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炮灰小夫郎[快穿] > 第100章 第一百章

第100章 第一百章


四十年后

伍白与萧子墨都已经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 这些年,虽然萧子墨政务做的不错,但是他当初年轻时得罪的那个大臣始终打压着他, 这也导致他一直待在县令这个位置上。

好在萧子墨并没有步步高升的想法, 他待在普昌县这么多年, 对这里的一切拥有很深的感情, 这里的百姓们对他也很爱戴, 尊敬。

如今还有三个月他就六十岁,也到了他致士的年纪, 萧子墨半个月前已经把致士的折子往上面呈递上去,现在只等着批复下来, 有人接任他的公务, 他就可以彻底闲赋在家, 以后也会有大量的时间陪陪白哥儿还有孩子们。

哦, 不, 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 应该是有时间陪陪孙子们。

伍白端着一碗汤水走过来,放在他的面前,温声道:“还在看折子啊?”

“嗯, 我还有几个月就致士了, 我想把这些东西全部分类归纳好,等下一任县令来了之后不至于手忙脚乱, 这也算是我为百姓们做的最后一点事情吧!”

“你年纪也不小了, 这个可以等明日再看, 这大晚上的看这些东西,多伤眼睛啊!”伍白夺过他手里的折子,放在一边。

“快把这晚汤喝下吧, 不然你晚上又要睡不好觉了。”伍白把汤碗往他面前推了推。

萧子墨含笑接过,一饮而尽,把碗递还给他。

伍白把碗交给晚风,然后走到萧子墨背后,给他揉了揉肩膀。

“夫郎,能够娶到你真是我的福分。”萧子墨转身握住他的手。

“你呀,这句话我都听腻了,你就不能换个新鲜一点的词儿吗?”伍白好笑道。

“那你能够嫁给我,真是我的福分。”萧子墨换了说法道。

“这不还是一个意思吗?”伍白推了他一下。

第二天,萧子墨醒的早,起来就开始整理那些折子,忽然,有衙役进来禀报说是隔壁州府发生了疫症。

以前的那些衙役早就退休,换上了新人。

不过这些年轻的衙役更加敬重萧子墨,毕竟他们是从小就听大人们讲述萧县令是个多么多么难得的好官,为他们修桥铺路这些就不提了,最主要的还是在萧县令夫夫二人的带领下,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消息准确吗?”萧子墨正色道。

衙役点点头,道:“准确,听说隔壁州府疫症来势汹汹,已经封城了,但还是有少数百姓在封城之前逃出城池,有些还往普昌县方向来了。”

萧子墨思衬一瞬,赶紧吩咐道:“你现在叫上人去前后两个城门,让他们赶紧把城门关上,不许人再进城。”

衙役来不及多想,立马喊了个兄弟与自己一同去办这件事。

等他走后,萧子墨又招来衙役,让他们去买粮食屯着,还有买一些衣物与用来搭建棚子的东西。

等东西到齐以后,萧子墨吩咐他们先把搭建棚子的东西搬到城门外面,并下令让他们赶紧搭建棚子。

有想要进城但是却被拒之城外的百姓还没有散去,他们见到萧子墨,赶紧上前询问:“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不让我们进城了?”

萧子墨也没有瞒着,直接道:“隔壁州府发生了疫症,过两天就会有人来到普昌县,本官也不知道他们身上有没有染上疫症,为了城内百姓着想,最近大家就不要进城了,你们也待在家中不要随意走动,更不要随意接济陌生人,以防对方身上带有疫源传染给你们。”

“疫症!!是真的吗?”有百姓震惊道。

“是真的,本官刚刚得到的消息,另外,如果你们有看见可疑之人,就告知对方来县城门口,本官已经吩咐手下给他们搭建好棚子,届时还会施粥,虽然不能让他们进城,但是本官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们。”萧子墨正色道。

“好,那我今天就不进城了,咱们听萧大人的,都回家吧,等躲过这一阵再来。”有人大声喊道。

“回家吧。”

“回家吧。”

对于这种情形,百姓们也都很理解萧子墨的做法,他们没有一丝埋怨,大家各自带好自己的东西,原路回家。

随着他们回家,隔壁州府得了疫症,并且有人逃亡到普昌县的消息很快就在十里八乡传开了。

于是城外的百姓们纷纷闭不出户,大家老老实实待在家中不外出,反正他们家家户户都过得挺富裕,家中余粮不少。

至于田里的粮食?他们现在大部分都不种粮食了,都种上了药材,然后买粮食囤着吃。

偶尔有人在屋内听见外面有人喊,他们也没有轻易开门,只大喊道让对方去县城门口,那里有人在施粥。

果然,门外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没有继续纠缠,很快就离开村子,去往县城门口。

萧子墨作为县令,不好看着那些衙役们在城外施粥,而他自己却躲在城内干看着,所以他偶尔也会带着伍白给他缝制的口罩子来到城门口,关心一下那些从隔壁州府逃难而来的百姓。

顺便从那些百姓口中打听一下隔壁州府的情况。

这天,他就从一个百姓口中得知了朝廷已经派了太医前来医治这次的疫症。

听到这个消息,萧子墨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萧子墨却突然染上疫症,他本来就年纪大了,抵抗力比不上那些年轻人,倒是那些整日给灾民们施粥的衙役们没有一个染上疫症。

萧子墨倒下了,伍白听说这件事后,立马来到城外照顾他。

他一边接管了萧子墨手里的事务,把城外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务必让萧子墨安心养病,一边从那些百姓口中打听消息。

