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2000、顾晨的弱点【二合一章】

2000、顾晨的弱点【二合一章】




  办公室内,卢薇薇也是苦口婆心。

  祸从口出的道理,她不会不知道,尤其是顾晨的出类拔萃,有时候会受到一些人员的“特别关注”。

  所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也就是如此。

  虽然顾晨凭借自己的高超破案技巧和高颜值,拥有了许多拥护者,但同时也收获了一批红眼病患者。

  这个世界终究是有两极的。

  见卢薇薇一脸紧张,丁警官也是笑孜孜道:“我说卢薇薇,你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们这些人你还信不过吗?”

  “就是啊,你觉得我们会出卖顾晨吗?”何俊超也忍不住吐槽。

  卢薇薇摇摇脑袋,否认着说:“你们当然不会出卖顾师弟了,可是如果你们随意讨论这种还没结果的事情。”

  “然后这种话题,又刚好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听见,那便会有人开始造谣顾晨。”

  “就比如破案之后飘飘然啊,什么好大喜功啊,目中无人啊,反正你面对杠精,他们总能给你想出一万个理由来黑你。”

  “就算上头真有意思让顾师弟来做咱们芙蓉分局的副局长,那不是还没有任命吗?”

  “没有任命之前,咱就把这些猜测的消息放出去,人家会怎么想?说你内幕操作都是小的。”

  “好吧,这事是我惹出来的。”见原本或许是件好事,可是大家讨论之后,似乎就变了味道。

  王警官也是赶紧叫停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大家以后都不要再讨论。”

  “不过,咱们顾晨能不能当分局副局长?这只是时间问题,我相信,顾晨肯定可以。”

  “我也相信顾师兄可以。”袁莎莎也迫不及待道。

  在大家看来,顾晨的确有实力坐稳芙蓉分局副局长的职位。

  现在的芙蓉分局,就没有人不服顾晨的。

  绝对实力摆在这里,而且顾晨的履历也是相当丰富,年纪轻轻就已经打破了各种记录。

  现在秦刚又给顾晨连升两级警衔,就是放在全国,似乎都是极为罕见。

  当然,这种“迷之操作”,自然会引起大家讨论,再加上这段时间,芙蓉分局副局长老徐,就要调任其他单位。

  这种敏感时期,秦刚的迷之操作,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

  王警官重新将门打开,也是试探性的在门口观望两眼,这才转过身说道:

  “这次市局给我们许多人破格提升警衔,树大招风啊,不过很爽。”

  “反正我老王在芙蓉分局食堂里的谈资是有了,我感觉,这些天的热门话题,应该都是顾晨警衔连升两级。”

  “反正,大家要慢慢习惯别人对你的看法,过度优秀,有时候的确是种烦恼。”

  “噗。”听着老王在这自吹自擂,卢薇薇实在没忍住,也是不由吐槽道:

  “我说老王,顾师弟的过分优秀,那是很正常的,你是沾人家顾师弟的光,可不要搞错了定位。”

  “自己什么身价,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什么身价?”一听卢薇薇在这调侃自己,王警官早已习惯,也是无所谓道:

  “是啊,我什么身价不清楚,但肯定得值几百万。”

  “几……几百万?老王你?你想钱想疯了吧?你能值几百万身价?”

  何俊超闻言,一脸不可置信的继续说道:“我说老王,你确定这不是在抬高自己的身价吗?”

  “我怎么是抬高自己身价?”见何俊超还不相信,王警官顿时扯了扯上衣,走到众人中间比划道:

  “我来跟你们算一算,其实你们很多人都没有算过自己目前的身价是多少?所以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值钱。”

  “这严格算起来,我们的眼角膜就价值48万,肝脏价值83万。”

  “还有腰子,腰子价值180万,一寸皮肤价值70万,而骨髓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摊开双手,王警官又道:“所以要是这么说起来,谁还不是个身价百万的人了啊?”

  “诶?”

  见王警官竟然有如此歪理,卢薇薇在一阵懵圈过后,也是瞬间反应过来,不由分说道:

  “老王,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我说我身价几百万,有错吗?”王警官继续摊开双手,向众人询问。

  所有人面面相觑,瞬间摇摇脑袋。

  但卢薇薇却是吐槽着说:“你说的是有些道理,可就是这些东西,偏偏被组装在一起,一个月就只卖几千块了。”

  “噗!”

