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大明的穹苍下 > 第28章 构陷

第28章 构陷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就有两辆车亮着车灯开了过来。

紧接着,车停了住,几个人手持手电筒跑来。

手电筒的光柱乱闪,每个人的脸都在光线下略微变形,显得狰狞……

在人们抵达的时候,钱坤演了第一场戏,面对着来人,他强烈控诉着周北的奸诈,狡猾,暗夜偷袭的行径。

面对来人异样的目光,周北三人却一声不吭,坐在原地。

周北已经被包扎了伤口,暂时止血了,但子弹没有取出,一会儿还要重新拆开。

他伤的不是要害,匆忙赶来的医生自然先抢救失血过多,濒临昏迷的朱立清。

这件事非常麻烦,最关键的不是证据,而是身份地位。

亲王府嫡子生死未卜,不是周北干的,也有他的责任。

更何况,现在对方还控诉他因情夺爱,继而杀人。

他有杀人的立场,也有杀人的理由,哪怕这一切不是他干的,也变成他干的。

至于其他证据,并不重要。

朱立清的伤还没有处理好,朱丽华跟于让他们这些当地的官员们,也纷纷乘车抵达。

没有人搭理嫌疑犯周北,即便知道事有蹊跷,这个时候也不适合与周北亲近。

只有于让身份超然,来到了周北的面前,低声问道:“在恒,在我心中,你不是失智之人,此事可有内情?”

周北苦笑道:“若我说朱立清以自身为代价,设下陷阱,目的是为了我的专利,指挥使大人可信?”

于让嘿嘿一笑,低声说道:“这样道理才说得通,不过,这是在我们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的前提下,对外人来说,不管如何,王子身受重伤,就要有人付出代价。”

“所以我无从辩驳,只能寄希望刑部探员秉公执法。”

于让却眼睛瞟了一眼四周,低声说道:“刑部官员在东洲日积月累,受到东洲王府影响颇大,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刑部,不如寄希望报社与通政司,还有内务府,他们跟王府之间的矛盾最大。”

说完,他轻轻拍了拍周北没有受伤的右肩。“这件事要把朝廷各级官府与王府的矛盾搅浑,才有脱身可能。”

作为一个与周北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三品武将,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让周北感激了。

在他走开之后,看望过了朱立清做手术的朱丽华,才翩然来到周北的面前,在他身前蹲下。

周北面色不变,但是徐功成与侯贵强两人却怒目而视。

她没有在乎两人的目光,笑道:“在恒,你虽然精明,却总是将人性看的太善良,如今无话可说了吧?”

周北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肩膀的疼痛,直视着朱丽华的眼睛。“娘娘,如今我只有一个小小请求。”

“说说看。”

“幼薇性子柔弱,却至清至纯,对任何人都怀着善心。即便你想将她嫁给朱立清,也让她自己选择,不要用我的安全来逼她。”

朱丽华脸上的浅笑挂不住了,她忍不住楞了一下,沉默了许久,才点了点头。“她是我的女儿,我对她的爱没有半点虚假。”

周北闭上了眼睛。“可是她只是一个女儿,在你的权力欲望面前,一切都不重要。”

被周北看清了本质,朱丽华也有些窘迫。不但没有在周北面前尝到胜利者的畅快,如今还被他堵了一下,让她也失去了炫耀的心思。

她直起身来,淡淡说道:“只要你将如今的筹码拿出来,我可以保证你安然无恙。想想明年高考,对你以后的人生来说,上大学才是最重要的。”

周北睁开了眼睛,目光如电,这侵略的目光让朱丽华都有些不自在了。“娘娘,我自认对你一直尊敬,我的潜力你也应该很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舍得放弃我这个潜力股的呢?

四十万银币,专利技术虽然重要。可是我能在十九岁之前就创造这么多收益,你又怎知我以后不能赚四百万呢?

你不是短视之人,你愿意放弃我的未来,必然有重要原因,这是我唯一想不通的。”

朱丽华目光闪烁了几下,长叹了口气。“一切都是命运安排,不要怪我。”

她起身离去,周北忍不住长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现在形势不好,可是他心中压抑却一扫而空,有一种事成定局的轻松。

侯贵强这个时候忍不住说道:“操,你这个丈母娘如此美丽,却毒如蛇蝎。”

徐功成小声嘀咕道:“你想的美,这个女人谁不想操,可她是长郡主啊,只能想想而已。”

侯贵强忍不住笑骂:“你个憨货。我只是说说,她可不是我们能肖想的!”

