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炮灰小夫郎[快穿] >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谭天宇还待问什么, 伍白已经先人一步开口,对着萧子墨说道:“大人,我先把地上的这些山匪绑起来, 再交给您处置他们。”

“好。”萧子墨答应下来。

不一会儿功夫, 伍白就利落的把这些人给全部绑起来, 且还用这些的袜筒把他们的嘴巴给堵上。

“大人, 我仔细数了一下, 他们总共有二十六人,接下来该怎么办?”伍白看着萧子墨问道。

萧子墨看了眼自己那两辆马车, 思衬一瞬,看向谭天宇, 客气道:“不知这位公子贵姓?”

谭天宇赶紧回道:“在下免贵姓谭, 名天宇, 大人唤我天宇便好。”

“那好, 谭公子, 本官可以劳烦你帮忙一起把这些山匪送到县衙吗?”萧子墨询问道。

谭天宇脸色变了变, 恢复平静道:“能为大人办事,谭某义不容辞。”

安排好这些山匪,萧子墨这才走到后面那一辆马车那里, 掀开帘子, 只见里面三个人团团抱住,瑟瑟发抖。

正是萧父萧母与车夫三人, 这车夫是萧子墨花银子请的, 并不是他家下人, 遇到事情躲起来并不奇怪,萧子墨也没有感到意外。

感受到有人把帘子掀开,萧父颤巍巍地看向外面, 发现是萧子墨,顿时才松了一口气,问道:“儿子,外面怎么样了?”

看他们这样,萧子墨安慰道:“外面的山匪已经解决了,你们不用担心,我们继续赶路。”

听见萧子墨说可以继续赶路,那车夫这才缓缓松开自己抱团的手,慢慢来到车门口,探出脑袋往外看,果然发现那些山匪被绑起来,这才彻底放心,坐到车辕上,等着赶路。

萧父萧母这次被吓得不轻,这会儿身子还僵着,也就没有走出来瞧一瞧,还是坐在原位,不过心底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

萧子墨见他们这样,也没有说什么,默默把车帘子放下来,走到前面那辆车的位置,吩咐那个同样躲进车底下的车夫快出来赶路。

这车夫是看到伍白把那些山匪打倒在地的,当时他并没有躲进车底,后来是听见谭天宇他们的马蹄声,觉得这声音听起来声势壮大,肯定人多势众,担心是那群山匪的同伴,怀疑伍白一个人应付不了,这才往车底下躲的。

此刻已经安全,就算没有萧子墨吩咐,他也是打算出来的。

伍白跟着萧子墨坐上了他的那辆马车,一行人准备就绪,萧子墨吩咐一声,马车缓缓跑动起来。

至于那群山匪,则是被谭天宇他们,每人带着一个往马背上一扔,轻而易举就解决了萧子墨人手不足的问题。

一行人骑马的骑马,坐马车的坐马车,速度都不慢,很快就到了普昌县。

县衙门口,萧子墨拿出文书证自己县令的身份,县丞辨认了一下这文书的真假,发现是真的,当即要把萧子墨迎进去。

萧子墨摆手道:“不忙,你找几个人把这些山匪先关进大牢里。”

县丞一听,不敢耽搁,飞快招呼几个衙役过来,亲自带着他们一起把这些个山匪关进大牢。

等县丞把人带走,萧子墨转身对着谭天宇道:“这次真是多谢谭公子了,改日我做东,请你喝酒。”

“谭某不敢居功,不过能得大人邀请喝酒,是谭某的荣幸,谭某乐意之至,静候佳音。”谭天宇脸带笑容回道。

说完,他就带着一群手下骑上马,转身离去。

只不过,刚调转马头,谭天宇脸上的笑容就绷不住了,一下子垮下来。

等回到家中,谭天宇更是发了好一通脾气,摔坏不少好物件,心中怒火还是无法平息,遂一个人独自骑着马出了门,前往徐山村而去。

这边,萧子墨两个人把萧父萧母从马车上扶下来,他们见到了县衙门口,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萧母看着儿子身边多了一个陌生小哥儿,便问道:“儿子,这是谁?”

