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原神:混在提瓦特的那些年 > 第二百零四章 与阿贝多的相遇(1)

第二百零四章 与阿贝多的相遇(1)


  “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会喝到热茶,真是舒服啊。”

  派蒙手里捧着一个茶杯时不时的嘘上一口,钟离也颇为新奇,这随手挖了一壶雪搭配上燃愿玛瑙块竟然可以在这雪山上烧出一壶热水来。

  而在另一边,还在战斗的荧看到若峰拿着燃愿玛瑙块当火用心中直呼暴殄天物,她喵了个咪的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这玩意特别贵的吧,好像在璃月都有价无市。

  “荧,别分神了!”

  就在荧胡思乱想的时候遗迹重机的拳头已经来到了荧面前狠狠的砸在了荧身前的护盾上,荧看着近在咫尺的拳头长呼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多,多谢你了若峰,这个没脑子的机器竟然还知道先打我这个走神的?”

  “不,它可能是先打的是对它威胁最小的那个。”

  若陀刺溜了一口茶顺便打破了荧的幻想,虽然若峰拿出来的茶不像钟离珍藏的茶那么好喝,那是滋味也不错,她也能喝的上来。

  因为有若峰和钟离这两个套盾高手在,荧等人也不急着解决这个遗迹重机反而是磨练起了自己的战斗技巧,顺便熟悉了一下遗迹重机的招式。(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这玩意会发射激光,开荒的时候我没少被团灭。。。)

  “此即,诞生之刻!”

  爆裂的岩石直接让遗迹重机失去了移动能力,若峰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那金灰色头发的少年,心中有些惊讶,没想到啊世界上除了大炮哥和雷电将军那个坏女人,竟然还有不是人的人,但是构造似乎又不是很一样。

  “钟离你怎么看?”

  “嗯,眼前这位小哥看起来很靠谱,不愧是岩属性神之眼的拥有者。”

  听到钟离这不靠谱的话,若陀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喷出去,好家伙,真就自己夸自己呗。

  “额,其实岩属性神之眼的拥有者真的不一定有那么靠谱,至少,我就认识一个不靠谱的。。。”

  若峰虽然在内心上很想赞同钟离的话,可是想到荒泷一斗那个不靠谱的家伙他就有点脑袋疼,要是迪卢克和荒泷一斗的神之眼属性换一换可能才正常吧。

  “看来神明也有走眼的时候啊。”

  若峰感慨了一句,钟离摸了摸下巴,他对若峰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感到些许疑惑,而若陀则是很赞成若峰的话。

  她堂堂若陀龙王,竟然还需要用发光玻璃球当神之眼糊弄普通人,那些神是怎么当的,难道不知道给她也发一个神之眼吗?

  派蒙并没有加入讨论,她印象里好像岩属性神之眼的拥有者都是那种性格沉稳,让人感觉很靠谱的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离谱的。

  “阿贝多,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刚才在不远处画画时感知到了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想过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你们在和遗迹重机战斗。”

  阿贝多一边控制着岩元素一边回答了优菈的问题,劳伦斯一族虽然在蒙德城里不受待见,但是还是有一些情报系统的,对于阿贝多这个人,优菈并不是完全信任的,在这一点上罗莎莉亚和优菈的想法是一致的也是。

  有了阿贝多的加入,众人也开始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元素力也用了出来,最后这个可怜的遗迹重机直接被优菈一剑看在了核心上,在摇晃了几下后就倒在了地上。

  “这东西也就是比那个遗迹守卫的皮硬了点而已,真没什么挑战性。”

  优菈挥了挥她手里的松赖响起之时,拥有这把武器的她面对遗迹重机并不困难,这也让荧有些羡慕,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到一把强力的武器。

  “话说你们来雪山干什么?难道雪山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阿贝多因为这几天一直在工坊里并不知道冒险家协会的活动,如今看到平日里没多少人的雪山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多人,阿贝多也有些好奇。

  荧简单的把事情说了说后,阿贝多这才点了点头,而在不远处喝茶的若峰等人看到荧她们已经处理完了后,也开始收拾起了东西。

  “看来你们都认识这位小哥啊,荧,不介绍一下吗?”

