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 022【清廉巡抚】

022【清廉巡抚】


  明代铅山县城,不在信江边上的河口镇,而在铅山河畔的永平镇。

  清晨。

  铅山知县冯巽,早早候于宾馆,身后站着诸多士子。

  费映环在那等得直打哈欠,心中对巡抚腹诽不已,若非族长和亲爹再三训诫,他才懒得陪这个智障浪费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杂役打开大门,巡抚魏照乘踱步走出,身后只跟着一个中年仆从。

  主仆二人,皆衣着简朴,浑身上下都彰显着什么叫清廉。

  “惭愧,惭愧,让诸位久等了。”魏照乘抱拳笑道。

  知县冯巽立即上前,赔笑讨好道:“瑶海公莫要自责,只怪我等来得早。”

  “见过瑶海公。”众士子纷纷行礼。

  魏照乘捋着胡须,抬眼一扫,微笑颔首:“县中俊才,今日似又多了几个。”

  冯巽连忙介绍新面孔:“此为本县举子胡梦泰,字友蠡。”

  胡梦泰拱手作揖:“晚辈见过瑶海公。”

  魏照乘见此人穿戴虽普通,腰间玉佩却价值不菲,一看便知出自地方大族。他的笑容愈发亲切和蔼,拉着胡梦泰的手说:“友蠡一表人才,如此年轻便已中举,他日定为国之栋梁!”

  “瑶海公谬赞,晚辈愧不敢当。”胡梦泰谦虚道。

  一番掰扯,冯巽又介绍:“此为本县廪生任伊屑……”

  “可是斯庵公(任希夷)之后?”魏照乘连忙问道。

  任伊屑难掩脸上的自豪,拱手说:“后进末学,拜见瑶海公。”

  魏照乘顿时又拉手鼓励:“斯庵公乃理学功臣,尔当努力向学,不可坠了先祖之名。”

  任希夷是朱熹的亲传弟子,朱熹、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等人的谥号,皆由任希夷上疏请求议订,也因此被视为理学大功臣。

  作为任希夷的后代,任伊屑连忙说:“前辈敦敦教诲,犹如洪钟大吕,晚辈万万不敢或忘。”

  这套虚伪把戏,还在继续进行当中。

  费映环站在宾馆大门前,很想一剑把巡抚砍了。

  磨磨唧唧,沽名钓誉,让人直犯恶心!

  两天前,费映环在横林祖宅,也是这样被魏照乘拉着手。

  当时还有些受宠若惊,但他很快就发现,只要是出身大族的士子,都要被魏照乘拉手扯上半天。

  再仔细一打听,好家伙,朝堂新贵啊。

  去年的江西巡抚叫杨邦宪,此君远离京城,不知朝政变故。竟把周敦颐、程颢、程颐请出三贤祠,把魏忠贤的塑像搬进去,江西三贤祠摇身变成魏公公的生祠。

  糊涂蛋一个,结局可想而知。

  左副都御史陆文献,随即被选为江西巡抚,还没出京就遭弹劾罢免。

  右副都御使张飬素,接任江西巡抚的职务。这位好歹离开北京了,只可惜走在半路上,莫名其妙又遭弹劾罢免。

  魏照乘这个家伙,自己担任吏科都给事中,老师又是南京右都御史陈于廷。

  崇祯扳倒魏忠贤之后,陈于廷参与南京的京察事务,魏照乘参与统计全国官员信息。

  统计工作结束,魏照乘连升八级,一跃变成太常寺卿!

  这都还不满意,生生干翻两个副都御使,如愿以偿跑到江西做巡抚。

  ……

  知县亲自充当导游,一众士子全程陪同,后面还跟着士子们的大量仆从。

  再加上皂吏开道断后,队伍竟绵延二三里。

  将巡抚老爷引至一民巷,知县冯巽指着矮亭说:“瑶海公,这便是大名鼎鼎的报本坊。”

  魏照乘连忙端正衣冠,上前查看亭匾,惊喜道:“果为朱子亲笔,吾当拜之!”

  魏照乘提起衣摆跪下,对着朱熹的题字长跪,身后士子也只能跟着大拜。

  跪拜一番,魏照乘起身欲走,却见亭边有块石碑,石碑上还刻着一颗大白菜。

  魏照乘皱眉问道:“此乃朱子题名之亭坊,何人竟敢擅自立碑于斯?”

  冯巽回答:“前任知县所为。”

  “拆了!”魏照乘喝道。

  冯巽连忙低声提醒:“瑶海公,不便拆除,否则必然引起民愤。”

  魏照乘愣了愣,只得说道:“细细讲来。”

  冯巽解释说:“十年前,铅山大灾,饥荒遍地,又逢加派辽饷。当时,铅山百姓只剩两万人,加派的辽饷就有三万两。知县笪继良刻白菜碑,题‘为民父母,不可不知此味;为吾赤子,不可令有此色’于碑上。他与官吏同吃杂粮、同饮菜汤,劝导大族放粮济民,如此保得一方平安。”

  魏照乘瞬间沉默,不知如何言语,这里头的水有点太深啊!

