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回到过去当钓王 > 第253章 讲究人邱培林

第253章 讲究人邱培林


  邱培林自觉占理,所以嗓门跟底气很足,一声招呼下,厂里同行出来的四五个男性工作人员都放下手头的事儿跟了出来。
  就这样,六个老爷们气势汹汹的直奔张扬公司的展位。
  另一边,虽然到了中午,但是张扬展厅这边依然非常忙碌, 工作人员忙着签单跟沟通合约的事情,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
  就连最自由的张扬,也没有下播,继续跟水友们开播聊天,顺便直播自家展厅的热闹情况。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谁是你们这里负责人?”邱培林带着人气势冲冲的走了过来,进门就找领头的。
  老赵正坐在折叠桌前跟客户交流呢,听到动静立马抬头看了过来。
  其他游客以及张扬团队的工作人员也都同时间抬起了头。
  “我是总经理, 你有事儿啊?”
  赵炳光问话的同时上下扫了几眼对方的情况, 邱培林一米八多的身高,身材壮硕,平头,国字脸,看起来非常利索。
  跟在他身后的五个男的也都是年轻小伙。
  “我们首发的黑坑钓竿,为什么你们展厅有一模一样性能的?早上还派员工去我们展厅要报价单,憋着什么坏呢?哪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玩野路子啊?”
  邱培林当着展厅里几十口子人的面,毫不顾忌的大声质问起来。
  听到邱培林说话动静越说越大,王岩跟韩强他们蹭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直接站到了老赵的跟前。
  “曹尼玛,我们还没追究你们的责任呢,你们反倒先过来找茬了!想挨揍怎么的?敢来我们展厅闹事儿!”
  王岩最生性,直接用食指指着邱培林的鼻子, 眼神里戾气十足。
  “岩哥,冷静点!”张扬眼看情况有点不对劲, 急忙起身, 拉了一把准备动手的王岩。
  老赵听到对方质问的话微微一怔, 强行压着心底的火气问道:“你们家的霸王戟,各种硬度调性的图纸跟设计版型哪来的?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
  我们出了研发费用,你们直接摘桃子用现成的,不追究你们的责任就算老子大度了,现在反过来找我们闹事儿?
  报价单是我们的人去要的,这点我认,有什么问题吗?”
  “放你妈的臭屁!我们的钓竿是从熟人那里打包买回来的!买的时候就带着设计图纸跟成品参数!怎么成了你们研发的了?
  如果真心里没鬼,为啥派人去要我们的报价单?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听到这解释,邱培林瞬间就炸了,在他看来,这完全是胡搅蛮缠睁眼说瞎话的托词。
  就在俩人各执一词剑拔弩张的时候,张扬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俩人的面前。
  “都别吵吵了!我问几个问题!”
  老赵看了一眼张扬,张扬微微点头示意,赵炳光点点头表示认同。
  而邱培林见对方的老总竟然对张扬表示认可,抬头问道:“你想问什么?”
  张扬非常冷静的问道:“你说你们的产品线跟设计图纸是花大价钱买来的,卖家是不是汉达鱼竿厂, 老板姓刘, 刘德兴?”
  张扬这问题一出口, 邱培林一愣,瞬间意识到,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见邱培林愣神的表情,张扬已经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事儿还真是个误会,或者换个说法,这个邱培林也是个受害者。
  “你…你怎么知道?我跟刘厂长认识好多年了,今年他说老家有事儿,现成的新品没工夫做了,所以把样品还有部分库存,外加设计图纸等参数都卖给我了!”邱培林一五一十解释道。
  张扬的猜测得到验证,嘴角微微翘起:“你现在可以给姓刘的打个电话问问,认不认识名扬天下钓具公司的张扬!一个闺女找两家婆婆,他刘老板倒是一点都不吃亏!”
  邱培林听到这个说法,脸色立马就变了,如果张扬说的是真的,那他就是被刘老板给坑了。
  自己兴致冲冲的来兴师问罪,结果自己确是没理的那一方,幸好刚才还比较克制,如果真动了手,那这事儿可就搞成天大的乌龙了。
  带着验证的想法,邱培林直接掏出手机给刘老板拨过去了电话。
  不过让他难受的是,铃声只是响了五声,另一头就直接就挂断了!