  “哈哈哈。”

  ……

  卢薇薇一说话,瞬间引得众人捧腹大笑。

  王警官也是白她一眼,没好气道:“我说卢薇薇,要说歪理,我看你才是一套一套的。”

  “我说的也没错呀?”见自己占得上风,卢薇薇顿时又来劲道:

  “那么换种思路,我把我自己存银行能吃利息吗?如果不能的话,那我就再换家银行再问问。”

  “所以你就是一个身价百万的废物。”王警官说。

  “别啊,老王你怎么还急眼了?我看你是焦虑吧?”卢薇薇表示不服。

  王警官闻言,当即哼笑两声,也是无所谓道:“我焦虑?我有什么好焦虑的?”

  “那可不一定啊,你想想看,顾师弟的警龄跟你相差多大啊?人家警衔都快赶上你了。”

  “而且顾晨现在是刑侦队队长,将来可能就是副局长,或者是局长。”

  “万一哪天上头把顾师弟调走,我看你抱谁的大腿?”

  卢薇薇一句话,瞬间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老王同志的焦虑所在。

  王警官一听,当即脸色一沉,也是叹息着说:“好吧,你说的这点,我承认。”

  “不过你卢薇薇也好不到哪去,顾晨走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何俊超也忍不住吐槽着说。

  丁警官则是打趣道:“老王,卢薇薇可跟你不一样,人家顾晨以后是副局长,局长什么的,那卢薇薇可能就是局长太太。”

  “人家怎么着都能跟顾晨在一起,你能吗?”

  “噗!哈哈哈。”

  也是听老丁在这添油加醋,办公室内,顿时又是一阵哄笑。

  王警官也是笑得前俯后仰,继续调侃着说:“没错没错,这点来说,我比不上你卢薇薇。”

  “老王,老丁,你们俩骨头痒了是吧?”

  卢薇薇闻言,顿时就要撸起袖子,给老王同志一些教训。

  可右手刚刚抬起,化掌为刀,就要劈向老王时,赵国志刚好从路边经过。

  卢薇薇见状,立马吓得将手收回。

  但这一小动作,还是被路过的赵国志看在眼里。

  王警官见卢薇薇忽然认怂,不由笑孜孜道:“卢薇薇,你现在是在攻击一名二级警督你知道吗?”

  见卢薇薇一副认怂表情,而周围的众人都赶紧坐好。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王警官,明显感觉背后有道阴冷的杀气。

  王警官顿时表情一怔,假装返回座位时,眼角余光瞬间看向身后。

  见赵国志此刻正双手负背,就站在大家身后时。

  王警官顿时狗腿子般的恭维的笑道:“哟!赵局?您来了?”

  “嗯,大老远就听见你们办公室闹哄哄的,什么事情这么激动啊?”

  赵国志最近也是心情大好,刚刚破获了一起大案子,自己的压力解除,手下的人员也都受到特别嘉奖。

  许多人的警衔都是破格提升。

  但最令赵国志高兴的是,秦刚有意让顾晨来做芙蓉分局副局长的位置。

  这对于赵国志来说,绝对是件天大的好事。

  徒弟被受到重用,赵国志脸上也有光。

  而且顾晨一直是赵国志,乃至秦刚重点培养的苗子。

  大家对于顾晨抱有太大希望,竟可能的给顾晨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让顾晨能够在岗位上发光发彩。

  尤其是让顾晨做他擅长的事情。

  秦刚的意思,是让顾晨尽快熟悉老徐的工作,把整个芙蓉分局的管理工作抓起来。

  适当时机,再宣布任命。

  而赵国志从来不担心顾晨的能力。

  要知道,论学习能力,顾晨排第二,就没有人敢排第一。

  之前顾晨虽然在办案能力上非常出众,可是在情商方面,尤其是在一些专业公关上的工作比较欠缺。

  就比如写报告,顾晨的报告就带有浓浓的技术味道。

  而王警官相比较顾晨,就有着非常娴熟的写作手法。

  最后赵国志让顾晨跟随王警官学习,顾晨也就基本掌握了报告的正确操作。

  而对于公众演讲来说,顾晨在赵国志的细心教导下,也基本学会了赵国志那套东西。

  可以说,在补齐短板方面,顾晨的学习能力很强。

  把副局长的工作交给顾晨来处理,赵国志有信心,在自己的细心调教下,顾晨能够很快成为一名优秀的副局长。

  而秦刚的意思,是顾晨即便做上了芙蓉分局副局长的位置,刑侦队依旧交给顾晨直接管理。

  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顾晨的长处。

  而顾晨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之后能够继续深入一线办案,这对于整个江南市警队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表率。

  “赵局,赵局?”见赵国志呆滞在那,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王警官也是提醒着说。

  赵国志身体一颤,也是从刚才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看着大家,赵国志干咳两声,不由分说道:“刚……刚才我说什么来着?”

