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大明的穹苍下 > 第41章 结果

第41章 结果


朱丽华和朱立清等人一见,立刻如丧考妣。

不需要多言,只需要见到二人羞愧模样,他们就知道锦衣卫已经知道实情。

中午还在商议要如何拯救二人,要如何报复周家,现在看来,就是一场笑话。

李基的如电视线扫过众人,落在了朱丽华与朱立清的身上,又转向薛王爷说道:“还请王爷肃清众人,只留诸位郡王与唐王府迅郡王,三王子。”

王妃等人携带内眷与郡王以下人等退去,剩下七人与锦衣卫众人进入了薛王府礼堂。

各家亲王府,郡王府的所有建筑都是内务府统一归建,无论大小都是一样。

亲王府大殿规制约有奉天殿三分之一大小,面积有七间,进步约十米,面积近三百平米。

大殿内只有木柱为基,进深宽阔,夏日进来能感到习习凉风。

待客区处,几位仆从撤去了屏风,让众人就座,送上来了瓜果与凉茶,让众人解渴消暑。

霍弋打发了下人,自己亲自执壶,为李基泡上茶水,然后坐在了众人的下手位。

这个期间,李基一言不发,视线一直在朱丽华与朱立清,还有朱云松身上。

三人自知所犯之事,心虚不已。

等霍弋坐下,现场再无闲人,李基才开口说道:“二月,周在恒前往应天府申请专利,其专利非常人所及,专利司与陛下已经关注了他。因为此人乃大才,有如同逍遥侯马电,教宗达芬奇一样的能力。

所以,在下前来东洲之前,事关周北周在恒一案的始末,陛下就已知晓。从今年三月,周在恒就一直处于锦衣卫与通政司的双重监控之下,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几乎都在我们眼中。

丽华郡主与唐王府迅郡王,三王子的所作所为,也被我们观察到。陛下为免诸位越错越远,这才派了在下前来薛州,不让尔等害了我大明奇才。

丽华郡主,你可有辩解?”

朱丽华可以瞧不起任何人,也不敢瞧不起李基。她苦笑了一下说道:“既然锦衣卫与通政司一直秘密监控,妾身无话可说。只是,周在恒当真当得奇才之誉?”

李基笑了笑说道:“只此四轮驱动技术,就不仅仅可应用在汽车与矿山机械上,四轮驱动的联动技术,还是精密机床的核心技术,靠此技术,我们可以制造最精密的四轴联动机床。在下对技术不甚了解,可听闻技术院高工解释,方知此技术之重要。”

薛王是高祖孙辈,李基祖母是高祖同辈的嘉兴公主,说起来跟薛王同辈。

他可以在薛王面前称在下,可是比其他人都要高出一辈。

薛王世子李基抱拳长揖道:“指挥使大人,当我们晚辈之前,无需称在下,晚辈等人愧不敢当。”

李基笑道:“你们毕竟是高祖直系血脉,不是亲王也是郡王,郡主,当得起我自谦一声。”

薛王没有纠结称呼,而是问道:“乐邦,小女固然有错,可宗室颜面也要顾全一二,今日你的来意老夫也能猜到,陛下可曾有谕令示下?”

李基位高权重,不屑百转千回,照顾个人情绪。

他单刀直入,带人前来薛王府,就是想要快刀斩乱麻。

对他来说,知道了一些内情,一个周北比两家王府都要重要,更别说只是一个郡主,一个郡王,一个王子了。

他先转向了朱云松说道:“唐王府虽然欲行不法,却为的是唐州发展,陛下念尔等心系唐州发展,只做警诫。罚迅郡王半年俸禄,可服?”

朱云松苦笑了一下抱拳道:“小王认罪。”

转向朱立清,朱立清心跳如雷,口干舌燥,耳鸣阵阵。不等李基开口,他就抱拳道:“小王也认罪。”

李基却笑了笑说道:“宗室之中,米虫居多,陛下知道你之所为,还赞誉了一番。你为唐州发展谋略,又敢以自身作伐,陛下已经着宗正府,立你为唐王府世子。”

朱立清没有想到还有如此转折,原本的惊恐变成了惊喜,一时之间愣在那里。

他咽了一口口水,眼眶忍不住发红,眼泪潸然而下。“陛下圣明,小王感激不尽。”

李基点了点头又说:“不过陛下也说了,身为王子,行事当堂堂正正,歪门邪道今后不能再走。且你行事极端,当不可取,今后以此为戒。”

朱立清起身长揖,忍不住泣声道:“小王遵旨……”

最后,李基的目光落在了朱丽华的身上,语气淡漠了许多。“郡主所作所为,不仅陛下想不通,本人也想不通。你身为郡主,掌管一府慈善,名利双收,为何却行此不法之举?

