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帝王妾(狗血) > 91、第 91 章

91、第 91 章


淑妃抬头看了眼面色冷沉男人, 他是她见过容貌最胜的男子,今日他身上穿着明黄色绣五爪金龙服饰,头上以白玉冠束起满头墨发, 说话时不自觉转动右手拇指上的扳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漠气息。

从前都不敢正眼瞧他, 自从薛氏被拘禁凤兮宫, 她掌管宫务后,见帝王的次数倒是多了起来, 只是始终看不见他身上有丝毫温情。每次询问她后宫诸事,皆是公事公办的语气,没有半分以男人看女人的态度看她,故而她亦是规矩办事。

“去年没能去避暑山庄, 没想到今年又落了空, 加上近日天气燥热乏闷,她们听闻杜姑娘出宫便不免有些激动了。”她没法直接跟帝王说, 有人动了从此远离深宫, 再不想伺候帝王的心思。但淑妃还是委婉的提了提众人也想出宫,许是玩玩也好, 或是散散心也罢,宫里嫔妃一年到头能出宫的机会便是盛夏避暑,秋狩狩猎这两回, 若是地位卑微, 这两回机会都不一定有,踏入宫门注定没有机会再出宫。

不过让淑妃没料到的是,崇德帝抬眸望着她,便道:“她们想离宫?”离宫与出宫看似一字之差,可是听上去意思截然不同。

帝王黑沉眼眸似能窥探人心, 李兮雅心内猛地升起股猜测,帝王说的离宫就是她想的放她们出宫。

李兮雅心里登时一紧张,从红酸木椅上站起,道:“天热人心浮躁,想去避暑山庄也是正常,内务司用冰供应臣妾会再提上一成。”

她只好说成自己办事不利,短缺了各宫冰块,才让宫里人有了怨言,把错事往自己身上兜揽。实在是帝王所说的事此事甚大,她不能贸然替旁人做主回答。宫里用不着费心争宠后,没那么容易谁和谁结死仇,关系反倒缓和不少,遇事能彼此关照一二。所以哪怕宸妃跟她透露过想离宫的意思,她也怕自己说出口,反而害了宸妃。

淑妃独自揽下责任,让崇德帝闻言挑了挑眉,显然他没想到她会这么选择。宫务他交给李淑妃,不代表他并不知情宫里的事,自查出各世家在宫里放置眼线,宫中

事务就没有他不知晓的,薛氏那回下药纯属是嘉羡大长公主钻了空子。

他将手中毛笔归置于笔架上,正视着眼前自己后宫里的淑妃娘娘,道:“想离宫无可厚非,谁动了这番念头都可,朕特许恩典。”他的眼里好似有了一丝柔情,也沾染了些温柔,不似以往冷酷无情,好像……她们做不成他的女人,亦是他的子民。

李淑妃不禁出声喊道:“皇上?”

还是想不通他是坐拥天下的帝王,怎么就愿意将宫里女人遣散,甚至愿意下旨准许她们自行婚嫁。

如今皇上膝下无子,后宫无中宫,再要遣散后宫妃嫔,她不必深想就知道其中艰难,可是同时崇德帝的话让她明白,或许她们真的可以走另一条路,且不用如宸妃所言长伴青灯古佛。

淑妃眼里闪过希冀,只是想到李家那群人,想到自己生母,她的眼睛里的光暗淡了下来,许多事情不是她们想就可以做到的。她素来是小心谨慎惯的人,并没有做出头鸟,低着脑袋没有把话说出口,但是并没有急匆匆拒绝。

崇德帝似乎知道她的顾虑,没有过多为难她,这种事情哪里能一蹴而就,摆了摆手让淑妃出去。

淑妃垂首领命:“臣妾告退。”走到门口就要出书房前,她皱着眉往回看,只见坐在御案后的男人,正微低头勤恳批阅奏折。

哪怕是回到自己宫里,心底也并未放下帝王跟她说的那席话,她们都知道帝王生性寡淡,只在有和淑皇后面前才露出几分情意,中间帝王与和淑皇后闹别扭,曾短暂的出现过一个杜月满。但自从和淑皇后逝世后,帝王就没有踏足过后宫,杜月满亦是低调行事,如果不是这回突然知道她出宫,她们可能都快记不起还有这么个人了。

她们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否得宠,是否被帝王临幸过,更清楚当初和淑皇后葬身火海,帝王曾将罢朝八日,那整整八日都将自己锁在麒麟殿谁都不见。

淑妃清楚后宫女人的心理,有时候不是她们不知道帝王对和淑皇后情深,只是心里总期盼着和淑皇后已死,帝王能走出对和淑

皇后的感情,着眼后宫其他人,不管是她们当中的谁都行。

就像当初杜月满横空而出,这就像冬日结冰的湖面突然破开一处冬,犹如破除了和淑皇后的独宠般。

她们为多了个女人担忧,但心里更多的是欣喜,自觉自己终于有机会,毕竟有前人将湖面砸出冰洞,也代表着她们能有机会,在其他地方破湖面,见到里面淌着生气、漾着波纹的湖水。

只是杜月满并没有如她们所想,得到帝王恩宠,按照如此发展下去,或许以后她们都不会有宠,得以出宫当真成了她们都另一种选择。

是跟历代帝王后妃那般一辈子待在深宫,还是如崇德帝所言领恩出宫,这两个选择就摆面前,淑妃拧着手里帕子,她的心不停地跳动,直蹿到嗓子眼。

而在勤政殿书房的帝王,再得知淑妃离开后,转头暗卫给宸妃送消息,夸她事情办得不错,再接再励。

谁都不知道宸妃是崇德帝放在后宫里的人,就连宸妃那番话,都是崇德帝刻意下的引子,包括刻意让人知道杜月满得恩典出宫。

若他想让杜月满悄无声息消失,不引起波澜,大可以制造杜月满病逝,或是意外身亡的假象,然后再让暗卫偷偷带她出宫,而他却选择让苏全福送她出去,没有故意隐瞒任何人,在所有人心里种下颗种子,只待哪日生根发芽。

宸妃额角抽了抽,面上谢恩,实则不断在心里吐槽帝王,每回夸奖必然有更难的任务交到手上。

“谁能理解我啊,能把事情办好,非我本意,实在受够宫里的日子了。”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先前她还得时不时替帝王拦下献媚的女人,还得替和淑皇后娘娘解围,不能叫任何人察觉,天知道她当初多懊悔初不该接这份差事。

但想到那女人将她母亲气死,霸占她母亲正妻之位,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现在她能让她和她女儿进宫,看着她们给她磕头行礼,心里还是畅快的,如果能早日出宫折腾那对母女就更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绝对没有胡来,宸妃最初

就是这么设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