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炮灰小夫郎[快穿] > 第12章 第十二章

第12章 第十二章


众人修整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以后,大家就都出门了,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来府城,当然要好好的逛一下,顺便再打听一下菜市场的位置,这样方便大家买菜回来做饭,要是每一顿都从客栈买,那他们等到这次科举结束以后,估计身上带的银子就都所剩无几。

就连以前来过府城的夫子几人都出门了,毕竟他们在府城是有朋友的,难得来一次府城,怎么也得上门拜访一二。

就这样,伍白跟着伍父两人也出门了。

刚好今日赶上了赶集,上街的人竟是比昨日看起来还多。

三人一边逛着府城,一边思考着既然来到了府城,总该给家里的人买些东西带回去,其实也不拘一定要给他们买些贵重物品,只要心意到了,相信伍夫郎他们应该也是会很高兴的。

这一路上,伍父与伍康安两个人对于府城的繁华与热闹,看的那是目不暇接。

倒是伍白,他曾经待过更为繁华的京城,因此见到府城的繁华与热闹,倒是没有被迷住眼睛,相反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在想着自己该使用什么样的法子,合理的把银子赚到手中,并且不会引起伍家父子怀疑。

就在他目光专注着观看周围的人,想要从那些人身上寻些突破口的时候,从他们的身后赶来了一辆马车,马车的速度不快,但是因为伍白的心神不在这上面,所以并没有发现身后赶来的那辆马车正缓缓从他身后靠近。

伍父两人倒是看到了,但是他们的反应也慢了一拍,再加上周围的人比较多,一时之间导致他们并不能及时拉开伍白。

就这样,伍白成功的被马车给撞上了。

因为马车速度并不快,伍白只是手按在地上,造成了一点擦伤,没有什么大碍,他很快就自己站了起来。

赶车的车夫见自己把人给撞了,并且对方还是一个柔弱的小哥儿,他的心里不禁冒起了冷汗。

正在这时,坐在马车里的人,发现马车忽然停下来了,还以为到了目的地,便掀开帘子,谁知一眼就与马车前的一个小哥儿对上了。

掀开帘子的是一名年轻男子,他掀开帘子以后,看到自己并没有到达目的地,而且发现马车前面的那个小哥儿手上的伤痕,立刻猜测到对方可能是被马车撞伤了,便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

车夫见自家主人皱眉了,赶紧认错道:“公子,小人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人太多,一不小心就把这位小哥儿给撞上了,小人”

年轻男子不耐烦听对方多言,立刻打断了对方的话,并且下了马车,对着还在发怔的伍白开口道:“在下萧子墨,刚才是在下的车夫莽撞了,不小心撞到了这位小哥儿,还望小哥儿原谅。”

伍白见到对方那张脸,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会见到一张与他夫君一模一样的脸。

正在他心想这是一个巧合,毕竟人有相识,物有相同的时候,就听到对方开口介绍说他叫萧子墨。

这下子,伍白再想骗自己说这是一个巧合,那就说不过去了。

想到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夫君萧子墨,伍白仿佛被巨大的喜悦包裹着,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和夫君居然还有再次见面的时候。

“白哥儿,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伍家父子俩这时已经穿过人群来到伍白的身边。

听到伍父的问话,伍白瞬间清醒过来,他有太多的话想要问一下面前的这个萧子墨,但是见到对方看着自己的陌生的眼眸,瞬间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见面前的这个小哥儿一直不回答自己的话,就那样看着自己发呆,萧子墨还以为对方是因为刚才被马车撞上所以吓傻了,不知怎的,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但是很快他就收敛好自己的情绪,这时见到有两个人围着那名小哥儿问话,听对方问话,就知道他们是认识的,就是不知道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那个年长一些的倒是好猜,应该是那名小哥儿的长辈,就是那名年轻男子不知道对方与那小哥儿是什么关系。

发现自己越想越远,萧子墨摇了摇头,赶紧打消自己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再次开口道:“这位小哥儿好像手上受了伤,在下正好要到前面不远处的店铺查看,还请三位先上马车,等到了那里,我请一个大夫好好给这位小哥儿瞧一瞧,处理一下伤口,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伍父本想说不用,毕竟只是小伤,他可不敢劳烦面前这个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人,让别人如此劳师动众,他们父子三人到时候随便找个药铺买点药擦擦就行了。

但是伍白一想到对方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夫君,便立马点头答应道:“那就有劳这位公子了。”

