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陈先生不爱说话 > 第22章 老冰箱

第22章 老冰箱


有些人眼泪明明就要奔涌而出, 却要强撑笑容接过人工泪液。

也许爱情,就是一定要饱含热泪的吧。

沈知遥拿过拿一盒小小的眼药水,强撑着笑容打开包装:“谢谢。”

为什么她的眼里常含热泪, 因为她的爱情不懂她的爱情。

“mido比较挑食,很多狗粮都不吃,所以我平时一般会直接蒸煮一些食物给它。”陈逸绅见她滴好人工泪液, 才放心地转身重新走到厨房。

他打开冷柜:“我把每天的分量都配好冷冻起来了,也多准备了几份, 不知道胡萝卜爱不爱吃。你每天喂它们之前,用蒸锅热十分钟就好。”

“嗯, 胡萝卜也不经常吃狗粮,我也是给它简单做一些。”沈知遥点头, 随手从冷柜里拿出一包看看。

是她眼花吗?

怎么还有大虾仁?

“怎么了?”见她愣住,陈逸绅抬眼。

沈知遥指指手中的袋子:“虾仁?”

“还有其他味道的,牛肉的鸡胸肉的……”

在陈逸绅稀松平常的语气中, 沈知遥得以细细打量手中的食物。

粗粮饭、不易坏的非绿叶蔬菜……以及他说的那些荤食。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两脚兽的减肥能量餐?

除了减肥餐有酱料以外,这两份饭有什么不同?

狗子都在吃健康餐, 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沈知遥在心中老泪纵横,昨晚还没消化完的披萨炸鸡薯角冰可乐翻腾着。

她为自己的不节制而感到羞耻。

为什么自己的自制力还比不过一只哈士奇?

想着想着, 沈知遥哽咽了:“你家有人吃的吗?”

我也想要几包。

陈逸绅:?

短暂的尴尬,让沈知遥的大脑瞬间搭上线。

她干笑着解释:“我以为我表哥家已经对胡萝卜很好了, 没想到你喂得更……丰盛。”

“这些虾和肉都是之前冷冻起来的,我工作忙,经常忘记吃,索性就给它了,”陈逸绅随手从桌上拿起瓷杯, 挑起眉,“不尝尝吗?”

再胆大如沈知遥,也只会嘴上逞能,行动上永远做个矮子。

她下意识地避过他的手指,从他手里接过杯子:“尝。”

“你冲的,当然要尝。”笑嘻嘻地双手捧着杯子,沈知遥眼睛弯成月牙。

明亮的笑容,足够夺人眼目。

陈逸绅别开眼,伸手拿起自己的杯子。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又放回桌上。

“之前的‘王老吉’网页设计好了?”他倚在桌边,随口问着。

“嗯,昨天刚结项,所以我这两天心情超级好!”沈知遥闻闻手中的咖啡,立刻向嘴里灌了一口。

咖啡本身的香气中,是富有层次的花香和果香,后有淡淡茶香气的回甘,舌尖余韵犹存。

是沈知遥喝过的,层次最鲜明的手冲咖啡。

“这就是上次那个戴白手套的人,过来拿的咖啡豆,”见她陶醉的样子,陈逸绅不由得轻笑一声,“怎么样,这个寄养费还算满意吗?”

“味道满意,只是量太少。”沈知遥眼睛仍旧弯着,微仰着头看向他。

“这还少?”

“拜托,你寄养的可是哈士奇!你知道帮别人养一只哈士奇,需要多大的勇气吗?”沈知遥皱鼻。

陈逸绅思索片刻:“那给你五次免费喝这款瑰夏的机会,你已经用了一次了。”

“切,”用瓷杯挡住半张脸,沈知遥小声嫌弃,“小气。”

闻言,男人的眉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抬起。

悄悄吐吐舌头,沈知遥飞快地转移话题:“所以,我以后到店里找你给我冲就行?不用点单?”

“店里目前没有这个豆子。上次也是刚好帮顾客带,自留了一些。这个产地的瑰夏豆子很稀有,放在店里如果不细品,就糟蹋了。”陈逸绅说得很认真。

店里没有这个豆子,但他又承诺再给她免费做四次手冲。

这四次手冲的地点,是不是……

沈知遥的心跳加快。

她立刻放下手中的瓷杯:“陈逸绅,有笔和纸吗?”

“嗯?”陈逸绅被她突然激动的声音,弄得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从客厅茶几上,找来便利贴和黑色水笔。

接过东西,沈知遥趴在边桌上,认真地写下几个字,又把位置让给陈逸绅:“你也签个字。”

陈逸绅接过笔,视线瞟过便利贴上的字迹。

——la vie店长家庭特别款待五次使用券

下面还专门歪歪扭扭地画了格子,第一个格子里打上对勾。

陈逸绅失笑:“你是小朋友吗?”

有一种幼儿园玩过家家,写儿童支票的感觉。

“如果你想的话,我就是啊。”沈知遥自然地接过话梗。

陈逸绅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唇角的弧度已经不自觉地扩大。

手指握上笔,他在便利贴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如果是这样的话,公司很难给小朋友转正。”

“啊?”沈知遥的脑袋,一时间没跟上陈逸绅的跳跃。

“毕竟不能雇佣童工。”

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幽默?

