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回仙主 > 第四十六章:杀意

第四十六章:杀意


“不过现在要将曹大人直接拿下恐怕为时尚早,”邢王站出来,显得十分公正地说道,“大人身为京兆尹,自然也明白疑罪从无的规矩,本王也不会仗着皇家权力,仅仅是有所怀疑就让大人受到太多委屈,不如也和本王一起喝上几杯,本王也再问些事?”

曹明崧环视了一圈,微微皱眉似乎在思忖着什么,最后将视线落在了邢王身上。

“好,”出乎意料,曹明崧脸上若有若无的那抹焦虑在刹那间消失,他竟然点头答应了,“不过突然之间被如此怀疑,还是这么大的罪名,邢王殿下能否让这些人离去,让下官独自与殿下密谈?”

见状林轩心中顿时暗叫不妙。

已经掉入陷阱的曹明崧按理说已经无路可走,只要现在不放走他,后面绝对能够找到证据将他拉下马,而周越的计划无疑是让他在倒台之前,在落入朝廷手中之前吐露出些什么。

如果漏掉这个机会,后面在牢狱之中能开口说话的机会可就越来越少了。

可现在看来,曹明崧似乎还有一条路可走。

相比之下,如果抱住邢王的大腿可能他后面的日子会更好过,既然他手中握有把柄,跟谁说都是一样,当然是要以此要求更有地位更有能力的人帮助他脱离此境,一个小小周越,什么都做不了,又让他曹明崧陷入此等危局,他为何还要把把柄交给周越呢?

“邢王殿下,请恕微臣冒犯,”周越却是微微欠了欠身说道,“刺杀朝廷重臣不是小罪,此案事到如今没有丝毫进展,即便是一丝线索,也万万不可如此轻率大意处置。”

这话其实说得没错

“周越,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由本王看管不够保险吗?”邢王眯起眼睛说道。

“殿下您误会了,微臣的意思是,倘若曹大人真的跟此案有所关联,此等朝廷大案恐怕非他一人可为,幕后必有主使,”周越谦谦有礼地说道,“幕后之人实力必定远超我等,说不定此时此刻已经知晓事情败露,很可能出手灭口。这等疯狂至极之辈,如果殿下执意要亲自监管曹大人,恐怕……微臣是为了殿下周全考虑,这船上毕竟没有圆天强者镇守。”

有理有据,就连邢王都找不到其中有丝毫破绽,要是自己在执意这么做,倒显得自己看事不清了。只不过就算如此,也要——

“越公子说得也对,邢王殿下的安危最为要紧,”还没等邢王再出声,另一边的安璇长公主笑着开口了,“不如先让游船靠岸,将曹卿送下船由佟玮大人或贺佳大人接管。为了以防万一,不如王或、周越两人下船护卫,佟言冉大人也可先下船同你父亲解释清楚。”

一旁的云疏月不由冷笑一声,这安璇看着风向说话,意识到曹明崧可能知道些什么,当然要阻止邢王一人得利。

为了防止曹明崧逃走,论实力,在场的王或、周越、衡夜侯还有云疏月都可以去护卫,不过没必要派这么多人去,两人足矣。而此事周越身在其中算一个最为合适,而剩下的安璇长公主自然而然是让跟自己最亲近的王或去,让王或充当自己的耳朵。

“安璇长公主所言极是。”周越躬身说道,显然这就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实际上周越已然从郝云那里知道曹明崧背后乃是李澄,所以才会做这一切。李澄在朝中权势滔天,曹明崧想说又有多少机会?就算现在要吐露,对于身处高位、可能和李澄有所来往的佟玮他本来也要考虑考虑,更何况他还刚刚还利用了佟玮的女儿,佟玮会因此救他吗?

吐露把柄,最重要的是期盼别人能救他!自己的背后是莫老爷子,莫老爷子和璟王爷关系极好,该站哪边队,周越相信曹明崧自有判断。

“怎么样?不知曹大人意下如何?”见邢王也不再说话,周越趁机又轻声问道。

“说来说去,就好像已经定我之罪一般处置……”曹明崧摇了摇头,另一边放开了佟言冉的玉臂。

不好!

这般举动这般言辞可不是准备放弃的样子,更像是下定了决心要放手一搏似的……难道说?

砰!

在一霎那庞大源气迸发而出,整个坚硬的船体被强大的力量的践踏之下塌陷,曹明崧身化幻影直接朝外冲去,只为搏取一线生机!

他没办法!因为他知道幕后的幕后,是陛下!如果自己真的暴露,什么机会都没有,李澄和自己之间陛下当然能轻易抉择!如果自己能和邢王殿下单独一谈,说不定还有扭转的机会,可现在……只有逃回京兆尹府杀掉人证他才有活命的机会,至于现在逃跑导致的那些什么怀疑,都不算实证,陛下都能压下去。

正是因为知道背后是陛下,因为知道只要一暴露那就是死!所以他和李澄才会如此互留把柄,在自己暴露时拉死对方,可现在他很难有这个机会了!