  “赵局问我们为什么这么激动?”袁莎莎赶紧提醒着说。

  “对……对呀,你们为什么这么激动?”赵国志说。

  “还不是提升警衔的事情啦。”卢薇薇一脸欣喜,也是笑孜孜道:“谢谢赵局,体谅我们这些下属的辛苦。”

  “哦,这事啊?”听卢薇薇这么一说,赵国志这才反应过来,思路也回到正常。

  轻叹一声,赵国志也是鼓励着说:“大家连日来辛苦了,对于之前那起大案,大家处理的不错。”

  “所以,市局还有省厅那边,乃至部里,都对大家的工作表示满意。”

  “因此,给你们提升警衔的事情,秦局也是格外赞同。”

  瞥了眼顾晨,赵国志又道:“尤其是……顾晨。”

  “到!”听闻赵国志提到自己,顾晨也是赶紧站直身体。

  赵国志走到顾晨跟前,看着顾晨肩章上的三级警督衔,不由欣喜道:

  “不错,都三级警督了,你这警衔升级的速度,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就是放在全国,估计也找不出几个像你这样的警察。”

  “谢谢赵局,这都是赵局的栽培。”顾晨也是附和着说。

  对于这些场面话,顾晨现在也习以为常。

  就像别人夸你,你得礼貌回应。

  而之前的顾晨,一般只有两个字回复,要么谢谢,要么知道。

  每次都让赵国志非常难堪,顾晨也因此在芙蓉分局赢得了一个“省话一哥”的头衔。

  但如今再看顾晨,已经有一个领导该有的样子。

  与新老同志之间的相处,也是相当融洽。

  尤其是芙蓉分局上上下下,几乎都是顾晨的铁粉,这对于赵国志给顾晨安排接下来的工作,似乎会顺畅许多。

  见大家都看向自己,赵国志立马又转移话题道:“这次市局给你们破格提升警衔,许多人是有意见的。”

  “但是,我希望你们记住,破格提升警衔,是对你们工作能力的肯定,是对于你们为整个江南市做出贡献的肯定。”

  “切记,不要骄傲自满,要保持谦虚作风。”

  目光瞥了眼王警官,赵国志指着王警官道:“尤其是你,小王,平时最爱吹牛的就是你,可别破格提升警衔后,就跟你那些朋友满世界宣传。”

  “噗!”

  也是听赵国志这么一说,在场不少警员都忍不住憋笑出声。

  王警官也是一脸尴尬,这才不由反驳道:“赵局,我爱吹牛这不假,可也知道分寸。”

  “我知道,这次市局给咱刑侦队许多警员破格升级警衔,这势必会让其他兄弟单位心里不爽。”

  “我尽量听从您的安排,低调处理,对外不要过分炫耀,也不枉费您对咱们刑侦队的信任。”

  “有你这句话就行,希望你们说到做到。”赵国志也是深呼一口气,双手负背,来回走在众人中间,这才又道:

  “其实,破格提升你们的警衔,这是好事,好事宣传一下,理所应当。”

  “但是你们要记住一句话,这个世界永远有那么一小撮老鼠屎,他们永远是那锅粥的不稳定因素。”

  “尤其是顾晨,被秦局两升两级警衔,这势必会让整个江南市警队为之讨论。”

  “顾晨还很年轻,现在能达到这种成就,是他自己努力换来的,但是有些人不会这么想。”

  “所以秦局的意思,这次给你们提升警衔的事情,就不用在内部宣传了,你们也最好不要接受媒体的采访。”

  “赵局,咱们是不是过于小心谨慎了?”听着赵国志的一番说辞,何俊超感觉明明是件喜事,可怎么弄得跟做贼心虚似的?