周北忍不住失笑,却扯动了伤口,疼的抽搐起来。“别……逗我笑……”

侯贵强大声叫道:“军医,不要只顾唐王子,这里还有一个伤员啊!”

天还没有亮,周北和朱立清就被送到了桑植府,四平县的火车站,天亮时分,就坐上了前往薛州郡的火车。

东洲的铁路网还没有完全建成,不过在湖区到薛州郡这一片,是工业基地,铁路线已经建成了二十年。

王子遭到暗杀,可不是山南县,三河府能处理的,这件事影响太大,要将他们送到薛州郡,由提督府刑部,大理寺直接审问。

东洲有一个总督府,五个提督府,每一个提督府负责十几个州郡,北大陆三个提督府,南大陆两个。

薛州郡位于东洲北大陆东部,由驻扎在东极城的提督府管辖。

周北的待遇当然与朱立清不同,朱立清被放在担架上,四个医生,护士侍候。

而周北被取出了子弹后,包扎了一番,被戴上了手铐,与刑部一个探员铐在一起。

徐功成与侯贵强也是同等待遇,他们两人是嫌疑从犯,由于没有贵族,官勋身份,待遇甚至还不如周北。

山南县,余幼薇早上起来,一切就大变样了。

昨日里还一起野炊,其乐融融的一群人,今天一早就两人重伤。

名义上的未婚夫重伤,却是被自己的爱人打伤的。

而爱人,也受伤了。

余幼薇受不了如此大的刺激,许久都茫然无比,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她想去找两人,却被朱丽华严格看管起来,不允许她离开。

没有母亲的支持,余幼薇才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当天下午返回了三河府,她第一时间就来到了隔壁周家。

而周家也因为周北的被捕,一片慌乱。

周铎上午就接到了山南县传来的消息,跟工厂请假,带着长子周东赶赴薛州郡。

次子周南就是个书呆子,不堪大用,只能在家留守。

周母不了解内情,见了哭哭啼啼的余幼薇,还转过来安慰了余幼薇一番。

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志存高远,他已经准备将现有的财富都散出去,换取幼薇,怎会因为情爱就冒失杀人。

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王子。

只是现在局势不明,他们只能低调做人。

当天下午,周北为爱杀人的消息就传播开来。

而第二天的薛州郡报,就刊登了这条新闻。

情爱,争风吃醋,一方是王子,一方是官勋子弟,一方是郡主长女,这种新闻最受欢迎,就连报纸的销量都为之大增。

周北有杀人的理由,哪怕证据还没有出来,但是风向对他不利。

更有甚者,还将他十六岁就杀了九个匪徒的旧事提了出来,认为他心狠手辣,既然有杀人的前科,如今更是不把宗室放在眼里。

案件还没有正式开始调查,周北似乎就已经被定罪。

而刑部官员们不敢马虎,他们封锁了当天露营的山地,开始一点点进行案件推定。

证据对周北也很不利。

根据双方的说辞,周北他们说是听到枪声才过去准备保护朱立清。

当时已经响了十几声枪响,可是现场勘察,只找到了八个弹壳。

其中七发子弹都是从留着周北指纹的枪里发射出来的,而且射击的角度是从他的方向射出,子弹在山林里留下了证据。

只有一发子弹是从袁胜的枪里射出,让周北失去了继续枪击的能力。

朱立清中枪,子弹的弹道是留有周北指纹的枪,一切似乎都没有漏洞。

这个过程中,周北三人的口供,似乎一点都不重要。

周铎赶到了薛州郡,却一直见不到人。

徐功成与侯贵强被关押在刑部大牢,周北与朱立清被保护在薛州郡医院,在案件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允许见外人。

刑部,大理寺,都察院是属于律政部,属于独立的系统,与各级官府互不相干。

周铎的关系在民政部门,为了怕有心人构陷,他也不敢太张扬,只能侧面打听情况。

时间越久,他越担心,以现在的局势来看,周北杀人的证据越来越全。

即便这件事付出足够的代价,或许能换取唐王府的谅解,但是杀人未遂的罪名,也可能让周北前途尽失。

一个定罪的罪犯,以后不论从事什么职业,都倍受歧视。

即使周北以后考进大学,通过了官员考核,以后当官的前景也并不好。

在薛州郡的周铎忧心忡忡,而他不知道,还有两股势力也在暗中调查这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