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长城余夜 > 第十章 过往

第十章 过往


  张言目光有些幽幽的说道:“爷爷!你又忘了,我哥他天生体质普通,且先天筋脉逆乱,虽是悟性绝世,但却不能练武。”

  张雪崖一愣,随即摇摇头苦笑道:“是啊,我又忘了!”

  他站在那内心深处一阵叹息,若不是那一劫他的宝贝孙儿岂会是普通人一个。

  幻烟流出两行清泪泣道:“这孩子啊!路途坎坷,记得在他五岁那年村里的医者就说小颜先天性疾病活不过那年,当时他爸气的把医者家给烧了,还把他打了一顿,但正如医者所说,那一年小颜得了罕见大病,跑过大医院,求助过医者,可都没用…后来还是这孩子自己硬生生挺过来了。”

  张燃沉默,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最后自豪的说道:“即使他不能练武又如何,这个社会会几下能自保就行了,我儿子在绝不可能活下来的情况下挺过来了,这世间又有几人有他这般毅力,就是他老子我,也不敢说能在那种身体撕裂的情况下不坑一声。”

  幻烟瞪道:“你好意思不。”

  “唉!不说这些了,你们先前有没有听到天空传来撕裂声。”张言眼睛乱转,先前她看到那划裂苍穹的暗红色物体朝着西北方向而去,当时她都呆住了。

  张学崖看着孙女不老实的眼神,就知道肯定是好奇心泛滥了,眼睛微眯:“岂止是天被划裂,一些不该有的也出现在了世界上。”

  “嗯?是什么出现了?爸。”张燃对他老子的话有了一丝兴趣。

  “嘘”

  张学崖神秘一笑,做了个禁声动作而后诡秘说道:“那自然是不应该存在的。”

  “切,不想说就别开口。”张言不屑,随即嘴角上扬说道:“今天我在村口碰到方芸姐了。”

  “方芸?那丫头不是消失好几年了嘛。”幻烟敲了敲桌子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几年前臭丫头与臭小子疑似闹了别扭,就各奔天涯了。”

  “噗嗤”

  张燃突然笑出了声,说道:“我记得那臭小子当着方丫头面调戏妇女,方丫头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们怎么会闹起别扭来,想不通啊。”

  “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小流氓。”幻烟笑颜如花:“不过我认定了方芸这个儿媳妇,那臭小子怎么闹,也得娶方芸。”

  “他们现在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唉,随他们自己吧。”张学崖有些无奈。

  他盼着张颜16岁后就与方芸成婚,他好抱玄孙,谁知道这俩人闹别扭了,都特么的玩消失。

  “不说了,天晚了,该睡了。”张学崖转身,步向客厅门口,这一刻他没了那种走路带风的气势,有的只是满心疲惫。

  北漠郊外的大道上,一辆出租车疾速而行,车内的几人各怀心思。

  “噗”

  张颜放了个屁。

  臭气弥漫在车子里,成功的打破了这一路的沉默。

  宋毅微赶紧用手捂住了鼻子,好笑的看了一眼张颜。

  “我说小兄弟你这是想谋杀我吗?”出租车司机闻着那股味道,心中杀意斩起,只是还没到地方,不好下手。

  “太不好意思了,幸好只有咱三人,不然我得换个地方生活了。”张颜咧嘴笑道。

  他注意到了司机身上那微微散发的血腥气息了。

  只有杀过人才有的气息,他张颜曾经见到过。

  也许今晚,会很不错。

  “呵呵,这属于正常行为,还不至于。”司机回头诡异的看了一眼张颜。

  “啪”

  有一只大手落在了司机的头上。

  “咚咚”

  司机的脑壳发出成熟西瓜的响声。

  “到了,师傅!”张颜邪笑道,打开车门就和宋毅微下了车。

  出租车司机摸了摸发疼的脑袋,没有生气怒吼,而是右手伸向腰间。

  “噌”

  一把匕首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中,缓缓打开车门说道:“两位顾客,你们还没有给我车费呢。”

  夜色里,张颜模糊的看到了出租车司机手上捏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他装作不经意上前一步,把宋毅微护在身后说道:“师傅,多少钱啊!”

  “嘿嘿嘿,不算钱了,算命。”司机魁梧的身体在夜里显得像一头正在猎食的老虎,而张颜与宋毅微在他眼里自然就是毫无反手之力的棉羊。

  沉稳的脚步落在地上,一步步朝着张颜走来:“从你上车那一刻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不过是谁给你的勇气胆敢把我诱到了胡杨林里。”

  司机散发出先前被他藏匿的血腥气息,浓浓的血煞腥味冲击着张颜的嗅觉神经。

  “你准备把我们怎样?杀了喂狼吗。”张颜闻着血腥气息颤颤巍巍的问道。

  “把你剁了,喂狗。”司机狞笑看向张颜身后已经快被吓哭的女孩子道:“不过这女娃娃我倒是想看她白衣变红衣是怎样的一种场景,真漂亮啊!可惜了。”

  “不要过来啊!”张颜扛起身后的宋毅微就跑。

  而宋毅微此刻已经被吓得梨花带雨了,趴在张颜肩膀上一动不敢动。

  “跑得了吗?小绵羊!几天没有当过猎人了,好怀恋啊哈哈哈。”司机嘴里狰狞大笑着,变态的他脚步沉稳的追了上去。

  漆黑的环境下,周围不是危险戈壁滩,就是已经倒下的胡杨木。

  张颜心一横,就围绕着车子与司机转悠了起来。

  “司机大哥,求你大人有大量,发发好心,放过我们吧!我们以后一定会给你荒坟上上香的。”

  张颜边跑嘴里边求饶着,这无疑更让司机兴奋。

  不知道饶了车子多少圈,司机那嗜血变态的脑子有些反应过来了。

  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

  “呼~哈”

  不过,很快,司机舔了舔嘴角,猎物的喘息声让他终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关键点。

  就这样继续绕着车子继续追赶着张颜,很快他就感觉到猎物跑不动了。

  张颜感觉到腿软,腰疼,不由慢了下来,而背上的宋毅微惊恐万分的表情被司机看在了眼里。

  但自始至终,司机都离张颜几步远,这让他这个猎人逐渐失去了玩的心态。

  等张颜跑到另一边后,车另一边的他则是狞笑着左手用力拍打了一下车顶,身体发力,身体翻越过去,右手紧握匕首横劈向张颜的脑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