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长城余夜 > 第一章 归来归去几多欢喜几多愁

第一章 归来归去几多欢喜几多愁


  天色渐明,朝阳此刻也从东方的大山上伸出了头,似乎是在催促着万物苏醒。阳光慢慢照遍了整个小城。

  天海市,夏国的一座五线城市,只因碧蓝的天空像海一样的蓝,几乎零空气污染,因此而命名。

  张颜从睡梦中惊醒,揉了揉发困的眼睛。茫然的看了一下旁边的兄弟,只见被子被顶了起来,张颜坏坏一笑,给了“他兄弟”一巴掌。

  颜可潮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他命根子,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在床上,嘴里骂骂咧咧的:“你丫的能不能别吓老子,艹。”

  “你醒了啊,哈哈哈”房间里顿时传出大笑声,把租在同一家的租客都吓醒了。

  “这小子真特么缺德,好不容易做个春梦把我给吵醒了”隔壁老王骂骂咧咧的,问候张颜是一点都不客气。

  张颜拿着剃须刀的手抖了一下,嘴角上扬,隔着墙壁都能听见老王的问候声。因为这样只要老王对面有动静,整个院子都不安生。张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穿上一身黑色的牛仔装,走在街上男人都要回头望一眼,一米七三的身高不算矮也不算高。一字眉,鹅蛋脸,寸头,再加上那一身黑色牛仔,笑起来活像个地痞。认真起来倒是有那么一丝黑道大哥的味道,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刚被张颜拍醒的他郁闷的坐在床头抽着烟,不过一想到春梦里的场景一脸猥琐的嘿嘿发笑。想着想着没好气的说道:“你丫忙活完了没,是不是在里面偷吃啊,你也不知道给我留点。艹,滚犊子的玩意。”

  “你急个der,才几分钟你丫就像憋屎憋的要死一样在那叫,怎么你想吃啊,我给你多留点”张颜笑骂道。不一会儿,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身穿着把颜可潮看楞了,回过神来一阵:“哟哟哟!今天可不得了了!老弟,你要走去北漠我理解,注意形象吗!可你这么打扮我就不理解了。还喷了香水,啧啧啧,没以前那邋遢样了。是不是想通了,不想浪费这张勾引富婆的脸了。”颜可潮看着张颜那复杂的五官,羽绒眉,凤眼,狮子鼻,小耳朵,厚嘴唇紧致的贴在他鹅蛋脸上,再加上那一身黑牛仔,看起来衣冠楚楚的。

  “得,这种话怎么会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你丫最近皮痒了,快些进去吧,趁还热乎,吃饱送我上路,记得把屁股洗干净哦。”张颜看着他无赖的说道,躺在床上想起了刚来这里的时候,时光荏苒啊,转眼间一年就过去了。他拿起床头的香烟点燃,一口一口的抽了起来。手摸了摸口袋,拿起手机拨起了熟悉的电话号码,却怎么也没有按下拨通。把手机扔在一边,抽完一根烟又抽起了一根。家里好久都没有联系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个出来打工的人久了都会想家,张颜自然也不是例外,只是他觉得没脸打,漂泊一年要啥没啥。

  “老张,看我这身怎么样,够不够帅气,巴适不巴适。”颜可潮打断了他的沉思,只见颜可潮穿着一身西装,戴着大黑墨镜站在那等着他的回应。

  张颜定睛一看,砸吧着嘴说道:“人模狗样的,出去一定吓坏人家小姑娘。”只不过眼里的神情还是出卖了自己,心底他还是觉得今天颜可潮这身真不错,和他穿的衣服挺搭配的。

  颜可潮哪还不知道,他这身绝逼可以,一双丹凤眼斜睨着张颜,一字眉头挑了挑道:“老表说实话我去买华子。”

  张颜立马拍了一下大腿,顿时从他嘴里飚出许多赞美之词,中介听了都得面红耳赤,销冠听了都要自愧不如。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没办法,谁让华子它香呢。

  “老表,老表!停,够了,够了,你的节操呢?做人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啊,就为了一包华子,至于吗?”颜可潮连忙让他闭嘴,他都被夸的不好意思了。虽然他脸皮自认为很厚,但是比起张颜感觉自己欠了点火候。

  夏天的天海市不是一般的热,太阳早就没了早晨催人起床的温度,正午的阳光晒在天海市区里,街边的流浪老狗都张着大嘴流着哈喇子。大人们都主动给小孩买雪糕,还美其名曰小孩馋。不过就这竟还有人说天海的太阳晒不黑人,不过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发觉并不是黑,恩,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叫高原红。

  张颜收拾了差不多半小时后从巷子里走出来,街道两旁的柳树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枝条,像是在和他告别,不由想起一年前来这的时候凭借着一句“清风拂杨柳”认识了身边的兄弟。“上单。”颜可潮催促,张颜闻言坐上颜可潮的宝单摩托。

  “来根烟,艹你小子做人太苟了。记得以后勾搭上富婆了给我来几箱华子。”颜可潮看着街边的杨柳思绪万千。张颜从兜里拿出华子,一人嘴里都叼着一根,两人的模样多多少少让路人手痒痒。

