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回仙主 > 第四十四章:虎口

第四十四章:虎口


对于曹明崧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林轩始料未及。虽然他和佟言冉乃是夫妻,可实际上曹明崧的年龄却是要比佟言冉要大上至少二三十岁。

只不过曹明崧是先天,将来可能会成就圆天,他仍是一副青年模样,这点年龄差在如今世界已然不算什么。

可毕竟这么大岁数,他也绝不可能出现在年轻一辈的谷雨酒宴上。

林轩在上船的时候便敏锐地察觉到船上留有曹明崧的源气气息,但曹明崧身为京兆尹也负责船上一部分的护卫,有他的气息也很正常,林轩便没多在意。

没想到他竟然借此一直潜伏在船上,难不成预料到自己会来找佟言冉?也对,这件事上佟言冉就是唯一的突破口,其他方面越是完美,越能注意到唯一的缺漏。

“利用自己妻子引出敌人,如若我不择手段出手,岂不是亲手将妻子推入火坑里?”林轩在心中暗骂,“而且还利用自己小舅子来发现,让自己的出场理所当然。”

那名突然怒吼的护卫肯定也是曹明崧的安排,身为佟家女婿,想在佟言宏身边安插一个小护卫简直不要太简单。

“动手!”

随着曹明崧一声怒吼,众人一拥而上,曹明崧自己更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爆发的源气掀翻了桌椅酒菜,锐利长剑直冲林轩而去。

杀心一览无余!

“麻烦了,难不成现在就要逃?”虽然有云疏月他们在船上,林轩也明白不能让他们冒险来救自己。

毕竟无论云疏月还是东方晨宇都是焦点人物,如果保下自己很可能引起陛下注意,把他们自己赔进去。

一旁的谭启一也已经第一时间护住了曦月郡主,那不易察觉的轻轻摇头让林轩明白谭启一也不方便出面帮忙。

林轩能理解,现在已经动手了!谭启一也没办法抛下郡主,就算郡主和佟言冉出声为自己辩白,恐怕曹明崧也不会停。

他的目标本来就是自己,等到自己一死,当然是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林轩手持玄洪戟瞬间与之交战,撕裂了游船木板拉开距离,一边思考着对策。

“住手!”

突然间一声怒喝,有一道身影落在了林轩身前,同样手持长剑,强大的源术将曹明崧击退。

“周越?”林轩皱了皱眉,随即一声冷哼,“他恐怕已经猜出曹明崧早有预谋,所以让我按自己计划行事吧。”

这个老狐狸,就是在等这个时刻,反过来揭穿曹明崧!

“越公子?你要做什么?”曹明崧没有料到这种时刻还会有人站出来,“此乃刺杀郡主和我夫人的要犯,难道你还要庇护于他,与本官做对吗?”

通常来说,就算感应到有源气波动,也很少这么着急赶过来,更不会连形势都没看清就出手相救。

“哎呀哎呀,京兆尹大人不要误会,这位是我前些时日刚认识的朋友玄青公子,”周越将林轩护在身后,相当于以自己的身份挡住了曹明崧,“他怎么会是刺客呢?我记得佟言冉大人、佟言宏大人以及郡主都是在上船前见过他的不是吗?”

这家伙,那个时候就已经观察自己了吗?

林轩心头一惊,那时周越未必知道自己的身份,却在如此观察入微,恐怕也是想找到潜伏酒宴中会来找佟言冉的人吧。

“确实,之前他是跟衡夜侯一起的,不过......”佟言宏皱了皱眉,有些迟疑地说道。

“夫君你误会了,我只是和郡主碰巧又遇见了这位公子,闲来无事才攀谈一二,”佟言冉见战斗暂且平息,连忙推开护住她的护卫走出来说道,“本就并无危险,况且还有谭统领在场。”

“曹大人,的确是一场误会,”黄晨心也出言相劝,镇静说道,“玄青公子初来乍到,胸中怀有丘壑却无处施展,才想着结交诸多名贵。”

黄晨心也是竭力给林轩打圆场了,在之前林轩和曹明崧交手时她都没机会插话。

“误会?一个没收到请柬就上船的家伙,不抓走才是不合规矩!”曹明崧冷哼一声,完全没有罢手的样子,“夫人,郡主,你们都不要轻易相信他人,这家伙只不过是想在寻找时机,在谭统领放松警惕时出手罢了!”

