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第57章 陈先生

第57章 陈先生


八月, 八卦会迟到,但必定不会缺席。

沈知遥和陈逸绅在一起的事情,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传开, 又怎样悄然蔓延到整个办公室的。尽管早就做过心理准备,之前章秋在公司时,也没有内部不能谈恋爱的规定。

但她和陈逸绅, 仿佛真的成为众矢之的。

好在她人缘还可以,公司里讨论的更多是八卦, 而不是恶意的闲话。

周末,沈知遥和陈逸绅窝在沙发上, 盘腿相互靠着。他们两个都很宅,神经质只会爆发性发生, 其余时间却出奇的安静。

“听说这个月绩效考核,你们部门所有的调优票都投给了你。”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着,安静的客厅内, 陈逸绅突然开口。

“你在忙公司的事?”沈知遥正在描线,神情专注,“我还以为你在和供应链的人对线, 噼里啪啦键盘敲得那么响。”

“是在对线,中场休息顺便看看小公司的月度考核。”陈逸绅平和地拿起水杯, 淡然地敲下回车,没有否认。

电脑屏幕上, 小小的微信对话窗口里,是满屏的绿色对话框。

“我算是悟了,恋爱是一件持续幻灭的事。”沈知遥转过ipad,继续认真地勾线。

“幻灭?”陈逸绅抬头。

他伸手把轻托她的额头,让她离屏幕远一点:“你的软件不是能旋转画布吗?”

“我知道, 我就是想要原始质感。”沈知遥躲开他的手,坐直微笑。

她就是个买了二代笔,也经常想不起点两下笔就能切换橡皮的老古董。不行吗?!

她就是个有房的土鳖,不行吗?!

不行吗!

陈逸绅看看她,手放回键盘上,却又没有心思再和屏幕对面的人对线。他索性把微信界面关上,开始查看沈知遥的工作月报。

他最近太忙,一直没有时间看这些无用的形式化报表。

然而,被老板查看月报的撰写人,并没有意识到现在发生了什么。

“我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氛围。”她低着头,将刚刚画歪掉的黑线缓缓擦掉。

正津津有味看着她本月工作感悟的人,手一顿。

“就像这个月大家都给我评优一样,我虽然想不内卷,只想躺尸,但也想做一个快乐平庸的躺尸人。”沈知遥深吸一口气。

她可以接受自己平庸快乐,但不想是因为某一个人,而在这种简单快乐中,都要变了味。好像她此时拿到的一切,都与她个人的努力无关。

“你需要真诚的鼓励?”他的声音,比刚刚柔和很多。

沈知遥不得不承认,这也许是和比自己年龄大一些的男人,谈恋爱的好处。他知道该什么时候温柔体贴,尤其是现在这样,表面漫不经心,实则悄然关心的样子。

“在之前去其他公司实习时,有一个老板在我离职后,托我的朋友给我带一句话。她说相信我的能力,也认可我的能力。但她发现我是个需要鼓励型老板的人,这样的人,她可能不会重用。”

沈知遥抬头,活动着已经僵住的脖子。屏幕上,一张复杂的线稿已经勾好,笔触顺畅老练。

“你不是想要别人一直鼓励的人,”陈逸绅捏捏她的脸颊,总感觉她好像比之前肉了一些,“你只是想要你该得到的回应。”

“我只是觉得一味打压人,用高压来激发人工作潜力,不适合我而已。”面对现在的自己的老板,沈知遥改口。

她拍掉陈逸绅掐她脸的手,摸摸自己日渐柔软的下巴。

爱情使人肥胖,她这两天太过幸福,必须要吃斋两日才能还今日福德。

在盘算自己的吃草大计时,她听到旁边的人平淡道:“嗯,那让我看看你这个月的工作,决定是批评还是鼓励。”

“看……我……工……作?”沈知遥猛地回神。

身侧的人正专注地看着他的屏幕,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缓慢地在触摸板上滑着。屏幕上的字还挺密密麻麻,他细致地看着,不时点一两下头,又不时发出一两声。

关键是,屏幕上的那个界面……

是她和霍燃吐槽了八百遍的okr系统啊!

okr,一个让职场人为之流泪的,写了日报写周报,写了周报写月报的,手动复读机系统。

但为什么大家还要忍受这样的重复,努力编写创造自己的工作量,以及自己职场道路上的工作感悟呢?

