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帝王妾(狗血) > 84、晋江文学城独发

84、晋江文学城独发


崔太医当即给唬了一跳, 迈着老步子忙走到床前,就见帝王胸口已经让鲜血染红了大片,瞧着帝王脸色都泛白了, 再看向静静躺在地上的剪子,剪子刃上的血迹还没干透, 他脸色有些不大好。

喊了药童将药箱打开, “老臣……我给爷包扎伤口。”在这儿都唤崇德帝为爷了,崔老太医唬得差点儿忘了这茬。

小心的剪开崇德帝伤口那块衣裳, 胸口赫然露出剪刀捅出来的伤口,在肩胛骨下面些的位置,到现在还在不停流血,崔老太医只能先给崇德帝止血上药, 幸好他打算在这边养老, 这段时间院子里腾出了间药房,里面各种药都有准备:“不过会有些疼, 爷且先忍忍。”

“嗯。”崇德帝心不在焉的应着, 抬眸望向杜浮亭的方向,可房间里就剩下卫年、崔老太医, 以及在他身边打下手的药童,杜浮亭人已经不知何时走了。

崔老太医那边在帮崇德帝上药,刺痛灼热的感觉让崇德帝皱了皱眉头, 更多的还是担忧杜浮亭, 都顾不上伤口上药时刺激的疼痛,出声吩咐卫年:“去看看她做什么去了,别让她乱跑。”人能下床走动后就这点不大好,似乎总觉得她会悄无声息的离开,然后藏到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她的地方。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崇德帝陡然升起股慌张无措,踩着鞋子就要下床。

“别、别动!”崔老太医气得吹胡子瞪眼睛,顾不上什么君臣礼节,在使帝王胡闹下去,恐怕会失血过多昏倒,“爷的身体不能再供爷胡闹了,小娘子那边有卫先生看着,还有红珠与闻氏,出不了大事情的。”闻氏也是有趣的人,裴老大夫是春济堂坐堂大夫,和他走得近,不仅裴老大夫得益,就是春济堂也能受益,闻氏在这边帮衬更是用心,还把春济堂小大夫供他使唤。她又知道这里人人都把和淑皇后看得极重,哪怕不晓得其真实身份,她也不会放松警惕,有她在这边掌着能让人放心的,更何况闻氏先前是管着医馆上下的人,这点能耐还是有的。

在崔老太医极其严厉的坚持下,崇德帝只能重新

坐回床上,还神色不耐烦的催促着:“快些。”

“快不了,每天得换新药。”上药包扎本就是精细活儿,现在又是大夏天,不比冬天伤口包扎了就包扎了,还得仔细别叫伤口闷着发炎溃烂,“爷的伤口好了就没法子在这边养伤了,我瞧爷这伤得挺深的,没有个把月恐怕休养不好。”

都是千年的狐狸,崇德帝瞬间听懂了崔老太医话里意思,掀眸赞赏的看了眼崔老太医。

崔老太医替崇德帝包扎好伤口后,捋了捋自己仅剩的几根胡须,面上不显山不露水,转头又替杜浮亭把平安脉,如今得伺候两名主子他都有些忙不转了,不过看帝王的态度,怕是宁可让他少顾及他,也得多看顾和淑皇后。

崔老太医找到杜浮亭,并未着急着替她诊脉,而是一反常态的先叮嘱着她需忌口的东西,杜浮亭在听到崔老太医提醒她莫要吃桃时,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口中特地加重的语调,抬头看了眼头发花白渐稀的崔老太医。

结果崔老太医含笑的看了看她,“桃儿该是熟透的季节了,可是小娘子还是不要沾染为好,若是想要偷吃就最好吃得干净利落,不要叫他人知道,也不要给了他人。”

崔老太医这是在拿桃子提醒她,让她记得余桃啖君的典故。

君王自古爱憎喜怒无常,她拿剪刀刺伤崇德帝的行为,实际上是弑君,此时崇德帝或许在意她、爱她,又或许是因为她没了孩子愧疚,所以没有追究此事,包括崔老太医、卫年在内的人猜到帝王心意,便顺势都当做没有看见,可若有朝一日她受帝王厌弃,这就是随时都能砍头的罪。

杜浮亭温声道谢:“多谢崔老,我记着了。”崔老太医身为人臣,能说出这番话提醒她,已经很不错了。哪怕杜浮亭对于崇德帝杀不杀她的事无所谓,也得真切的同人道谢。

崔老太医相信以杜浮亭的聪明能明白他的意思,当然不到余桃啖君那地步是最好的,他沉目替她把了脉,确认她身体大致无恙,改了先前的药方,调整为调理身体的方子:“小娘子的身体还需养着,这药不能落

下,药材让红珠到我那边抓,与宫里太医院的药材没差别,比外头医馆的药材药效好几分。”