  还不等赵国志开口,卢薇薇便插嘴说道:“何俊超,你傻呀,让媒体来报道咱们破格提升警衔,那人家怎么写,你能控制的了吗?”

  “我们破格提升一级警衔,这倒没什么,可顾师弟是破格提升两级。”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三级警督,这就是放在全国也是特例。”

  “可要是被那些无良媒体,各种胡编乱造,鬼知道会捅出什么幺蛾子。”

  顿了顿,卢薇薇也是语重心长道:“所以说,还是低调些好。”

  “毕竟,看着顾师弟如今已经是三级警督,许多人会很焦虑的,就比如老王,他也很焦虑啊。”

  “卢薇薇。”也是听卢薇薇话说一半,忽然就把话题引向自己,王警官也是没好气道:

  “你说话就说话,老提我干什么?我可不焦虑,我一点都不焦虑,焦虑的是你们这些年轻人。”

  “哈哈,焦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赵国志闻言王警官说辞,也是摆了摆右手,笑笑说道:

  “就现在来说,有很多年轻人都很焦虑,都很浮躁,但其实99%的焦虑和浮躁,都是来自于你们虚度时间和没有好好做事。”

  “所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行动起来,干起来,认真做事。”

  环顾一周,赵国志走到王警官身边,也是拍拍王警官肩膀,面向众人道:

  “去战胜焦虑吧,去战胜我们内心那些空荡荡的时刻。”

  “所谓的迷茫,只不过是我们清醒的在看着自己沉沦。”

  “仔细想想,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变得优秀,就如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减掉肥肉一样。”

  “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培养出一个好的习惯,你会发现,任何事情,它都是需要一个过程。”

  “而这个过程,也是我们成长的一部分。”

  “说的好啊,咱赵局说话就是有水平。”这边赵国志话音刚落,王警官便瞬间化身气氛小达人,当即鼓掌附和。

  现场很快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赵国志压压双手,也是淡笑着说:“所以我们不要着急去期待某个结果。”

  “因为你只要切切实实,认认真真的对待这个过程,那么我想你所期待的那个结果,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也不要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得不堪重负,把自己的未来描写的黯淡无光。”

  “搞得好像是你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刻,天一定会黑,但也一定会亮。”

  “放下纠结,认真做事,你有多认真,就有多特殊。”

  “不要一边无法自律,一边又假装努力,现状跟不上内心欲望,那你说你不焦虑谁焦虑?你不恐慌谁恐慌?”

  “是啊,赵局说的一点没错。”这边赵国志话音刚落,卢薇薇也忍不住赞扬起来。

  毕竟赵国志是金口良言,每次训话,他都能说出一些新东西。

  虽然听着感觉像鸡汤,但又确确实实感觉是那么回事。

  赵国志也是深呼一口气,淡笑着鼓励:“你们记住一句话,好起来的,从来都不是生活,是自己。”

  “工作多努力一些,有顾晨在你们身边,就是最好的榜样,多跟顾晨学习,不要怕吃苦。”

  “你现在不吃苦,难道还需要等到之后再吃苦?顾晨凭什么能做到刑侦队队长的职位?”

  “他为什么能够在警衔上破格升级,就是因为顾晨的能力过硬,你们哪怕学到顾晨身上百分之三十。”

  想了想,赵国志立马又改口道:“说百分之三十,那都是抬举你们,你们哪怕学到顾晨身上百分之十到二十的能力,那也是前途不可限量。”

  轻叹一声,赵国志也是双手负背,继续教育着说:“同志们,撸起袖子加油干,市局一直都很关心我们这个团队。”

  “所以,你们更需要肩负起自己身上的责任,争取再立新功。”

  “是。”面对赵国志的鞭策,所有人齐声附和。

  于是赵国志又瞥了眼顾晨,提醒着说:“顾晨,你跟我出来一下。”

  “是。”面对赵国志的要求,顾晨立马从人群中走出,直接跟着赵国志离开办公室。

  众人见状,也是立马放松起来,办公室内顿时懒散一片。

  ……

  ……

  另一边,赵国志将顾晨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并且将门关闭,主动走到饮水机旁,给顾晨泡上一杯茶。

  来到顾晨跟前,赵国志将茶水递出,说道:“尝尝看。”