因为okr啊,也许就是——

“ok,rmb”吧。

——好的老板,为了金钱,我什么都愿意做。

有的人,日记坚持不下来,周记更别提。年度总结朋友圈小作文,都能有一年忘了写。

但她永远不会忘记okr,即便一时忘记,之后也会立刻补回来。

这可能就是金钱的力量吧。

想到自己用仅有的文学细胞,疯狂地编撰的那一篇长月报。沈知遥的表情礼貌,身子却忍不住动起来。

她试图抢过它的触摸板主动权,却被他抓住手。

“你别看了,我的工作就是个工具人。”她这个月,出了太多的宣传图。

她就是个毫无感情的宣传图机器人!

每日作图量堪比高考生做题量,如果她现在去高考……

算了,还是别了,还是做图吧。

在沈知遥头脑的光速吐槽运转中,陈逸绅又把剩下的几行看完。

之后,他缓缓点头,却又微蹙起眉,神情也顷刻间变得沉重。

“本月工作感悟,居然没有老板真帅,给你评个d级好了。”

沈知遥:?

她在结尾升华了对公司的忠诚,难道还要表达对老板的夸赞吗?

还是她太年轻了,没有摸清职场的门道。

在莫名其妙的沉默中,她猛然想起,自己的奖金绩效与这个鬼评级挂钩。

面对金钱的诱惑,沈知遥反握住陈逸绅的手。坚定地看着这位老板,此刻,他们不是男女朋友,而是同一公司的一起进退的共同体。

她的字句,铿锵有力:“老板,下次一定。”

“这次没写,因为觉得您一直都很好看,不是这个月的感悟。”

“沈知遥,”看着她饱含热泪的真诚双眼,陈逸绅语重心长地拍拍她,“我看你挺会讲话的,要不然这个老板你来当?”

“陈总……”闻言,沈知遥的手微微颤抖。

这样一家公司的老板,她刚毕业,何德何能就这样简单地当上?

她怎么可能会胜任繁杂的业务,又怎能带着公司走向辉煌?

“好的,那你现在和人力总监打电话。”

陈逸绅:“……”

“哦,可能还得打给法务。我也不太清楚流程,但这个公司以后姓沈了,我没理解错吧?”

“我现在和人力打个电话,要鼓励年轻人做梦、敢梦、追梦。”

“你想骂我你就直说,不要当文化人。”

“我尽量。”

-

沈知遥最近因为恋爱,让本不富裕的自己,雪上加霜。

毕竟他请她吃一顿饭,她也会用其他方式,买同等价钱的礼物,或是借口请回去,来作为交换。女生在恋爱中,没有理由让男生一直花钱的。

于是,她在经历过上一位神奇私活甲方爹后,又敢于迎接挑战,接了另一单。

这次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为一个富婆小姐姐,画一组繁杂的中世纪图。她不会干扰沈知遥的创作,从草稿到定线稿,几乎没有提出过大的改动,并对她的创作表示肯定。

这样的神仙甲方哪里找?

就是脖子和腰,还有眼睛比较痛。

“又在这里当植物人呢?”工作日,霍燃一进办公室,就见到用充气颈枕理疗颈椎的沈知遥。

充气颈枕将她本就不长的脖颈填满,让她不得不微仰着头,僵硬地看着屏幕。

“植物人好啊,面向阳光,光合作用,产出氧气。氧气就是生命,钱也是生命,氧气就是钱。”面对让人眩晕的线稿,沈知遥已经开始出现疯癫状况。

她的手机械地在手绘板上移动:“所以,我在赚钱。”

“请你说人话。”要不是她的颈椎不好,霍燃真想一巴掌把她脑袋打掉。

她坐到自己的工位里,唤醒之前只是睡眠,没有关机的电脑。电脑网页很快刷新,返回到公司内网的初始界面。

公告栏的那一列,两年没有更新的活动板块,赫然新发一条帖子。

点开链接,霍燃的眼睛瞬间睁大:“遥遥,你看公司的新活动帖子了吗?”

“什么?”沈知遥被颈枕桎梏着下巴,说话含糊不清。

“内网官网。”

将这一块区域填好颜色,沈知遥关掉sai,打开浏览器。自从那天被陈逸绅品鉴过月报后,她甚至有点抵触整个公司内网。

她将这称为,严重的月报ptsd。

算工伤。

——员工内部项目大赛第一季火热报名中

什么无聊的帖子名,感觉像是十年前的贴吧小文。

沈知遥一边腹诽,手上还是自觉地点开。

“fiy不是有自己的绝顶营销团队吗,怎么会来我们公司找vi方案?难道之后要和我们公司搞合作,设计外包给我们?”

身后,霍燃仍在说着。

但沈知遥,看着屏幕上的活动宣传页,少有地默不作声。

陈逸绅这个疯子。

偏爱都那么明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