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第65章 陈先生

第65章 陈先生


希望家人身体健康, 爱情和睦。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

尤其是,在听歌上面的和睦。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 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闭着眼睛,双手交叉放在面前,沈知遥感觉自己仿佛下一刻就撸起袖子上战场。还要悲壮地扭头, 和家里壮硕的小媳妇男友伸出尔康手,说……

别等我!你不会遇到比我更好的, 但也别等我!

就让我一个人去吧!我会记得你的爱,和你为我放的《喀秋莎》。

眉毛难以抑制地跳动, 她试图静下心,把自己二十三岁的愿望许完。

希望能和陈逸绅长长久……喀秋莎。

深吸一口气, 被铿锵有力的歌词带跑,在心中应援的沈知遥,再次努力。

长长久久, 能拥有一个家庭,和一个可爱的……喀秋莎。

沈知遥发誓,如果她此刻是个动漫人物, 脑袋顶上已经满是红色井号。她咬牙切齿,努力忍着自己想上战场把陈逸绅杀一百遍的冲动, 放弃掉最后一个愿望的完整。

睁开眼,她一口仿佛憋了许久的陈年老气, 终于完全被释放。

那是很长,很大的一口气。

因为被陈逸绅气的,她的肺活量在离开学校体测之后,居然达到了巅峰。

那一口气,很长很长。

就像她和陈逸绅听歌的审美距离, 很长很长。他站得很高,而她只喜欢听奥特曼喵喵叫。

沈知遥从未如此自卑过。

她感觉是自己站在峻峭的山崖上,而他,是明媚的春光。

没有说自己是喀秋莎的意思。

在这样振奋人心的歌声中,蛋糕上的两个数字蜡烛,一根又一根地被吹灭。

眼前,只剩两股青烟,和她找揍的男朋友。

这位找揍的男朋友,眉心居然还没有在正确的位置上。他看起来,似乎还有些为自己准备的惊喜感到窃喜。

嘴角抽搐两下,最终还是没有完全提起。陈逸绅清嗓,认真做用户调研:“喜欢吗?”

这音乐似乎是手动切换的,播完《喀秋莎》之后,是漫长的安静与沉默。

好像店里的客人,也都被震惊到了呢。这份代价很大的惊喜,她真的无福消受。

沈知遥觉得这种发展真的很不对劲,她怎么能让陈逸绅这个木头自学成才?

他要是真的变成个幽默风趣的男朋友,她不是很危险?

为了自己幸福的后半生不被夺走,沈知遥决定,不再传授任何的沙雕秘籍给他。她张嘴,又闭上,如此反复。

惊!刚毕业走入职场的名校女大学生,竟一句正经话都不会说。

这张闭口的数次重复,放在陈逸绅眼里,成为无言的感动。虽然在努力憋笑,但他还是演成自己认为是感动。

“很喜欢?”他装傻,又侧过身,准备扭头叫住店员,“要再放一遍?”

“不用麻烦,李央。”沈知遥从他身后探出头,脱口而出。

垂下眼,她的视线扫过面前分外眼熟的红色蛋糕,藏在桌下的手已经握成拳头。

又刮起一个得体的八齿微笑,沈知遥再度叫住拿着托盘走过的人:“李央,可以帮我拿一个外带蛋糕的塑料刀吗?”

李央看着眼前人面带善意的微笑,背后却猛地发凉。

这笑容,像极了哈士奇拆家之前的乖巧,是暴风雨的前兆。

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瞟过,他发现,自己单纯的老板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害怕会出人命,李央将手中的空托盘夹在臂下,微倾身:“沈小姐,您需要塑料刀?”

深意是,你要刀干什么?

“我切蛋糕,这个蛋糕太大了,就不打包了,直接分给大家。”她指指面前的巨型红丝绒天鹅蛋糕,温柔的笑意更深。

又看过一眼陈逸绅,那人正翘着二郎腿,双手随意地叠在身前。察觉到李央的目光,他侧过头来,微点了一下头。

“好的,沈小姐。”李央道。

两分钟后,他拿来一个未拆封的塑料刀。

不是那种像削水果一样的刀,而是空心三角形状的,只有一侧有不算太锋利的锯齿,另一侧则平滑的,可以把切好的蛋糕铲起来的塑料刀。

这个刀没有那么锋利。

老板,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迅速地把塑料刀递过去,李央火速离开现场,并在胸前比个十字架。

天神保佑。

保佑继承这家店的是个和陈逸绅一样,从不拖欠工资的好老板。

“陈逸绅。”目光转移到对面坐着的人身上,沈知遥不及眼底的笑意,依旧浓的假惺惺。

她微扬起头,看着她自己选的找揍男人,手上则慢速拨开塑料包装:“我很喜欢这个惊喜,这个蛋糕,还有你。”

话音刚落,已经拿在手里的塑料刀,已经脱离手心。

狠狠地扎在大白天鹅的屁股上。

那天,蛋糕很大,圆的就像天上的太阳。

天鹅也很白,像沈知遥纯洁无害的内心一样。

蛋糕,是比平时店里的小蛋糕,大了二十多号的生日蛋糕。

餐具,是被比小叉子,大了二十多号的蛋糕刀。

但不变的是,戳上去的位置,和力道。

“我太爱你了,陈逸绅,”她叹气,“你逃,我追,你和这只天鹅一样,插翅难飞。”

刚好再度经过,不相信自己耳朵的李央:???