先保住自己再说吧!

只晚了一息时间,谭启一直接追了上去,而距离更近的衡夜侯动作更是迅速,爆发的源气弥漫在众人之间,瞬间出现在曹明崧的背后,抬手就是一拳。

曹明崧怒哼一声闪身躲过,身形一歪没能保住平衡,朝着船舱一侧飞去,但经验丰富的他反而以此借力直跃而上。

“曹大人,你够了!”远处观望的邢王恰巧在曹明崧的逃跑路线上,自然冷眼站了出来,“不要一错再错!”

邢王这点实力敢站出来也是他自信,自信于曹明崧再怎么疯狂也不敢对他动手。他从纳宇袋中抓出长枪,直接选择了与曹明崧硬碰硬。

轰!

源气碰撞的轰鸣之中,双方瞬间交手,但曹明崧面对皇子明显还是放水了,没有丝毫恋战,只是将其轻松压制后转身就要向外逃去。

“还想逃?”衡夜侯眼神犀利,跃起的同时瞬间出剑。

对于这种敢做不敢当的家伙,衡夜侯更没有丝毫好感,不管是曹明崧还是邢王,所以才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追上。

一动手便是杀招!

那玄妙的源术和徐家的源术有些相似,本质却完全不同,剑身边缘都仿佛变得暗淡无光,深邃而黑暗,剑锋本身却又无比闪耀,就如同寂静夜空中一抹夺目的星光。

邢王和衡夜侯一前一后两面夹击,曹明崧几乎避无可避!可在邢王的眼中,冲向曹明崧背后的衡夜侯却更像是在冲向自己。

那茫茫星光笼罩了曹明崧,也笼罩了他邢王。

尽管被曹明崧所遮挡了大半,可衡夜侯的身影依然与邢王印象深处的某个影子相重叠,仿佛在那一瞬间他又回到了那个晚上。

面对毫不掩饰的杀意,邢王下意识做出了反应,金色的源气在长枪凝聚,已然隐隐有了龙诵的影子,以威力提升数倍的源术护住己身。

嗡嗡嗡!

一道残影掠过,仿佛空气都因颤抖而产生嗡鸣,谭启一甚至没有从背后抽出兵器,在落后一瞬之后终于赶上,抬手便强行将三者分开。

但衡夜侯和邢王的杀招的部分威力还是尽皆落在了曹明崧身上,剧烈冲击让曹明崧嘴角溢出鲜血,重重跌落在地,再无抵抗之力。

“愚蠢。”谭启一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这样不是自己把罪名坐实了吗?

“愚蠢?”曹明崧眼中闪过一抹疯狂,有些艰难地说道,“等着瞧吧,到底是谁更愚蠢!”

另一边停下手的邢王却是脸色铁青,没有去管冲过去将曹明崧扶起的佟言冉,而是凝视着衡夜侯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来人,将曹明崧带下去,他已经重伤再无逃跑之力,”邢王最终出声下令,随即冷冷说道,“还有衡夜侯,把他也带下去。”

他作为皇子是有这等权力的,刚才不用是给曹明崧面子罢了,现在他却是更加确定。

“衡夜侯?”

众人都是一愣,只不过衡夜侯自己却只是皱了皱眉,像是意识了什么,脸色也逐渐难看起来。

“衡夜侯刚刚的源术,实着让本王有些心惊啊,”邢王冷冷地说道,“感觉就好像在什么时候见过似的,和当初刺杀我的刺客所施展的源术一样。”

此话一出周围却是死一般的沉寂。

这已经摆明了是在指认刺客了,在衡夜侯出手之后当事人邢王殿下亲自指认,可能认错的几率就很小了。

“刺杀邢王的是衡夜侯?”一旁努力让自己脱离众人注意的林轩皱了皱眉头。

初临都城的时候,他就看见过四处张贴的刺客悬赏,敢于刺杀皇子,直至今日都没有丝毫线索,连天相楼那边都不愿透露,所以才被下意识地认为和刺杀朝臣的是同一个凶手!

谁能想到堂堂侯爷,也会做出这等事。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在嫣语楼,衡夜侯的言语字句之中都能感觉到他对邢王的怨恨和杀意!

按理说这事在自己和衡夜侯合作之外,自己没有理由帮忙,只不过林轩还是很喜欢衡夜侯这个人,衡夜侯本身对太子殿下的态度在未来也很能帮上忙。

如果让衡夜侯折在这里,那就亏大了。

林轩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权衡利弊之下,决定下一个稍微有些危险的赌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