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老冰箱

老冰箱


寻找爱情的道路上必定充满荆棘。

沈知遥坚信,一时的困难并不能打倒她追寻爱情的心。

再说了,她一直都是金鱼人,生气的事从不记超过七秒。

哼,不让她吃红色丝绒蛋糕?

她今天还偏就想吃芝士海盐蛋糕。

队伍很快就排到沈知遥她们。

“谭谭,你想吃什么?”

正低头回消息的小姑娘猛地被叫到,抬起头迷茫片刻,随即给沈知遥一个大大的,足够治愈的笑容:“凯撒沙拉就好,谢谢。”

谁不喜欢可爱香香的女孩子呢?

沈知遥看着谭谭的笑容,呼吸一滞。

她抿唇,防止自己把姨母笑亮出来:“喝的呢?”

但声音已经温柔得能够掐出水来。

同时,也恶心得霍燃快把自己胳膊掐出青来。

“芒果摇摇乐,少冰。”

听完点单的服务生重复一遍点过的食物和饮品,沈知遥犹豫一瞬,又扯着脖子看向冷柜:“我想再加一块蛋糕……”

“沈小姐。”正巧过来拿空杯准备做饮品的李央,突然叫住她。

也站在收银台前面的谭谭,听到这少年感的嗓音,又再度抬起头。

一时间,两人隔着不宽的柜桌,四目相对。

男生白白净净,黑色短发干净清爽。女生浅栗色的蛋卷头可可爱爱,一双大眼睛里带着些好奇。

猝不及防地望进彼此眼底,两人都有一瞬的怔楞。

时间仿佛在他们身上停滞,没有人做出哪怕是细微的动作。

被叫住的沈知遥从冷柜上收回视线,却没有听到下文。

她刚一扭头,就看到电流涌动的两人。

猝不及防吃到狗粮的沈知遥:“……”

一见钟情,永远都像故事里写得那么美好,又青春。

只可惜……

总要有一个人来打破!

沈知遥轻咳一声,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你说什么,李央?”

李央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把手上的碟子放在柜台上:“这块草莓蛋糕是新品,您要不要拿去尝尝?”

盯着桌上的,甚至连奶油坑都没有填平的奶油蛋糕,沈知遥迟疑片刻:“这是草莓蛋糕?”

“上面的草莓不小心给……”削秃了。

李央咽下口水,眼神瞟来瞟去,没有看到陈逸绅的身影,才长吁一口气。

但他还是不敢直接说是陈逸绅做的,生硬地解释:“这个本身就是草莓奶油,里面也是草莓夹心,就是刚刚出了些意外。但是,是免费试吃的。”

听到“免费”两个字,沈知遥刚刚还嫌弃这蛋糕能不能吃的眼神,立刻变得真挚。

她朝李央挑眉:“那我就收下了。”

-

点过单,沈知遥故意支开霍燃和谭谭,让她们先拿食物去找地方坐。自己一个人则靠在出饮台边,盯着李央做饮料的每一个动作。

把她点的最后一杯咖啡放在桌上,李央直接求饶:“沈小姐,您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是不是看上我们的小实习生了?”沈知遥压低声音,冲他眨眨眼。

“不是……”小心思猝不及防地被看穿,李央直接从脑门红到脖子根,“我就是刚刚……”

沈知遥没等他说下去,舔舔嘴唇,眼神里的暗示明显:“我可以帮你打探情报,但你也要给我些回报。”

见她认真起来,李央的眼底也逐渐认真:“沈小姐,你真的喜欢我们老板吗?”

“喜欢。”沈知遥毫不遮掩,直视李央道。

“认真的?”

“认真的。”

李央看着沈知遥的双眼,却没有在她眼底找到一丝破绽。

末了,他深吸一口气:“那好,为表诚意,我先告诉你一个情报。”

他倾身的同时,沈知遥也尽量凑过去耳朵。

“这块蛋糕是店长听到你喊‘佩奇’时,手抖切坏的。”

沈知遥:!!!

-

“怪不得,刚刚其实还挺明显的……”

沈知遥和霍燃她们汇合时,霍燃和谭谭正聊得起兴。

她把三杯饮料放在桌上:“聊什么呢?”

