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第51章 陈先生

第51章 陈先生


周末夜晚的椹南市, 车灯布满宽阔的马路。

弹着吉他的人依旧唱着,只是没有刚刚那么撕心裂肺。不能称得上快乐的祝福,但也算是勉强平淡的民谣。

很勉强, 很勉强。

他的怀抱松开后,沈知遥甚至还有些不舍。

于是,她不满地嚷嚷:“陈逸绅, 你这个拥抱,是答应?还是在这里好人乐, 发安慰卡呢?”

“你这么自信,判断不出?”他嘴角噙着笑。

“判断不出。”沈知遥做个鬼脸, 一定要听到他的肯定,才愿罢休。

但出乎意料地, 他只是沉默一瞬。随即捉住她刚摆完鬼脸,在空中还未垂下的手。

先是轻攥住手腕,后而自然地转了一圈, 顺势扣住她的手。

十指相扣。

“判断不出?”他又重复一遍,话语里满是笑意。

“判断不出。”她梗着脖子强调。

陈逸绅盯着她,半晌, 止不住笑着,问个毫不相干的话:“你想吃冰吗?”

本来是想硬气地答不想, 但沈知遥是真的热。心里像是摆了一百盆火炉,还源源不断有更多的, 从她手心运送过来。

她舔舔嘴唇:“想。”

桥下就有一家小超市,时间不算太晚,货品还算充足。

但人已经不多,大多数都是刚加班完的白领,顺路来补充冰箱。

作为有目的的购买者, 沈知遥一进超市,就拉着陈逸绅直奔冷柜。在花花绿绿的盒子前,开始犹豫犯难。

皱起眉,她开始认真地比对价格和冰淇淋克数,以及是否有其他附加的增值因素。

做人要节俭,不能因为谈了恋爱就飘起来。

吃冰,要吃得朴素,不要搞那些花里胡哨的。

“你先选,我去拿瓶汽水。”陈逸绅见她一时间做不出选择,好笑道。

“好,帮我拿瓶无糖可乐。”还在严密计算的沈知遥,头都不抬。

“哎,”感觉到陈逸绅要走,沈知遥突然回头,“你不问我,是要可口,还是要百事?”

陈逸绅停顿一下:“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区别。”

神奇地盯着已经走出去几步的人,她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狠狠地给他一记。

“你不精致。”她双手背在身后,惋惜地摇头。

这么个方方面面都合她心意的人,怎么能在喝可乐上面,没有任何追求?

“那这位精致的人,想喝哪个?”他好脾气地陪她闹。

沈知遥认真地想了想,才开口:“你买的。”

陈逸绅:“……”

面对这样的土味套路,陈逸绅只能用魔法打败魔法。

他一只手插进休闲裤口袋,懒散地“呵”了一声。之后,他眼皮轻搭,嗓音中带着些许鼻音:“你没追求。”

“我有追求,”沈知遥一字一字地陈述,且强调,“我追求你,就是我的追求。”

陈逸绅:“……”

魔法真的能打败魔法吗?

-

“选好了吗?”陈逸绅回来时,手里已经拎了一个白色的袋子。他把手里的无糖可乐递给她,带着笑意站在她身边,也微弯下腰。

可想而知,完全没有选好。

闭上眼睛,沈知遥飞速打开冰柜,从里面随便捞了一个上来。

拿着那个最终以草率方式被选择的冰糕,她“啪”地一声关上冰柜,冲他挑眉:“选好了。”

“那你刚刚……”他学着她的样子,夸张地挑起眉尾。

“在酝酿,”她嘴硬,“开门的动作要帅气,在它放松警惕的时候拿到的那个,一定很好吃。”

陈逸绅:?

这家超市不大,可以结账之后继续溜达。

陈逸绅从正显摆聪明的沈知遥手里,果断地抽走来回晃着的冰糕。又迅速地把无糖可乐,塞到她的手心。

“陈佩奇,你以为一个冰淇凌就可以买通我吗?”沈知遥跟在走得飞快的陈逸绅后面,念念叨叨,“我来结账就好。”

陈逸绅已经到收银台旁,他的手机还是刚刚的付款码界面。没等沈知遥打开自己的支付软件,那边已经打出了小票。

他简单地看了两眼新进来的微信消息,才收起手机。

把冰糕递给她,陈逸绅顺便伸出食指,指向她的手:“还有一瓶可乐。”

“一瓶可乐和一个冰,你就想……”沈知遥叉腰。

刚刚还好整以暇站着的人,此时已经把手中的提袋拉开。

一整个大号手提袋里,装的全部是超市里小束小束卖的,顾客带回家插在花瓶里的花。

五颜六色,什么品种都有。

却又似乎是精心排列过的,配色很舒服,没有太过突兀。

陈逸绅有些不自然地攥紧手。

即便比她大上几岁,但这也是第一次认真地,为喜欢的人准备一个仓促的礼物。本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自信,不知道此时都藏去了哪里。

