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炮灰小夫郎[快穿] >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县丞虽然不满萧子墨对自己的态度, 但是萧子墨吩咐的事情都会老老实实完成,至于背地里有没有做过什么,萧子墨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只要对方没有犯在他手里, 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然, 萧子墨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吩咐县城去办, 他偶尔也会把手上的事情交给县衙里其他主薄或者典史来办。

前任县令是因为贪污受贿而被抓进京城处斩的,这个事情县衙里的人都知道, 就目前来说,他们还在对萧子墨的观察中, 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要是对方同样是一个贪污之人, 那么他们虽然会讨好萧子墨, 却不会与跟着萧子墨的道走, 以免将来萧子墨翻车把他们也给带到沟里去。

不过如今萧子墨刚来没多久, 他们一时半会儿也瞧不透彻,所以只能暂时先收起小心思,好好办好萧子墨交给他们的差事, 等大家都摸熟以后再做打算。

萧子墨之前说让伍白当他的护卫, 就真的让伍白当护卫了,其他事情是一个也没有让伍白沾手。

县衙里的人见到伍白这个小哥儿每天跟在萧子墨身后进进出出, 且萧子墨又没有吩咐对方做任何事情, 这显然不是一个对待下人的态度, 不过想到萧子墨如今还未成亲,他们心中又觉得自己发现了某种真相。

其实他们也算猜对了一部分,萧子墨确实心疼伍白一个小哥儿, 所以舍不得吩咐对方做事。

伍白每天跟在萧子墨身边,打着护卫的身份,光明正大的看着对方办事,越看越觉得对方认真办事的样子真的很吸引人,且伍白还觉得萧子墨这是前世爱伸张正义的性格延续到了这一世,所以对方这一世成了县令。

一想到这一点,伍白就觉得他甚是可爱。

当然,伍白也没忘记把林兴生的事情说出来。

萧子墨一听说林兴生醉酒杀妻被关在大牢里还未判刑,顿时就顾不得手上的杂务,吩咐衙役把林兴生带到大堂审问。

林兴生本以为带自己出来是为了审问他偷东西这件事的,结果没想到却是为了他打死亡妻之事。

这偷东西与杀人罪名可不一样,林兴生当然不肯招供,可是萧子墨吩咐衙役打了他几板子,他就老老实实全都交代了,他想着大不了就比偷窃罪多坐几年牢,要是他咬牙不肯招供,说不定屁股都得被打烂了。

不过林兴生显然对法律不太了解,等他画了押,才知道自己被判的是死刑。

他当即想要翻供,萧子墨却懒得听他狡辩,吩咐下人把他关进大牢里,择日处斩。

萧子墨开堂第一审就把人判了死刑,这瞬间就让县衙内的人明白萧子墨不好惹,一时间,他们最近冒出来的小心思都暂时缩了回去。

等审完了林兴生的事情,萧子墨也想起了同样被关在大牢里的那二十六个山匪,不过那些人拿着武器想要攻击他的事情根本不用审,他自己就是铁证人,且他还是官员,哪怕只是个七品芝麻官,这也不是那些人敢对他下手的理由。

萧子墨根本没有把他们提出来审问,直接就判了他们三十年的刑期。

判完了他们,伍白又把那些山匪在山上的窝点告知与萧子墨,并且说自己可以带路。

于是,萧子墨带着一班衙役风风火火地出了县衙。

临出门前,有人拦住最后面的衙役,出门做甚么。

可那衙役也不知道要出府做甚么,他也只是听从班头安排,一起跟着县令大人出门罢了,最后只能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那人没有从衙役这里打听到消息,无奈之下只能回到办公的地方,找其他几位手里有点权力的人讨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他们的疑惑,县丞翻了一个白眼,道:“这萧子墨都来了半个月,你们难道真的没有看出对方是个什么人吗?”

“看到是看出了,但这不是担心自己看错了么,所以找你们一起商讨商讨,看看你们是个什么想法。”李主簿搓了搓手心,一脸筹措道。

“你们说,这萧子墨也太厉害了吧,这才来多久,竟然就把衙役都给收买住了,我刚才想与衙役打听他们出去做什么,却什么都没有打听,那牙口紧的很。”有人说道。

县丞看了他一眼,道:“好了,你快去做你的事吧,只要你不犯错,那萧子墨拿你也没办法,你管他带着衙役出去做甚么呢!”

见没能从县丞这里问出点什么,那几个人纷纷散去。

另一边,伍白与萧子墨带着衙役们出了县城,赶着马车来到他们之前被山匪围住的地方,留下一人在山底下看着马车,然后一群人就上了山。

山路不好走,这些衙役心里不满,但是却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埋怨萧子墨跑来这个鬼地方。

看出他们的不满,萧子墨明白赏罚兼施的道理,当即承诺道:“等事情办完,我请你们去酒楼好好吃一顿。”

一听可以去酒楼大吃,这些人顿时没有不满,满心期待着早点办完事情回去。

这人有了动力,速度就快了起来,很快他们就来到瀑布附近,萧子墨让他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自己则跟着伍白穿过瀑布,进到山洞里面,一直走到里面出口处,两个人在洞口附近仔细观察一番,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这才原路返回,来到瀑布这头,对着那些衙役们招手,示意他们跟进来。

