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原神:混在提瓦特的那些年 > 第二百零三章 雪山之旅(9)

第二百零三章 雪山之旅(9)


  “若峰,你们三个去哪了怎么才回来啊,欸?班尼特的屁股怎么了。”

  荧看到从天而降的三人和三人打了声招呼,因为知道若峰和钟离的实力,她对三人的安危并不担心,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班尼特看起来好像受伤了,走路一瘸一拐的还捂着屁股。

  “若峰,你们在雪山上遇到了什么敌人吗?你没受伤吧。”

  荧这话让若峰处理刚拎回来的野猪的动作一顿,脸上有些不自然,毕竟自己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班尼特一般不会受伤,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脸了。

  荧见若峰不说话转头看向了一旁在摸鱼的钟离,钟离看了看去上药了的班尼特,小声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荧。

  原本他们三个人在起床后他们只是想看看周围的冰块里有没有野猪的,要是有的话就带回来当早饭,结果让钟离万万没想到在班尼特经过大雪猪王身边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当时明明前一秒还在昏迷的大雪猪王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张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班尼特这倒霉的孩子,想着新仇旧恨一起算的大雪猪王对准了班尼特的屁股就是一拱。

  要不是若峰反应及时给班尼特套了个盾,恐怕班尼特就要被大雪猪王给拱到石头上了,那到时候可就是前面后面都受伤的状态了。

  “班尼特肯真是不容易啊。”

  荧感慨了一声接过了若峰手里已经处理好了的野猪,若峰也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能在他和钟离两个极为擅长套盾的仙人面前手上,班尼特恐怕还是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

  “所以说那个倒霉小子真的在你们两个身边受伤了?”

  若陀听了钟离的话就觉得很稀奇,她万万没想到有人竟然能在钟离和若峰两人身边受伤,刚才她还和优菈拍着胸口打包票有若峰和钟离在,班尼特肯定不会受伤。

  因为她知道,这对父子不说战斗力,就单论套盾这方面的能力绝对是提瓦特大陆上最顶尖的那一撮人,结果她话刚说出去班尼特就受伤了。

  “呀,若峰你们回来了啊,抱歉抱歉,昨晚实在是太累了,没有和你们打招呼。”

  安柏活力满满的和若峰打了声招呼,若峰也点点头,安柏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活力啊,貌似火属性神之眼的拥有者无论在哪里都那么活泼,嗯,迪卢克除外。

  “这位先生就是优菈口中那位博学的钟离先生吧,你好啊。”

  安柏看到眼前这个脸上和迪卢克一样没什么表情的男人就想到了今早优菈和她说的,一个冷淡的却又很有智慧的男人。

  “安柏小姐您好。”

  钟离不冷不淡的和安柏打了声招呼,安柏挠了挠头,她怎么感觉钟离先生要比迪卢克老爷还要难打交道啊。

  “钟离就是这样的,你别多想,和我一起做饭吧,若峰他可是抓了一只野猪回来。”

  荧把安柏拉到了临时搭建的灶台旁,若陀则是带着派蒙一起去找班尼特去了,她有些好奇想要观察一下班尼特一天究竟能倒霉几次。

  而在若陀把她的这个提意说给派蒙听后也勾起了派蒙的好奇心,于是两小只一拍即合,一起去找班尼特去了。

  至于你说钟离为什么不管管,钟离只能表示他也有些好奇,他也想知道班尼特这个可能是提瓦特大陆上最倒霉的人一天究竟会倒霉多少次。

  而班尼特也不负众望,吃饭的时候被肉里的骨头渣咯到牙,喝肉汤的时候被烫到大腿,包扎伤口的时候,营地里的医生一个手滑直接把酒精都倒在了班尼特的伤口上,那一瞬间班尼特的惨叫响彻了整个营地。

  “这家伙能长这么大简直就是个奇迹,我服了。”

  若陀通过一早上的观察后,直接心服口服,这么倒霉竟然还能这么乐观地活下去,这份面对生活的态度她服了。

  “钟离,你也没有办法帮帮班尼特吗?”