  “谢谢赵局。”顾晨道了声谢,双手接过茶杯,轻轻抿上一小口。

  “嗯。”刹那间,顾晨顿感神清气爽,不由赞叹着说:“赵局,您这茶味道太绝了,跟我以前喝过的不太一样。”

  论起喝茶,顾晨在赵国志这里可没少喝。

  由于赵国志是个爱茶之人,因此光办公室内,就有好几种精品茶叶。

  而顾晨因为经常来这汇报工作,所以赵国志办公室里的茶叶,自己几乎是喝了个遍。

  可今天这杯茶,似乎味道不错,是自己没有尝过的味道。

  赵国志笑嘻嘻的坐回到自己作为,也是淡笑着说道:

  “这茶叶,还是秦局因为我们这个案子办理的不错,特地奖励给我的。”

  “你是我们芙蓉分局,第一个喝到的警察。”

  “那是我的荣幸。”顾晨笑笑说。

  赵国志坐下之后,也是双手食指交叉,问顾晨道:“徐局的情况,你知道吗?”

  “知道。”面对赵国志的问话,顾晨直接点头附和:“听说徐局要被调走。”

  “嗯,所以这些徐局留下来的工作,我才暂时让你接替一下,直到新任副局长的到来。”

  “那副局长什么时候过来?”顾晨也是好奇问道。

  毕竟,赵国志将徐局的一些工作交给自己,感觉并不是自己的专长工作。

  因此顾晨也盼望徐局离开之后,市局能够尽快派出新局长上任。

  赵国志咧嘴一笑,问道:“怎么?徐局的工作不好处理?”

  “那倒不是。”顾晨摇摇脑袋,也是继续说道:

  “徐局的工作,其实并不难,也很简单,只是我觉得这样容易分散我的精力。”

  “我所管理的刑侦队,主要负责辖区内的案件办理,而徐局的工作,多以管理为主,我觉得,这会不会……”

  “难道你就不想提升一下自己的管理水平吗?”赵国志闻言顾晨说辞,也是试探性的问他。

  顾晨干笑两声,也是摇摇脑袋:“那倒不是,管理工作,也是我欠缺的地方。”

  “从这点来说,我不如徐局,所以徐局的工作交给我,我只是害怕做不好。”

  “做不好没关系,我给你兜底,你只需要尽快适应这些工作就行。”

  赵国志话音落下,也是拿起自己的保温杯,轻轻抿上一小口,似乎也在回味秦刚送给自己的这罐茶叶。

  顾晨犹豫了几秒,这才又问赵国志道:“赵局,我有个问题。”

  “说吧。”赵国志将保温杯放在嘴边,轻轻吹气。

  而顾晨也是一脸认真道:“秦局给我连升两级警衔,直接让我从二级警司,升到了三级警督。”

  “这么个升法,我怕其他兄弟单位有意见……”

  “他们有什么意见?”赵国志挑着眉,也是笑孜孜道:

  “他们有意见,那就努力让他们自己,提升到你顾晨的水平。”

  “如果不能,那他们最好是闭嘴。”

  话音落下,赵国志又反问顾晨道:“你顾晨自己说说看,你觉得自己警衔低吗?”

  “这个……”感觉赵国志今天叫自己来到办公室,似乎是话里有话的样子。

  顾晨犹豫再三,还是实话实说道:“说实话,作为警队体系当中的一员,我工作时间短,警衔低很正常。”

  “可作为一名刑侦队队长,我的警衔在同级的师兄们面前,确实偏低。”

  “所以嘛,给你提升两级警衔,让你做三级警督,你觉得离谱吗?”

  “有……有点。”顾晨顿时放低了语调,弱弱的说。

  赵国志也是噗嗤一下笑出声道:“不光是你觉得离谱,就连我也觉得太离谱。”

  “一个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忽然成了刑侦队队长,就连警衔都成了三级警督。”

  “这要不知道你顾晨身份的人,在大街上碰见,估计都认为你是假冒的警察。”

  “毕竟你年纪轻轻,就是三级警督,肯定会闹出不少笑话。”

  “没错。”面对赵国志的忧虑,顾晨也是点头承认:“之前我们就抓过一个假冒的警察,就是从那人的年龄和警衔中看出问题。”

  “可是,如果这个问题有一天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还真没想好如何解决。”

  “哈哈,所以说离谱嘛。”赵国志端起保温杯,放入嘴中轻轻一抿,随后又道:

  “其实,你顾晨是够离谱的,全国像你这样的没几个,我跟秦局都有商量,原本是想给在警衔上提一级。”

  “可是后来考虑到你的职位,还有将来外出公干,需要出息一些活动,警衔偏低,难免会闹出笑话。”

  “赵局。”闻言赵国志说辞,顾晨也是谦虚着说道:“作为一名分局刑侦队队长,我觉得一级警司衔,也可以接受。”

  “可如果让你做分局的副局长呢?一个副局长佩戴一级警司衔,你觉得靠谱吗?”

