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 074【大小姐】

074【大小姐】


  鹅湖费宅。

  景行苑,内院。

  娄氏翻着第二期《鹅湖旬刊》,费纯跪在她面前不敢说话。

  良久,娄氏开口道:“瀚哥儿被除名,为何不早点回来告之于我。”

  费纯硬着头皮回答:“瀚哥说,此事不能立告夫人。童生除名之事,已然不能挽回。夫人若知道得早,必定与老太爷起冲突。家宅不和,非瀚哥之意。”

  “瀚哥儿是你的主子,还是我是你的主子?你怎都听他的?”娄氏质问。

  费纯吓得磕头:“少爷不在书院,我也不知该听谁的。”

  “下去吧。”娄氏懒得跟一个书童怄气。

  “是!”

  费纯躬身退后。

  去到小少爷院中,只见费如鹤正在射箭,旁边还站着一个箭术老师。

  一箭射出,勉强中靶。

  费如鹤放下弓箭说:“你何时回来的,瀚哥儿呢?”

  费纯低声道:“少爷,瀚哥的名字,被老太爷抹了,他的童生也没了。”

  费如鹤顿时惊讶无比:“祖父怎想的?那是父亲让上的户口。我这就去找娘亲说道!”

  “夫人已经知道了。”费纯连忙拉住。

  “嗨!”

  费如鹤将手中弓箭扔掉,心烦意乱不知何为。

  就像费纯,因为是主奴关系,跟费如鹤总隔着一层。他无法与少爷交心,反而将赵瀚视为真朋友。

  费如鹤同样如此,不自觉的轻视费纯,只将赵瀚视为好兄弟,没有把赵瀚当家奴看待。

  但是,赵瀚真的变成家奴了,这让费如鹤心里很别扭。

  ……

  费如兰快步走进母亲房中:“母亲唤女儿何事?”

  “你看看吧,”娄氏把杂志递出,“第一篇文章,是瀚哥儿写的。”

  费如兰接来过仔细阅读,很快就开心笑道:“写的真好呢,帮咱女儿家说话,若真个男女平等便好了。”

  娄氏突然说:“瀚哥儿的名字,被你祖父从户帖勾掉,他的童生功名也没了。”

  “什么?”

  费如兰惊得笑容顿失,双拳紧握道:“祖父前番逼我殉节,此番又将瀚哥儿除名,他是真要致自己的孙女于死地吗?”

  赵瀚被户帖除名,但依旧是家奴身份。

  而娄氏原本的打算,是让赵瀚考取秀才,再解除收养关系。有了功名,自能立业,费如兰便可嫁过去,既不会委屈女儿,传出去也不会失了面子。

  现在可好,让女儿嫁给一个家奴吗?

  入赘都不行,上门女婿也必须是良家子!

  娄氏叹息道:“你父亲来信,说给你物色了一个贫寒士子。虽只是秀才,却也品行端正,只看明年能否中举。若能中举最好,若是不能中举,你也只能将就做秀才之妻。”

  “娘,女儿便那般没人要吗?远隔千里去找个贫寒秀才!”费如兰的情绪有些激动。

  娄氏安慰说:“毕竟也是有功名的。”

  费如兰突然眼眶湿润,压抑着情绪低吼:“望门寡又怎么了?女儿也是处子之身,女儿也是名门闺秀。在这江西没人敢娶,就在千里之外挑捡秀才?若嫁过去以后,夫家知我过往,怎会不招惹嫌弃?到那时,女儿远嫁在外,任打任骂,任人欺辱,还不如现在就去死,至少能落个烈女的名声!”

  “你莫要这样想,那秀才品性端正,并非薄情寡义之人。”娄氏劝道。

  费如兰抹掉眼泪,质问道:“母亲见过那秀才吗?你怎知他底细如何?女儿一辈子的事,就赌那秀才的人品?人心会变,若是中举,变得更快,女儿怕不是要被休了!”

  娄氏默然,无言以对。

  费如兰的眼神愈发变得坚决,斩钉截铁道:“娘,女儿守寡返家,已经失了一次贞节。娘把我口头许给瀚哥儿,如今又要做反悔打算,便是失了第二次贞节。若嫁去千里之外,再被夫家羞辱,再被丈夫休妻,女儿又算是什么?与其在千里之外赌运气,不如选个知根知底的。瀚哥儿,我嫁定了,请母亲撕毁身契!”

  赵瀚的户帖,在费元祎手中。

  赵瀚的身契,却在娄氏手中。

  只要撕掉身契,赵瀚立即恢复自由身,不过会变成没有户籍的流民。

  “你决定了?”娄氏问道。

  “若不能如此,女儿只剩一条死路,”费如兰突然跪地磕头,“还请母亲成全!”

