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 016【京口驿】

016【京口驿】


  镇江,京口驿。

  同属水路驿站,杨青驿吃垮静海县财政,但京口驿却是日进斗金。

  岸边建起的驿舍,堪称花园式酒店,甚至有三间戏台,常请戏班子驻唱。这哪里是驿站,分明就是大型综合娱乐场所!

  不惟岸上,还有水里,运河口的客船也属驿站产业。

  来往商旅不必登岸,可直接住进大型客船。客船之上,食宿娱乐一应俱全,甚至能够招徕名妓,环肥燕瘦直接看画册,保证让你足不出船就尽享镇江繁华。

  京口驿的规模有多大?

  一共100多间驿舍,30多艘船,70多匹马,3座亭台,3间卷棚,3间戏台,26间马棚,1座道观(马王殿),驿卒、马夫、水手、馆夫、伙夫、轿夫500多人。另配轿房、餐厅、兽医房、囚犯房、草料房、萧王堂等等。瓜州那边还有分部,设漕房和马房多处。

  京口驿的驿丞,换个知县都不当!

  赵瀚他们搭乘的商船,到镇江就不走了,停下来卸货做买卖。

  费映环这厮大手大脚,懒得登岸寻找便宜客栈,直接住进驿属豪华客船,等着换乘前往九江的船只。

  照这种花钱方法,从王用士那里借的银子,估计还没回铅山就已经没了。

  客房。

  费映环品味着一篇启功体,对赵瀚说:“再写一首《将进酒》。”

  赵瀚立即翻开《唐诗选集》,认认真真开始抄诗,顺便熟悉相应的繁体字。

  其实,赵瀚的书法还过得去,小学在培训班也下过苦工的。之前被费映环贬低,纯粹是启功体的笔画问题,字形和结构都比较过硬,真写得烂怎会被费公子拿去研究?

  在赵瀚挥毫的同时,费映环品鉴手中书法道:“这个‘禅’的字形,当脱胎于智永和尚,但又略有变动,结体扎实上乘……”

  这货是在拆字,熟悉启功体的字形结构,每天让赵瀚不停的写新字儿出来。

  启功体乍看有些丑,为何多看两眼又漂亮,费映环始终没给搞明白,因为他不知道啥叫黄金比例。

  用科学角度分析,启功体就是牺牲笔画,让字形结构以黄金比例呈现。

  好歹把一首《将进酒》写完,赵瀚问道:“公子,还要再写吗?”

  “不用,明日继续。”费映环盯着手中字体,头都懒得抬一下。

  赵瀚揉揉发酸的手腕,走去推开窗户吹江风。

  岸边,商旅如织,繁华兴盛,哪有半点末世的征兆?

  山东与北直隶是两个世界,江南与山东又是两个世界,就连乞丐的精气神都不一样。

  江南富庶啊!

  驿站戏台上,有个士人正在讲学,台下站满了不同阶层的听众。

  士人讲学的内容听不见,台下喝彩声却不时传来,那疯狂模样就似明星在开演唱会。

  赵瀚忍不住问道:“公子,船上的客人都说,这位蕺山先生很有名,你怎不下船去听他讲学?”

  费映环冷笑讥讽:“我见过这刘宗周,浙江山阴人,受王学影响颇深,却反过来批评阳明先生。不但批评阳明先生,他还批评朱子,批评陆象山。狂生一个,数典忘祖,虚名倒是挺大。”

  “原来如此。”赵瀚不再多言。

  其实,赵瀚自己想下船去看看,毕竟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历史名人。

  刘宗周,蕺山先生,东林党人,拒绝满清贝勒的礼聘,断食二十三天而死。

  费映环费大公子,明显对刘宗周误解颇深。

  刘宗周年轻时太过傲气,确实逮着朱熹、陆九渊、王阳明开喷。但如今罢官潜修多年,学术思想迎来巨大转变,居然成为王阳明的忠实信徒。

  崇祯继位,刘宗周被选为顺天府尹,北上途中一路受邀讲学。

  赵瀚趴着窗户眺望一阵,好奇道:“公子,你对东林党人怎么看?”

  费映环笑道:“东林书院都被烧了,哪还有什么真正的东林党?皆攀附之徒而已。倒是你小小年纪,也听说过东林党?”