萧子墨在床上躺了五天,一天比一天虚弱下去,他以为自己熬不下去,正与伍白说着话,想要让对方不要难过,结果峰回路转,隔壁州府有消息传来,那些太医找到了疫症源头,如今已经对症下药,配制出了治疗疫症的药方子。

伍白赶紧寻人去打听那药方子,拿来以后立马吩咐衙役熬制一大锅药汤,端了一碗给萧子墨,其余的全部分给城外百姓。

喝了两天药,萧子墨身体逐渐好转,这说明方子没错。

见到萧子墨好起来,伍白喜极而泣,他前两天面上一直故作坚强,心里却真的担心萧子墨这一世要提前离自己而去,老夫夫两个抱在一起,伍白哭的不行,萧子墨不停地安慰他。

随着萧子墨的好转,城外的百姓们也大多好起来,他们听说了这方子是从隔壁州府传来的,并且是京城派来的太医研究出来的,顿时都放了心,加上身体好了,他们纷纷结伴而返,离开了普昌县。

他们是运气好,遇到了萧子墨夫夫,给他们免费提供吃住和药材,但还有大量像他们这样的人却并没有得到救治,那些人得知太医研究出药方子,以为自己有救,同样拖着病体往回走。

等那些人回到隔壁州府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药材已经用光,不少一直留在府城里的百姓都没有药汤喝,而朝廷派人送来的药材还在路上,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

见此情形,有从普昌县喝药并且病好回去的百姓提出让他们来普昌县。

于是又是一大波百姓来到普昌县,带来了隔壁州府缺药的消息。

不过这些百姓都已经来了,萧子墨就没有让衙役把棚子收起来,而是让他们住着,每天给他们提供食物与药汤。

同时他还发了告示向整个县的百姓买药材,他打算把这些药材全部送到隔壁州府去,毕竟救人如救火,他想着如果让百姓们自愿捐献药材的话可能收获不大,所以才提出花钱买。

果然,百姓们一听说他要收购药材,纷纷拿出自家炮制好的药材来到县衙。

普昌县如今不愧是药材之乡,全县的百姓家里的药材存货真不少,很快就掏空了县衙财政,萧子墨在伍白的支持下,还拿出自己大半家产买下这些药材。

药材很快齐集,萧子墨派了几个做事稳重的衙役,吩咐对方带领那些已经病好要返乡的百姓一起把药材送到隔壁州府。

那些百姓也有亲人还在等着救命,是以这一路上他们根本没有耽搁,花了两天时间飞快赶到隔壁州府。

隔壁州府一下子得到大量药材的帮助,很快就架起了大量的锅,煮起了药汤。

这些药材简直就是及时雨,隔壁州府的百姓的疫症解决了一大半,剩下的那一小半也喝过一碗汤药,等到了朝廷送来的药材。

这场疫症,前前后后总共花了三个多月才彻底消散的无影无踪,百姓们的脸上重新扬起了希望的笑容。

太医们也功成身退,纷纷坐上马车,随着押送药材而来的官兵们原路返京。

这时,萧子墨之前呈上去的致士折子也被批了下来,且新来的县令已经接手了他的公务。

只是这县令看着财政亏空的县衙,脸色很不好看,但是他又不能说萧子墨的不是,对方也是为了救人,他总不能拿这一点来针对萧子墨。

最后他只能无奈咽下这口气。

随着太医们回到京城,述说了萧子墨在这次疫症中的功劳,皇帝很高兴,打算升萧子墨的官,但是吏部侍郎这时站出来说出了萧子墨已经致士的事情。

皇帝傻眼了,没想到还有自己升不了的官儿?

但是这也让皇帝对萧子墨这个人来了兴趣,他觉得对方这番行为就像是一个干大事的人,怎么可能一辈子当个小县令。

于是他就派了人去调查萧子墨的过往,发现对方政绩斐然,年年在地方评优。

皇帝一下子就察觉到这其中定有猫腻,经过调查,他发现原来是有人在针对萧子墨,这才导致萧子墨在那个小县城待了一辈子。

想到萧子墨能力卓绝,却因为这等卑劣小人的打压,导致朝廷损失一位人才,再加上这次没能封萧子墨的官,皇帝心中充满对萧子墨亏欠,也充满了对那位打压萧子墨的臣子的愤怒,皇帝随意寻了个由头就把对方给贬成了县令,他想让这位臣子也尝尝被打压的滋味。

处理完这位臣子以后,皇帝心中到底还是意难平,想了想,最终下旨给萧子墨封了一个‘子爵’,赏白银万两,还赐了一块上书‘仁善县令’的牌匾与他。

普昌县

萧子墨接到这道圣旨与牌匾的时候懵了一瞬,不过很快又坦然接受了。

那位新任县令也傻眼了,没想到做县令还能做成‘子爵’,他顿时满脸崇拜地看着萧子墨,这简直是就是‘县令之光’呀!

从此以后,他对萧子墨再无一丝不满,经常到萧府向萧子墨请教问题,做事风格也像萧子墨以往对待百姓那般靠齐!

这一世,萧子墨只活了七十岁,他到底还是因为之前那场疫症影响了身体,在他死后,伍白也很快随他而去。

他们夫夫二人的事迹也被普昌县的百姓广为传颂。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这个故事完了~~晚安,明天下一个故事等你们呀~感谢在2021-08-30 20:24:40~2021-08-30 22:37: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