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 第十二章 现世报来得快

第十二章 现世报来得快


  艾薇儿的眼皮上下动了动,她费力地想要撑开它们,但是那两瓣薄而娇嫩的眼皮,却仿佛两条实木的门闩,使劲了力气也只能撑开一点点。

  “我这是……怎么了?”她无力地攥了攥拳头。

  “王后陛下,您身体不适,又在暴雨里走山路,累得发烧昏倒了。”

  威廉熟悉的嗓音响起,艾薇儿原本绷紧的身体瞬间柔软了下来,她眯着桃花眼轻声道:“威廉,我们这是在哪儿?”

  威廉正全身着甲,盘膝坐在艾薇儿的身边。他借着昏暗的灯光瞟了一眼慵懒无力的艾薇儿,扭过头淡淡地回答道:“王后陛下,我们现在还在山里,你之前发s……”

  艾薇儿伸出右手,顺着声音摸索过去,抓住了威廉的臂甲,涩气的渣女脸上露出了一抹安心的笑容。

  “还在山里呀……总之你还在就好,而且我很快就不是王后了,嗯,不做王后其实也挺好的。”

  艾薇儿喃喃地说着什么,声音越来越小还有些支支吾吾。

  “威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再是王后,那……咝”

  “你干什么呀……”

  女王陛下激灵了一下,张口柔柔地责备了一句,不过明明是责怪的话语,却好像从嗓子里哼出来的一样,挠得威廉的心里也痒痒的。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艾薇儿身体一抖,把脑袋转向威廉的方向,羞怯地睁开了眼睛。

  一对儿黑豆似的小眼睛出现在她脸前,这个大头长嘴的生物长着浅褐色的毛发,脸形有点儿像狗却又胖了不少,两只又圆又短的耳朵长在脑袋上方,赫然是一只小狗熊。

  “去,别在这儿捣乱,去!去!”威廉不带一丝感情的呵斥声响起,中间伴随着小熊不满的哼唧声。

  艾薇儿支起身子看了一下,自己和威廉正呆在一个昏暗狭小的空间里,看样子好像是个小山洞,洞口由两块脏兮兮的褐色巨石堵着,角落里一盏小提灯正静静地燃烧着。

  而威廉的两腿中间趴着一只圆滚滚的幼熊,刚才凑到自己脸前的正是小熊的脑袋,它正伸出一条粉扑扑的舌头在她手背上来回舔着。

  她好笑地在幼熊的脑袋上摩挲了两下,随后拍了拍它的屁股赶走了幼熊,接着向威廉身边挪了挪,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肩上。

  “不说那些啦,威廉,你对今后是怎么打算的?”

  威廉侧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冷肃依旧。

  我打算先搞一块根据地,然后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尽快培养出几十个二阶职业者稳定地盘,再靠着先知先觉的优势四处薅羊毛,争取三年内一统法兰,但我总觉得你问的好像不是这个。

  见威廉不说话,艾薇儿好笑地用肩膀顶了他一下。

  “你这个人呀,什么都好,就是总冷着一张脸还不喜欢说话。但偏偏就是这么奇怪,明明你天天摆着一张臭脸,但这几年里,对你有那方面想法的贵族小姐却一个接着一个,不少人甚至都把关系托到我这里来了,就连我也对你……很是亲近,什么事情都喜欢和你讲,你说,你为什么这么讨人喜欢呢?”

  威廉看了她一眼依旧没说话,倒不是不想说,主要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告诉他自己有降低警惕心的【暗杀者之貌】?还是告诉她那些人就是馋我英俊的面孔?

  他伸手在艾薇儿背上扶了扶,让她能靠得更舒服一点。

  王后陛下的脸上虽然还有不正常的红晕,但已经不是那种不健康的病色了,只是微微有些慵懒的样子,搞不好是睡过头了。

  距离他轰飞艾薇儿已经过了一天一夜,睡(昏)了(迷)一整天的王后陛下出了不少细汗。虽然隔着铠甲感受不到,但她睡着时身上裹着的毯子却显得湿漉漉的,上面的绒毛都黏答答地粘在了一起。

  见威廉一直不吭声,艾薇儿心下有些慌乱。自己刚才那些话已经和直接暗示没什么区别了,刚睡醒时候脑子不太清醒,自己可是比威廉大了快十岁,如果他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只是把我当姐姐看该怎么办?

  患得患失之下,她的眼神一直追着威廉的脸,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睡过的毯子,艾薇儿也跟着瞧了过去。

  灰色的毯子是火鼠的皮毛制成的,保暖效果相当不错。这样的兽皮毯骑士们人手一块儿,平时野外训练或者遇上巡逻任务来不及回城,把毯子取下来往身上一卷就能对付一宿。

  艾薇儿躺的地方是好几块毯子铺成的,毯子是威廉从别的骑士那里要来的,用来当枕头的则是威廉准备换洗的侍卫服。

  不过因为很久没休息好,再加上发着高烧,王后陛下的睡姿大概比较‘癫狂’,威廉的侍卫服上也湿了一大块儿,看位置估计是酣睡时躺的口水。

  “哎呀!”

  艾薇儿羞赧地叫了一声,完全不像一个年近三十的成年女人,慌乱得好像十七八的少女一样。

  只见她匆忙地伸脚把毯子踢乱,强撑着就想站起身来。不过她起身起得猛了点儿,一阵晕眩袭来,好悬没直接扑倒在地上,搂住了威廉的头盔才勉强站稳了身体。

  一旁的威廉歪戴着头盔,心有余悸地坐在原地。

  刚才那一瞬间,王后陛下素白的指尖从头盔面甲的缝隙中扣了进去,指甲甚至已经碰到了他的睫毛。幸好她没有留指甲的习惯,不然威廉大概只能转职算命瞎子了。

  “啊!”艾薇儿发现了不对,连忙用力把手指往出拔。

  为了避免被箭矢透过去,头盔面甲上的缝隙一般都不大,她努力了两次还是没能拔出来,情急之下伸出另一只手,按住威廉的面甲猛地用力一推。

  “嘭!”一声开碑裂石般的闷响传来。

  王后陛下的玉手重新获得了自由,而威廉的后脑勺则狠狠地磕在了墙壁上。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孱弱的王后陛下使出了不逊于壮汉的臂力,后脑勺反馈来了一股强烈的震荡感,震得威廉眼前金星乱冒。

  现世报来的可真快呀……

  “啊!啊!威廉你没事吧!”艾薇儿连忙摘下了威廉的头盔,伸手在他后脑勺摸了摸,随即松了口气。

  “你撞在墙上的声音那么大,我还以为会撞得很重呢!还好没什么事。”艾薇儿心有余悸地抹了一把头上的细汗,却感受到了一股钻心的钝痛。

  “咝~我的头怎么这么疼?”

  威廉有些心虚地扭过头去,心下庆幸这个破山洞里幸好没有镜子。撞出来的鼻血自己能偷着给擦了,但脑门上那么大一块青紫,可就没什么办法了。

  “哎呦!”

  艾薇儿伸手在自己额头上小心翼翼地按了两下,一股剧烈的钝痛传来,痛得她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我记得之前我走在路上,然后有一……”

  “有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袭击了你,再然后你就发高烧昏倒了。”

  “是……这样的吗?”艾薇儿有些迷茫,感觉自己的记忆好像出了点儿问题。

  “没错,就是这样的。”威廉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表情如往常一样坚定且诚实。

  这时,山洞的“门”外传来了大胡子表弟的呼喊声:“表哥!我听见里边儿有动静,王后陛下是不是醒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