“好,麻烦崔老了。”杜浮亭也不说付银子给崔老太医,人家的医术本事,不是能给银子就能衡量的,就是欠的恩情越发大了。

崇德帝借着需要养伤,而崔老太医院子在这边的借口,顺理成章的在银枝巷住下了,每日该处理的政事也让人送到银枝巷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番行为,是在杜浮亭底线上来回折腾,可没想到她对这事睁只眼闭只眼,好似就没他这人似的,哪怕他站在窗口往外看她,她也能做到彻底无视。

她脑后青发盘起,发髫上插着根奶白色的玉簪,别出心裁的做成了白玉兰的模样,玉色中隐约透着几丝青绿色,显得通透明亮,似透着盎然生机,与其不同的是她面上表情,依旧是柳眉星眼、丰肌弱骨,只是抬眸侧目都透着凉意,望人时直直的感觉砭人肌骨。

崇德帝受不了她这样的冷待,明明同处在一个屋檐下,她却拿他当不存在,能和任何人搭话,甚至卫年都能与她说上几句,唯独他说的话全是耳旁风。

“你想找你阿娘和兄长,单靠你自己你要找到几时?”崇德帝反手扣住杜浮亭手腕,将人抵在墙角处,两人的间距已经打破了人与人之间安全距离,他凤眸深邃不见底,直勾勾盯着杜浮亭眼睛:“不如求朕帮你?”

杜浮亭睫毛颤了颤,指甲抠着身后墙壁,檀口漠然的吐出两字:“代价。”她冷静得像是在和崇德帝谈场生意,她出生在商贾之家,耳濡目染学到了些经商之道,现在用到这个上面了。

看她忽如其来的做买卖的态度,崇德帝要被她气笑了,低着嗓音问道:“你能出得起什么代价?”

杜浮亭眸中含笑,宛如柔和春风,却叫崇德帝心生不安,果真她脚尖轻点,靠近崇德帝耳畔,在他耳际用着最温柔缱绻的话语,吐出犹如利刃般的话,“你可知道那日晚上,谢玉就是以你这种姿态,和这种语气问我,我能付得起何种筹码换取我出宫的机会……”她能这么直接的把

话说出口,就证明着她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和谢玉同榻这事,也不在乎崇德帝是不是那么认为,只是在厌恶这样的行为。

崔老太医提醒她‘余桃啖君’,帝王爱憎喜怒无常,普通人又何尝不是?她亦是如此的,爱时恨不能掏心掏肺,对方做任何事都是好的,不爱时就连眨眼、呼吸都是错。

崇德帝脸色瞬间煞白,才刚刚养好一点点的伤口崩裂开,不停往外渗血,侵染了他的外袍,杜浮亭冷漠地将他推开,头也不回的往出走。

红珠听到弩儿说杜浮亭进了崇德帝的房间,连忙就赶了过来,结果便见她已经从房间出来,忙走上前关切地问道:“夫人,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别说大晚上跑人家屋子,就算白日自家姑娘都不会进去的,就是没想到她防得这么严实,还能让帝王把她家姑娘拉入房里。

“无事,你去歇息吧。”杜浮亭说着转头看向躲在槐树下,偷偷往她这边张望的弩儿,微微抬了抬下颌,“你也赶紧去歇息。”

弩儿自认为躲藏的好,没想到还是让杜浮亭抓了正着,他怕自己凑到杜浮亭面前会碍事,便总是悄悄躲槐树后,只要发现问题便会第一时间冲出来。

听到杜浮亭赶他快去休息,弩儿不好耽搁,连忙回自己房间睡觉,“杜姨也早些歇息,时候不早了。”现在外面还能看得清东西,是因为今儿白日万里无云,晚上月儿在枝头高高挂着,实际上现在都快亥时一刻了。

杜浮亭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可是红珠却没听她的话回屋,而是默默在旁边陪着杜浮亭,时不时目光掠过杜浮亭沉静安宁的侧脸。她的侧脸简直让人无可挑剔,每分每毫都似乎是上天眷顾,二姑娘也拥有着这张与其相似的脸,但是只有放在她家姑娘身上才是最服帖的。

“今晚的夜色真美,是不是?”

杜浮亭忽然开口与她搭话,红珠先是吓了一跳,眼里闪过喜色,而后下意识地道:“夫人也很美。”

听出这句话她发自肺腑,杜浮亭嘴角微微上扬,“美貌于大多数女子而言是祸不是福,站在苍

穹下才知自己多渺小,人力不可及的事太多。”她微微踮起脚尖,朝缀满繁星的天空伸出指尖,“哪怕拼尽全力抬头仰望璀璨天空,以为自己触手可及,其实永远也碰不到。”

作者有话要说:  看见小可爱在催进度,在这里说一下,作者会在保证日更前提下,六月完结

然后完结之后,就会开《温良》了,也希望大家能多看看作者别的预收(没错,说的就是新开的预收《樊笼》啦~)看中的话请多多收藏,谢谢大家了

感谢读者“六国论太难了”,灌溉营养液 +2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