“我感受到了你炽热的爱,”陈逸绅点头,“李央,再放一边《喀秋莎》。”

那天,沈知遥终于明白,抖音体的成功复刻,并不是毫无道理。

因为那日下午,她用三句话,让陈逸绅给她放了18遍《喀秋莎》。

-

沈知遥的下午,过得浑浑噩噩。

一直到晚上下班,她的脑内,都是挥之不去的“喀秋莎”。

“怎么感觉你自从买咖啡回来,眼睛就有些呆滞?”下午出去和甲方商谈方案的霍燃,用手背贴上沈知遥的脑袋,“着凉了?”

“也没有啊,”又试试自己的温度,她收回手,若有所思,“果然,家族群里爸妈的转发说的没错,每天一杯咖啡,智商远离我。”

沈知遥:“……”

趴在桌子上翻个身,她脸朝工位隔板,懒得理她。

“fiy的结果出了,你拿了第一,怎么还不高兴?”霍燃敲敲她的脑壳。

呵,她能高兴就见鬼了。

“我现在就是很想去一趟俄罗斯。”沈知遥闷声道。

“……”沉默一瞬,霍燃似乎能够理解,她的好朋友是想去那里把自己的脑袋,冻得清醒一点。

但下一秒,她立刻撤回这善意的想法。

刚刚还趴在桌上的人,已经猛然直起上身。

她一手握拳,胳膊在身侧弯折,眼神坚定:“我想去帮助他们保家卫国,捍卫伟大的社会主义。”

霍燃:“爬。”

在被霍燃用冷默狂扁一顿后,沈知遥越想越气。

她觉得,她应该彻底治一治陈逸绅嚣张的气焰。霍燃她打不过,男朋友还有什么不想下手的不舍?

男人不会影响她拔刀的速度。

想通了的沈知遥,觉得自己真是太有女性的觉醒力。她终于不沉迷于狗男人,决心……把陈逸绅约出来对决。

于是,两个上下班都只是楼上下关系的人,又一次约在五公里外的公园里见面。

陈逸绅已经习惯了,毕竟第一次约会时,也是这样。

他甚至觉得,正常约会就应该如此地有“仪式感”。

但沈知遥没想到,那片公园的路灯,恰好都在检修。

在黑黢黢的一片中,沈知遥对着一片昏暗,大眼瞪不到小眼。

“你这是决定,趁黑把我从这个世界上解决掉?”陈逸绅先开口道。

“是的,”沈知遥咬着后槽牙,“每天一个小技巧,三句话,我让男朋友给我放了18遍《喀秋莎》。”

这要是放在抖音上,她一夜之间飞升百万网红。

“但是今天,也是我们在一起的100天纪念日。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我给你准备了烟花。浪漫吧……”

电光火石间,一辆小电驴亮着灯路过。

借着猛然的光亮,她看到面前男人的眼睛亮起,满是期待。他的眼角微塌,像极了狗狗眼。

事实证明,沈知遥刚刚那句心里话没有说完。

男人不会影响她拔刀的速度,除了很帅又身材好的男人。

在陈逸绅期待的目光中,沈知遥咬牙,用意念强烈地说服已经软化的自己。

又咬着牙,将手中的东西扯掉什么,然后狠狠地……

往面前的地上一摔。

一声脆响伴随着炸裂,还带着淡淡的雾气。

沈知遥扬头,呲开嘴:“看,烟花。”

陈逸绅:“……”

好像……不仅成功尴尬到了他,她还成功尴尬到了自己脚趾猛抠出四室一厅还是四层叠拼。

尴尬地搓搓手,她又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两个摔炮,干笑着。

陈逸绅无奈地看着身侧的人,从她手里拿过另一个摔炮。

利落地扯掉扔出,在又一声炸裂后,他一只手半插腰,笑道:“100天纪念日快乐,沈知遥。”

又是一个摔炮被扔出,他开口。

“以后,要有很多个100天。”

办公室里的小姑娘,经常会悄悄议论,说沈知遥祖上是积了什么德,才和他在一起。

但实际上,那个更加幸运的人是他。

侧过脸,他看着正笑得狡黠的女孩,再也抑制不住,笑意也从眼角跑了出来。

伸手揉乱她的头发,陈逸绅学着她的样子,在她暴怒捋头发时,做个鬼脸。

在她的微怔中,陈逸绅又拽拽她的耳朵:“傻了?”

和她在一起后,他的每一天都简单快乐得从未想象过。

他好像重新过了一次童年。

不,应该是,正在体验一次完全不一样的童年。

“今天许了什么愿?”

“你知道的,我没什么大的梦想。就是身体健康,和你永远在一起。”

“没事,不用有什么梦想,做个简单快乐的富婆就好。”

“来傍我吧,佩奇。”

“好的。”

他好像,也不再是个生活无趣到,只剩下事业目标的人。

做个平平无奇、喜欢吃小熊饼干的会投资的小猪佩奇,也挺好。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啦,关于茶园的铺垫留给番外跳到一年后的梗啦。发现这章定错时间的我,正在抓狂中,新章评论有红包~

感谢大家在这漫长的连载期的陪伴,这本也没想到会写到这个字数,沙雕列车完全无法收车。之后会休息一段时间,存稿过半再开文。

下本开先婚后爱的《无人区雪松》,沙雕文《坠落行星》戳专栏可见~

另外,南华校园三部曲《何止钟意》《暗恋星球飞行手册》《傅知何》已签约出版,具体进度可以关注微博萝北二饼,也欢迎私信找我玩~

祝大家早睡早起身体好!财运滚滚,收租万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