡的狗,还是他犯了错误。

而德喜自己呢?二十年的黄宫,被欺负,被孤立,自己恨透了皇宫的一切,恨透了所有的人。

可是,他不恨三皇子,现在他想用自己仅有的一点温暖,用来保护三皇子。

从此以后,自己不再是淑妃娘娘的人,以后三皇子才是自己的主子。

德喜太监的眼睛中似乎慢慢透露出了一点清澈,变得更清澈了。

三皇子历经此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改变。

但是可想而知的是,所有的事都将发生改变。

楚君、皇宫、执剑、三皇子、雾、德喜、天下!

风云骤变!

德喜抱着三皇子回到了天星宫,德喜把他放在床边,命令小扇子和小凳子在房外守着。

楚君回到了御书房,马上展开了对执剑的清洗,以及对雾的调查。

但是雾就像是真的一团迷雾一般,看得见,却始终抓不到。

天星宫中的宫女太监都是淑妃娘娘指派的,听到消息的她,立马昏厥了过去,等她醒了过来,连哭带喊的来到楚君身边求情。

“君上,臣妾冤枉!臣妾真的不知道怜儿和外面的什么雾有关,臣妾最多也就是让德喜太监随时把天星宫辰皇子的事告知成妾,其他的臣妾什么都不知道啊!”

淑妃娘娘跪在楚君脚下,哭着喊着为自己喊冤。

“哼!料你也没这个胆子!不要以为你给朕生了个皇子,在这皇宫就可以为所欲为!以后多把心思放在志承身上,少管其他的事!”

楚君责斥到。

“臣妾遵命,臣妾遵命!”

淑妃如获新生般,松了口气,以后自己再也不惹这个新来的三皇子了。

才来皇宫两天,就惹出这么大的事!

对执剑组织的清洗首先是在皇宫中,通过层层排查,抽丝剥茧般,只要有嫌疑之人,宁错杀不放过,抓了一大群人。

但是这些人不管是否真的是执剑组织的,还是被错抓的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点儿关于执剑组织的消息都没说,所以,这一次,皇宫中的清洗也只是杀了一批人,而对执剑的德消息并没有什么收获。

但是对雾的消息,却是一点儿也没有。

这个组织好似突然出现,可是想想又不可能。如果突然出现,为什么会和执剑组织一同出现,在他们要救宋小田的时候出手把怜儿给救走了。

肯定已经谋划已经,并不是凭空出现。

那雾和执剑,是什么关系?

想不明白,楚君摇了摇头。

直到第二天中午,三皇子张楚辰才醒了过来。可是他醒了后,却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一直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床顶。

期间,皇后来看望过,三皇子也当没看见似得,皇后只得吩咐好好照顾三皇子。

淑妃娘娘也来看过,看见三皇子的情形还哭了。她这会是真的感觉这个孩子可怜,母亲不在身边,独自一人来到皇宫,自己还怪他抢了自己的孩子的位置。

还想为难他,可是想到自己在他手上连连吃亏,就突然笑了出来。这个家伙,一点儿也不肯让步。当淑妃娘娘放下心中的成见,她看到的也就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尽力保护自己,伪装自己的孩子。

让别人不敢欺负他,让别人怕他。

想着想着,就把三皇子抱入了怀里,就像这个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想要保护他。

楚君没有来,他在忙着清洗宫里的渗透。这让他想到了三皇子母亲半年前写来的信,那封信是如何传到自己这里的,难道她和这些组织有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