“讲了一下la vie高岭之花佩奇在我们写字楼的颜值地位,以及你和佩奇的爱恨情仇。”霍燃拿过自己的咖啡,“啧啧”道。

“不过知遥姐喜欢佩奇店长,也是情理之中,他的确很帅,”谭谭半眯起眼睛,“最重要的是,还有点傲娇。”

“你懂我!”沈知遥恨不得抱住谭谭一顿爆哭。

她就是喜欢陈逸绅那种不接她招,还轻而易举拆招又把她怼回去的样子。

“是是是,她懂你。但他一直这样,你不是也没办法追到手么?”霍燃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两人,直叹气。

“我怎么就没有办法追到手了?”沈知遥鼓起脸颊,“我也不差啊,我元气活泼……”

“请不要把沙雕说得如此清新脱俗。”

“霍燃,终有一天你将失去我。而我,将会成为你青春里抹不去的痛楚。”

“爬。”

“知遥姐,”短暂的静置后,谭谭思索着,上下打量沈知遥,最终下结论道,“男人都喜欢那种沙雕中,还要带着一些小性/感的。”

沈知遥挑眉:“哦?”

“下次你见到喜欢的人时,可以尝试多性/感一些。”

谭谭又吸进一大口芒果摇摇乐:“但是也不能太过,太过就庸俗脂粉气了。可以发挥你的优势,俏皮中带着些小心机。”

“韩剧你看过吧?小wink这种眨眼,都是小技巧。”

说着,谭谭一只手固定着吸管,就冲她做了一个可爱的wink。

瞬间被击中心脏的沈知遥,没用的知识增加了。

她了然于胸,将胸脯拍得“吭吭”响:“明白了,已经拿小本本记下来。”

“我还是建议你不要轻易使用,”霍燃凉飕飕地拍拍沈知遥,“怕你杀伤力太大。”

双手托腮,沈知遥努力地睁大眼睛,天真无邪地连续眨着:“果然是怕我的魅力杀伤力太大吗?”

长叹一声,霍燃觉得她再坐下去,沈知遥将会死于这个盛夏。

“我去一趟洗手间。”

霍燃走后,桌上又恢复片刻清静。

沈知遥无聊地用吸管搅搅冰咖啡,装作随口问着:“谭谭,你有男朋友吗?”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是感觉你很有经验,能给我提供些参考。”

“啊,这个啊,”谭谭难得收起笑容,“已经分手三个月了。”

沈知遥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连忙道歉:“不好意思……”

“没事,”又再度换上明亮的笑,谭谭咬唇,“上午的事情,抱歉还给你帮了倒忙。”

“害,新人嘛,正常。如果你一来什么都会了,不需要再学东西,那实习是用来做什么的?”沈知遥倒是没有介意。

她反问:“虽然你是大二,但有想过未来的规划吗?”

问完,沈知遥又觉得自己的问题似乎有些突兀。

她轻笑一声,又解释道:“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你的,我尽量。”

其实,主要还是怕谭谭真的有什么她需要帮忙的。毕竟,咸鱼的她百分之百帮不上。

自己只想躺平这种事,还是早摊牌比较好。

省得耽误人家小姑娘的前程。

“我……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谭谭的两只食指搅在一起,“我其实没有什么规划。”

在沈知遥真挚的眼神中,谭谭鼓起勇气向自己的新同事说出实话:“这个实习是家里安排的,我只想做个会画画的咸鱼,搞一搞副业,努努力当一个漫画家。”

“那你家里同意吗?”

“没事,我家里……有矿。”谭谭的声音渐渐弱下去。

但又陡然上升:“不是,我的意思是真的矿,不是那种形容词……”

“我明白了,”沈知遥放下一百个心,眼含热泪,将双手搭上谭谭的肩膀,“谭酱,以后我们就一起,成为咸鱼吧!”

谭谭也没有想到,沈知遥能如此中二,和她如此的契合。

她颤抖的手,一把握住沈知遥的:“知遥姐,你也想成为漫画家吗?”

天啊!亲人啊!

“不,”沈知遥斩钉截铁,“我没有理想。”

她只想在这里燃烧生命,看看帅哥,业余收租。

生活嘛,平平淡淡才是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