  荧带着些许希望看向钟离,钟离摇了摇头,他作为岩神并没有改变一个人命运的能力,而仙家手段里也没有关于改变运气的仙法。

  “这孩子我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所以他的坏运气应该就是他的命运,并不是诅咒之类的。”

  钟离现在都在怀疑这个叫班尼特的小家伙是不是上辈子得罪了命运之神,这辈子才这么倒霉的。

  班尼特也听到了众人在讨论他,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他的坏运气他自己也是知道的,而他们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对了,班尼特小朋友,你知道你的父母在哪吗,我或许可以在你的父母身上找到一些痕迹。”

  “钟离,你是说可能有人在他父母身上下了诅咒?才导致班尼特这么倒霉的?”

  “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知道有这种邪恶的招式,而且这种招式很难察觉出来。”

  面对若陀的询问,钟离也是没有把话说满,他也是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确定。

  “不过好歹有了点思路,班尼特你能把你父母找来吗,要是真的和钟离说的一样,那你的坏运气说不定就消失了。“

  若峰也想让班尼特这个小老弟早点摆脱厄运,毕竟只要这坏运气留在班尼特身上一天,他就要受到蒙德人的排挤,恐怕这滋味优菈深有体会吧。

  “额,嘿嘿,先谢谢钟离先生了,只不过我是个孤儿,是老爹们一直把我抚养长大的,嘿嘿,谢谢钟离先生的好意了。”

  班尼特傻笑着挠了挠头,他能感觉到钟离是真心为了他好并不是在故意戳他心中的伤痕,所以他并没有把钟离的话放在心上。

  “是这样吗,抱歉,是我唐突了。”

  钟离一愣,看着眼前这个傻笑的孩子,他突然觉得这孩子将来肯定会有一番不错的成就,像班尼特这种人,是在困境中的最佳领袖。

  “没关系没关系,我觉得我之所以这么倒霉,可能是因为老爹们把我从秘境的深处捡回来的时候把我一生的运气都用完了。”

  “所以我并不觉得倒霉是一件坏事,但还是要感谢钟离先生这么为我着想。”

  “透支了一生的运气吗?这个说法倒是有些意思,等我回去查看一下璃月历史上有没有这样的人,要是有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解决。”

  钟离对班尼特的说法感到些许新奇,他还从来没听说过运气还可以透支的,不过这也引起了他的兴趣,在这接近于无尽的生命里,找一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就算再感兴趣的事情,经历了千百年也会变得无趣。

  若陀倒是没什么感觉,她就是感觉班尼特有点可怜,她现在有些理解胡桃一直挂在嘴边那句阴阳有序,命运无常究竟是什么意思了,不过,不就是这无常的命运恰好绘画了彩色的人生吗。

  若陀深吸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究竟是什么,自己最终的结局是好是坏,不过她知道摩拉克斯一定会和她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谷</span>  “钟离,等回了璃月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好,我们一起出去玩。”

  钟离也有些感触,命运可真是个令人感到胆寒的词语呢,不过逝者已逝,生者也只能继续向前。

  “喂喂喂,怎么气氛突然变得这么沉闷了,你们在想什么呢?”

  派蒙的话打断了荧对哥哥的思念,话说自从开始了旅行后,她好像曾经一度忘了找哥哥这件事,每天不是吃了睡睡了吃就是在处理委托,她不会被派蒙给同化了吧。

  想到这里荧打了个寒颤,她可不想变成怕派蒙那样又笨又蠢的样子,看来是时候读一些书来丰富一下子自己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人的烦恼可能和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烦恼?是因为没吃饱吗?那我把我这一份吃的也分给你。”

  派蒙见若峰一副世间一切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身前的那块烤肉,在经过了零点零一秒的思考后便把烤肉推给了若峰。

  “哈哈,派蒙真是可爱,不过我可没那么多烦恼,只不过是为了衬托一下气氛而已,不过派蒙你的烤肉我就收下啦。”

  “欸?怎么可以这样!快还给我。”

  钟离见气氛又活跃了起来也是微微一笑,烦恼或许很多,但有这么一群有趣的人在身边,烦恼什么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这天上的繁星之多,比你所能梦想出来的多出更多,若峰,你能走到哪里呢?”

