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回仙主 > 第四十五章:冰山

第四十五章:冰山


“怎么回事?曹明崧怎么会在这里?”衡夜侯感应到曹明崧,皱着眉头穿过人群朝着人群聚集的方向赶去,随即一惊,“是那家伙?难道说是遇上麻烦了?”

衡夜侯其实也并不知道自己帮助的人叫林轩,更不知道是清天宗巡使。

“衡夜侯认识那个清天宗弟子?”

一旁的声音响起,衡夜侯顿时一个激灵,扭头望去连忙说道:“拜见安璇长公主殿下。”

显然安璇长公主也被源气所吸引而来,身旁站着的是王或和云疏月。

“呃……我只是最近才认识他,他想要在都城中寻个去处,故而来投靠我。”衡夜侯皱了皱眉头,按照原本和林轩约定好的说法说道。

“那日在武会楼他倒也是这么说的,还是东方晨宇的朋友……清天宗弟子一般都在宗派内修行,有可能会和东方晨宇结友吗?”安璇长公主眯着眼睛摇头说道,“不过那日在武会楼,疏月你好像也和他相熟啊……”

“和东方晨宇一起来的,我总不能赶出去吧?”云疏月轻声说道。

“安璇姐姐别急,这家伙究竟要做什么,我们看着就是,”王或敏锐地感觉到对方的源气气息有些熟悉,却也未曾乱动,“如果那曹明崧真有问题,既然我们在场,自然也不能放过。”

一旁的云疏月瞥了一眼在远处观望的邢王,又看了看身旁看似两情相悦的两人,不由冷冷哼了哼。她这边阻拦王或的想法已经无法再进行下去,东方晨宇那边她倒是不担心,肯定能成……现在也就看林轩这边要怎么办了。

看似糟糕的情况,貌似在周越的出现下有了逆转。

“我玄青在这谷雨酒宴之中找了这么多人,没想到一找上曹大人你的夫人你就出现了……”林轩讥讽地笑了笑说道,“可别拿那一套信物什么的骗人,我倒是要问问在场的诸位,可曾拥有这等宝物?”

众人立刻又议论纷纷起来,偷偷看向那几个远处观望的皇子皇女,看到他们一样冷笑的样子就知道,就算有也不会是曹明崧能有的东西。

林轩敢这么问当然也清楚,据他所知估计也就和楠木山主有联系的璟王爷会有这种东西。

“莫非曹大人原本就知道玄青兄会找上门来?”周越一副冥思苦想后惊讶的样子,“所以一直盯着这边,就是想着如今这一幕?令夫人可是大人的枕边人,对大人您最为了解,难不成大人也害怕令夫人说出什么,才一直盯着此处企图将上门询问的人灭口?从而免除后患?”

两人极为默契的一唱一和让曹明崧如坐针毡,他开始怀疑敌人所布下的陷阱,也不确定会不会是李澄为了除掉自己而布下的迷障,总而言之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必须立刻就走!

“你们想猜就猜吧,我不明白你们都在说些什么……”曹明崧冷冷地说道,“难不成你们的意思是说我杀了角峰巡使?笑话!与其在这里大放厥词,还不如早日找到证据呈递陛下,到了朝堂之上我们对簿公堂!”

“只不过是一点猜测嘛……曹大人为何如此着急为自己开脱呢?”周越眼神中闪着不可名状的光芒。

“子虚乌有之事,谈何开脱?”曹明崧耸了耸肩说道,“越公子你大可以明日去找陛下,本官愿意与你对质,不过今夜……容我携夫人先行离开了。”

曹明崧挥了挥手,抓住不知所措、说不出话来的佟言冉便准备离开。

轰!

狂暴的源气碰撞,却仍然在可控范围之下,曹明崧将佟言冉护在身后,身旁的一众护卫尽皆倒地不起,而谭启一却是负手而立,挡在曹明崧的离去之路上。

“曹大人,别急啊,在下觉得越公子的话倒是有几分可信之处,”谭启一微微一笑,看上去非常客气地说道,“况且时候还早,谷雨酒宴也尚未结束,不如一起饮上两杯?”

曹明崧一咬牙。

“没来头这么急着走?不会是想要去毁掉证据的吧……”周越在一旁添油加醋地低声说道。

这一句话一出,如果再想走的话,恐怕会更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包括在场的邢王黎王等人……但他曹明崧不在乎,只要能走的掉,只要能熬过今夜就无妨,可是现在有谭启一在场阻拦,他也根本走不掉啊!

“不过也不能真冤枉了曹大人,”谭启一笑着说道,“越公子,你的意思是怀疑曹大人害死了清天宗的角峰巡使,可他又为何要这么做呢?”

“这我倒是不清楚。”周越微微一愣,一脸疑惑。

“据我家大人所说,角峰巡使是来探查大荒都城诸多朝臣遭到刺杀一事……我家巡使大人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角峰巡使动手,”林轩沉声说道,“不过我想现在我是知道了,看来他是看到了不该看的,查到了不该查的东西。”

“你们这帽子倒是越扣越大了,这么说来我还成了这大荒都城诸多朝臣被刺杀的真凶咯?”曹明崧怒喝道,“难道说刺杀邢王殿下的也是我咯?”

