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炮灰小夫郎[快穿] >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见这里只有伍白这个小哥儿与萧子墨两个人, 谭天宇估计一下自己与萧子墨的实力,想起对方之前一个人就把他寨子里的那些兄弟打倒在地,他把握紧的拳头暂且松开一些, 对着萧子墨道:“萧大人, 今天是谭某大喜的日子, 您与令夫郎真的不是来寻谭某开心的吗?”

萧子墨正待回话, 忽然身后人群发出一阵喧嚣, 紧接着往两旁散开,走进来几个人, 正是他手底下的衙役赶来了。

萧子墨与伍白背对着门口,不知发生了何事, 一齐转头看过去。

而谭天宇面对着门口方向, 正好看清那些衙役, 顿时心知萧子墨没有与自己开玩笑, 他心念飞转, 一把抓过离自己最近的伍白, 把他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伍白还没来得及反击,就听到他对着萧子墨威胁道:“萧大人,我知道你武艺高强, 但是你夫郎却是一个柔弱小哥儿, 你要是想他活命的话,就带着你的手下先离开这个院子。”

萧子墨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伍白, 只见伍白对他眨了一下眼睛, 示意他带着手下退出去, 他再次看了一眼伍白,确定对方能够真的是这个意思,才带着人手退出院子。

看见萧子墨老实退出院子, 谭天宇松开了对伍白的控制,然后就要翻身从后墙那里逃走。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爬上墙头,就被伍白用鞭子缠住,用力摔在地上。

伍白上前一步,一脚抵在谭天宇心窝处,居高临下道:“还想跑?”

谭天宇努力挣扎了几下,又被伍白给教训一通,这才老实下来,他看着伍白不可置信道:“你怎么也会武功?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很正常,这是我夫君教我的呀!”伍白得意道。

“不可能,你们才认识多久,你怎么可能学的这么好?”谭天宇不相信。

伍白翻了一个白眼,没有继续搭理他。

门外的萧子墨估摸着伍白已经把人拿下,就带着衙役们再次走进来。

看见院子里这一幕,衙役们都惊呆了。

“把他绑起来。”萧子墨吩咐一声,紧接着来到伍白身边,打量了一下他,关切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伍白摇摇头,骄傲道:“哼,他这样的,十个都不够我打!”

旁边正捆绑着谭天宇的衙役:“……”天啊,正君也太厉害了!还好他们之前没有哪里得罪过他。

院子里动静引起了屋子里石乐的注意,他放下手里的药碗,走出来,正好看到谭天宇被绑,便开口问道:“你们这是做甚么?”

这还是伍白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见到石乐,一眼望去,只觉得对方眉眼清秀,但是仔细一瞧,却又能发现对方长相清丽,整个人带着那种独特的气质,目光清澈透明。

伍白上前一对对他解释道:“有人状告谭天宇欺压良民,肆意侵占百姓田地与铺子等等,我们是来带他回去就审的,抱歉,打断了你的婚事。”

石乐闻言,眼底浮上一丝笑意,但很快又隐了下去,他平淡地道:“没事,你们把他带走吧!”

“你不伤心?”伍白惊讶道。

“他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更何况他今日上门来是为了下聘,如今下聘不成,我与他的婚事也就作罢,我们再无任何瓜葛,我为何要伤心?”石乐回道。

伍白虽然疑惑石乐对谭天宇的态度,但是也没有多问。

紧接着,萧子墨让手下把谭天宇带来的聘礼全部搬到马车上,一起带回去。

衙役他们只带来了一辆马车,这自然是不够,但是好在谭天宇把这些东西带来时也用了马车,这会儿正好方便了他们。

至于谭天宇带来的下人,他们早在谭天宇被伍白抓住后就缩在墙角一动不动,见此,萧子墨就吩咐他们帮着搬东西,反正人手嘛,就是要利用起来。

于是谭天宇一行人风风光光的来,狼狼狈狈的离开徐山村。

等他们离开以后,石乐把院门一锁,不放任何一个想要打听八卦的村民进来,然后回到屋子里,继续照顾自己的爷爷。

他爷爷年纪大了,最近得了一场风寒,好在石乐继承了他爷爷的医术,给他开了药,渐渐的也有了好转,石乐估计了一下,应该再喝两贴药就能彻底好起来。

至于谭天宇的事情,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对方,反而还很厌恶对方。

要不是对方说话间明里暗里的威胁,他根本就不会搭理对方。

他这次之所以答应嫁给谭天宇,都是因为谭天宇发现了他特别在乎他爷爷,所以用了他爷爷的生命安全来暗示他,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答应对方的无理要求。

说实话,石乐作为一个大夫,最见不得有人拿旁人性命开玩笑,谭天宇简直是触及了他的逆鳞,有时候石乐甚至都在想,要是能够回到小时候,那他一定不会救谭天宇,但是他的医德告诉他,他做不到。

如今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谭天宇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他,石乐感觉自己肩上的压力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面上不自觉带了几分笑意。

石爷爷见他难得这么高兴,就问道:“小乐呀,发生了什么好事呀,你这么开心?”

