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炮灰小夫郎[快穿] > 第60章 第六十章

第60章 第六十章


伍良才一家到将军府想要让老将军给他们主持公道, 好好教训一下祝怡芳这个儿媳的想法最后自然是落空了,老将军别说教训一下祝怡芳,就是重话也没有与祝怡芳说一句, 就让对方离开了。

伍老将军看着下座愤愤不平的弟弟一家人, 有些头疼, 不知道该怎么与他们解释, 祝怡芳没带伍尧去公主府这件事在他们看来是正确的做法, 伍尧的身份哪里能跟伍白相比,那公主府又岂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便去的。

不过他也知道弟弟一家人不明白这其中道理, 倒是没有怪罪于他们胡搅蛮缠,只是心中难免觉得烦躁, 弟弟一家人总是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将军府, 万一他将来没了, 恐怕自己儿子对于弟弟一家人那仅有的一点点亲情也会被他们给磨灭掉。

思及此处, 老将军又按耐住脾性, 给弟弟一家人好好说道了一番这其中利害关系, 才让他们离开。

只是他的一番心思都白费了,伍良才一家人刚出将军府就开始埋怨起来。

“大伯怎么这样啊,祝怡芳不肯带尧哥儿去公主府就是她不对, 怎么说到后面就成了我们的错。”

“就是就是, 大伯还对我们进行说教,他说教的人难道不应该是祝怡芳吗?”

“是啊, 我觉得自从我们搬出将军府以后, 大伯都不再与我们亲近, 一心向着他的那个儿子。”

“爷爷,我们是不是以后与白哥儿的差距会越拉越大,他可以经常出入公主府, 而我们哪里也不能去?”伍尧仰着头看向伍良才,一脸无辜道。

伍良才闻言,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他又没有办法,如今他大哥不肯帮他们说话,那伍正豪一家子就更得意了,怕是再这样下去,他们连将军府都进不去。

“”

一语成戳。

两个月后,老将军的身体一下子彻底垮下去,坚持了几天就去了。

不过吊唁那几天,伍良才一家人倒是被准许进到将军府。

等到老将军下葬那天,他们都哭的很伤心,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就是他们真的很哀痛,实际上他们只是在为自己彻底没了靠山而伤心。

果然,老将军下葬之后,他们想要再次进将军府,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如今的将军府是祝怡芳管家。

老将军夫人早几年就去世了,这些年里将军府的大小事情其实都是祝怡芳在打理,老将军虽然性格强势,但是那也是在一些大事上或者跟伍良才一家有关的事情上才会过问一下,至于家里面的中馈他是不管的。

家里面的事情都由祝怡芳说了算,而朝堂之上伍正豪之前就递了折子丁忧,如今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做,他便留在家中,陪着几个孩子一起练练武,打打拳,日子也算过得悠闲快意。

不过他们家的练武场上三五不时的就会多上一抹身影。

“二皇子,您来了。”伍正豪刚到练武场,就见到了萧子墨,赶紧上前行礼。

“我是微服出来的,伍将军不必多礼。”萧子墨抬手道。

听见萧子墨这般回答,伍正豪眼角一抽,心里徘腹道:你虽然是穿了便服,但是我又不是认不得你,这跟穿皇子服有何区别?

萧子墨自从知道伍白大哥是太子的伴读以后,就找了皇上,指了伍白三哥给他当伴读,因为伍三哥与他同岁。

皇帝一看萧子墨也七岁多,找个伴读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答应了。

也是因此,萧子墨找到了机会,经常借着伍嘉誉伴读的身份来到将军府。

这样一来,伍家就有了两个皇子伴读,将来太子登基,伍嘉容定是新帝心腹,伍正豪又是二品将军兼忠勇爵,将军府的威望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恰逢老将军过世,要是按照以往情况,皇帝肯定给予安慰,进行夺情,不让伍正豪丁忧三年,只用三月代替,但是考虑到太子的情况,担心太子将来制不住这些祖上有功的老臣之后,皇帝便没有进行夺情。

伍正豪也明白皇帝的心思,知道对方在为太子做打算,这同样也是为自己的大儿子伍嘉容铺路,便没了任何怨言,哪怕三年后自己很有可能一直闲赋在家。

萧子墨来将军府的次数多了,伍正豪夫妻两个也跟他熟悉起来,但是他们总归是大人,与萧子墨一个孩子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便让膝下几个孩子带着萧子墨。

不过伍白他们每天都要跟着宁师傅学武,萧子墨有次看见了也很感兴趣,便也请了武师傅跟着练,因此他每次来到将军府,都会找伍白的几个哥哥互相切磋。

一开始,萧子墨还不会选择伍白比武,直到有次发现伍白竟然把伍嘉誉给打败,他这才发现自己小看了伍白这个小哥儿,渐渐地,他也会与伍白进行切磋。

一开始萧子墨仗着力气比伍白稍大一点,倒是能够制住伍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伍白为了进步,主动找了宁师傅加大训练量,慢慢的,伍白就开始与萧子墨打成了平手。