  若峰看到阿贝多和荧聊完了也和阿贝多打了声招呼,钟离和若陀则是在上下打量着阿贝多,这种人造人钟离和若陀也是第一次见呢。

  阿贝多感受到了钟离和若陀那奇怪的眼神,虽然不知道钟离和若陀为什么要这么看他,但是阿贝多还是礼貌的和两人打了声招呼。

  荧看了看眼前的若峰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拉着若峰的手就走到了阿贝多面前,向阿贝多介绍起了若峰。

  “阿贝多,阿贝多,这就是你一直想见的若峰,也是你口中的那个炼金大师。”

  听到荧的介绍,若峰是一脸懵,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炼金大师了啊,他自己怎么不知道啊,阿贝多听到荧的话,立马把旁边的人抛到了脑后,一把握住若峰的手就要和若峰探讨一下炼金术上的问题,还想让若峰教导他一下。

  这也让若峰更加懵圈了,他根本就没怎么学过炼金术啊,这要是真的教导的话,恐怕是眼前这个叫阿贝多的炼金术士教导他比较合适吧。

  “不是,这位小哥,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我根本就不会炼金术啊,而且荧我会不会炼金术你还不知道吗,我要是真的会炼金术的话,我早就造出来一个派蒙了。”

  “喂,派蒙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以造出来的!”

  派蒙对若峰的话表示了否定,阿贝多却依然没有松开若峰的手,而是追问道

  “若峰前辈,难道命石不是您做出来的吗?”

  “命石确实是我做出来的,可是我真的不会炼金术啊,钟陀,优菈,你们别关顾着笑啊,劝劝阿贝多啊你们。”

  若峰的话涉及到了阿贝多的知识盲区,能做出命石那种神奇的东西怎么可能不会炼金术,阿贝多现在已经把若峰脑补成了那种返璞归级别的炼金术士了,这种级别的炼金术士恐怕也只有他的老师能够媲美的吧。

  若峰看着眼前似乎已经陷入狂热了的阿贝多,又看了看已经快要笑的直不起腰了的荧,这一刻他恨不得把荧绑在椅子上使劲挠她的脚心。

  最后实在没什么办法的若峰只好当着阿贝多的面凝聚出了一颗命石,还不等他开口解释,他就发现阿贝多眼中的狂热似乎更胜一筹了。

  “大师,难道您已经把您的身体改造成了炼金台了吗?不愧是大师啊,竟然能为炼金做到这种地步。”

  “荧,还是你和他解释吧,我脑袋疼。”

  他终于知道蒙德城的偶像芭芭拉面对粉丝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了,这感觉若峰就是揍他一顿也不行和他好好说他又不听,简直了。

  还想在一旁摸鱼的荧发现若峰准备把锅拽给她立马想要开口拒绝,可话还没到嘴边若峰直接一个遁地就躲到了钟离身后,一副交给荧的样子。

  见阿贝多把眼神投向了自己,荧一个哆嗦想要开溜结果却被若峰一个岩墙给堵住了退路,没办法的荧只好和阿贝多解释了起来。

  阿贝多虽然刚才有些狂热,不过他的知识储备量还是足够多的,在荧说出了若峰的本体是一条岩龙后,阿贝多也隐约猜到了这可能只是若峰的能力。

  “这只是若峰的能力而已,阿贝多这次确实是你想得太多了。”

  荧的话无情的打碎了阿贝多心中仅存的一丝幻想,见阿贝多有些魔怔的在那念叨着什么怎么会,怎么可能,若峰也忍不住站了出来。

  “阿贝多是吧,那真的是我的能力,你所谓的炼金术可没有我的能力那么神奇。”

  “不可能,这种神奇的道具只有炼金术才可以做到。”

  “那你说为什么你没见过?你既然说炼金术可以做到,那你做一个啊。”

  阿贝多并没有反驳若峰的话,他总不能说他水平不够做不出来吧,既然已经知道了若峰并不是什么炼金大师,阿贝多便没有了刚才的那股热情。

  虽然说这会让人感到有些冷淡,但是阿贝多知道与什么都不懂的人讨论自己所熟悉的那是无比愚蠢的,这是他的老师告诉他的。

  看到阿贝多一副冷淡的样子,派蒙挠了挠头,她有些不理解,这可能这就是心灰意冷吧,真是搞不懂。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

  “等等,若峰前辈,我认为我们两个都想错了!”

