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 第九十五章 误伤

第九十五章 误伤


  就因为这一句话,爱神祭典刚结束就叛逃了好几千人,爱神教会实力一落千丈,差点直接沦落成了二流教会。

  见识过上千名女装大佬的妖娆舞姿,威廉辨人心胸的功力早已炉火纯青,区区男生女相而已,小意思小意思。

  ……

  涨了见识的艾薇儿深深地吸了口气,勉强平复下了心中的震惊,强笑着询问道:

  “圣徒……是什么意思?还请贝里司祭替我解释一下,我对这个说法非常好奇,不知道我怎么就成了贵教会的圣徒了呢?”

  贝里嘴角尴尬地向上扯了扯,有些懊恼地道:“这件事……不是很方便现在讲,我原本想过后私下找您谈谈,但没想到被茸茸一时嘴快说了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深深鞠了一躬道:“还请王后陛下见谅,这件事关乎到法兰帝国所有人的生死存亡,我实在没办法现在说出来,还请您给我一个私下里解释的机会。”

  见几乎已经一躬到地,态度诚恳至极的贝里,艾薇儿不由得秀眉微蹙。到底什么事非要藏着掖着?爱神教会到底有什么打算?圣徒又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那个“圣徒”听起来虽然很可疑,但这位爱神教会的司祭刚才还出手相助,她也实在拉不下脸出言逼问,只得笑了笑不再说话,转而向罗曼和哈利说道:

  “那就先解决我们之间的事吧,如果刚才的条件两位能接受的话,那我以王后的名义宣布,凡金斯家重新获封爵位,爵位是法兰王室麾下的荣誉伯爵。因为现在情况特殊,授爵仪式……”

  “太麻烦了,用不着那玩意!”

  哈利扭着屁股,满身灰土地从罗曼的脚底下挣了出来。他先是恶狠狠地瞪了自己远方表叔一眼,随后毫不犹豫地噗通跪下。

  “忠诚乃荣耀,正义即使命;今日宣誓,今生恪守;凡金斯家愿跟随于您麾下……”

  念到这里,他突然磕巴了一下,好像忘记了后面的誓词,于是声音顿时低了下去,并开始含混其词信口胡诌。

  “反正……只要有仗打……而且有饭吃,凡金斯家将忠于王室,忠于王后。王后让打谁我就打谁,不让打谁……我就忍一忍再打,而且威廉那个小畜生爱怎么样怎么样,哪怕他给你当情人我也不管……”

  “好了好了!”

  艾薇儿羞赧地连连摆手,赶忙打断了哈利的胡说八道。“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一直把威廉当……弟弟看的。”

  【贵族身份恢复,当前等级LV5(已满级)】

  【体质+3】

  【精神+5】

  【平民身份已失效】

  【体质-5】

  收到系统提示的威廉抬了抬头,正好和哈利的眼神对视到了一起,威廉不由得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把脑袋偏了过去。

  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对原身并不算好,在壮汉遍地的凡金斯家,身体瘦弱的威廉并不受重视。

  贵族小孩的生活比起平民和贱民还是好得多,最起码从来没有为吃穿发过愁,但“威廉·凡金斯”的童年时光依旧毫无快乐可言。

  小孩子的恶意其实比大人更纯粹,那些受到大人忽视的孩子,往往会被其他孩子们孤立和欺负,而原身的母亲只是个地位不高的侍女,并且生下他没多久就去世了,更没人护着他了。

  所以原身小时候经常被欺负得惨兮兮的,直到艾薇儿下令取缔凡金斯家爵位之前,依旧经常会挨打。在威廉刺杀艾薇儿,结果白给了之后,凡金斯家的人也曾联系过威廉。

  虽然没有嘘寒问暖,但也送了一些衣服财物之类的东西,不过来人大多都是一副令人恼火的施舍做派,威廉是个人格健全的成年人,对嗟来之食没什么兴趣,对凡金斯家虽然谈不上仇恨,但自然也没什么好感。

  见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脸“嫌弃”地别过头去,哈利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鼻孔外扩浓眉扬起,连又黑又粗的脖子也梗了起来。

  在威廉“出场”之前,他已经被罗曼给逮住了,根本没机会见到威廉撵着吉伯狠揍的场面。

  在哈利的眼里,这个庶出的儿子虽然看着比以前壮实了些,但依旧还是那个号称“最弱的侍卫”的丢脸货,连普通人都打不过的废物。

  现在,这个靠爬王后床才上位的混账,居然敢一脸嫌弃地别过头不看自己?哈利怒上心头,丝毫不顾威廉此时正站在王后身边,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抬手就要揍他。

  他这一下实在是太突然,连“你瞅啥”“瞅你咋地”的程序都没走,直接就动上了手。

  罗曼猝不及防之下一把捞了个空,老侯爵还以为这个疯子突然想不开准备刺杀王后,骇得一张黑脸都白了两个色号。

  旁边的女装大佬眼眉低垂,只是侧身让出了位置。

  藏在他身后的短发少女袖子一振,毒蛇一样滑出了两枚又细又窄的短剑,一个舞蹈似的旋身抬腕斩了过去,闪烁着寒芒的剑刃直奔哈利的喉咙,这一下若是斩实了必定有死无生。

  然而威廉的动作更快,在短发少女之前一拳砸在了哈利脸上,让他以比扑过来时快一倍的速度飞了回去。

  少女的短剑没有收住,即使她竭力偏转身体,依旧一剑斩到了威廉拳侧的小指上,切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豁口。

  “啊!我不是故意的!”

  少女惊惶地扔掉了手里的短剑,小兔子似的跑回了女装大佬的身后。

  威廉有些诧异地翻过了手掌,看着豁口处隐隐露出白色的小拇指,一双眼睛警惕地眯了起来。

  破防了!

  连四阶的吉伯都要全力一击才能打伤我,这个看上去呆头鹅一样的小姑娘,凭什么能破防?

  “威廉!”

  艾薇儿反应了过来,惊呼一声扑了过来,伸手抓住威廉的手腕,试图看他手指的伤势,却被威廉抬手推了回去。

  “不许躲!赶紧让我看看!”王后陛下急得跺了跺脚,再次扑了过来。

  威廉表情平淡地后退了半步,发动【黑死徒】的特技【黑暗血肉】,调集精神力在伤口处来回刷了几次。

  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迅速合拢,连淌出来的血都流回了大半,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伤口。

  他面不改色地摊开了手掌,把下缘侧过去展示了一下,艾薇儿皱了皱眉,攥住威廉的手掌翻来覆去地检查着

  “奇怪……我明明看到……”

  威廉张口打断了她:“王后陛下,您大概是看错了,那位爱神教会的女士已经提前收力了,这只是一道小小的划伤而已。”

  听到威廉的解释,短发少女自中年美人的身后探出了头,怯怯地问道:“真的没事吗?”

  威廉点了点头,眼神飞快地评估了一下她的规模,确认她并不是一位入戏过深的女装大佬后,淡淡地回答道:

  “没事,只是刚刚破了皮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