“时间有点晚,这附近的花店都歇业了,”他强迫自己要自然,不然以后又要多一个被沈知遥嘲笑的把柄,“所以就只能买些这里的花。”

怪不得她刚刚看他拎的袋子鼓鼓的,还没来得及问。

“是啊,这小伙子上来就把所有醒好摆出来的花,都买掉了。”收银员大姐捂着嘴直乐。

她的大嗓门,让正在门口打牌的大爷大妈,也跟着投来视线:“刚刚那着急让包好一点的样子,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这样的哩。”

佩奇比她想象得要上道很多嘛。

美滋滋地在心里得瑟着,沈知遥抬头,眼睛骤然放大。

平日细皮嫩肉的白皙硬汉,此时已经快真成为佩奇。耳尖到脖颈,全都染上了淡淡的粉红。

“呀,”她故意凑近,踮起脚,“脸红啦?”

她离他很近,近到他轻易就能看到她毫无戒备的眼底。她的眼底有星星,有闪烁,还有他的倒影。

他能闻到她身上洗发液淡淡的香气,感受到她的唇就在咫尺之间。

喉结一滑,在售货员大妈的笑中,他猛地扣住她的手,拉着她就向店外走。

“小伙子,小票不要了?”大妈扯着嗓子,还在开着玩笑。

“不要了。”换来的是,沈知遥同样大喊回去的应答。

在陈逸绅回头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她笑得灿烂:“我知道你不想要。”

没想到少儿频道常驻的佩奇,也怕大爷大妈的目光。

哪天一定要带他去跳广场舞,嘿嘿。

-

从超市里出来,他拉着她弯弯绕绕快步走过几条街。

过了回家路上的最后一个路口,在长长的直路边,陈逸绅终于放慢脚步,最后慢慢停下。

侧过脸,陈逸绅的神情严肃。

身上的淡红,已经消散掉部分,但依旧还有迹可循。

“现在判断得出了吗?”他盯着她的眼睛。

不再有一个人故作轻松地闪躲,不再有一个人好整以暇地探究。他们都当过这两个角色,都逃避过,都否认过,也都心动着。

“判断什么?”沈知遥顺嘴问道。

但话音刚落,她突然意识到,是最初站在桥上时,她急于求证的问题。

夜晚的月亮很圆,初夏的蝉鸣,是寂静街道上唯一的声响。

除了……

“我喜欢你。”

“我也是。”

她答得过于快速干脆,以至于切断了他的话:“……这件事。”

一个是语速放慢的真诚,一个是飞速的认真承认。

两个声音叠在一起,却各自清晰可辨。

短暂的沉默后,他们一齐倏地笑出声。

“女孩子矜持点,不要回答那么快。”笑意中,他正色道。

沈知遥摆手:“我要是矜持,早就没有我什么事了,可能你就被猪给拱了。”

“我是佩奇。”

陈逸绅无奈地叹气。

这种自我介绍的方式,如果放在几个月前的他,可能会当场过来勒死现在的自己。

但他此时此刻,很自然地便脱口而出。

“只能拱白菜。”

可能这也算是,和她认识之后的进步?

越来越会说些歪理的进步。

“然而是我先问的,要不要在一起试试。”沈知遥做个鬼脸,胜负欲在关键时刻燃起,一定要分出个高低上下。

想到这个平时的高岭之花,如今会因为她而变成脸红佩奇,她就已经开心似神仙,疯狂想转圈。

于是,她的确这么做了。

高大的梧桐,枝叶间勉强投过路灯昏黄的光,在树下不远的范围内,绽放一个又一个圆。穿着白色背带牛仔裤和黄色短袖t恤的女孩,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拿着吃到一半的冰糕。

她走两下,踮两下脚,很快从一个圆跑到另一个圆。

站在另一棵梧桐树下,她笑着转过身。

身后不远处的男人拎着一大袋的花,不紧不慢地跟着。

“是我先说的喜欢。”在她的等待中,陈逸绅悠闲地走近。

“啊~”沈知遥装傻,立刻又想奔向下一棵梧桐。

高扎的马尾,在空中扫过,掀起淡淡的清香:“是吗?”

刚迈出一步的腿停滞在半空,她的背带被他轻松地抓住。

毫无防备地被拉住,沈知遥的重心不稳,向后摇了一下,又很快站住。只是在晃动的时候,肩膀蹭过他的胸膛。

背对着他,她听见自己的心跳,清晰得能盖住所有寂静夜里的蝉鸣。

在巨大的心跳声中,她听见身后的人开口:“沈知遥,我都这个年纪了。”

平淡的声音,夹着似夏风一样的叹息。

“在一起就是在一起,我不喜欢试试。”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祝大龄母胎能谈一场恋爱吧

在一起的戏份憋了快一周硬是没憋出来,我现在就是个炊饼(生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