“还请越公子速速让开,不要妨碍我京兆尹府捉拿刺客,也不要被这刺客所蒙蔽。”曹明崧高喝道。

不过周越也没有乖乖让开,而是转过身来对林轩说道:“玄青兄,你没有请柬就上船,确实不合规矩,不如这样,你先跟着曹大人回去,相信曹大人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开什么玩笑?要是被抓回去的吧,那不就——

林轩微微一愣,瞬间明白了一切,随即道:“这确实是我不对,刚才曹大人突然出手我出于本能才动手反抗,绝对没有顽抗的意思,曹大人也没必要格杀勿论吧。”

他终于明白曹明崧真正的目的了。

曹明崧很清楚想要查清此案的必定是清天宗,却又不能再杀一个巡使,于是便在这里把自己打造成另一个刺客身份,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当场击杀。

就算杀死对方之后清天宗追究,自然也能说不知道这个人是巡使,既排除了威胁,又无更多后患。

只要自己跟着他们走了,离开人群后亮出巡使身份那就没人敢动自己。

“不过为了玄青兄考虑,我也一同前去吧,如何?”周越一脸愉悦地说道。

一同前去?曹明崧脸色一变,这样一来岂不是连在押送途中动手的机会都没了?

若是让这家伙亮出身份,又有郡主他们的证词,这场戏就白演了!更何况刚刚来到这里晚了一步,言冉她恐怕已经......

曹明崧清楚自己夫人是什么样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也有所猜测。

“怎么了,曹大人?”周越不依不饶地说道,“怎么不再动手了?大人难道不用履行职责吗?人可是越来越多了。”

这么长时间,又是那种强度的源气碰撞,几乎整个酒宴上的人都要围过来了。

“说起来曹大人怎么会这么快出现的?”

“谁知道,也许他也违反规矩上船了?”

“上船也无所谓好歹是保护我们。”

周围议论纷纷起来。

“诸位,本官能这么快出现在这,是因为为了保护夫人,让我的亲信携带我的信物在场,我的亲信一捏碎信物我便赶过来了。”曹明崧解释道。

不过对于这个解释,在场的人也不知道有几个会信。这里是凡界,那种信物有多珍贵?会用在这里?

“既然诸位都在这里,我便为我朋友说句公道话,”周越突然高声说道,“其实这位玄青公子乃是清天宗弟子,在清天宗巡使麾下调查角峰巡使被杀一事。”

此话一出,在周围引起不小的骚动,这件事虽然极为隐秘却也有不少人知道,顿时一片窃窃私语。

而林轩差点一戟戳死周越,这种事情能随便说吗?让我以后要怎么混?不过幸亏自己还伪装着,周越也没说自己就是巡使。

“所以他才四处奔波结识朋友,不知道曹大人为何一心置他于死命啊?”周越故意看向曹明崧说道。

曹明崧倒是丝毫不慌:“我并不知道他是清天宗弟子,我也只是想要将他抓捕归案罢了。既然如此,看来是我太冲动了。”

发展到这,原本的计划完全被打乱,还不如自退一步赶紧离开。

“曹大人来得如此之快......莫不是一直藏在这船上,就只是为了抓他吧。”周越见状立刻说道。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知道他会装成是谁,会去哪里?”曹明崧扭过头来怒道,“连没有请柬被带上船的护卫都有一大堆,我哪里认得出来?真是一派胡言!”

“那反过来说,我在谷雨酒宴之上这么久,和那么多贵族交际,怎么偏偏就在与佟言冉大人闲谈时被你找到呢?”林轩说道,“真是可笑,你的亲信竟然仅仅看到我和你夫人在闲谈就认定我是刺客?”

曹明崧一顿,他虽然知道会有人混入酒宴,却并不确定会借助哪家名门,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一定会找自己夫人佟言冉!

没想到这恰恰被对方利用,让自己的行为可疑了起来。

该死!

这个计划本来第一要旨就是第一时间将对方击杀,对方死了自然死无对证!可是这周越意外出现,他没办法动手,让对方有了辩解的机会。

自己的行动一下子就经不起推敲了!

再者,他能控制佟言冉的证言,却没办法控制意料之外出现的曦月郡主和谭启一的证词。

“这周越在和郝云谈过之后肯定是知道了真相,为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揭发曹明崧才搞了这么一出吧,”林轩完全明白了周越的所作所为,“预料到我们双方会为了突破口佟言冉行动,连我都被他当成了棋子!”

如果能借机调查曹明崧,能够拿到台面上的证据便不在话下,毕竟他手下那些参与行动的来不及灭口的人手就已经是铁证!

周越怕是也会以此要挟曹明崧说出更多的秘密,拿出幕后黑手的把柄,在查清当年真相的道路上再进一步。

标题注解:

虎口:在原来棋盘上呈尖形二子顶点的基础下在下一着,构成“品”形状,若对方的棋子置于虎口中,己方可立刻将此子提走。文中意为布下的陷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