直到有一次,萧子墨不小心被伍白打趴下,他才彻底正视起学武这件事,回到皇宫后练武也变得认真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随意,他担心自己如果不认真,那以后就会被伍白给追着打了。

想到自己以后要被伍白追着打一辈子,萧子墨就忍不住把脑海里的画面尽皆摇去,那画面太美,他不敢想。

至于为什么会被伍白打趴下一辈子这件事,他暂时也想不到那么多,就、直觉会这样。

时光如梭,转眼伍白就要满十五岁,在这期间,萧子墨的嫡姐,也就是长公主萧子莹也早就在她十六岁那年成亲,驸马是安平侯的长子,与空间里那本书上描述的第一人驸马人选别无二致。

至于皇帝也换了人选,三年前,先帝逝去,太子登基当了皇帝,伍大哥伍嘉容被新皇派去了吏部,成了侍郎。

同时,新帝登基以后也把伍正豪给起复了,让他重新回到朝中,让他掌管京郊大营的新兵训练等事务。

眼看伍白快要及笄,祝怡芳提前一个月就忙碌起来,每天进出不停,想要为伍白准备一个满意的及笄礼。

这个时代,女子和小哥儿一旦过了及笄礼,就说明可以相看人家。

要是伍白的及笄礼办得隆重一些,等将来嫁到夫家以后,也会得脸,所以祝怡芳最近才会那般忙碌,宴会上需要用到的每一样东西,她都会亲自过眼,确认满意了才会让下人们摆放好。

也是因为这件事,伍白最近都被拘着,待在自己的院子里跟着祝怡芳特意为他请来的嬷嬷学习礼仪。

伍白本身是会一些礼仪的,行事上绝不会出什么大差错,不过他到底没有跟着旁人正经学习这些礼仪,想着多学学也不是什么坏事,伍白就老老实实跟着那几个嬷嬷学习。

宁仲则也知道伍白最近没有时间练武,早就交代过他,等他及笄礼过了再重新练武。

这些年,因为伍白的原因,宁仲则很喜欢这个小哥儿,几乎把对方当做自家小哥儿一样对待,他也见证了伍白从一个小团子长大,看着对方在学武上一点点成长进步。

伍家都感受到对方的用心,伍白也很尊敬这个武师傅,逢年过节都会与几位兄长去宁家拜年,他们也因此与宁仲则家的两个皮猴子熟悉起来。

这不,伍白笄礼礼这天,宁家一家人都来了,那两个皮猴子如今也变得成熟稳重,他们都为伍白准备了及笄礼物,伍白高高兴兴收下并道谢。

至于伍家三兄弟,那更不用说,早早就把伍白的礼物给准备好,只趁着这个机会拿出来显摆,他们兄弟三人之前就私底下比较过,都觉得自己送的这个礼物才是最好的,但是谁也没能说服谁,如今正好,干脆让伍白分辨一下。

一旁的祝怡芳见到他们三个这么大人了还这般幼稚,心下觉得好笑。

旁边来观礼的人见到他们兄弟几人这般和谐的模样,纷纷都看向祝怡芳,心中羡慕不已。

伍白推脱不掉,只好打开三个哥哥的礼物盒子。

伍大哥送的是一把匕首,把手上面镶嵌着许多细小的蓝色碎钻,伍嘉容一脸得意,他早就寻人打听过了,这样卟粼卟粼的东西最受小哥儿欢迎了,白哥儿肯定会很喜欢。

果然伍白见到这个礼物眼睛一亮,显然很满意,说了好几遍喜欢。

伍二哥的盒子一打开,里面是一只簪子,这簪子通体透明不含一丝杂质,造型新颖,伍白看着也觉得很新奇,感叹了好一会儿,脸上喜欢之情溢于言表,伍嘉祯在一旁乐的不行。

接着他又打开了伍三哥伍嘉誉的盒子,盒子里面放置的是一只镯子,都是首饰,这倒是与伍二哥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了,唯一的区别在于这镯子并不是透明的,而是彩色的,仔细观察,却发现里面的彩色并不是毫无规律,而是形成一只彩凤的形状,凤凰一向是含有祝福之意,寓意很是美好。

旁边的祝怡芳也看到这只镯子,不禁心下惊讶一瞬,没想到这几个臭小子还真弄到了几样好东西,她想到了自己给伍白准备的那对镯子,跟面前这只相比,倒是有些拿不出手。

脑海里千回百转,但是手下动作却利落,她直接从盒子里拿起那只镯子,给伍白戴在了手上。

见到白哥儿戴上了自己送的镯子,伍三哥更是高兴的不行,对着两位兄长,满脸得意。

伍二哥首先不服,当即想要把自己送的簪子给伍白簪上,但是却被母亲给阻止了,因为伍白的头发已经疏好,不能让他粗手粗脚给弄乱了。

见此,伍大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家二弟自从习武以后,整个人行事作风比以前要粗糙不少,之前还跟着父亲去了新兵营参加新兵训练,回来后风格更是不拘小节,也难怪母亲会嫌弃,哈哈!

伍白的及笄礼,萧子墨自然也不会错过。

这不,下人的通报声响起:“逍遥王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