  摩托车的引擎声载着他们快速向火车站驶去。

  “老表,到了!此去经年,不知我们这一别什么时候会再见。呵,且行且珍惜吧!前有汪伦送李白,今有我颜可潮送张颜,只是你我都没有汪李的才华文采和财气粗人。”颜可潮嗓子发堵,眼里闪过一丝不甘。

  看着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颊以及不甘的眼神,张颜深吸一口气眼神坚定的说道:“你我正当年少,许多东西通过追逐都是可以得到的。这次我去了北漠,你在这可要注意身体,莫等我带着华子再见你之时你已归西了。”

  颜可潮无语的看了看张颜,看了看手上的表说道:“一点了,还有十五分钟车就要开了,快点进去吧,不然就误车了,保重。”

  “保重。”

  张颜说完就转身走进了火车站,夏天的微风吹拂在这座小城里,轻轻的拂过颜可潮由红润变得苍白的脸颊。他目送着兄弟进车站,随即转身坐回摩托车上用手捂住嘴,一声声的咳嗽让他直不起身子,等好些了后他悄悄拿出纸擦了擦……

  张颜进了火车站后,不由感叹!别看天海只是个五线城市,但这火车站倒是真大,能跟妖都的火车站一比了。候车厅传来值班员的声音:一点一十五去北漠的还有谁没有检票,快点了,车到站了。

  张颜大声喊到我我我,引得候车厅里一些人发笑。检了票之后张颜快速走到车站,进了火车后不一会就找到了他的位置。心里一阵苦笑,之后的几十个小时他将在这个座位上度过。

  坐在张颜对面的是一个怪异的青年,那青年留着及腰的长发,剑眉星目不怒自威,一张俊俏的脸比女人还美。张颜心里嘀咕他是不是去泰国做过类似的手术。

  那怪异的青年也在看着张颜,突兀的说道:“我看你与我有缘,不如交个朋友吧!”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交友达人乔帮主。

  张颜一阵汗颜,笑着说道:“我可不搞基。”坐在他旁边的女孩子捂着嘴呵呵笑了起来,这时张颜才发现他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过来一个妹子。也是长发及腰,柳叶弯弯,眼睛笑成了月牙,瓜子脸让人看到都不由想亲一口,眼睛不由瞟到了大道理。咳咳,我可不是那样的人,不过道理真大。

  怪异青年倒也不恼:“嫉妒我就直说,何必遮遮掩掩。”一双星目满是笑意。

  张颜算是发现了,原来他比自己还不要脸,那就没必要太客气了。立刻表现除了对怪异青年感兴趣的样子,甚至主动伸出手表示愿意和他交个朋友。

  两只手紧紧相握,张颜眼睛眯了起来,因为与他紧握的那只手非常冰冷,僵硬。倒不像是活人手,张颜被冻的想抽出手,可对面的怪异青年哪给他机会,他紧紧握紧就是不给张颜松手的机会。张颜伸出另一只手握在怪异青年的手上,力道大的出奇,怪异青年心里一阵惊讶,要知道即使是他只用了两成力道,可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于是他也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张颜的双手,直冻得张颜心里一阵冰寒,张颜心道这次大意了,可惜没有闪。

  坐在张颜旁边的女孩也是睁大眼睛好奇的放下手机看着他俩,她梳着单马尾的头发此时被她用嘴巴咬紧憋住笑意。“嫩俩搁那拔河呢。”可是却没人理她。

  “帅哥力气倒是蛮大的嘛,手也跟你的脸一样很有个性,只是力道尚小,如那蜉蝣撼大树。”张颜此时说话也不客气了,虽然被冻的感觉灵魂都要僵了。但说话得硬气,不能服软。对面过道的老婆婆和大妈看着他们眼里露出笑意。

  怪异青年心底乐开了花,叫你丫的心里说我娘炮。以为我不知道,现在知道苦了吧,作为一个刚从深山老林里爬出来的东西,他也是很快的适应了这个社会。自然知道如今早已不是他当年那个时代了,星空一瞬,斗转星移,人间早已不是当年的人间了。他看着张颜的脸终还是松开了手,道:“我叫千兀。”

  “久仰,我叫张颜。”

  “还有我呢,我叫宋毅微。”坐在张颜旁边的美女也不甘示弱的报上了自己的姓名。不过她却是个话痨,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让张颜度过了一段无聊的时光。列车飞速的向北漠开去,车外的风景张颜无心欣赏。

  “诶,千兀张颜你家在哪儿?我家就在此次车站的终点。”宋毅微好奇问道,一双眼睛咕噜乱转。

  千兀被他这个问题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家么,早在历史的云烟中化为泡影了。最后落寞的说道:“我没有家。”

  宋毅微知道自己嘴巴犯错了,便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绝对不是诚心的,不过以后张颜就是你的家人了。”她自作主张就把张颜推了出去,千兀一脸黑线,饶是他已经存在了无数岁月了,他当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丫头真是个极品啊。

  张颜看着窗外面却是被天上一艘“飞机”吸引了,因为那架飞机正往北漠方向砸去,心里感叹道,这飞机看来是失事了啊,不过当听到宋毅微嘴里那句以后张颜就是你的家人之后,心头一万头天马神兽奔腾而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