  赵国志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起来。

  顾晨不傻,赵国志如此暗示自己,自己怎么会听不出他的意思?

  加上刚才在办公室内,王警官就已经在分析上头给自己连升两级警衔的用意。

  加上徐局即将调离,而芙蓉分局将会空出一个副局长的位置。

  而赵国志又恰好将徐局的工作,交给顾晨来处理。

  综合一下,顾晨忽然感觉,当时王警官的一句戏言,似乎有可能成真的样子。

  也是见顾晨忽然不再说话,表情也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赵国志咧嘴一笑,问顾晨:“怎么了顾晨?有问题?”

  “赵局,您的意思是……副局长的位置?”顾晨没有明说。

  赵国志哼笑一声,指着顾晨解释说:“这个空出的位置,我跟秦局商量过,是将来留给你做的。”

  “可是赵局,我还年轻,我……”

  顾晨还想说下去,可赵国志却忽然挥手打断,不由分说道:

  “顾晨,虽然你年轻,但是论工作能力,你完全有可能胜任。”

  “现在全国都在兴起一阵提拔有能力的青年警察的旋风,对于有能力的青年警察,上头是鼓励破格提拔的。”

  “以你顾晨现在的能力,胜任一个分局副局长的职位,那并不困难。”

  “我也知道,唯一让你感觉忌讳的,就是你过于年轻,会让人感觉不太稳重的样子。”

  “但是,我告诉你顾晨,你顾晨在我眼中,并不是那种不稳重的人,而是恰恰相反,你是一个非常非常稳重的人。”

  为了给顾晨足够的信心,赵国志甚至用了两个“非常”来形容。

  顾晨眉头紧蹙,感觉情况似乎不受控制。

  之前赵国志和秦刚,破格提拔自己为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就已经足够震惊。

  这对于许多同龄人来说,似乎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高度。

  可在自己这里,似乎很轻松的就能实现。

  原本顾晨以为,一个刑侦队队长的职位,已经足够自己发挥能力。

  可现在,秦刚和赵国志,竟然要把芙蓉分局副局长的位置留给自己。

  顾晨第一次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无法胜任。

  毕竟在自己爸妈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孩子。

  可现在就要接任分局副局长的职位,这似乎用赵国志的话来说,就是有些离谱。

  赵国志也是看出顾晨的心思,不由轻笑着说:“顾晨,你现在的最大问题,就是还没有准备好,担任高级干部的心理准备。”

  “你其实什么都不缺,就缺心理准备,不过我告诉你,凡事都是事在人为。”

  “一个分局副局长而已,你就如此担忧自己驾驭不了,那以后让你做分局局长,市局局长,乃至省厅厅长,部里的部长,那你岂不是得完犊子。”

  “我告诉你顾晨,这是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

  “多少人做梦都做不了的机会,现在就真真切切的摆在你面前。”

  “可你却跟我说,你还没准备好,你这就是在当逃兵,你知道吗?”

  “我知道。”虽然赵国志的话,似乎有些鞭策的意味在里面,但顾晨的软肋,似乎也被赵国志一语言中。

  那就是自己还没有做好一个成为分局副局长的心理。

  要知道,赵国志干了这么多年,才混到芙蓉分局局长的职位。

  而自己才干几年,就已经火箭般的,成为赵国志的副手。

  这种升迁,让顾晨有些不太适应。

  当然,这种不太适应,或许很快就会消失。

  赵国志见顾晨神情紧张,也是将保温杯放在桌上,不由笑孜孜道:

  “顾晨啊,还是那句话,事在人为,你如今是整个江南市最年轻的刑侦队队长,而后可能是最年轻的分局副局长。”

  “而且你的履历非常漂亮,甚至有各种出国执行任务的经历。”

  “这样的经历,可以让你在今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超越许多同龄人。”

  “你要知道,如果一个职位摆在面前,而跟你竞争的对手,都是一些比你年长,而且还能力不如你的人,你觉得上级会如何考虑?”

