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顾南绯秦宴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三、三爷。”

顾南绯抱紧了怀里的小包子,仿如只有这样她才能有勇气站在这里。

秦宴无意识的皱眉,“他怎么在这里?”

顾南绯原本以为她把小包子带来,秦宴应该会开心的,毕竟小包子这么可爱,应该没有人不会喜欢吧。

“妈说她跟爸要出去旅游几天,让我帮忙带一下。”

这声爸妈顾南绯还叫的很不习惯,心里总觉得有点别扭,尤其在这个男人面前。

秦宴怎么都没想到他妈竟然这么不靠谱,他这才领证,她就将小兔崽子给送来了。

“你带他来做什么?”

做什么?

顾南绯就算再傻也察觉到了男人此时的不悦,可是小宝是他的儿子,孩子才三岁,肯定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小宝在旁边坐着,我给你按摩。”

顾南绯边说边来到椅子这里,打算将孩子放在椅子上。

可孩子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就是不肯松手。

“小宝,我要给你爸爸按摩腿,等结束了,咱们再回去睡觉好不好?”

女人的声音又温柔又有耐心。

原本就在煎熬着的男人听到这样的语调,更是火上浇油,太阳穴的青筋微微冒起,呼吸不可抑制的急促了起来。

在这样安静的夜晚,那忽快忽慢,节奏紊乱的呼吸声很是清晰的传到了顾南绯的耳朵里。

她抬起头敏锐的注意到男人额头上布着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性感的下颌滴落在了浴袍里。

他的脸上覆盖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晕。

这是身体不舒服?

顾南绯有些担心,抱着孩子走过去,俯下身伸手探上了男人的额头。

女人的手是凉凉的软软的,紧贴在他的额头上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只是这样的舒服没有维持几秒,她就把手收回去了。

“三爷,你在发烧!”

鼻间萦绕着那股幽幽的清香,只要他伸手就能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了。

可视线触及那碍眼的兔崽子,秦宴又清醒了不少,他望着眼前的女人,花费了极大的克制力冷冷的说:“出去!”

顾南绯一愣,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发脾气赶她走。

是因为她碰了他吗?

手中黏腻腻的,是他额头上的汗,灼的她浑身不自在。

“别再让我说第二次!”

顾南绯心头一抖,连忙抱着孩子转身就往外走。

房门砰的一声被带上了。

耳边渐渐清静了下来。

只是这样的安静将身体上的燥意越发的放大,秦宴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那头一接通,他就冷声质问:“你们今天给我喝的什么酒?”

萧凌渊喉咙发出一声低笑,丝毫不心虚的坦白:

“你不是新婚吗?送你的一点贺礼,这可是好东西,是老三从国外带回来的,保证你今天晚上可以生龙活虎的过个新婚夜。”

秦宴:“......”

他今天是疯了才会去跟他们喝酒!

“解酒药!”

“没有解酒药。”萧凌渊坏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耽误你了。”

话音一落,电话就被掐断了。

秦宴再打过去,那头已经关机了。

这个该死的!

秦宴只能艰难的拄着拐杖又进了浴室。

很快水流声便哗哗的响起。

......

小包子终于睡着了。

顾南绯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十一点了,她打算拉灯睡觉,可是脑袋中总是不由自主想起那个男人。

手中仿如还残留着刚刚探上他额头的滚烫。

那么高的温度,如果不看医生会不会有事?

想到对方还是个残疾人,腿脚不方便,又是这样夜深人静的晚上,张婶都睡下了,他要是有个事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顾南绯到底做不到置之不理,还是起身下床了。

在浴缸里的冷水里泡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慢慢的熄灭了下去。

秦宴裹上浴袍出来,刚刚躺上床,正要睡觉,敲门声又响了。

他以为药效还没过产生幻觉了,就没有搭理。

殊不知顾南绯在外面,长时间听着里面没有动静,心里愈发的不安了。

她握住门把手拧了一下,从推开的门缝隙中看到大床上睡着一个人。

那个男人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刚刚她敲门的动静不小,他应该听到了。

难道真的出事了?

顾南绯心里有些慌了,顾不得对男人的畏惧跟害怕,她疾步走进去,来到床头这里俯下身伸出手探上男人的额头。

她俯身的瞬间,从肩头滚落的长发扫在了男人的脸颊上。

男人眼皮子动了动。

顾南绯没有发现,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手上,没有预想中的滚烫,虽然还是超出一般人正常的体温,但是跟刚刚比还是降温了。

她松了口气,正要收回手,一只温热有力的大掌突然掐住了她的细腕。

几乎是同一时间,男人睁开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