  邱培林不死心再次重播过去,结果却听到了电话已经关机的系统提示音。
  “对面知道理亏,不敢接电话了吧?”张扬眯着眼睛说道。
  “艹!我不信,我直接给他办公室座机打电话!”邱培林心底已经有点动摇了,但还是抱有一丝幻想的继续拨电话。
  结果一连拨了好几个电话,连工作时间肯定有人值班的办公室座机电话都没人接了。
  见邱培林脸色变了又变,张扬继续说道:“我们公司是专门靠做黑坑产品起家的,去年冬天就找了刘老板的工厂合作研发贴牌生产新款的黑坑系列钓竿。
  设计思路跟技术要求是我们出的,材料、图纸,是我们出的,结果一直到展会之前,也没拿到最终定款的样品!
  所以我们就开车去了贴牌厂区,一看才发现,原本本该属于我们的产品,竟然贴了霸王戟的陌生涂装跟牌子!
  于是我们把全套模具跟部分没用完的材料、制作图纸全都带走了!还差点干起来,惊动了当地的派出所!
  实话告诉你吧,昨天我们来布展的时候,员工就发现你们的广告了,所以连夜调整了产品定价!
  早上要你们报价单是我要求的,为的就是看看你们的定价别在展会招商期间吃了亏!
  之所以没去找你们麻烦,是想着以和为贵,这么大规模的展会不想闹得影响不好。
  可你倒好,还来我们展厅闹事了,这事儿没我们公司一点责任,听懂了吗?
  你这老板当的,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听完张扬嘴里整件事儿的来龙去脉,邱培林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直接傻眼了!
  似乎是不愿意相信这件事儿的真相,邱培林掏出手机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很快给刘厂长隔壁的工厂老板接通了电话。
  经过一通询问,对方证实了张扬他们去工厂拿回模具惊动派出所的事儿。
  这下,真相大白了。
  要说这个邱培林,倒也算得上个爷们,当场弄清了整件事儿的前因后果之后,非常光棍的当着大几十上百口子的围观群众给张扬他们道了歉。
  “刚才我打电话问了,确实有你说的这回事儿!这事儿我被刘德兴给坑了,跟你们名扬天下公司没关系!
  产品既然是用的你们的研发数据跟图纸,那我们公司就不卖了!回去我就去法院起诉这个刘德兴,所有损失,让他承担!
  今天这事儿是我邱培林冒失了!对不住了各位,给你们道个歉!”
  看到邱培林当着这么多人道歉认错,反倒给张扬一个非常不错的印象。
  怎么说呢,如果站在旁观者第三方的角度看问题,是非对错是很清晰的。
  但是如果自己也是其中一方当事人呢?是非对错的立场可能就不是那么坚定了。
  好多人哪怕心里知道是自己错了,也没那个勇气当众认错,并且给对方道歉,可这个邱培林却做到了,而且没找任何借口,做事儿透着一股子干脆利索劲儿。
  “行!冲你这态度,倒是个爷们!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我们不追究了!”张扬点点头当众表态。
  “对不住了各位,走了!”邱培林点点头再次道歉,带着人转身离去。
  目送闹事儿的人离去,整个展位现场的人外加张扬直播间里,顿时热闹起来。
  【我勒个大艹!这个哥们是来搞笑的吗?自己用的东西是扬哥家的图纸跟设计,结果还来这边找茬?】
  【这脸打的,piapia直响呀!扬哥这操作大气!】
  【看这个哥们好像人品应该也可以,做错了就认,挨打就立正!】
  【那个叫刘德兴的,有点特么不地道呀,还能这么玩,不怕吃官司?】
  【不是每个人都有底线,讲商业道德的!这种人干不长,连老朋友都坑!】
  张扬解决完问题,重新坐到了直播间镜头前:“不好意思兄弟们,一点小状况,让大家看热闹了!刚才讲到哪里了?来,咱们继续!”
