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第37章 老冰箱

第37章 老冰箱


“陈逸绅……”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甚至要撅嘴。

她努力睁着眼睛,一个甩头从半瘫在沙发上,变成坐起来。

手里的醒酒汤, 也差点洒出来。

看得陈逸绅心惊肉跳。

“你老实一点。”他说。

“我很老实啊,”小学生坐姿的沈知遥委屈,将小碗碗抱在怀里, “我一直都是老实人。”

陈逸绅:“……”

只有空气里的安静,回应委屈巴巴的老实人。

如果, 可以忽略掉脚撩起的水声。

良久的沉默后,沈知遥又开始哼哼唧唧:“陈逸绅。”

“嗯?”他皱鼻, “你把杯子里的东西喝完。”

“我喝,你干什么这么凶。”沈知遥双手捧着杯子, 乖乖地灌下去几口。

“陈逸绅,”拉着嘴角,等苦劲过去, 她又继续说道,“我今天毕业了。”

“二十二岁,我好像是别人说的那样, 活得一事无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还是他总会给她一种莫名其妙的, 可以说出所有心底的话的安全感。

沈知遥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在酒醉之后, 放下戒备,和他说这些过于私密的话。

“可是我的确没有什么梦想,只想找到一个我爱也爱我的人,两个孩子,一只狗, 快乐幸福平淡地过一生。”她仰头把剩余的醒酒汤都喝掉。

其实醉意已经在渐渐消散,但她却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一直都不是许括那样聪明又有目标的人,也不想当什么事业型女强人,”她叹气,“我只想有更多的时间去热爱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陈逸绅看向她,“只要你觉得,你活得足够开心,就够了。”

“啊~这样世界上就多了一个傻子,对吗?”

“我的人设在你心里,有这么差吗?”陈逸绅气笑。

他沉默一瞬,才轻声道。

“你笑起来很好看。”

说完,他有片刻的怔愣。

他知道她喝多了,才会这么说。

但如果她此时没有喝多呢?

也还是想这么说。

只不过,应该是另一种语气罢了。

正垂着眼,突然大半个脑袋就出现在他面前。

“我可爱吗?”她问。

面对沈知遥七扭八歪的身子,和几乎违反人体结构的扭曲脖子。

陈逸绅眼皮一跳:“可爱。”

也许是回答得太敷衍,她不依不饶,头又向前凑一些:“真的吗?”

她凑得很近,似乎下一秒就会靠在他的怀里。

久违地听到有特殊含义的心跳声,陈逸绅的喉结一滑。

用手托住她的脸,他才发现她的脸很小,脸也很软。

脸颊被他温暖干燥的大手托着,沈知遥撅嘴:“那你说,为什么我的老板还不给我转正?我这么可爱……”

陈逸绅:“……”

章秋真是牛啊。

居然能让包租婆这么喜欢这个,工资只能和一套房租划等号的工作?

另一只手拿走空掉的瓷杯,轻放在桌上。

陈逸绅站起身,不顾脚还受木桶的禁锢,尽最大的可能,柔和地把沈知遥的身子轻“放回”沙发上。

“我去把水倒了,然后就送你上去,”陈逸绅眉眼柔和,“你乖乖的。”

毕竟,把木桶和mido放在一起实在是太危险了。

“嗯,乖乖的。”下巴磕在沙发扶手上,沈知遥无意识地重复。

实在是没忍住,陈逸绅的笑意愈浓。

乖。

-

三分钟后,倒完木桶,处理好垃圾的陈逸绅拉开卫生间的门,先是听到一阵呜咽。

“燃燃,怎么办……我完了啊……”

“陈逸绅居然是个零,这种肌肉猛男居然是个零!”

“呜呜呜……怎么会呢……”

“是我一直自欺欺人,从撞见他偷吃小熊饼干那天,我就应该看到他脸上的几个大字——”

“有、1、吗!”

“都是我不愿承认啊……燃燃……”

“他居然还拿玫瑰花瓣泡脚……还滴了香薰……”

“我的好姐妹,江湖以后只有姐妹。再食言我就是狗!”

忍无可忍的陈逸绅走到沙发旁,将与坐在沙发上的mido,深情单拥而泣的沈知遥,一只手提溜起来。

他看看正舔毛的mido,又看看还在噫呜呜噫的沈知遥,发出灵魂之问。

“你的姐妹知道,她在你的潜意识里是条狗吗?”

-

沈知遥第二天,是在自己的小床上醒来的。

穿着她去吃烧烤,一把鼻涕一把泪都抹上去的t恤和大裤衩子。

酒后,什么都没发生。

没想到她的酒品还不错嘛,第一次喝醉,着实是体现出了自己优雅的一面。

满意地从床上一跃而下,沈知遥扶着脖子,到柜子里翻找换洗的衣服。

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脖子有点酸。

可能是没注意,落枕了。

小场面,小场面。

哼着歌将自己和床单都换洗一边,终于变回香喷喷的自己,沈知遥的心情大好。

她一个箭步冲到餐桌边,大力地拍过许括的肩膀:“早上好啊,括括!”