  “上级会选择我。”顾晨说。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上面更愿意考察和培养一批年轻骨干力量,作为领导团队的生力军。”

  “你顾晨也不必纠结,我们也没让你立刻任职。”

  “以你现在的心理状态,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所以我才会安排将老徐的工作,交给你顾晨代管,也是希望你明白我跟秦局的良苦用心。”

  “尽快适应起一个领导的职责,别让我跟秦局失望。”

  “是。”面对赵国志的鞭策,而且话都已经说道这份上。

  顾晨感觉,如果自己再推辞,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顾晨便欣然接受道:“我一定将徐局留下来的代管工作,认真做好。”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见顾晨的心理状态,在自己的一番调教下,已经渐入佳境。

  赵国志心里非常满意,也是不由分说道:“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要以一名分局副局长的心态来处理这些问题。”

  “等到你把工作做到令我满意时,我会让秦局把任命书给你送来。”

  “到时候,你就是我们芙蓉分局的副局长,明白吗?”

  “明白。”感觉现在是骑虎难下,被赵国志赶鸭子上架。

  想到自己也没有其他退路,还不如欣然接受,然后把工作做好。

  赵国志见顾晨的信心重新回来,也是不由笑孜孜道:

  “对了,这件事情,只有你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能向任何人提及,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你明白吗?”

  “明白,在任命书下来之前,我只字不提。”顾晨也是态度坚决道。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赵国志甩甩手指,感觉现在的谈话工作,基本上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于是赵国志挥一挥手,说道:“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记住今天的谈话,你不要跟任何人说。”

  “明白。”顾晨站起身,也是淡笑着,对着赵国志打上一记敬礼。

  之后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

  ……

  回到刑侦队门口,顾晨便听见大家还在相互调侃。

  于是便在门口深呼一口重气,好让自己的心情,尽快调整到最佳状态。

  一切准备就绪后,顾晨扯了扯上衣,这才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

  见大家都在相互调侃,顾晨路过卢薇薇身边时,也是随口一问:“卢师姐,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啊?”

  “也没什么,老王说永远不要相信女人的话,我正在跟他舌战三百回合呢。”

  “本来就是。”见卢薇薇还在步步紧逼,王警官顿时扭过身,也是侃侃而谈道:

  “就比如,永远不要相信女生发自拍到朋友圈的时候,所说的那些话,所配的那些文案,这没错吧?”

  “你说这个做什么?”卢薇薇表示不解。

  于是王警官又道:“就比如,她们发送朋友圈的时候,什么哎呀今天妆没画好,哎呀今天眉毛没画好,哎呀今天搭配的好像非主流啊,什么今天看上去胖胖的。”

  “诸如此类的话,都不要相信,能发出来的,那一定是她觉得自己非常好看的。”

  “不好看的,她们坚决不会发,连保存相册都不保存了,更别说发出来公之于众了。”

  “老王说的对。”见王警官在这侃侃而谈,何俊超也忍不住加入调侃:

  “现在有很多女生啊,她们真的已经被美颜滤镜和自拍神器这些东西,已经被洗脑了,你知道吗?”

  “她们已经无法认识自己的真实面貌,以至于给她们拍一张正常的照片,她们坚决不肯承认那是自己。”

  “何俊超,你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吧?”见何俊超针针见血,嘴炮连珠,卢薇薇也是忍不住说。

  而何俊超则是义正言辞道:“那可不?有次跟朋友聚会,有男有女的那种。”

  “我就随手发了个照片,就因为没有给照片里的几位女生P图美颜,结果她们要跟我友尽。”

  “噗!还有这事?”没有听何俊超说起过,因此卢薇薇觉得有点意思。

  而何俊超则是叫苦道:“所以啊,没办法,我随便发张照片到朋友圈,还得必须帮她们P图和美颜,这我哪擅长啊?”

  “我们男人拍照发朋友圈,都是原图,原图好吗?”

  一阵抱怨,似乎是把心中怨气发泄出来。

  何俊超努力平复下心情,这才又道:

  “当然了,如果一个女孩子,连自拍都不用美颜滤镜加磨皮,那她不是美到令人生嫉,就是丑的自暴自弃。”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