  ……
  另一头,碰了一鼻子灰的邱培林带人离开了张扬公司的展厅之后,越想越生气,回到自家展厅之后,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红着眼睛喘了至少一分钟的粗气,邱培林这才将情绪逐渐冷静下来。
  “头儿,咱们接下来咋办啊?继续招商?名扬天下那边也没追究的意思,咱们既然钱都花了,继续往下做呗,总不至于亏钱!”
  小李见老大许久没说话,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嘴。
  邱培林一咬牙:“图纸跟专利都特么是别人的,还招个毛线商!
  给上午已经签约的代理商打电话,将事情讲清楚。
  对方如果愿意取消签约的话,就把预付款退回去!对方如果不愿意取消代理合约,那就沟通下,争取把合约转给名扬天下那边!
  我邱培林当兵八年,宁愿亏点钱,也不做这种没有底线的事儿!”
  “额,把订单转让给隔壁公司?这不太合适吧?”
  听到自家老总的想法,手里攥着订单的几个销售经理有点不乐意了。
  毕竟,他们的工资是跟签单挂钩的,这合同如果给了隔壁,那他们的收益是受直接影响的。
  “签单该有的业务提成让隔壁出,如果他们不愿意出,最后这个钱我来出!”邱培林再次表态,这下,手下的员工们没人继续质疑了。
  出了这么档子事儿,自家老总都发话了,手下的员工只能照办,很快经过一番沟通,就把上午签的十多个单子的业务给挨个联系了一遍。
  合约另一方的渔具店业主们也不是傻子,现在钱交了,公司这边主动沟通讲清楚了原因,肯定是接受解约的。
  从业务经理这里得知可以帮忙介绍给隔壁同行之后,十三个签约代理商有11个表示愿意接受跟名扬天下这边合作。
  中午吃饭时间的两个多小时,邱培林的团队一直忙着沟通这些事情,等最后一个人通知协调到位,不知不觉已经两点多了。
  摊上这档子事儿,众人连午饭都没吃,等忙活完了,卖饭的档口早就收摊走人了,只能去外面买点面包啥的简易食品糊弄下肚子。
  下午两点半,邱培林带着十多个代理商,拿着已经签订的合同,再次来到了张扬他们公司的展位。
  眼睛很尖的韩强第一个发现了邱培林再次来到展位,而且带了更多的人过来,当下提醒了同伴一下,再次站了起来。
  “不是都说清楚了,怎么又来了?”赵炳光再次迎了上来,面色凝重。
  邱培林生怕对方误会,连忙解释道:“我这次过来不是闹事儿的!
  事儿既然出了,那新品我们肯定不能卖了,这十多个兄弟是我们上午签约的代理商!
  我已经挨个沟通过了,他们愿意卖咱们家的钓竿产品!所以我就都带过来了!把合约进行当面交接下,我们傍晚就准备退展了!”
  “额……”
  哪怕赵炳光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在听完邱培林的话之后,还是感觉脑袋懵懵的。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既然张扬他们表态不追究了,绝大多数人都会硬着头皮把招商继续下去。
  毕竟,买产品跟图纸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带着员工参展,也是非常大的费用,现在一切前提努力都做完了,只等着拿到订单就可以回去组织生产赚钱,结果邱培林竟然不干了!
  你说我用的你的图纸跟研发数据,那我就不卖了!
  不仅不卖了,上午已经签完了的代理商,也全都领了过来,直接转给你!
  这种操作已经不能用实诚来形容了,简直是有点傻的可爱!
  中午的时候,张扬跟老赵他们只是对邱培林这个人当众道歉的态度表示很认可,是个爷们。
  到了现在这一遭,众人对他的好感度直接拉满,这做事儿风格太讲究了,哪怕最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人家的毛病。
  “合约给我们了,你那边的前期投入怎么办?”老赵实在没忍住,张口问出声来。
  “当然是谁的责任谁来付了!刘德兴敢坑我,那这个损失就算在他的头上!敢坑我,他挑错了人!”
  一瞬间,一种非常有压迫性的感觉从邱培林的身上散发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