此事若不被锦衣卫所知,一个优秀人才就因你而堕落。陛下给你留了颜面,没有直接宣布对你的处置,过两日等你为女儿举行了纳吉之礼,随我一同前往应天府,陛下会亲自宣布对你的处罚。”

朱丽华淡然一笑,正准备开口,却听李基说道:“辩解的话,你对陛下说,我不想知道。今日让你们共聚一堂,还有一件格外重要之事……传陛下口谕……”

众人纷纷起身,原地跪下。“候旨……”

“周在恒此子天纵奇才,为免伤仲永,不便多做宣传,此人此事,严禁外传。钦此……”

“遵旨……”

薛王是个老狐狸,听出了蹊跷,起身之后忍不住问道:“乐邦,既然陛下想要扶持周在恒,为何却又让丽华之女嫁于立清?”

李基瞟了一眼朱丽华笑道:“丽华郡主恨不能食周在恒之肉,如何还能当一家人?”

话虽然如此说,但李基内心却叹道:“是陛下想跟你争女婿啊……”

当然这话李基不会说出来,而是又说道:“周在恒即将得陛下重用,其家人也当迁移回中洲。但其外祖一家,在东洲发展九十年,如今家族茂盛。

除其直系家属迁移回东洲,其余外家将依旧留在户籍地。他们这些人留在薛州,当细心照料,不可因前事记恨。”

薛王看了看长女,叹道:“本王自当照应,薛王府诸人皆不会仗势欺人。”

李基点了点头道:“明日唐王就会抵达薛州,后日行礼后,去大理寺销案。”

朱立清闻言躬身道:“遵命。”

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好命,不仅佳人在怀,就连世子之位也稳了,这个结果比他预想的还要好。

至于周在恒的技术,能不能得到,他反倒不是特别在乎。

只有朱丽华倍感失落,机关算尽,最后只有自己一人受罚。

陛下如此决断,也是因为自己心术不正吧……

这个时候她该庆幸,这件事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了。

而在监禁房里,周北并不清楚外界的波动被李基一巴掌就摆平了。

他虽然知道锦衣卫的厉害,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以为自己现在还没有出去,只是因为事情还没有摆平。

却不知道,他没有被放出去,是怕他破坏了两家王府的纳吉仪式。

纳吉不同口头婚约,是具有法律意义的婚姻了。

仪式举行了,他再纠缠余幼薇,那就属于破坏他人婚姻,第三者了。

七月二十二,唐王府与郡主府举行了纳吉仪式,虽然结婚要等双方十八岁,却已经是真正的未婚夫妻了。

而当天下午,朱立清就前往刑部与大理寺,撤销了案件。

虽然这种刑事案件并不是原告方撤案就能取消的,不过这件事上下都在关注,还是悄无声息地取消了。

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周北与徐功成,侯贵强三人,走出了薛州郡大理寺的大门。

门外,除了三方的家人,还有一辆来自锦衣卫的汽车。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周北开门上了那辆玻璃被深色贴膜贴上的汽车。

车里,只有李基一人。

见周北上车,李基温和一笑,说道:“你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明日,通政司有一架运送黄金的飞机会从三河府起飞,我们会秘密离开东洲。”

“都处理好了?”周北问道:“我的家人们不会遭受报复?”

李基点了点头道:“你全家都会迁移回中洲,陛下应该有所安排。而你外祖一家,你的外祖父,外祖母,大舅舅一家也将迁移中洲,其他人留在桑植城。

我已经跟薛王府有所安排,他们不仅不会遭遇报复,还会受到额外扶持。”

周北叹了口气道:“这也是陛下控制我的手段吧?”

李基斜瞥了他一眼,嘴角抽了一下道:“陛下用得着这样来控制你吗?即使你的家人留在东洲,难道就能脱离陛下的手掌心?让他们去中洲,也是方便保护。以后这样的话切记不要说……”

周北也知道失言,在这个忠君的时代,他的话简直有些大逆不道。他干笑了一下问道:“郡主与朱立清他们呢?”

“朱立清将会继承世子位,以后会成为唐王,余幼薇将会成为唐王妃。他是为唐州发展出此下策,其情可原,而丽华郡主心术不正,这次会随我们一起前往中洲,陛下会当面处罚。”

这应该是为了自己心头舒畅,才故意这样安排,当着自己的处置一个郡主,这可是天大的面子,他还不老老实实效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