“在下应该的,还望小哥儿不要怪罪在下才好,请1萧子墨伸出一只手准备扶着伍白上马车。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挨着伍白,他就被一个人给挤开了,伍康安作为读书人,自然是知礼的,这大庭广众之下,他当然不可能让一个陌生男子扶自家小弟上马车,免得败坏了名声,所以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伍白身旁,把准备扶伍白上车的萧子墨挤开了,然后自己扶着伍白上了马车。

萧子墨的手还悬在空中,他尴尬的收了回来,苦笑道:“是在下失礼了。”

伍父见到自家小哥儿一口答应下来,他也只能跟着上了马车。

过了一会儿,马车再次停下来,果然如萧子墨所说,他要去的那家铺子不远,转过一条街就到了。

几人来到一家玉器铺子,萧子墨立刻吩咐里面的店小二去医馆请一个大夫回来。

玉器铺子的掌柜一听到萧子墨要请大夫,顿时就急了,赶紧走过来,询问道:“少东家,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是这位小哥儿的手受伤了,所以想要请一个大夫瞧一瞧。”萧子墨解释道。

随着萧子墨的指引,掌柜把目光看向伍白,仔细打量起来。

原因无他,因为他家少东家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却还是没有成亲,家里的长辈都急的不行,这次少东家之所以会来到栗州府,就是因为不满家中长辈擅做主张,想要给他娶一个门当户对的,他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人。

为了打消家里长辈的想法,他这才借着查账之事离家出走,来了这栗州府。

他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到栗州府,这玉器铺子的掌柜就收到了来自京城的信件,里面是萧家的当家主夫写给掌柜的信件,心里交代掌柜多劝劝萧子墨,让对方早日回京成亲,他们在京城已经为对方相看好了一个满意的夫郎。

也正是因为那封信,掌柜对此刻出现在萧子墨身边的伍白这个小哥儿不免打量起来,他想要知道自家少东家是否对这个小哥儿有意,要是有意,那他就得立刻报告给京城才是。

免得将来出了岔子,主家责怪他。

掌柜的心中思绪万千,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他一直盯着伍白那直勾勾的目光已经引起了萧子墨等人的不快。

尤其是伍父,心中暗自后悔,他就不该带自家小哥儿来这家店,看这个掌柜的,和自己都是一般大的年龄,居然一直盯着自己儿子这么小的小哥儿看。

伍白也对掌柜的盯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快,他倒是能感受到对方盯着自己绝对没有那一方面的意思,但是谁也不想别人一直盯着自己不放不是?

见到伍白皱起了眉头。

萧子墨立刻提醒玉器铺的掌柜,他沉沉的咳嗽了一声,惊醒了掌柜的。

掌柜的这时也反应过来刚才的行为不妥,于是连连告罪。

“大夫,这边请1店小二带着一名大夫来了。

大夫走进来一看,发现众人看起来都很好,个个面色红润,不像有病的样子,怀疑病人可能在后院,便开口问道:“病人在哪里?”

伍白抬起自己的手,想说是自己,却发现手上的伤痕已经结痂,顿时他就不好意思开口说病人是自己了,还把手背在了背后,仿佛这样就可以装作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萧子墨正好站在他的旁边,自然看到了伍白的小动作,他眼底浮上一丝笑意,嘴角也不自觉的往上勾了勾。

而一旁的掌柜,见到这个自从来到栗州府之后从来都是冷着脸的少东家居然笑了,他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如同见了鬼一般。

察觉到掌柜看自己的眼神不对,萧子墨立马又恢复了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对着请来的大夫说道:“大夫,刚才我的马车不小心撞到了这位小哥儿,还请你帮他把把脉,看看有没有什么内伤,对了,他的手心被擦伤了,不知道大夫您有没有带上跌打药酒?”

大夫听到伍白被马车撞了,他看了看对方的脸色,觉得对方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样子,但是他是大夫,看病不能仅凭面相,还是要把把脉才好下定论。

于是他找了地方放下自己的药箱,从里面取出脉枕,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让伍白坐在前面来,这才开始给对方诊脉。

等大夫诊完脉后,萧子墨与伍康安同时开口问道:“大夫,这位小哥/白哥儿到底怎么样了?”

问话的两个人也没有想到对方会与自己同时开口,问完以后才发现这个巧合,顿时两个人就转头看着对方,双方眼里都冒出了火花。

确认过眼神,是个想要与自己争抢白哥儿/三弟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