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长城余夜 > 第二十七章 历史错乱?

第二十七章 历史错乱?


  张颜狂妄的话语让狼城之人心头更加仇恨,可谓是添薪加柴,欲烧欲烈。

  “妖魔受死,休要乱我军心!”披麻戴孝骑在马上的男子厉声喝语,两腿一踢,一声“驾”,便御马向张颜奔来。

  身后,数万士兵紧随而来,顿刻间,黄沙飞扬,铁蹄声不绝于耳,喊杀震天。

  他们的弯刀都是指着同一人,此时就是有援手恐怕也难救张颜。

  片刻,那披麻戴孝的男子就驱使着战马,挥舞起长枪向着张颜刺来。

  张颜只是微微一侧身,躲过凌厉穿透空气的长枪,与此同时左手疾电般抓住枪头下方,右手向着那飞扬起来的马蹄一拳对轰而去。

  “砰”

  战马的铁蹄破裂,几声咔嚓声响,整条马腿撕裂开来,披麻戴孝的男子见状眼球瞪大,其手脚快速做出反应,翻越下马背朝着张颜横踢过去。

  “来的好。”张颜内心轻喝,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咚”

  战马五脏六腑俱碎,控制不了平衡后轰然倒在了地上。

  披麻戴孝的男子脚与张颜对上后,同时又刺出一枪,巨大的力量让张颜有些受不了,他心里谋生出一个大胆想法,难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之前所猜想的那样吗。

  只是此时容不得张颜多想,眼看长枪就要刺穿胸膛,张颜才做出反击举动,撤下那只手,身体一转,与长枪贴身而过,带起来一抹血花,同时张颜大腿发力一个横踢朝着男子飞踢而去。

  “砰”

  “啊,噗……”

  这一脚正中披麻戴孝男子腰间,顿时让其口吐鲜血,横飞出去。

  城墙上的中年男子看着这一幕,目兹欲裂,双拳紧捏,嘶哑着声音道:“不,我的意儿。”

  “放箭!放箭!”

  中年男子咆哮,命令着城墙上那两排弓箭手,此时的他俨然已经失去理智。

  而张颜大嘴一咧,对于还差几步就要到身前的万数士兵感到不屑,对他们竖了个中指后,几步跨出提起披麻戴孝的男子身体就迅速向后倒退,喝到。

  “都TM向后退,再敢前进一步他必死!”

  万数士兵血目怒瞪张颜,脚步却是听话的停了下来。

  随后张颜就用右手摇晃着披麻戴孝男子的脑袋,拍了两下后,将其提着对准城墙上高声喝道:“这是你儿子吧,不过可惜的是现在是我儿子了,想要让他认祖归宗,你就下来!不然你老婆和儿子从今往后都是我的!”

  说罢,张颜还对其披麻戴孝男子脑袋上又给了两巴掌,嘴里还大声笑道:“打儿子要趁早,不然都想杀他爸了!”

  城墙上,中年男子刚找回理智,就又被张颜的话语激怒了,面部狰狞咆哮道:“给我放箭!射杀这个恶魔!”

  弓箭手们却是有些犹豫的拉满弓弦。

  “我看谁敢放箭!”

  城墙上,此时走来一位俏丽美妇,看其面容不足三十岁,长发及腰,极美的东方面孔上,柳眉倒竖,凤眼满含愤怒,厉声喝止弓箭手的举动。

  走到中年男子身前,美妇扬起玉手一巴掌打在了其脸上,凤眼滴滴泪水滑落,凄然道:“就为了杀一个妖魔,你就要陪送意儿,你这个当爹的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手中才甘心?”

  这一巴掌把中年男子打懵了,而张颜饶有兴趣的看着城墙上的美妇,嘴里啧啧,抬起披麻戴孝男子的脸,道:“你娘亲真美,不愧是我妻子,想那春宵一夜才有了你这个不孝子,真特么晦气。”

  这时的张颜已然忘了身后的宋毅微了,他以为此时还在与城墙做着斗争。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披麻戴孝的男子不屑,还朝张颜吐了口血水。

  张颜没有生气,只是淡淡一笑,儿子嘛,要慢慢调教。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看向城墙上大声说道:“我说娘子你怎么跑去敌军阵营了,还不快下来。”

  万军之前,张颜谈笑风生,调戏着美娇娘,宋毅微迷离着双眼看着心上人的背影,低语道:“我看你是沉迷在自我之中了。”

  宋毅微不由噘嘴,目光有些冷幽幽的盯着张颜背影。

  张颜只觉背后有些冒冷汗,不过此刻他已经沉入进去,不想这一切功亏一篑。

  城墙上的美妇闻言,身子一颤,她没想到这个妖魔是如此的厚颜无耻,放弃了质问丈夫,转身俯视张颜喝道:“我原曾想,如你这么一世的妖魔,应是顶天立地,不可一世的大丈夫,可如今真正一见,却发现阁下也只会躲在我儿身后保护着另一个女人!嘴里还喋喋不休的调戏着我这有夫之妇,你愧对于你的妻子,愧对于天下人对你的畏惧!实在是厚颜无耻至极,我若是你只会拔刀自刎于沙场!”

  “哈?”张颜怪笑一声,喝道:“若我是你,定会投怀送抱,而不是站在高处俯视着。你们所做所为霸道至极,是非不问就说我是妖魔,还要绝杀我,就凭这一条,你,我要定了!但却是要你死。”

  张颜此时确定了一件事,这既不是昔日场景,也不是那城墙血迹图画幻化出的景象,而是真真实实的一幕。

  当得知并确定后,张颜有些震惊,不过却是片刻的,对于对方的蛮不讲理他是愤慨的,没想到一向善良单纯如他也会被安上杀人不眨眼的妖魔罪名。

  “唉,好人难做啊!”

  张颜叹气,顺便把披麻戴孝的男子踩在了脚下。

  “你们上来就说我老公是妖魔,可曾想过这一切都原因,不顾将士安危,势要放箭除掉我们,请问你们的爱民之心体现在哪?!”

  宋毅微轻声说道,声音无限放大,传遍了整座城里,而后走到张颜身边有些心疼的抚了一下他胸口的伤口,对于这一切,宋毅微刚开始就知道了问题出在哪。

  美妇连连后退两步,颤抖着声音:“血妖,你杀我城中众多子民,如今又是否认自己的身份,你妻子还倒打一耙,如此试问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说道此处,美妇不由泪如雨水般滑落,身后的中年男子满脸自责,浑身无力,在怪自己为何没有那个能力降服妖魔。

  “苍天啊!请助你的子民除掉这妖魔,求您了,若是你还有眼的话请降服此妖吧!”

  中年男子深感无力,自从那白衣女子说话后,他就知道无论如何也是杀不掉那个妖魔的,不由无力跪倒在地祈求苍天。

  接着城中老百姓,也全都跪倒在地,在祈求着苍天,心里憎恨着城外嚣张跋扈的妖魔。

  城外,数万士兵也都跪倒在地,诚心向天祈求。

  张颜微闭双眼,这一刻,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原来这古代世间还有如此愚昧的一座城市,对于为何会出现这古今交错他也不想问宋毅微了。

  宋毅微看着张颜饱含风霜的脸颊,只觉心里委屈,为张颜感到想哭,不知多少岁月,她都能一人熬过来,只为重返旧土陪张颜走一程路,泪却在张颜这就要决堤。

  “这是历史错乱,古今交相辉映,应该是这个时代有一个与你相似的人所做,他们误以为是你。”

  宋毅微微微笑着,轻抚了一下张颜的嘴角解析这一切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