  娄氏叹气道:“就算毁了身契,也是家奴出身,你嫁给他之后,必遭乡邻耻笑。”说着说着,娄氏突然笑起来,“你那祖父,会被气疯的,必定怒而报官,告瀚哥儿拐带良家女。”

  费如兰说:“有爹娘签字便不怕。”

  古代结婚,须有婚书。

  婚书分两种,一种在官府报备,叫做“官约”;一种不在官府报备,叫做“私约”。

  无论官约还是私约,只要双方父母同意,都将具备法律效力。

  婚书不需要双方签字,但主婚人和媒人需要签字。

  “好!”

  娄氏猛然站起:“这份婚书,娘做主婚人,娘来给你签字!”

  来回踱步一阵,娄氏又为难道:“就是过门的时候,恐被你祖父拦着,须寻个他不在家的日子。唉,还是算了吧。便是你祖父不在家,你那二叔、三叔,也会将花轿给拦下,除非你从侧门嫁出去!”

  侧门进出,那就不叫明媒正娶了。

  费如兰说:“二叔,三叔,巴不得看咱笑话,他们又怎会拦着?”

  “也不行,也不行,”娄氏心烦意乱道,“迎亲队伍,敲敲打打,要惹多少人注意?但凡有人阻拦,你以后怎还有脸见人?就算嫁出去了,也要遭人耻笑。你祖父落了面子,必然百般刁难,你婚后的日子又如何安生?”

  费如兰瘫坐当场,脸上写满茫然,不知人生的希望在哪边。

  娄氏的脑子也乱得很,怎么想法子都不对,只能劝说:“如兰,相信你父亲的眼光一回,他看人应该错不了的,瀚哥儿不就是他带回家的吗?你高高兴兴嫁去外地,只要守口如瓶,夫家不会知道你的过往。”

  “我不干,”费如兰连连摇头,“嫁去千里之外,没有娘家照看着,被夫家打死也只囫囵埋了。”

  “他们敢!”娄氏大怒。

  费如兰说道:“有何不敢?便说我害病死了,那么远的路程,还把尸体运回来给你们看?”

  娄氏眉头紧皱,想了想说:“我给你多陪嫁几个奴仆。”

  费如兰说道:“都说夫家是贫寒士子,女儿若多带奴仆过去,岂非惹得丈夫和公婆不快?他们定要认为女儿耍威风,定要认为女儿盛气凌人,到时候必定夫妻不和!”

  娄氏左想右想都没办法,突然笑出声来,打趣道:“我看你是认定了瀚哥儿,尽找些歪理来对付爹娘。”

  费如兰反问:“瀚哥儿有甚不好?虽然出身卑微了些,可却是个有本事的。他虽不经常回来,家里的奴仆却都服他。你看那几个小的,开口闭口瀚哥。他还有学问,能做出这等文章,还说男女平等,定不会辜负女儿。眼前有这好男子,为何要去千里之外赌运气?”

  娄氏叹息道:“唉,你倒是变得伶牙俐齿了,为何之前傻到去寻短见?”

  费如兰回答说:“有些道理,女儿以前没想明白,如今已彻彻底底想通了。闲言碎语都是别人说,自己过得舒心才是正经。”

  “若明媒正娶,这费家的大门你出不去。”娄氏也是忧心。

  费如兰嘀咕道:“女儿从侧门出去便是。”

  娄氏瞬间怒火中烧:“纳妾才偷偷摸摸走侧门,我的女儿必须明媒正娶,我看你是才子佳人小说读多了!还是那句话,你便从侧门偷嫁出去,今后的日子能过得安宁吗?你那祖父怕要天天派人上门找茬!”

  “母亲息怒,”费如兰居然露出微笑,“女儿倒是有个法子。”

  “快讲。”娄氏说道。

  费如兰说:“先毁掉身契,还瀚哥儿自由身,再帮他落户为良民。待再过一两年,等他长得大些,就让他去九江那边做营生。女儿托辞回九江探亲,半路上遭遇匪贼,为保贞洁便跳江死了。如此,我俩可在九江偷偷成亲。”

  说着,费如兰语气一变:“等哪天祖父归西,家里由父亲做主,女儿再带着夫君回娘家探亲。对外只须说,女儿被夫君所救,以身相许,喜结连理!”

  娄氏沉吟道:“这倒是个有用法子,不愧是我的女儿。只是,那老……你祖父硬朗得很,也不知还能活十年八年。”

  费如兰笑道:“女儿一辈子的事,十年八年都等不得?到时候,直接抱孙子回来给父母看。”

  娄氏又好气又好笑:“这种不知羞的话,你真讲得出口!”

  “娘同意了?”费如兰喜形于色。

  娄氏叹息:“唉,你都拿定主意了,做娘的不同意又如何?”

  (明天中午十二点,正式上架,求下首订和月票。)

  (本书首发起点中文网,外站的朋友可以下载“起点APP”,过来跟大佬们一起搞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