  铅山县经济繁荣,怎么可能只剩两万人?

  定有无数百姓,托庇于士绅豪族,不在官府的黄册显示。

  至于劝导大族放粮济民?

  怕是当时刀光剑影,知县用了雷霆手段!

  魏照乘盯着白菜碑的落款,仔细回忆笪继良此人信息,很快拍手笑道:“原来是笪郎中,不料他竟有如此政绩。”

  冯巽惊讶道:“笪知县做郎中了?”

  魏照乘说道:“今年刚选为户部员外郎,吾奉命大计天下官吏,笪郎中的生僻姓氏颇为好记。”

  笪继良在铅山做了六年知县,搞得本地豪族苦不堪言,于是大家合伙凑钱,给他买官去赣州做知州。

  南赣地区民风剽悍、贼寇众多,本是一个苦差事,谁知笪继良搞得风生水起,又被当地豪族出钱送去山西……区区数年时间,竟然混成了户部员外郎。

  更有意思的是,魏照乘和笪继良都是东林党。

  只不过,笪继良是被阉党打为东林党,在山西做官时遭革除功名,如今又被东林党视为同志得到起用。

  看着眼前的白菜碑,魏巡抚左右感觉别扭,一番夸赞便匆匆离去,再也不提什么砸碑之事。

  长长的队伍离开县城,登船前往辛弃疾故居。

  永平相当于铅山县的城关镇,赵瀚乘坐的客船就停靠在镇外岸边。

  费映环带着魏剑雄离队,很快来到自家船上,对舵手说:“跟着前面的船队!”

  赵瀚、琴心、剑胆和酒魄,由于昨夜打牌太晚,此刻正在舱内睡懒觉。

  听到动静,立即起身拜见:

  “公子,魏叔!”

  “爹爹,魏爷!”

  费映环扭了扭脖子,一屁股坐下,精神疲惫道:“莫要废话,快过来帮我按按。”

  赵瀚还没反应过来,哼哈嘿三人组,已经迅捷无比的冲上去。

  剑胆和酒魄分列左右,负责给费映环捶腿,琴心绕到后面去按肩膀。

  “呼,舒坦!”

  费映环闭眼享受按摩,忍不住吐槽道:“这劳什子魏巡抚,惯会装腔作势,怕是个只知党争的贪官。江西百姓,有得苦受了。”

  赵瀚问道:“不是传言魏巡抚清廉节俭吗?”

  费映环咂嘴说:“就怕他清廉节俭啊!”

  免费的,往往才是最贵的。

  一个官员标榜清廉,暗地里贪起来要人命,不是三瓜两枣能打发的。

  魏照乘干翻了两个副都御使,才得到江西巡抚的职务,不吃得脑满肠肥会乖乖离开?

  扫到桌上的纸牌,费映环突然来了兴致:“至稼轩墓还有些路程,老魏快坐下,且陪我打牌耍子。”

  魏剑雄盘腿而坐,抓起纸牌问:“怎这么多牌?”

  酒魄献宝似的说:“瀚哥儿有打牌的新法子,两副牌混在一起打。四张牌可以开杠,杠上花的番数可多了。还能做对对胡,碰碰碰碰就胡了……”

  “听起来蛮新鲜,详细说一下规矩。”费映环笑道。

  于是乎,众人又开始打麻将。

  费映环、魏剑雄、赵瀚、酒魄坐一桌,琴心继续按摩肩膀,剑胆坐在旁边给大少爷当牌术顾问。

  打了几圈,费映环终于熟悉规则,果然比以前的玩法有趣得多。

  费大少爷颇为高兴道:“老魏,拿钱出来发了,没彩头可玩得不尽兴。”

  魏剑雄取出几吊嘉靖通宝,桌上每人分得两吊,输赢都由费映环买单,没打牌也能得到赏钱。

  至于什么魏巡抚,早就被费映环忘到天边。

  而在隔壁那条船上,出身永平胡氏的胡梦泰,似乎也不想再伺候魏巡抚游玩。

  胡梦泰更有意思,懒得再浪费时间,突然出舱走到船头,“噗通”一声失足落水。

  “少爷掉河里了,少爷掉河里了!”

  家僮慌张大喊。

  费映环正在做清一色,听到喊声立即吩咐:“快划过去救人!碰,八索!”

  河面上热闹非凡,附近的几条客船,合力将胡梦泰救起。

  费映环不准众人动牌,走出船舱,隔船问道:“胡兄无恙吧?”

  “我家少爷昏过去了。”胡氏家僮喊道。

  费映环说:“快快送回县城就医。”

  胡家的船慌忙调头,两船交错之际,昏迷的胡梦泰突然眨眼,朝着费映环偷偷贼笑。

  费映环猛拍大腿,扼腕叹息:“如此妙计,我怎就没想到?胡兄真大才也。”

  魏剑雄说:“要不,咱也落水?”

  费映环呵斥:“蠢货,可一不可再,东施效颦罢了!”

  赵瀚看得无语,这都什么人啊?

  (献祭一本书:《重生:崛起香江》,镔铁老大的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