  钟离的眼神投向了若峰,看着与派蒙抢肉吃的若峰,钟离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他对若峰的信心从来不比若峰本人要少。

  “冰神,究竟会是你更快呢还是若峰先抵达那里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自从把神之心交出去后,钟离虽然看起了和平日里一样到处乱逛,不过他的体内可是在不断锤炼着自身的岩元素,他有预感,最终之战他不可能独善其身。

  “不过,至少我已经留下了希望不是吗?”

  若峰这时也感知到了钟离那奇怪的眼神,不过等他转身想问问钟离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却发现钟离已经转身去吃东西了,若峰纳闷的挠了挠头。

  “真是奇怪,难道是我感知错了?”

  而在璃月一处隐蔽的地方,还有一个人正在和若峰他们一样感慨着命运,只不过公子并不这么认为。

  “散兵,你个****,有本事杀了我啊。”

  “呵,达达利亚,这是你最后一次在命运的掌心里骗过死神了。”

  散兵扶了扶帽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还冒着热气的渔人吐司,果然在这冰冷的世界里只有渔人吐司会给他带来些许温暖。

  “我不希望这世界上最后一个让我感受过温暖的人手上了,要是有下次,即使是同为愚人众执行官的你,也只有死亡才足够谢罪。”

  公子一边咳着血一边无力的看着散兵离开的身影,状态良好的他都不是散兵的对手,更何况现在他的伤还没全好,公子看着散兵的背影从喉咙里挤出一句。

  “你到是告诉我是谁啊。”

  还不知道公子又被揍了一顿的若峰一行人已经向着雪山出发了,他们一行人的任务是尽量清理地图上这条路附近的魔物,让新人冒险家可以减少一下伤亡。

  “这也太无聊了吧,简直比在家看钟离喝茶还无聊。”

  若陀拽着一个丘丘人把那个丘丘人扔到悬崖之下后,无聊的嘟了嘟嘴,原本她还以为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呢,没想到竟然就是清理一些小怪。

  “确实没什么挑战性啊,都是些普通的丘丘人啊,就连个丘丘人萨满都看不到。”

  若峰也感觉有些无聊,这些普通的丘丘人已经不能激起他的战斗欲望了,安柏则是尽心尽力的处理中丘丘人。

  “这条道路本来就是给新人冒险家熟悉雪山的,魔物不是很多很正常,要是真的魔物变多了那才奇了怪了。”

  优菈一剑砍死一个丘丘人顺手还把荧的目标给砍死了,显然优菈并不像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里的魔物真少啊,看来今天我又幸运了一些呢。”

  班尼特的话刚说完,突然若峰感到了脚下的地面似乎震动了一下,他看向钟离,钟离也微微点头。

  “不好,大家做好战斗准备,来了几个大家伙。”

  地脉感知下,四个遗迹重兵正缓缓地向他们一行人所在的位置前进,若峰在感知到遗迹重兵后也露出了一丝苦笑,这玩意可不好打啊。

  而在一处隐蔽的位置,一双眼正在盯着若峰一行人,看到若峰一行人做好了战斗准备那人似乎有些不开心,冷哼一声便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钟离则是抬头看了看那人所在的位置,虽然他早就感知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不过他也没说出来,遗迹重兵可是个不错的练手对象,正好让他看看若峰最近的长进。

  若峰也没打算藏拙什么的,直接用地脉之力凝聚出了三根岩枪掷向了三个遗迹重兵,仅仅一招,三个遗迹重兵直接失去了移动能力。

  钟离额头上出现了几条黑线,他是想看看若峰的手上功夫,不是想看若峰一招把遗迹重兵给秒了。

  “剩下的那个大家伙就交给你们吧,你们正好锻炼一下。”

  若峰凝聚出了一个石桌子和几个石凳子后便悠闲的坐在那里一副看戏的样子,钟离看了看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和若峰一样坐在那里看起了戏。

  “这两个家伙不愧是父子俩,这副退休老大爷的样子可真是让人火大。”

  荧做为知道钟离身份的人之一,看到钟离和2若峰那副悠闲的样子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几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