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第26章 老冰箱

第26章 老冰箱


陈逸绅落地时, 天已经隐隐黑了。

司机是个矮小瘦削、皮肤黝黑的男人,事先联系过他。

陈逸绅从到达口出来时,一眼就见到他在机场抱着一个红底的大牌子, 上面用黑色水笔写着——

fiy mr

他拉着小巧的行李箱,无奈地轻笑着走到上蹿下跳的男人身旁:“我就是陈逸绅,走吧。”

矮小的男人狐疑地看看他, 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调出照片和他比对。

微皱着眉点点头, 在确认过是对的人后,他立刻给陈逸绅一个灿烂的笑, 用蹩脚的英语道:“刘先生已经在车上等您很久了。”

“他也来了?”微挑起眉,陈逸绅的眼底却毫无讶异。

从电梯里出去, 刚一脚迈进地下车库,湿热的水汽扑面而来,黏腻地粘在身上。

陈逸绅的眉心瞬间拧起。

即便是来这边很多次, 他依旧不适应这样的气候。

好在矮小的男人将车停得不算远,在他放行李时,陈逸绅已经打开车门。

车内的空调一直开着, 车门将外面的燥热完全隔开。

“我就说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让他们别把你叫过来, ”在车内坐着的男人将棒球帽帽檐托高一些,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戏谑, “你还是来了。”

陈逸绅终于从刚刚的闷热中喘过气,顺手从车载小冰箱里拿了瓶冰可乐:“马上就要新品上市,怕你一个人解决不了。”

“你在质疑我的能力?”旁边的人轻嗤一声,“我在做海外拓展时,fiy都还没成立。”

“是啊, 毕竟你那个时候,是个了不起的海外商务拓展实习生。”陈逸绅无情地拆穿。

业界精英刘先生:“……”

怼过好久不见的朋友,陈逸绅长途飞行之后的心情总算好很多。

他从包里摸出手机,一边听旁边的人叨叨最近的海外市场,一边开机。

“虽然这次的连续强降雨让一批豆子报废,但是还好,备选产地和原来敲定的咖啡豆种植园出来的豆子品质相差不大。”

“嗯。”陈逸绅听着汇报,不时地回应。

关掉飞行模式的同时,大量的消息涌进手机。

他从上至下逐一回复,偶尔和身边的人就汇报的工作讨论几句。

在忙碌的工作中,他下划屏幕,看到那个奥特曼的头像。

于众多风景照或个人工作证件照头像间,奥特曼那两个如灯泡般闪烁的大眼睛,耀眼得惊人。

陈逸绅眼皮一跳。

应该是mido的美照吧?

他如此安慰自己。

但陈逸绅在看到那张满地狼藉的照片后,并没有很惊讶。

面对沈知遥那句“不是我讹你”的消息,他稍稍思索一下。

【你计算一下损失,我把赔偿费转给你。】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新的消息。

【沈知遥:直接打钱?搞得我们好像是在金钱交易】

【所以?】

【沈知遥:老板大气!给贫穷的孩子一些活干吧,经过官方的那种/磕头】

【vi设计?】

被拒绝过这么多次,还不死心?

章秋招她进来,不让她做商务的工作真是可惜了。

轻叹一声,陈逸绅的眼底已经隐隐溢出笑意。

【你让我给你项目,不仅中间商赚差价,还是你用劳动换来的钱,反而损失了补偿金】

【不怕亏吗?】

归根结底,他还算是个有良心的资本家。

这次,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回。

似乎是思索过一段时间。

【沈知遥:这你就不懂了,转正换来的是长久持续的工资。陈老板,做人,要有长远的目光啊/狗头】

【沈知遥:找我们公司指定我,员工4008823823号竭诚为您服务/比心】

看着那一长串的数字,陈逸绅陷入沉思。

既陌生,却又莫名其妙地熟悉……

【你肯德基是不是吃多了?】

儿时的肯德基外卖订餐服务电话,猛然重回脑海。

几乎是同时,修长的手指也轻点上额头。

“这边因为地域特色,咖啡豆反而还有一点柑橘的味道,也算是惊喜……?”

身旁的男人五官皱在一起。

“陈逸绅,你偷着乐什么?”

“为什么还要把脸转向窗外?我努力解释的样子,有那么好笑吗?!”

他努力铺垫讲这么久,这人一个字都没好好听进去吗?

他在努力挽回损失,但这人居然还在笑?!

看着车窗上倒映出的嘴角弧度,陈逸绅将声线努力控制平静:“不是你。”

“就是你上次电话里说过的那个人?”

商务精英刘先生感觉自己就是瓜田里,上蹿下跳的一只猹。

索性也不收嘴角了,陈逸绅将手随意地搭在扶手,轻哼一声。

“嗯。”

“!!!”商务精英刘先生瞪大双眼。

当年无欲无求的寡王,如今居然也深陷爱情的泥沼吗?

他决定,为了多年的兄弟情谊,经验丰富的他无论如何,也要帮陈逸绅把好关:“有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你给我一个,我帮你做背景调查。”

与他的激动截然相反,无欲无求的寡王只是淡淡瞥过一眼。

在安静中,寡王薄唇轻启。

“4008-823-823。”

梦回儿时的商务精英刘先生:?

