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小生真不是书呆子 > 第416章 灵犀射月

第416章 灵犀射月


  谢傅再次望去,这才注意到这画中女子绝色五官与王婉之极为相似,只是画中女子肌白丰腴,王婉之却是肌黄消瘦。
  再看气质差别,画中女子眉目间带着英爽之气。
  王婉之气质却是雍容典雅,说的是王婉之穿女裙的时候,她若刻意男装, 那就是一个路人了。
  王婉之道:“这画也就画出母亲七分风采,我父亲画技没你好。”
  “哦,这画是令尊大人画的。”
  想起谢傅那画,王婉之脸儿微微一红,竟将那害臊的事画出来,侧头瞪了谢傅一眼。
  谢傅的注意力却在画上:“额……令堂莫不成也是武道高手?”
  “这是母亲的绝招——灵犀射月。”
  谢傅边看边道:“感觉跟剑出不由我有点相似。”
  “我的母亲曾对我说……如果你的意中人是英雄俊杰,这招灵犀射月就当给未来女婿的见面礼,如果你的意中人是风流才子, 就赠仙人……调梅图。”
  说罢,轻轻问道:“你要吗?”
  谢傅笑道:“我怎么说也算是半个才子,就要这仙人调梅图。”
  王婉之脸微红,沉声道:“不准,你只能要这招灵犀射月。”
  也不容谢傅做任何选择,将这画直接取下,翻到背面来。
  只见后面,画着一系列的小人,将这一剑从头到尾通过姿式画了出来。
  “这后面的剑式是我母亲画的,你若是英雄俊杰,三年就能学会此招,到时用此招求亲。”
  谢傅只是看了第一眼就立即凝神沉浸其中,此招有九式,除了第一式, 剩下八式均是武道难题,难以做到。
  个中武学道理难以用言语说明清楚。
  谢傅是越看越朦胧,越看越糊涂, 心神恍惚。
  “你先慢慢看吧, 我有点乏了。”
  谢傅应也不应,只感觉自己身处浩瀚宇宙一般,在将那微不可察的点点星尘捉在手中。
  不知过了多久,骤得体内翻腾,差点走火入魔。
  谢傅惊骇,好厉害,这图看不懂还罢,一旦看懂,却如同劫炼。
  除了第一式,他能做到,便是这第二式也难以做到,是我修为不够,还是未能领悟其中奥秘。
  未来丈母娘这份礼太厚重了,厚重得不是什么人都承受得起。
  转念一想,既是绝招,哪能三天五天就能学会,那还算什么绝招。
  这时一声痛苦呻吟传来,谢傅望去, 只见王婉之躺在暖玉床上,蜷缩着身子,嘴里喃喃梦呓, 睡得十分不安宁。
  谢傅立即走近,轻呼一声:“婉之。”
  王婉之未做任何回应,谢傅轻轻碰了她一下,前一刻还身处炎热火炉之中,下一刻就感觉触碰到入骨冰水。
  谢傅立即明白,王婉之是病发了,当初在缥缈峰便是如此。
  立即上了玉床,从背后紧紧搂住王婉之,身体接触到玉床的地方烫如红铁,接触到王婉之的地方又如同抱着冷冰。
  冰火两重天,滋味十分不好受。
  他早非吴下阿蒙,这种又热又冷透体而入,虽然痛苦,却也能够忍受抵挡。
  至少没有端木慈给他施秘篆那般痛苦。
  只是这么近的距离,体内的寻脉符又开始作妖,血如沸水,欲要日天。
  听着她惨兮兮气若游丝的痛苦轻哼,才能谢傅从日天之海中,拉回一丝神智。
  “可怜的婉之……”
  被谢傅吸走了大量寒冷,王婉之好受一些,恢复了三二分清明。
  迷迷糊糊中感受到谢傅在温柔抚着她的秀发,为她带来温暖,替她驱走疼痛与疾病。
  她的耳畔响起了喃喃之声。
  “婉之,你知道我多么想要你吗?你是那么美,但每一次看见你瘦弱的身躯,我就联想到小鹿在老虎血口下被撕裂的场面。”
  “婉之,快点好起来,好吗?”
  王婉之能够聆听到他心里在悲伤,在哭泣,在哀嚎……
  她在心里拼命点头。
  谢傅每抚摸她的秀发一下,她就在心里数了数。
  他是个温柔的大男孩,他是个谦谦君子,以至于此刻回想起谢傅说我想看你小俏腚时的模样,感觉他是如此的可爱。
  她不知道数了多久,数到一千一百三十二下的时候,谢傅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谢傅,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今生只能是你的妻子,只能是你的女人,没有第二个可能。
  你成熟的一面让我在你身边很安定。
  你孩子气的一面,又让我在你面前舒适自在,做你的婉姐姐,不是那么腼腆矜持。
  我能从容自然的跟你说话,我不会扭扭捏捏。
  我们可以交谈,甚至我也可以不用照顾你的面子,指点你说出你所不懂的事。
  王婉之感觉天快亮了,疾病发作所带来的痛苦与冰冷也退去,这是她疾病发作过的最轻松的一夜。
  她轻轻的拿开谢傅搂住他的胳膊,然后下了玉床,扭头一看,忍不住呀的一声。
  只见谢傅睁大着眼睛,人如石雕一动不动,脸上表情极为怪异。
  “你没睡?”
  谢傅心头要骂娘,这谁睡的着。
  “你没事吧?”
  “我要……擀……你。”
  看着谢傅这副惨兮兮的模样,却吐出如此粗鄙的言语,王婉之一时愣在当场,竟不知道如何回应。
  过了一会竟求饶般,弱弱说道:“别这样。”
  谢傅道:“离我远点,给我留点一线生机。”
  王婉之立即蹲下,捧着谢傅的手,“别想这些,天亮了,今天你还要比试呢。”
  “离我远点。”
  王婉之以为他生气了,怨恨自己,情不自禁的将他搂住,真情表白:“我早就把自己当做你的女人,给我点时间准备,不要这么仓促。”
  谢傅本来想说,你往这边瞧瞧,你以为我是一时色迷心窍吗?
  听了王婉之的话,却柔声道:“好,你能离我远点吗?我把持不住你的魅力。”
  王婉之半信半疑,走远一些,只见谢傅竟煞有其事的舒了口气:“获救了!”
  王婉之疑惑道:“这样就好了吗?”
  说着话,又不自觉地朝谢傅走去。
  谢傅如临大敌,十分紧张,“别靠近我。”
  “你怎么了?”
  谢傅苦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去给你打水洗漱吧。”
  王婉之打了水,见谢傅在这一会的功夫已经从奄奄一息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嘴里还自语念叨着:“这样下去,迟早要废了。”
  “什么废了?”
  谢傅朝王婉之瞥去,一本正色道:“给我养好身子,听见没有,你这样子我下不了手。”
  王婉之莞尔一笑,当谢傅在说可爱话,打趣道:“你要是太饥渴了,我安排几个丰满娇俏的小娘子陪你可好。”
  “不!我就要你!”
  说实话,听到谢傅这么说,王婉之心里挺感动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