衙役们一开始有些不明就以,但是见到萧子墨都可以穿过那道瀑布,是以他们也一个接一个的穿过瀑布,接着在萧子墨的指引下,陆续进到山洞里面。

一行人顺利通过山洞,这些衙役没想到山洞里面别有洞天,顿时都激动不已,讨论起来。

担心他们引起旁人注意,萧子墨示意他们都小点声,并且把他们这次来此是为了抓之前那些山匪同伙之事给说了。

之前萧子墨不告诉他们,是担心消息走漏,如今都已经进到这里面,他不用担心那个问题,这才把自己来此的目的说出来。

原来这里是那些山匪的老巢!!

衙役们都惊呆了,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隐秘了,一般人根本找不到这里。

剩下的山匪们根本没有想到有人能够找到他们的老巢,是以就算知道之前有人被抓进大牢,他们也没有想着换个地方继续躲藏,对于他们来说,再没有地方比这里更隐蔽的了。

谁曾想还是被衙门的人给找到了。

伍白特意挑了那些巡逻去换班的时候来到这里,再加上这些人不够警惕,很快就被衙役们抓起来。

这里的山匪总共有五十多个,可惜之前被抓了二十多个,还剩下二十多个,萧子墨带的这一般衙役也有二十个,两边对起来本来应该是势均力敌,奈何对方根本没有防备,所以面对衙役就有些措手不及,他们大部分来不及去拿武器就被衙役给抓住了。

衙役手里拿着刀呢,他们要是敢反抗,肯定会挨刀子的,他们又不傻,自然就束手就擒。

至于少部分拿着武器的,都被伍白悄摸拿石子弹向他们手腕,丢了武器,他们也很快被擒住。

伍白仔细点了点这里的人,发现少了一个。

他之前在山上时经常来这个寨子,是以寨子里有些什么人,他都记得一清二楚,除去已经被关进大牢里的人,他发现这里面还少了一个人。

萧子墨一听伍白说少了一个人,立马吩咐几个衙役在这个寨子里找起来。

不过很可惜,他们怎么找都没有找到对方,就连单独问了那些山匪,他们也说那人刚才还在呢。

找不到人,天色也不早,他们出来一趟费了不少时间,也要急着赶回去,总不能为了寻找这一个人留在这里,更何况这里乔木高大,杂草丛深,想要漫无目的的找个人谈何容易,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放弃寻找对方。

萧子墨中午的时候带着一班衙役急冲冲出了门,这会儿回去的时候也是急吼吼的,他们还赶着进城,万一城门关了他们可就得留在城外过夜了。

好在上天是眷顾他们的,他们刚架着马车进城没多久,城门就被关闭上。

此时大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影子,他们带着这些山匪飞快到了县衙门口,萧子墨刚下马车就吩咐他们把这些山匪关进大牢。

等事情办好,萧子墨与萧父他们说了一声自己要在外面吃饭,让他们别等自己之后,就带着那一班衙役去了酒楼。

酒楼门口,伍白方才已经提前过来订好了包间。

他定的是两间包间,一间大一间小,大的那间用来招待那些衙役们,小的那间则是给他和萧子墨用的。

等饭菜上来,萧子墨先到大包间说了几句辛苦他们的话,敬了他们一杯酒,然后就让他们随意,自己则回到了有伍白在的这间屋子。

衙役们见到萧子墨离开,霎时变得更加随意,一行人一边吃饭喝酒,一边划拳吹牛,气氛一下子就起来了。

而伍白与萧子墨这边则没有那般热闹,要安静许多,两个人都只是以正常的音量闲谈着,伍白说他还记得逃走的那个山匪模样,等他回去以后画下来交给萧子墨,这样就可以尽快把对方捉拿归案。

萧子墨有些惊讶:“你还会画画?”

“会一点点。”伍白谦虚道。

接着萧子墨就画画方面与伍白聊了起来,他才发现对方了解的不是一点点,这分明很懂嘛,萧子墨他在书院的时候除了四书五经,也学过君子六艺,这画画就是其中一样,但他课业蛮重,所以对于画画一途也只是理论知识精通一些,要是真的下手画画,估计只能达到先生说的勉强及格水平。

酒楼这边两个人聊得很是尽欢。

在这座县城里的某座宅子里,谭天宇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面前的人,震惊道:“你说什么!寨子里的兄弟们被官兵抓了?”

如果伍白在这里,就可以认出谭天宇对面那人正是他们想抓却让对方逃掉的人。

那人战战兢兢地跪在谭天宇脚下,带着哭腔道:“是啊,他们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就冲进寨子,兄弟们没有防备,全都被抓起来了。”

谭天宇气的踹了他心窝一脚,把对方踹倒在地,气道:“全都抓走了,那你怎么没被抓走!”

“当时我正找了个隐秘角落方便,他们没有看到我,我趁他们去抓其他兄弟们这才慌忙逃了出来,我一下山立马就来找你了,寨主~”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来惹ヽ( ̄▽ ̄)ノミ|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