-

沈知遥正在被窝里准备催陈逸绅答复时,卧室的门就被敲响两声。

她一个激灵从床上滚过一圈,连滚带爬地打开床头灯。

眯起眼睛适应些光线,她清清嗓:“进。”

“沈知遥,我的咖啡喝完了,你有没有咖啡粉?” 许括探个脑袋进来,“我今晚要肝论文,实在撑不住了。”

见到是他,刚刚还吓得没魂的沈知遥撇嘴:“厨房里左上柜子有fiy的冻干咖啡粉,你自己拿。”

她之前在家住时,被沈母的夜晚突袭搞得到现在还有后遗症。

稍有不慎,就出现自己被发现关灯玩手机的幻觉。

“冷水泡得开吗?”许括依旧在门口。

“我买的是精品深度烘焙咖啡粉,”沈知遥一个靠枕扔过去,战术吸气,“你要是暴殄天物,明天整个小区的电线杆子上,都是你的光屁美男寻屁启事。”

“fiy的老板是很帅吗,能让你这么宝贝?”

“肤浅!他家老板从来没露过脸,但估计也是四五十岁的叔叔辈了。”

“稀奇,你还有不看脸买东西的时候?”

“许屁股,请注意你的措辞。我这样大气温婉有内涵,只会断舍离买好物。”

“呕。”许括受不了地向后退一步,门把手像是烫手一样,被他立刻甩上。

呵,果然说不过她。

许括啊许括,你这二十几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背对着门重新躺下,沈知遥刚缩成一团,就感到被窝里一震。

【谭谭:怎么样?接来未来男友的哈士奇的第一天,是不是母性的光辉,一下子就激发出来了?】

【霍燃:母性的光辉?果然是母子相见吗?】

沈知遥刚从被窝里翻出手机,就看到她们在议论自己。

【我:……】

【我:别提了,今天家没了。各位老板给点活,孩子饿饿。】

【我:富婆,饿饿,饭饭。】

【霍燃:?】

【霍燃:看看你腰上缠的一圈钥匙,再来和我哭穷一巴掌给你扇飞】

果然,世界上不仅没有两片同样的叶子,也真的没有感同身受。

网抑云没有骗她。

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沈知遥尽力逼退自己眼底怎么也挤不出来的泪意。

她的下唇努力向上,嘴角微塌。

在巨大的硬凹的感伤中,她转发了一张图片。

【我:大家好,我今天早上从叙利亚醒来】

也许是图太震撼。

半晌,才有人在讨论组里接话。

【霍燃:那也就不跟你弯弯绕绕了。我怕明早的东西摔得太响,你会看不到我对你的问候。我怕明晚的嚎声太高,你会听不到我的祝福。所以选在现在给你,我的朋友,送来最诚挚的祝福】

沈知遥头皮一麻。

【我:不必】

【霍燃:祝福你明早不在盘古开天地中醒来,明晚不在宇宙大爆炸中哭着睡去】

【提示:英俊的沈口之已退出群聊】

冷漠的沈知遥,退群的动作一气呵成。

她拎起手机,直至可以平视的高度,另一只手翘起小指,优雅而又做作地,把霍然也跟着拉进黑名单。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换个姿势侧躺着,顺手捞个靠枕抱着,准备美好地睡去。

【谭谭:知遥姐,我这里有个活,你要不要接?】

【谭谭:做一套动态表情包,角色形象和造型他们给,你只需要打骨骼让它动起来就行】

【谭谭:可能就还需要你想一想文字,做个简单的设计】

正准备会周公的沈知遥看到有钱赚,顿时困意全无。

【我:有角色形象可以看看嘛?】

谭谭几乎是同时也发来压缩包。

【谭谭:相信我,价格绝对合适。】

【谭谭:我不会做绑骨动画,本来打算介绍给别人的。】

沈知遥简单地查看过压缩包里的图,难易程度在她的可控范围内。

【我:我接】

她再不接,家里两人两狗就离饿死不远了。

【谭谭:行,我把老板的联系方式推给你】

【谭谭:这个老板很好说话的】

【提示:谭谭向您分享了一个名片】

沈知遥挑眉,向谭谭道过谢之后,添加名片里的人为好友。

可能是刚刚和谭谭聊过,对方很快就通过好友申请。那边的人也很着急,上来就直接问她会不会做动态表情包。

【我:会做,先用ae做绑骨,调整之后导在ps里做gif就可以】

流畅地打完,刚发出去,沈知遥就有些后悔。

她说得太轻巧了。

【我:打骨骼和调整关键帧比较麻烦,一个一个做时间轴导出也很麻烦】

潜台词时,工时长,费用高。

【老板:嗯,明白】

【老板:可以给你做,但是我有个要求】

看起来对方是个比较懂行的,沟通需求会方便许多。

沈知遥下意识地松一口气,握着手机的手也放松下来。

【老板:ps的时候不要用美图秀秀,不专业,用photoshop】

【老板:听说顶尖设计师都在用photoshop】

上一秒还在放松的沈知遥:?

在屏幕上打字的手,微微颤抖着。

一行字,卑微的打工人,删删改改了许久,斟酌着用词。

【我:老板,ps不是个动词哈】

她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作者有话要说:  14号之后更新就会正常很多,最近真的已经原地忙起飞了

尽量饼子有时间的时候就腹泻式更新哈

不搞存稿这一套了(也搞不起来qaq,饼·菜鸡·饼

感谢风继续吹小天使的营养液5

感谢嘿小天使的营养液30

感谢小喻爷。小天使的营养液10

感谢只因暮色难寻小天使的营养液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