石乐笑着回道:“爷爷,谭天宇被县令大人抓去问罪,以后再也不能来找我们了。”应该是这样吧,虽然伍白说的是抓去审问。

不行,改天还是去城里打听一下才好。

“好好好。”石爷爷激动地流出泪水。

其实石爷爷年纪一大把,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他早就看出谭天宇不是个好人,奈何形式比人强,他一个老头子,乐哥儿只是一个小哥儿,根本拿对方毫无办法,他一着急就急出了病,还害的石乐要羊入虎口。

他觉得都是自己的错,要不是他病了,说不定可以带着石乐逃走,离开这个徐山村,反正他们两个是大夫,就算去了外地也不用担心饿死,可是他这把老骨头偏偏不争气,连累的石乐只能留下来照顾他。

如今可好了,谭天宇终于遭到报应。

石乐给爷爷擦干眼泪,安慰道:“爷爷,这是好事啊,您别哭。”

“爷爷不哭,爷爷不哭,等爷爷病好了,我要去县城亲自感谢县令大人。”石爷爷高兴地念叨这句话,接着就有些精神不济,石乐赶紧扶着他躺下,让他休息会儿。

石家院子外面的村民没能从石乐口中打听到消息,但是谭天宇被衙役绑走的样子他们是看到的。

这会儿大家三三两两的散开,互相讨论了起来。

有人对着伍林氏问道:“你们之前不是县里找白哥儿吗?怎么刚才他也不与你们打声招呼就走了?”

伍林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慌慌张张就带着脸色同样不好伍大成他们几人回了家。

他们都没有忘记之前谭天宇对伍白退婚的事,再看伍白今日亲自来把谭天宇抓走的样子,他们心中已经认定了伍白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一想到这些年他们对伍白一点儿也不好,他们就担心伍白下一个抓去杀头的人就是他们,所以他们这会儿能不慌乱么?

等他们一走,村民们开始琢磨起来:“你们说,伍林氏他们之前去县城里是不是没有与伍白缓和关系呀?”

“我觉得你说的对,他们以前怎么对待伍白的,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要我是伍白,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他们。”

“没错没错,没看见刚才伍白都不与他们打招呼么!”

“看来这人呐,还是不能做事太绝,谁知道你看不起的人将来会不会发达?”有人感叹道。

他没有想到自己身后站着村长,村长自然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又没有指名道姓,村长也只能冷哼一声离去。

等村长一走,他人摸着后脑勺,问着身旁的人,道:“村长怎么生气了?”

反正村长没在,身边的人也就如实告诉他真相:“你难道不知道村长之前把伍白赶出村子的事吗?”

“我没听说啊,我只知道村长之前针对伍家来着,但是把伍白赶出村子的事情还真不知道。”那人摇摇头。

“那你现在知道了吧,所以你刚才在那冷嘲热讽的,我们知道的,明白你说的是伍家人,但是村长他听在耳里说的就是他,所以他当然生气了。”

“啊?那我要不要上去给村长道歉啊?跟他讲我没说他。”

“我劝你呀,还是别去,你要是去了,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恰恰证明你说的就是他,反正你刚才也没提名带姓的,就当它过去吧!”

“……那好吧,我就不去了。”

……

县衙门口,萧子墨进去叫来手下,人多力量大,一趟就把所有聘礼那些东西全都搬进了县衙,找了个房间先放着,接着他又吩咐把谭天宇等人先关了起来,只待明日再审,同时还派人去把谭宅给贴上封条,所有铺子也暂时先关闭。

所有事情处理差不多以后,天色已经不早,那些状告谭天宇的百姓们也只能耐心等待明日的到来。

翌日,太阳升起,县衙门口就围着了不少人,熙熙攘攘的。

经过一夜发酵,有不少百姓都知道了县城首富谭天宇被抓,今天县令大人要开审的事情,他们当然不能错过这个看热闹的好机会。

“你们快看,大人来了。”有人尖着嗓子喊道。

“你低一点啊,别挡着我视线。”

“哎呦,是踩到我脚了。”

堂外百姓吵吵嚷嚷的,但是这一切都随着一声‘开堂’消失不见。

百姓们顿时闭紧了嘴巴,对着里面跪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了~(^-^)~感谢在2021-08-28 23:01:07~2021-08-29 17:07: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81016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后淼 40瓶;lulu 20瓶;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