萧子墨回道:“娘,这就是刚才把山匪打倒,救我们一命的人,他叫……”

“我叫伍白,大娘,您叫我白哥儿就行。”伍白赶紧接过话茬,自我介绍道。

听儿子说就是这么一位看起来瘦弱纤纤的小哥儿把他们给救下,萧父萧母有些不敢相信。

还是跟着萧子墨同一辆马车的那个车夫作证,说伍白鞭法特别好,一鞭甩下去能打倒好几个山匪,说着,那个车夫还指了指伍白腰间缠绕着的藤鞭。

老两口这才敢相信伍白这个小哥儿真的救了他们的命,嘴里连连说着感谢的话。

“不用谢,不用谢。”伍白被谢得不好意思,摆摆手道。

看出伍白的窘迫,萧子墨赶紧转移话题:“好了,爹,娘,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进去,把东西收拾好,尽快安顿下来。”

“是是是,我们知道了。”两人回道。

于是他们一行人,包括那两个车夫都开始从马车后面拿东西搬行李。

伍白也不好干看着,也上前帮他们一起搬东西。

正好那群衙役押人回来了,看见他们在搬东西,也赶紧过来帮着搬,人多力量大,一趟功夫,他们就把所有东西都搬进府衙后院,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东西本来就少的缘故。

萧子墨这一世是个农家子,努力读书科举,终于考上进士,还没来得及参加殿试,就因为拒绝了朝中一位大臣的榜下捉婿,而遭到对方报复,被吏部直接分派到普昌县做县令。

好在萧子墨之所以努力考科举也只是希望家中父母过上好日子,如今虽然当了县令,也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不用在地里刨食,所以萧子墨并不后悔,安心带着父母来了这普昌县。

他们家本就不丰裕,东西自然也少,这会儿搬完了东西,萧子墨就吩咐那些衙役先下去。

至于那两个车夫,给萧子墨赶车的那个是他考上举人之后有了钱给买的书童,对方会赶马车,平时出门也可以当车夫用,而给萧父他们赶马车的那位则是他们在京城花了银子租请的,对方今日在府里歇息一晚,明日就会自行离去。

等给父母安排好房间之后,萧子墨对伍白问道:“白哥儿,你可不可以当我一段时间的护卫?”担心伍白不同意,萧子墨又开口道:“我会给你发工钱的。”

他这会儿知道伍白其实已经无家可归,被人赶出村子,对方一个小哥儿独身一人在外漂泊,他实在不放心,只好想法子让伍白留下来。

伍白自然没有不可的,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第二天,萧父萧母没有看到伍白,还以为他已经走了,就对着萧子墨问道:“那个白哥儿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他在自己房间里收拾东西呢,暂时没空过来,你们要见他?”萧子墨顺着话回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还留在县衙内?”萧母有些惊讶道。

萧子墨点点头,道:“这个白哥儿武功不错,我已经雇用他做我的护卫,他当然要留下来。”

“哦,是这样啊。”萧母点头表示了解。

他们夫妻二人刚才还在商量怎么还伍白的救命之恩,如今可好了,伍白留在县衙,那他们就可以好好报答对方。

“那他吃饭没有啊?没有的话你去叫他来与我们一起吃。”萧母说道。

“他起得早,已经吃过了,这会儿应该不饿,娘,你们先吃吧,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叫平桂给你们上街买,或者你们想要上街逛逛也可以叫平桂与你们一起,让他给你们拎东西。”萧子墨回复道。

“让平桂跟着我们?那你呢,你一个人哪里忙的过来。”萧父摇头,不肯答应。

“放心吧,伍白跟着我呢,我有事可以叫他帮我。”萧子墨一边整理自己的文件,一边抬头回道,末了想起什么,又正色道:“爹,娘,昨天伍白帮着我们打倒山匪这事你们不要往外说,记得等会儿也告诫平桂一声。”

“为啥不让说啊?”这么厉害,不让人往外说,萧父萧母觉得有些奇怪。

“白哥儿他毕竟是一个小哥儿,要是让旁人知晓他其实特别能打架,那他以后还怎么相看人家,人家前脚刚救了我们,结果 我们后脚就把人家会打架的事情说出去,那咱们成什么人了,是吧?”萧子墨一通分析解释道。

其实他的直觉告诉他,伍白并不是因为这个理由所以才隐瞒会武功这件事的,不过既然伍白要隐瞒,那他自然要帮他彻底隐瞒好。

果然,萧父萧母一听儿子这么分析,也觉得他说的挺对,人家刚帮了他们,他们还商量报答人家呢,可不能害了人家,于是两人一致点头答应保密,且还说会告诫平桂也保密。

等他们答应了,萧子墨戴上自己的官帽,来到前衙。

等他到时,伍白已经在前厅等着他,除了伍白之外,县丞其实也在这里等着,但是萧子墨愣是像没看见县丞,先是与伍白打了一声招呼,这才发现县丞也在场。

这落在县丞眼里,就是萧子墨新官上任三把火,想要拿他立威罢了。

可惜萧子墨是真的没有看见他,后来才发现的他。

县丞面色不好地拿出这段时间他处理的公务文件交给萧子墨,然后就侯立在一旁不说话。

见他表情不好,萧子墨眉毛一挑,明白对方是为什么生气,但是他却没有解释,由得县丞误会,毕竟他初来乍到,要是表现的很好说话,说不定县丞他们这些地头蛇会以为自己好欺负。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