  赵瀚只能胡扯:“家父生前颇为推崇东林党。”

  费映环解释说:“魏忠贤弄权时,但有反魏之人,不拘籍贯出身,都被打为东林党。魏忠贤倒台后,人人争做东林党,否则就会被斥为阉党。非此即彼,是为党争。我年初进京会试,寄居在一长辈家中,听他说朝堂每天可热闹着呢。”

  好嘛,东林党属于政治站队,这个说法出乎赵瀚的意料。

  费映环继续研究书法,赵瀚回到自己的客舱。

  主仆四人,住的是同一个套房。

  费映环独居里舱大屋,赵瀚、赵贞芳、魏剑雄合住小屋,有需要就随时吩咐他们做事。

  “二哥,你快看,你快看!”赵贞芳举着玩具欢快跑来。

  赵瀚笑着将小妹抱住,问道:“这是什么?”

  赵贞芳献宝似的说:“这是魏叔送的木偶,脖子和手脚都可以动。”

  赵瀚讨过来把玩一阵,装作惊讶状:“真的可以动,好精巧的木偶!”

  赵贞芳咧嘴笑得更开心,露出正在换牙的大豁口,小姑娘变得越来越开朗了。

  哄了小妹一阵,赵瀚感激道:“多谢魏叔……”

  “不必,下船办事,顺手买的,”魏剑雄躺在地铺上,悠闲翘起二郎腿,嘴里叼着根草,“你去收拾行李,船已经找到了,明天就动身往九江。”

  赵瀚连忙去收拾东西,一路上的杂活都由他来做,魏剑雄悠闲得变成半个少爷。

  干完事情,魏剑雄又问:“今天练矛了吗?”

  赵瀚说道:“还没来得及。”

  魏剑雄督促道:“每日刺击一千次,一次都不能少。”

  赵瀚只得拿出自己的长矛,在船舱里练习突刺,招式一成不变,枯燥而又乏味。

  好不容易练完,魏剑雄又开始使唤:“去喊酒菜来。”

  赵瀚端起板凳出舱,门口有个铃铛,他要搭板凳才摸得着。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响起,很快就有伙计过来提供客房服务。

  赵瀚说道:“劳烦送些吃食来。”

  魏剑雄躺在里面喊:“一只金陵烤鸭,一碟卤豆干,两斤酱牛肉,一条蒸鳜鱼,一甑白米饭,再来一壶绍兴花雕。”

  伙计说:“客官,酱牛肉卖没了,怕得等到明日才有。”

  别扯什么朝廷禁令,牛肉也卖,猴脑都有,甚至可订购鱼翅,只要你付得起钱。

  魏剑雄道:“那就换成羊肉。”

  “好嘞,各位客官稍等!”伙计小跑着离开。

  大概两刻钟之后,伙计端着酒菜过来,先送进大屋供费映环享用。

  费映环的胃口不大,仅吃了一些烤鸭、半条鳜鱼,剩下的都留给三个仆人解决。

  魏剑雄吃了几口不得劲,突然起身走进里屋,伸手就去抓桌上的酒壶。

  费映环提醒道:“我还要喝的。”

  魏剑雄笑嘻嘻说:“公子,酒不热了,冷酒伤胃,老夫人让我一路照顾你。”

  “胡扯,酒哪里就不热了?快快放下!”费映环有些生气。

  “还是热的?那我尝尝,”魏剑雄对着壶嘴猛灌一口,惊讶道,“怪了,真就没冷,且还给公子。”

  费映环看着壶嘴的口水,顿时一头黑线,破口大骂道:“天杀的刁奴,拿着酒给我滚!”

  魏剑雄拱手作揖:“多谢公子赐酒。”

  大摇大摆回到小屋,魏剑雄双眼圆瞪,看着空盘子问:“金陵烤鸭呢?”

  赵贞芳正在吸吮手指,满嘴流油,一脸无辜。

  “吃完了,就剩半个鸭头,魏叔你要吃吗?”赵瀚把含在嘴里的鸭头递过去。

  魏剑雄扼腕叹息:“你俩是真能吃啊,那么大一个鸭子,转眼就给吃没了。”

  赵贞芳捂嘴偷笑,端出装卤豆干的盘子:“魏叔,逗你玩的,鸭腿肉、鸭脯肉一片都没动。”

  “还算有点良心。”魏剑雄撇撇嘴。

  做了费氏家奴,别的不说,一路上饮食非常丰盛。

  费映环奢侈铺张惯了,由着魏剑雄随便点菜。他自己只吃少许,剩下的全都进了赵瀚、赵贞芳、魏剑雄三人肚皮。

  当抵达九江换船时,兄妹俩直接胖了一圈,不再是以前瘦弱的样子。

  与此同时,赵瀚也终于明白,魏剑雄为啥能膀大腰圆,这货是个彻头彻尾的干饭人!

  不过,费映环、魏剑雄的关系,让赵瀚有些摸不透。

  根本就不似主仆,反而更像是结拜兄弟。

  (求推荐票,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