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从污染全世界开始进化 > 039 忙碌不休,却不知为何

039 忙碌不休,却不知为何


  大共和国,原两岸海峡地区。
  现在这里叫“神三角”高地。
  该地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变化绝对说得上是沧海桑田。曾经的海洋随着不断有小世界、碎片世界、嵌套世界的相融,如今已是“填海造山”的场景。海拔将近三千米的山脉连绵不断。
  也正是这条山脉以及其衍生的陆地,连通了原共和国、日本与岛地。
  可以说,如今的大共和国能成功建立,这座山脉功不可没。它改变地缘政治。
  而作为新生的一片陆地, 这里从一诞生开始就一直争端不休。
  地外生命、妖、大共和国以及因国别概念被摧毁而产生的一群人“流浪者”在这片地域有着错综复杂的制衡关系。而这里又因为靠近如今的地球中心,各种效能的能量循环,都将经过这个地方。所以,不少的复苏神也选择在这里复苏。
  光是想想,都能感觉到这片地域有多么的混乱。
  但事实上,并非像直观感受的那样。这片地域,从出现开始, 尽管每时每刻都有争端, 但都是不痛不痒的争端, 真正涉及到将这片地域分离出大共和国的争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或者说,发生过,但从来没有成功过。
  原因也不复杂。
  因为,共和国唯一一位自带信仰体系的神明,驻扎在这里,为“维稳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神三角高地,危险者山脉腹地。
  大共和国的一座联立城市修筑在这里——危险者城市。作为新兴城市,虽然刚建立不久,但整体规模和先进程度上是要比大共和国内的那些老城市强上不少的。一方面是新修建的,用的都是新基建技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座城市对于大共和国而言太过重要了。
  不亚于当初的知冬市大都市圈。
  知冬市在那次大撤离后变成了废墟,危险者城市也就完完全全说得上是大共和国的第二大城市了。
  而之所以要取这么个不太符合一般城市取名规则的名字,也是因为当初城市在建立时, 这片地域确实非常危险。得这个名字, 也有一定的纪念意义吧。
  周思白的进化者网格在危险者城市也实现了全面覆盖。
  可以看到,不少的新兴科技、新兴法术依据这座独一无二的进化者网格运转。跟中心城市燕都市一样,危险者城市也是一座折叠空间相当多的城市。因为是在山中腹地, 折叠程度甚至更加深。
  整个城市的防御系统也是采取的超大型源金属屏障,位置又是易守难攻。
  所以,相较于其名字里的“危险”,它应该是非常安全的。
  联立政府“危险者”分部中心大楼。
  某间办公室里。
  一个中年女人客客气气地对一个年轻女人说:
  “纱绪莉,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五茂纱绪莉似乎有些出神,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过了一会儿,她才望起头,
  “兰书记,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兰思彩将一份认知碎片档案通过进化者网格打开,
  “每次这种事都要麻烦你。我这个领头的真是过意不去。”她叹了口气,“市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你一直在忙,从来没停过。燕都市那边也经常发来慰问信,不止一次提到务必尽量满足你的个人要求。但你也从来不向市里所要什么。跟你的付出相比,市里对你的回报简直微乎其微。所以说,纱绪莉,你千万不要跟市里客气,不然我们真过意不去。你为这座城市付出了将近九年的青春,这座城市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五茂纱绪莉摇头,
  “兰书记。不用觉得亏待了我。如果我有需要,我肯定会向您汇报的。”
  兰思彩叹了口气。每次当她提到这件事时, 都是得到的这个回答。虽然纱绪莉总是说“有需要肯定会要求的”,但她从来不说需要什么。就像除了工作,什么对她而言都不重要。
  兰思彩关闭进化者网格说,
  “那这样吧,纱绪莉你就先放一段时间假吧,一个月如何?刚好市里的隐患排查结束了,后边一个多月都没什么威胁。这一个月,你就好好休息,回家乡看看,或者去哪里旅旅游之类的。”
  五茂纱绪莉微微蹙眉,
  “全球每天都在发生大变化。今天的排查,说不定到明天就会出现其他情况。这时候,我怎么可以休息?而且,我所做的工作本身就很复杂,我离开后,需要很多人才能顶上。但如果我还在的话,那这些人就可以去其他地方做更多的事情。兰书记,我不能因为一己私欲给其他人增添不必要的负担。本身现在就是人才紧缺的时候。第一轮进化者在以前的战争里损失了很多,第二轮进化者又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我需要付出更加多的力量才是。”
  兰思彩作为联立中心政府直派的官员,在行政管理上能力是不缺的。虽然面对五茂纱绪莉这份勤恳,她很赞赏,甚至有些自惭形秽,但从行政角度上看,一个付出了这么多的人,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对其他人影响是很大的。
  所以,不论五茂纱绪莉想不想要回报,她作为领导人,都应该给。
  但就目前的情况,普通的劝导是没用的。兰思彩端起手想了想,问:
  “纱绪莉,你在为什么而努力?”
  “这座城市,这个国家。”
  按理来说,一个领导人问这种话,那回答不管对不对,最好得往组织靠。所以,纱绪莉的回答没什么毛病。
  但兰思彩跟纱绪莉共事多年,她是知道纱绪莉的性格的。这种板正的回答从她嘴里说出来,是很明显的假话。
  兰思彩摇摇头,
  “纱绪莉。你是在折磨自己。诚然,你的确愿意为帮助过你的国家贡献力量,但你如此程度的工作强度,早已失去了本身的回报性质。我说句难听的,你就像是在拼命挽回什么一样。纱绪莉,你是这个城市的希望,大家都很关心你。而你也几乎不让其他人走进你的私人生活。我们无从了解你,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但是,纱绪莉,你这拼命的努力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
  说完后,她隔断办公室的进化者网格,补充道:
  “纱绪莉,我们现在说的话不会被记录。你不用把我看成是个领导。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她笑了笑,“大学的时候我读的心理学,虽然出身社会后没有从事这方面,但我也没停止过这方面的学习。也许,你可以把我看成是个话疗师。”
  五茂沙墟低下头,
  “兰书记觉得我心里出问题了吗?”