  阿贝多直接打断了荧的话,他刚才仔细地观察了手上的这颗命石,这颗命石之中所流淌的力量只有炼金术才能做到。

  “行了行了,你可别说了,到底是你了解我还是我了解我自己啊。”

  阿贝多也知道自己刚才可能是让若峰感到了些许的不舒服,所以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转身邀请众人去他的基地休息休息。

  众人经过刚才的战斗也有些疲惫,面对阿贝多的邀请众人也没有拒绝,反正阿贝多也能算得上朋友。

  “走了钟陀小妹,你在想什么呢。”

  荧在钟陀面前挥了挥手,若陀这才回过神来,她看了看阿贝多的背影又看了看优菈的背影,犹豫了一会她把荧拉到一边。

  “荧,你知道优菈爱在雪山附近的水池里洗澡对吧。”

  “对啊,昨晚优菈不是还告诉你了吗。”

  “那个叫阿贝多的家伙又在雪山上画画对吧。”

  “对啊。”

  “那,优菈岂不是被。。。。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推测,荧你可不要冲动啊。”

  “钟陀小妹你说的确实有道理,我这就去把阿贝多给绑了然后送到骑士团去。”

  若陀刚才之所以没说什么,是因为她想起了以前钟离给她科普过的一些普通人之间的知识,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能偷看女孩子洗澡。

  也不知道若陀刚才是怎么了,脑袋一抽就把优菈和阿贝多这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连接在了一起。

  荧被若陀这么一说,心中对阿贝多的印象立马跌入了谷底,再加上若陀说的有理有据,正义感爆棚的荧拿出剑就要去收拾阿贝多。

  “阿贝多,你这个色狼!”

  阿贝多看到荧拿着剑就要砍自己也是很疑惑,自己干什么了?为什么要叫他色狼?做为人造人的他根本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好吧。

  “荧,我想我们之间可能存在一些误会。”

  “不要再说了,你这个偷看优菈洗澡的大色狼!”

  “你竟然打着画画的借口偷看优菈洗澡!”

  优菈一听竟然是关于自己的事情脸先是一红,随后一想荧好像说的确实有道理啊,自己在雪山附近洗澡的时候说不定阿贝多就在哪里偷看她。

  “阿贝多,这个仇我记下了!”

  越想越气的优菈直接把松赖响起之时给拿了出来,这把巨剑可不是荧手里的那种不同的剑,面对这把巨剑阿贝多是根本不敢像阻挡荧那样用岩元素来阻挡。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最近不是在画画就是在做实验,根本就没见过优菈在。”

  “那我问你阿贝多,一周前你是不是在雪山画画?”

  优菈把大剑横在身前,愤怒的问着阿贝多,阿贝多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在雪山,便老实的回答。

  “我那几天在观察史莱姆,并没有在画画。”

  “那你在哪里观察。”

  “雪山北面。”

  优菈听到这个回复脸一红,随后手中的巨剑就砍向阿贝多,体内的元素更是不断翻涌着

  “坚冰,断绝深仇!”

  在一旁看戏的若峰见优菈用出了这招脸色一变,看来优菈真的是较真了啊,而看向阿贝多的眼神也有些怜悯,优菈的实力可是他若峰认可的。

  “我真的没有偷看啊,我只是在观察冰史莱姆啊。”

  阿贝多也只能拿起剑边打边退,他真的是冤枉的啊,若峰看到阿贝多脸上的表情应该不是在说谎也有些纳闷,他在想荧究竟是怎么觉得阿贝多会偷看呢,虽然只解除了一小会,但是若峰认为阿贝多并不是那种人。

  “优菈,你想想,雪山的风暴可是在前几天才消失的,我在山腰处,山脚有什么我根本就看不到,更何况,我对你不感兴趣。”

  优菈手上的动作一顿,阿贝多好像说的确实有道理啊,雪山的风暴是荧她们昨天才处理好了的,阿贝多在山腰上根本不可能看到山脚,所以说是她误会了阿贝多?

  “额,荧,你这家伙竟然谎报军情,这个仇我记下了!”

  优菈的话也让荧反应过来了,阿贝多好像确实说的有道理啊,这好像真是个误会,自己怎么就信了钟陀的话呢,难道自己真的被派蒙给传染了?

  (82抽七七,人已经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