“……”沈知遥失语片刻,才僵硬道,“陈逸绅,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刚刚讲了个这个世纪最冷的冷笑话?”

“是吗?”把签好字的便利贴撕下来,贴在沈知遥的衣服上。陈逸绅向后退一步,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签名。

“还没和你的公司提转正?”他问道。

“还没,也就和你提过。”一提到这件事,沈知遥就像只泄了气的皮球。

她长叹一声:“但和你提有什么用呢?”

“有用啊。”陈逸绅接得轻松。

闻言,沈知遥的表情一言难尽。

她的五官皱在一起,缓了缓,才道:“你是可以让我提前转正,还是让我永远都转不了正?”

陈逸绅像是没有听出她语气里的调笑,只是耸耸肩:“那看你了。”

如果你想,后者也不是不可以。

-

mido的东西很多,尤其是和它身型相当的窝,和成堆的玩具。

自然是不能把所有的玩具都带去沈知遥家,陈逸绅只好带着mido走到阳台角落,把收纳篮里的玩具全部倒出来。

“mido,挑几个你最喜欢的玩具。”他的声音带着宠溺。

沈知遥也走过去,蹲在陈逸绅旁边。

她本以为不太聪明的哈士奇,几乎是没有办法拥有服从性这种东西的。

但眼前这只可能是个例外。

mido像兔子一样立起来的耳朵微动,圆圆的眼睛转过一圈,似乎是听懂了陈逸绅的话。

它颠颠地跑过去,叼起一个橘色的小球,跑过来放到陈逸绅的面前。

如此往复几次。

“我去拿个袋子。”陈逸绅起身。

沈知遥把所有mido叼过来的玩具聚拢:“好。”

也许是很多玩具都喜欢,mido叼过来的玩具越来越多。

刚开始还很有耐心地轻放在地上,等陈逸绅转身后,它连低头都懒得,直接松口将玩具砸在地上。

随着玩具增多,一只球砸在另一只球上,像是打桌球一样,刚刚被她整理好的玩具瞬间四散开。

除了几个麻布玩具还留在原地。

长叹一口气,沈知遥莫名觉得,接下来的一周将会很难熬。

但有一个词叫爱屋及乌,她相信自己可以的。

在mido无辜的眼神中,沈知遥保持蹲着的姿势,侧过身将胳膊伸得很长。在即将碰到那颗球时,一双深灰色拖鞋出现在她的视野。

紧接着,修长的手指和她的手,同时抵达小球表面。

他的指尖轻点在她食指的第一个指节,带着摸过水被空调吹后的些许冰凉。

沈知遥呼吸一滞,下唇也不经意地抿起。

就连手指,也跟着勾起……

麻溜儿地将小球拿在手心。

迅速地把胳膊连同上半身收回来,沈知遥握着小球,得瑟地冲陈逸绅扬扬下巴:“啧啧啧。”

胜负欲总是来得如此刚刚好。

下一秒,因为蹲姿而卡在大腿和腰间的手机,猛地开始振动。

没来得及再得瑟一会儿,沈知遥就把球放好,站起身,别扭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我接个电话。”

而在她看向手机的那一刻,陈逸绅轻松了一口气。

沈知遥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接电话,于是一边接通,一边朝厨房的方向走。

“许括?”

“明天看电影?什么电影?”

这一口气,并没有全松完,就又再度屏起。

指尖的触感似乎仍旧清晰,明明已经远去的声音却也仿佛就在耳边。

许?徐?

还是没有叫姓氏,直接亲昵地称呼名字?

“啊?那看个什么?!你请客又怎么样,你要是有女朋友,还需要找我看电影?”

依旧保持背对着厨房的姿势,陈逸绅已经盘腿坐在地板上。

mido正立着耳朵看着他,而他的耳朵,虽然还是正常地长在脸两侧,却也和mido差不多。

“嚯,那还是我的荣幸了?我谢谢你啊。”

“别,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得去。是啊,天底下怎么会有我这么美丽的仙女。”

一人一狗大眼对小眼一阵,陈逸绅捡起刚刚的那只小球,百无聊赖地扔出去:“mido,捡回来。”

mido看看他,又看看厨房的方向,鼻子轻蔑地抽动一下。

它连看都没看那只已经滚到沙发下的小球,机智优雅地一扭头,高傲地伸着脖子踱步向相反的方向。

“嘭”地一声,它以四脚朝天的姿势将自己摔进窝里,双眼却依旧倒着看向陈逸绅。

然后,缓缓地把舌头伸出来。

歪着的,还伸得很长,耷拉在空中。

陈逸绅:“……”

怎么,搞得好像你也有其他狗能陪你看电影似的。

沉默两秒,他站起身走过去,用手抬起mido的嘴,严肃道:“把舌头收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mido:呜噫呜噫

赶车好累,只能祈祷饼明天能写三更了(指定不行

不行,饼饼不能说不行!

呜呜呜呜饼生太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