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第59章 陈先生

第59章 陈先生


从椹南到安华市, 给高铁不到二个小时的路程。最后一班车进站,已经是深夜。

沈知遥平时都是阴间作息,只是带着耳机听音乐小憩。听到车厢里的到站提醒。她睁开眼。

肩膀上靠着的人, 仍在熟睡。

轻手轻脚地摘下耳机,身侧的人似乎是感觉到她的动作,也缓缓睁开眼。

“到站了。”四目相对, 沈知遥道。

陈逸绅微眯着眼,稍等一会儿才适应车内的光线。

列车已经稳稳进站, 车厢内的人纷纷起身,在过道上排起长队。他们座位旁边也已经被人占领, 一时间只能在原位坐着。

陈逸绅随便地靠在座位里,比起刚刚, 精神好很多。他一只手撑着下颌,挑眉看着她:“要不要去吃点夜宵?”

“你打高铁把我传送来安华,就是为了带我吃夜宵?”沈知遥白他一眼, 手却自动打开外卖软件。

安华一直以小吃夜市著名,她来过好几次,都还有很多特色小吃没有吃到。

在他挑眉的目光下, 沈知遥念出手机上的列表:“想吃蟹黄包,炸花枝丸, 奶黄油酥饼,蒸桂花糯米糕, 茶香蛋糕卷,烤串……”

她一口气念下来,几乎没有停顿。

陈逸绅伸手笑着敲她脑门:“你这门技术,不去说相声报菜名,真的是浪费人才了。”

“我觉得可以, 你们咖啡厅弄个相声角吧。”

“嗯?”

看他一言难尽又想笑的表情,沈知遥细化设想:“就许小酒馆搞乐队演奏舞台,不能在咖啡厅里放个相声大舞台?”

在雨夜的肖邦声中说相声,简直高雅到全球首富都难有这种体验经验。

“……”陈逸绅叹气,“那la vie就真的是,陈大哥的喜庆生活了。”

“陈老根的喜庆生活。”她认真纠正。

在嘴炮间,车内的长队已经消耗完毕。

陈逸绅起身,借力拉起她: “别想了,车都还没下,一个个梦都飞出了车窗。”

沈知遥:“我刚刚都说了,不要用这么文化的形式骂我。”

“我也说了,我尽量。”

做个鬼脸,沈知遥跟在他后面下车。

华安市刚下过雨,站台像是个深夜蒸笼。只是站在原地,似乎都能感觉到水汽在蒸腾。

“怎么走?”她半开玩笑,“要不要我给你做个攻略?”

“跟我走。”陈逸绅借得干脆。

他偏过头,眼角含笑。身后,是无比白亮的站台大灯,和无尽的黑夜。

还有……挂在天空的一轮圆月。

“好啊,跟你走。”她重复。

-

车站内已经没有什么人,零零散散的旅客,大多靠着椅子,或靠着行李歇息。

陈逸绅拉着她的手走过一排又一排座椅,熟练地找到南出站口。

出站口外正停着一辆车,见他们出来。驾驶位的门也开了,从走下一个身形和陈逸绅相当的男人。

哇靠,现在的司机都这么帅了吗?

沈知遥在心底咬着手帕,突然很想鼓励沈老爹买地创业成功。

等她真的成为一个富婆,她一定要包……

雇佣一百个猛男司机!

陈逸绅只是和那个男人,隔着车,轻点头,也没有说话。他侧过身,都是开车门:“上车吧。”

“好。”沈知遥点头,率先坐进车内。

车内的空调似乎开了很久,甚至有些凉。

陈逸绅从后备箱放好行李箱,才慢悠悠地上车。驾驶位的男人也坐了回来,一时间,车内安静得只有行驶的声音。

直到经过第一个路口,男人似乎终于憋不住了:“陈逸绅,你也不介绍介绍?我开车过来接你,你还真把我当司机了?”

沈知遥假装玩着手机,耳朵却已经竖起来。

她就说嘛,这种长相的猛男司机,先不说陈逸绅雇不雇得起……他也不可能一直有这种癖好吧。

从店员到司机全都是猛男。

陈逸绅正闭目养神,闻言,开口道:“你不是自愿来当司机的?”

鼻音依旧很重,带着些疲惫。

“这不是重点吧。”刘忱咬牙切齿。

见陈逸绅只是轻哼一声,沈知遥抿唇,主动将身子前倾:“您好,我是沈知遥,主业是设计师。”

考虑到他还在开车,她只是表面上稍稍拉近一些距离,也没有完全干扰到行驶。

“刘忱,热忱的忱。陈逸绅的大学同学,不是室友,fiy海外负责人。”刚好红灯,刘忱将车稳稳地停住,半转过身,伸出手。

“嗯,刘总是大忙人,他做海外拓展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里读书。”陈逸绅眯起眼,在沈知遥即将握上刘忱手时,先一步扣上她的十指。

“好好开车。”他挑眉。

刘忱见状,也没有恼,只是轻呵一声。

他转过头去,正坐在座位里,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坐着的人:“陈总过奖,那时我也只是个海外拓展实习生。”

“还记仇呢?”陈逸绅好整以暇。

自从上次出差在国外见面,这是他和刘忱今年见的第二面。没想到这人还记得上次他说的话,真是小气。

“只是说实话而已,”刘忱学着陈逸绅的音调,又瞟过一眼后视镜,“你说是吧,明明自己的房子装修好了,还要赖在租的房子里,每月付租金哄女朋友开心的陈老板?”

沈知遥:“……”

车内一时间沉默。

陈逸绅看看身侧的人,借着窗外昏暗的路灯,勉强看清她似乎在思考的,非常凝重的表情。

碍于有刘忱在,他在黑暗中,用食指戳戳她的腰。

“没事,我只是在想,你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很让我熟悉。”沈知遥皱眉,又细细在会议里品了一遍。

两秒后,她郑重地点头:“很像我和许括。”

“哪里像?”陈逸绅无语,“租车吗?”

沈知遥还不知道,自己年少轻狂揣测的秘密被公开的事情。她一愣:“什么租车?”

“他家就是开租车行的,需要我介绍给你吗?”

闻言,沈知遥面不改色:“不用,你还是介绍给许括吧,他喜欢。”

“啊,”他尾音婉转,“这样。”

一直听他们乱讲话的刘忱,狠踩一脚刹车。

在巨大的惯性之后,他微笑:“谢邀,已婚,租车行不归我管。人在车上,连夜扛着高铁,把远方来的贵客送回老家。”

这就是陈逸绅朋友的文学造诣吗!

原来大家都不是正经人,这样她就放心多了。

众所周知,她社恐,非常害怕无法融入他的人际圈。

毕竟她这么不爱讲话,需要活泼的朋友引导。

只可惜,刚认识,这位她男朋友的朋友,就想把她和陈逸绅一起打包送回椹南。

在巨大的失败与悲伤中,沈知遥听到一声开车门声。

车门打开,陈逸绅见她还没有动,好笑道:“老家到了,刘司机非常尽责。”

啊?

沈知遥半信半疑地打开车门,绕过车。

然后,抬头望着赫然出现的巨大的门,和巨大的牌匾。牌匾上,金光闪闪,上书两个大字——

陈宅

门口点着一盏暖黄色的小壁灯,让金字,微微反着光。

目光放远,新中式的小楼,屋檐精致,层叠错落,不止一幢。

她的男朋友,好像也姓陈……吧?

沈知遥瞳孔地震。

卧槽?

楼王竟在她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陈逸绅:没想到吧?

感谢reimi小天使的营养液2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