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帝王妾(狗血) > 86、晋江文学城独发

86、晋江文学城独发


离宫前杜月满想见太后最后一面, 跟苏全福说的是感念主子照拂,今次离宫恐怕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再伺候主子,是以要给主子磕头谢恩。

这番话说的在情在理, 苏全福没有可能拦着她不去给柳太后道别,又怕她耽误时间, 索性陪同她一块儿。

行至寝宫, 在门口便让宫人挡下。

念善闻声从里缓步而出,打量了眼穿着靛蓝色襦裙, 头梳双丫髻的杜月满,用惯有的肃声道:“主子乏困,正在内里休息。先前吩咐老奴,二姑娘离宫不必特意再同她老人家说。”

柳太后的作息规律, 这时候不是她休息的时间, 苏全福再找杜月满前,就先求见过柳太后, 杜月满明白这是柳太后不想见她。

哪怕是见不到柳太后, 她还是提着浅蓝色宫裙裙摆,恭敬的跪在寝宫门口磕头道谢, “民女感谢娘娘这些时日照拂,这辈子月满定当铭记在心。”如果不是柳太后让她在乾清宫找份差事做,可能宫里死水般的日子会将她逼疯, 能每日打扫柳太后内室, 替柳太后抄写几份佛经,除去那些浮华焦躁,让她心里宁静不少。

念善朝着苏全福使眼色,让她赶紧将杜月满带走,这人入了深宫心思不比以前单纯, 现在还在玩小心眼。

可能她心里有几分真心想感念太后娘娘相护,但是最后嘴里皆是以‘民女’相称,替她做最大利益的谋划,这是说她虽然进宫,在皇上身边待过段时日,然后又伺候太后娘娘,但她既不是奴才,也不是皇上后宫妃嫔,她仍是清清白白、身子干净的良家姑娘。

“二姑娘走吧,耽误出宫的时间就不好了。”苏全福只能在心里感慨,杜家不愧能成为江南首富。

直到杜月满离宫前一刻,消息都没有透露半分,等她坐着马车出了皇宫,才有丁点消息在宫里传开。

谁都没想到她悄无声息入宫,一直都没有身份,最后又背着人悄悄离宫,好似皇宫是她家似的,这种来去自如的行为自然惹得人不满。

深宫里的女人没有恩典不能出宫,哪怕出宫也是必须跟着圣驾,按照惯例今

年可以去避暑山庄避暑,但是皇上显然没那打算,大家只能一块在宫里熬着。

妃位以上的娘娘比下面宫妃幸运,她们见娘家人的资格,也不过得等一两个月准许见一回,妃位以下的女人现在是既见不到龙颜,又没有办法见到家里人,心里苦楚没处说,甚至隐隐后悔起当初入宫。

这才入宫不到两年光景,就觉得时间煎熬,往后还有二十年三十年的熬,想想就恐怖如斯。

自从薛皇后被贬为净妃,李淑妃就暂且掌管后宫事务,皇上不踏足后宫,宫里女人们没有争宠的地方,顶多争论下身上衣物布料、采买进宫的胭脂水粉、头上所攒的珠宝首饰,无意间少了很多麻烦,所以这些事她上手算快,又把部分权利下放到良妃、宸妃手里,让其他人一心只想争权利,没心思争别的。

但她没想到自己刚刚抓稳宫务,下面宫妃得知杜月满出宫,就接二连三到她这儿诉苦,言语间给她压力,让她想办法求见帝王,她哪里见得到帝王!皇上根本就不在宫里住啊!

但是这话她不能跟人说,现在后宫知道的消息就是,“皇上不住乾清宫,大多数都是在麒麟殿住着,那是处理朝政大事的地方,你们谁敢去?”

“那我们就去乾清宫等,总有机会见到皇上。如今后宫无后,说句可能大逆不道的话,皇上是我们的夫君,见夫君是天经地义的事。”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李淑妃抬头看了眼说话的嫔妃,祭酒家的三姑娘,进宫只得了美人的位分,如今只能站着说话,不过这话说的是理直气壮的,她又扫过其他不做声的妃嫔。

宫里宫外隐约猜到乾清宫实际上住的女人是谁,就是皇上不曾开口正名,谁都没有胆子戳破,更加不敢正大光明的前去请安,乾清宫看守严格,擅闯者直接送入慎刑司,可该知道的还是知道,现在终于按捺不住,要逼她去见太后娘娘,想让太后出面叫皇帝临幸后宫。