远处的邢王不由眯了眯眼睛,这话倒是提醒了自己,只不过在众人偷偷的注视下他还是站出来说道:“刺杀我的虽然也是先天圆满,混淆的源气,但我能够确定的是应该并非曹大人。”

“听到了吗?邢王殿下都如此说,你们还有什么疑虑吗?”曹明崧皱着眉头说道。

“这事可不能这么算……又有谁说刺杀朝廷诸臣的和刺杀邢王殿下的是同一个人?”谭启一却好像并不打算把路给让开。

“可笑……你们没办法证明我有罪,难道说我无法证明自己无罪,我就是凶手了?”曹明崧嗤笑一声说道。

林轩忍不住瞥了周越一眼,看来即使郝云知晓真相,却也无法堂堂正正拉出来作证,他的证言也绝对会被怀疑是栽赃陷害。

“想要刺杀朝臣,恐怕也需要不少人手,”周越却是不急不躁地说道,“只要审问审问京兆尹府的府兵,不就能证明曹大人的清白了吗?”

笨蛋!做这种事,谁会用自己府里在册的府兵啊!

林轩在心里暗骂,他还以为周越会说要去把那些信件搜出来……不过转头一想,那些信件周越应该是想拿在自己手里作为把柄的,恐怕也不可能交给上头当作证据。

不对……如果是有人指派,那人没有去找天相楼雇佣杀手本就是不相信天相楼,让曹明崧动手的话恐怕也不会允许他去借助别的力量吧……恐怕只有自家府兵才更容易掌握,才不会泄密。

会借兵力给曹明崧吗?不可能,这等于自己把把柄送到对方手上。

而另一边的曹明崧却是脸色一变,就算郝云被救走就算被别人怀疑,只要他有时间制造意外将自己手下那批人灭口,对方就毫无证据可言!而现在被困在这里,只要邢王他们一声令下,至少自己就绝对逃不掉了!

他自己也想早些灭口了解此事,可李澄却一直说还有要动手刺杀的人在,为了不让知情者越来越多,让被灭口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被怀疑,他也只好一直等到现在。

“那你们倒是说说,我曹明崧为什么要刺杀朝臣呢?”曹明崧怒吼道,试图以最后的动机洗清嫌疑。

但是周越只是淡淡一笑,轻轻走到曹明崧的面前:“等到曹大人的府兵招供之后,曹大人自然会说的。”

“如果曹大人有什么隐情的话,不如趁现在说出来,”周越凑近在曹明崧的耳边轻声说道,“切莫给了那些利用大人的家伙逃罪的机会。”

“你!”曹明崧脸色苍白。

“曹大人,越公子所言,你今夜所谓的确反常,本王也不得不考虑这种可能,”远处的邢王高声说道,“不过现在就因为这么点怀疑大人,的确委屈大人了,不过审问贵府府兵倒也并不伤及大人利益。倘若大人的确无辜,本王和越公子以及清天宗巡使自当登门致歉。”

原本要审问整个大荒都城的人马是不可能的!毕竟人太多,也不能无缘无故怀疑人家,可现在自己行动失败被人指出的反常,却让他没了拒绝的理由,可这一审……

“倒是明白角峰为什么会被害了。”

一提到府兵,林轩瞬间想到了什么……当初可能角峰巡使看到的就是京兆尹府的府兵动手,才怀疑曹明崧,而彼时他独自无法证实,恐怕透露给了朝廷某人想让朝廷去查去审问,而不巧的是,他所透露给的人或许就是当初命令曹明崧的人,这才惹来了杀身之祸。

林轩明白,今夜所暴露而出的恐怕不过是冰山一角,更加黑暗更加深沉的东西,还在冰面之下。

……

漆黑的夜色之中,处于大荒都城核心部位的京兆尹府仍是灯火通明,其中的不少府兵举着火把出入换防,无比警惕地在街道之上巡逻,可阴影之中人影在动,那些府兵却似乎没有丝毫察觉。

好像并没有刻意躲闪,那人便已经来到了京兆尹府的围墙之外,他一个闪身便已经消失不见,在绝对的实力之下已然来到了京兆尹府最为核心的地带,不过他好像一直都不敢暴露丝毫的源气,完全凭借着自身的身体力量潜伏其中。

“在哪?”

那人一个翻身跃入了曹明崧的房间之中,轻而易举地开启了密室的机关,在密室中宁愿动手翻找也没有爆发源气进行覆盖性搜索,不过很快他就在角落里找出了那十几封秘密信件。

“真是没用的东西,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曹明崧竟然还让人找到了破绽。”李澄愤愤地说道,掌心冒出一团强烈的源气将那些信件尽数焚烧殆尽,作为源气圆满的圆天境界强者,他还是能够控制小范围内不留下源气残留的。

可一路上不爆发源气,还是为了以防意外留下自己的源气残留,导致成为指证自己的关键性证据。

李澄离开密室,在黑暗之中扫视了一眼整座京兆尹府中的府兵,他也想要趁机进行灭口,可曹明崧这个家伙也是防着他会暗算于自己,所以压根没有告诉他究竟是带了哪些人动的手。

想要灭口,杀几个人问题不大……可总不能为了不漏掉全杀掉吧。

“哼,也是咎由自取。”

李澄轻蔑地冷哼一声,小心翼翼收敛源气离开,在离开京兆尹府有一段距离之后一个闪身消失不见,就如同他从来都没有来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