许括只是扫她一眼,不紧不慢地吃掉手里的三明治: “昨天都醉成那个样子了,今天还挺有活力。”

“那可不是,年轻人嘛。”沈知遥嬉皮笑脸道,“有我的早餐吗?”

“微波炉里。”

”哦。“

热早餐的等待中,沈知遥的话就没停下来过。

讲完毕业典礼,又开始讲晚上的聚餐。

“……不过,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脖子很痛,”她小声嘟囔,“也不知道昨晚怎么回事。”

“啊。”正认真吃早餐,把她的话都当屁话的许括,突然悟了。

他撇嘴:“陈逸绅能把你运回来,就算不错了。”

他还记得昨晚,大半夜的,突然大力的敲门声,差点让他从沙发上摔下来。

本来以为是深夜幽魂,结果一开门,就看到楼下那个夜跑帅哥一身汗,左手扶着沈知遥的腿,右肩膀搭着她的右胳膊,整个人扭成一个转向路口。

而沈知遥,像超市外被扛起来移动的人形立牌,四肢僵硬还耷拉着。

脑袋更是一晃一晃的。

要是陈逸绅说,这是1201户新代言人立牌送货上门,他一定信。

还要给陈师傅好评的那种。

“你说什么?”沈知遥敏锐地抓住重点。

“我说,”许括懒散道,“你昨天那个鬼样子,脖子不疼才怪。”

“不是这句,”她打断,“你说,昨天是陈逸绅送我回来的?”

在沈知遥炽热的目光中,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嘴里,许括才点头:“嗯,不然是我?”

“你感谢感谢人家帅哥吧,没让你横睡在大街上,半路给你捡回来了。”

“括括。”

“嗯?”

“是我主动去他家的。”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所以,你是被他赶出来的?”

沈知遥:“……”

是,也不算是。

-

去上班的路上,每经过一根电线杆子,都像是给昨晚的一片黑暗,点亮一盏明灯。

照亮她昨天的沙雕回忆之路。

等坐在办公室里时,大块的回忆全都回来了。

细小繁琐的情节不重要,也应该没什么比自己半夜去敲男人家门,还能让她尴尬到倒拔垂杨柳的事情了。

“今天不下去买咖啡?”看到平时活力四射的小太阳,今天一大早瘫在桌上。路过的谭谭敲敲桌子,关心道。

把脑袋蒙进胳膊里,沈知遥闷声道:“不去了。”

她才不会趁着昨晚记忆热乎,自己颠颠地送下去给陈逸绅嘲笑。

“上班时间怎么还在这里闲聊,今天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来了,”还没等谭谭追问,行政同事踩着高跟鞋,一阵小疾跑,“早餐什么的都收一收,总监让大家上班都认真一点……”

说到一半,刚从沈知遥工位前经过的人,又倒了回来。

她扶了一下眼睛:“知遥,老板找你。”

“老板?哪个老板?”条件反射地以为是她爹那位甲方老板,沈知遥下意识地拔下u盘。

“合伙人老板,好像说是和你谈转正的事情。章秋姐这段时间,一直在出差。”

“转正?”沈知遥的眼睛瞬间睁大,喜悦瞬间冲破掉刚刚的半死不活。

“嗯,就在章秋姐的办公室旁边那间,你直接找就好了。不过,总觉得有点眼熟……”

完全没有耐心听完同事的话,沈知遥一个箭步就冲出工位。

怀揣着一颗梦想当普通打工人的心,她手指微颤,敲上磨砂玻璃门。

“进。”一声模糊的男声,在办公室内响起。

有一点熟悉感。

没等脑子做出分析,她的手先一步打开门。

原本侧对着门的老板椅,在门打开的同时转过来。

坐在椅子上的人白衣黑裤,一双长腿悠闲随意地放着。

前额的碎发下,平日淡然的眼睛,正玩味地看向她。

手指上转着的笔停住,陈逸绅分外满意她呆在门口的样子。带着昨天搬人的恶气,他欣赏了一会儿,才大发善心地开口:“你……”

一个单音字刚飘出来,眼前的玻璃门猛地又合上。

陈逸绅:“……”

门内,鸦雀无声。

门外,抓耳挠腮。

沈知遥拍拍脸,强迫自己清醒。

卧槽?

刚刚办公室里坐着的那个,是什么东西?!

就喝个酒而已,她不会得大病了吧?怎么看什么都像陈逸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壹零小天使的营养液

感谢火小龙果果小天使的营养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