至少李淑妃看到的是这么个意思,她能带着她们去乾清宫就是见鬼了,李淑妃替崇德帝办事,遇到这事自是让人把消息告诉

帝王,其实不必她说,帝王也能知道宫里一举一动,但她请示帝王旨意,就是在表明她的态度,她不同意她们这么做,也没有任何逼迫皇上的意思。

卫年寻的厨娘也到了,两个厨娘负责每日膳食采买,红珠和闻氏身上担子一下子卸了,能轻松的歇会儿。闻氏见这边渐渐步入正轨,她得忙活儿子婚事,就没怎么过来了。

闻氏临走前,杜浮亭特地拿了对玉如意交给她,当做恭贺新婚之礼,成色比不上宫里,放在普通人家足矣,闻氏拿在手里只觉得沉甸甸的,很少不好意思,家里得了野兔野猪肉,都着自己儿子专程送过来给杜浮亭补身子。

不过虽说闻氏要忙着备婚事,但裴老大夫和裴衍还是时不时到隔壁,与崔老太医探讨医术,偶尔还能听到裴老大夫与崔老太医两老人高谈论阔。

厨房的事交到厨娘手里,红珠去厨房厨娘也不用她沾手,突然手头没事做,人就这么闲赋下来,还当真不大习惯,不过她不敢提搬出去,就是看宅子的事也因此耽搁下来。

“夫人找些活给我做吧,厨房没我站脚的地,我把明间里屋都打扫了遍,院子里也扫干净了。”然后着实没别的活可以干的,重的累的活让卫年找来的两小厮包圆了,惯爱冷脸的叫三儿,另一个总笑得没心没肺的叫七儿,这两人一干完活留个伺候帝王,另一个就回隔壁。

“担心我养不起你们?”杜浮亭自有自己来钱的法子,她从御膳房学过厨,脑子里知道不少配方、制作方法,放出去定然受人追捧。她便从这上头打了主意,先拿了张做糕点的方子试水,卖的价格不高不低、中规中矩的,酒楼大厨得了配料方子,按照配方做比酒楼原先的糕点好,喜欢那款糕点的人不少,都道是难得一尝的美味,生意倒是因为一道糕点越发火热。

人家立马就问她,还有没有别的配料方子,但凡是她手里的方子,他家酒楼都要了,且不能再卖给别家酒楼。

杜浮亭手里方子够她赚笔的,只是她知道自己手里的方子是肥肉,放出去银子虽然到手了,但也招人惦记

,更何况一笔银子买断配方,她赚的始终只这么多,远不及银子源源不断进口袋强。

她另外写了两道糕点,一道御菜的配方交给人家,靠着这三张方子入人家酒楼的股,她要得不多,每月酒楼纯利润的一成,方子也不会再卖给别家,每个月酒楼准时把分红送来。这件事杜浮亭谁都没告诉,卖御膳房配方不是值得炫耀的事。就是崇德帝自住进这边,她从未要过他和卫年半钱银子,算是把这份以这种方式还回去了,有时候哪怕杜浮亭不说,心里自有秆称,没让人占便宜,也没叫人吃亏,或许她还是学的不够精明,可她觉得自己做到顶了,再是进不了半步。

红珠替杜浮亭捏着肩膀,里里外外卫年请回的人,包括日常药材吃食开销,都顺便不叫她家姑娘负责了,“倒不是怕夫人养不起,就是闲下来心里发慌。”

“不急。”

她原本打算暑气消散,动身回江南瑶州打探杜家的事,可那日崇德帝的话她听到心里了。靠她自己找兄长,幸运的话或是三五月就能找到,或是三五年才行,也有可能根本找不到杜家人。现实就是如今世道,光靠她自己太难,还是得借助帝王的手,不过当时她一气之下把人气昏,如今倒是不好开口了。

怎么可能不着急!

自幼姑娘就与大公子关系好,大公子总隔三差五的琢磨好东西送姑娘一份,她还记得当初二姑娘吵嚷着要养只兔子,大公子送了只兔子给二姑娘,可也没有忘记自家姑娘,知道自家姑娘身体弱没办法养宠物,亲手雕刻了只足有成人两个手掌大的大白兔,上等羊脂玉雕刻而成,触手温润细腻,姑娘见到了爱不释手,好几回差点抱着那白兔睡觉。

红珠手上力道渐小,似乎明白了杜浮亭话中意思,她就知道姑娘定放心不下夫人与公子,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自家姑娘要为不知所踪的夫人与公子再入虎口,她们能逃离一回皇宫,没有第二回逃离的机会了。

“或许我们不必回江南,大公子他们不知道二姑娘活着,可当时他是知道您入宫的,倘若瑶州没有杜家容

身之所,大公子必然会想办法到京都才对。”红珠瞥了眼杜浮亭脸色,见她忽而凝神思索,明白她听进去了,“或许咱们可以先在京城找找。”

杜浮亭心头猛地收缩,恰好站在门口的崇德帝听到红珠的话,锐利眼神扫过红珠,阔步走到杜浮亭面前坐下,沉着嗓音吩咐红珠,道:“奉茶。”当初以为她是聪明的,可如今看来越发愚蠢了,他一直没把消息告诉阿浮,就是怕她知道,原来自己的母亲兄长就在身边,她却因此没了孩子,会承受不住打击,结果让红珠直接戳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