  兰思彩说:
  “这个时候就不用叫我书记了。算我占便宜,你叫我兰姐就是了。”
  五茂纱绪莉没有说话。
  兰思彩微微呼气,
  “至于你说的心里问题……纱绪莉,这些年来我算是跟你直接接触最多的人。不怕贬低我自己,换做任何一个人在我这个位置,都看得出来你有很多的心事。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有这么大的能力,大都有着非常高昂的态度,以及远大的目标。但在你身上,我只感觉到低沉与下陷。你明明在变得越来越强,却好像越来越不开心了,越来越悲观了。”
  五茂纱绪莉两额垂下的穗发微微摇动。
  在兰思彩眼里。这个不论是身体、容貌、能力以及其他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优秀的女人,眼中、眉梢总是挂着浅浅的忧愁,她的生活也好像非常孤独。几乎没有朋友,如同一朵生长在山巅的花。
  即便不作为领导,兰思彩也是非常担心她的情况的。
  五茂纱绪莉说:
  “我……兰书记不用担心我。”她最后还是选择这样回答。
  兰思彩愈发感受到纱绪莉内心封闭的程度。
  她问:
  “那么,纱绪莉,你最初成为进化者的目标是什么?能跟我说说吗?”
  五茂纱绪莉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遥远起来。
  她想起了那个海边小城,想起了那座射箭场,想起了射箭场后面的二楼小亭,想起了曾住在里面的人,想起了那时候的自己,一个十五六岁的普通少女。
  到底是什么让自己走上这条没有尽头的路的呢?
  “以前,我想保护大家。”
  很朴素的想法。
  兰思彩点头,
  “现在你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为什么会不开心呢?”
  “我没有不开心。”
  “纱绪莉,开不开心不是通过说话定的。”
  五茂纱绪莉沉默了一下,她蹙着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你成神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我想……”
  她在想,会不会离心里的目标更加近了呢?但是,事实告诉她,即便她成了神,也什么都不会改变。她甚至更加清晰地意识到,心里的目标变得更远了。
  “我在想可以保护更多人了。”
  这个回答在兰思彩意料之中,但并不是她想要的。因为,很容易就能感受到这不是纱绪莉真正的想法。
  兰思彩没有叹气。她不想给纱绪莉更多压力了。她笑着说:
  “纱绪莉,也许你现在还很难说出心里真正的想法。但没关系,我今天关心你,明天也关心你,今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关心你。如果有那么一天能让你有稍许的温暖,我大概才会觉得我勉强做到了身为你的长辈该做的事。”
  这番话让五茂纱绪莉很动容。
  她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更加不希望别人会担心她。
  “兰书记,很抱歉让您担心了。我现在也许并不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但请务必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我无法向您承诺,我一定会变得如何如何,但我会尽力活得更好一些。”
  兰思彩忍俊不禁。
  “活”得更好一些……这种单纯的构句在体制内,大概也只有像纱绪莉这种高岭之花才会说得出来了。
  “好吧,纱绪莉。让你休息一个月对你来说太久了,但一周无论如何也要休息的。我就算是违反规定,也要让你强制休息一周。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一周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过去和现在。”
  “这……”五茂纱绪莉蹙着眉头。
  除了上学时代,她从来没有过休息一周的经历。
  兰思彩摆出领导架势,
  “强制休息一周。反正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一周是不会给你安排任何工作的。”
  “好吧。”
  兴许是“天公不作美”,五茂纱绪莉刚答应下来,还没过一分钟,危险者城市上空猛地响起急促的警报声。
  而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完全忽略了自己才刚刚放假,摇身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就像什么东西已经写进了她的本能。
  兰思彩坐在办公椅上,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费口舌做的一番思想工作算是泡汤了。
  她知道,纱绪莉一旦忙起来,不把事情忙完是不会停歇了。
  她赶忙打开进化者网格,向监测部门询问情况,得到的回答是:
  “危险者城市北部山脉游离态能量效能急速攀升,突破了最大探查范围,并伴随着无规则的能量术式波动。初步估计为,一尊复苏神正在复苏。”
  兰思彩很震惊,
  “才出来的排查报告不是先是未来一个多月都没有超越级效能能量吗?”
  监测部门回复,
  “刚出现的能量效能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排查级别。”
  简而言之,他们没有能力排查到这尊正在复苏的神。
  兰思彩听了这个回答了,立马走出办公室,组织动员。
  ……
  五茂纱绪莉听到警报声后,本能地来到了危险者城市上空。
  随后,她开始感受洞悉。
  立马就感受到了神的气息。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神,因为她所感受到的气息十分强大……甚至有种血脉般的熟悉感。她谨慎地处理这份熟悉感。没过多久,她就确定,这道熟悉感并非由她本身产生的。
  而是,她的神性——
  “照见”。
  从成神那一刻,五茂纱绪莉就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原生神。是自带信仰体系的半复苏半原生的神。
  半复苏是在她意志中复苏的神,只有神性,没有独立意识。
  半原生是,成神所需的超越级能量,的的确确是她自己得到的。
  她是一个完整的神,只不过,神性传承自一位过去的神——“照见之神”。
  而现在,那股熟悉感,便由这“照见”的神性所起。
  五茂纱绪莉看向危险者城市北方山脉,
  “照见……也许,正在复苏的那个神,曾经认识你。”
  有了必须亲赴的理由后,她没有任何迟疑,赶往复苏之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