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抗日狙击手 > 五十、喋血双雄20

五十、喋血双雄20


  
在地瓜的引领下,李副官带领着国军特别行动队,路走走停停,躲避穿行,直到黄昏时分,才赶回了三团驻地。
团长、政委一接到报告,立即到村口迎接,热烈欢迎国军兄弟的到来。团长和李副官相互敬了军礼,报了家门,寒暄问候了一番后,团长请政委安排李副官一行,自己就迫不及待地把地瓜啦到了一边,询问任务完成情况。
地瓜眼圈红红的,低着头回答道:“报告团长,任务顺利完成。”
团结觉得有些蹊跷,拍着地瓜的肩膀,边安慰边问道:“地瓜,怎么回事啊?你们队长呢?特战队的其他战士呢?任务不是完成了吗,怎么不见他们回来?”
地瓜想了想,说:“团长,胡队长说了,他们随后就回来,让我先行带国军兄弟回了。”
“胡队长说?罗队长呢?他干什么去了?”团长抓住地瓜话语的漏洞问道。
“罗队长,他,他,我也不清楚。”地瓜结结巴巴的,还是不知道怎么说,就只好以不知道来搪塞。
“地瓜啊地瓜,好你个地瓜,敢在我面前说瞎话了是不?”团长进一步逼问。
“我不敢,团长!”地瓜站得笔挺地说。
“那就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地瓜啊,你不说,我怎么帮他们呢?你想想啊地瓜,你说了,团长才能帮你们想办法,解决困难啊。”团长软硬兼施。
地瓜终于忍不住,眼泪从眼眶里喷涌而出,哽咽着说不出话。团长知道情况不妙,拍着地瓜的肩膀,边安慰边问道:“说吧,天大的事,有你们团长我在!”
地瓜强忍住悲伤,断断续续地说:“我们——队长——他他——不见了。”
“啥?不见了?一个大活人,一个抗日英雄,一个队长,不见了?”团长惊讶地望着地瓜,说,“别哭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地瓜这才东一句西一句地吧事情的经过给团长讲了一边。团长边听边想边猜测,等地瓜说完了,团长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团长马上就想到兰护士,而今兰护士的伤势是好多了,但这等大伤,估计没三两个月,是不能彻底好的,何况女孩子的身体本来就弱。团长双手抓着地瓜的双肩,说:“地瓜,你是勇敢的新四军战士,是坚强的特战队队员,我跟你说,从现在起,打起精神来,不许哭了,装作没事一样,对谁都先不要讲,特别是兰护士,其他的事,我来处理,好吗?”
地瓜边抹着眼泪,边点着头。
团长让地瓜先回营房休息,自己赶紧回团部,找政委商量去了。
兰护士因为伤势有了很大的好转,早已回到团部卫生所,就在团部卫生所边治疗,边养伤。兰护士听说特战队有人回来了,马上请卫生所的一个小战士,把地瓜请到了团部卫生所。兰护士向地瓜打听月松的消息,地瓜按照团长的指示,只是告诉兰护士,任务已经完成,特战队在后面掩护,随后就会回来。兰护士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也就没再追问。
且说月松和狐狸那对活宝,窝在洞内,无聊至极,又不能出去,正好,俩人除了吃就是睡,除了睡就是斗嘴,时而闹高兴了,还在地上扭成一团,打那么一小架,就像是当作饭后的小点心一样,这对活宝,这会儿正在洞里不亦乐乎着呢。
第二天早上,天空中飘起了丝丝细雨。初春的雨丝,细密柔和,滋润着山林,翠绿着新叶。被雨洗过的山林,有这新绿装点的山林,新润温泽,煞是好看。
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彪子带着特战队回来了。进村的时候,兄弟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艰巨的任务是完成了,可队长的失踪,像一道阴影笼罩在每位兄弟的心头。团长和政委走出团部,亲自迎接特战队的英雄们归来。可看到特战队的队员们这副模样,也不想多问,立刻让队员们回营房休息去了。
走进团部,彪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一言不发。团长走过去,挨着彪子坐着,说:“彪子,别难过,你们罗队长是谁啊,想当初,一个人都能在鬼子窝里,都能把鬼子闹得不得安宁,现在不还有冷营长一起吗,说不定……”
“还有啥说不定啊,团长!”彪子听不下去,插嘴说,“那么大的爆炸,那么短的时间,就那么一个洞口,还有那么多的鬼子在洞口把着,撤是撤不出来了,洞里面我们也及时地冲进去了,可洞内的好几十个鬼子,都死光了,内洞就更不用说了,仅有的几具尸体,全都烧焦了。唉,退一步说,就算队长撤出来了,我们都等了二十八个小时了,以队长和冷营长的身手,如果撤出来了,还不早归队了?唉!”
正说着,李副官进来了。李副官见团长、政委、彪子都一脸沉重,也没开口问。
这时,兰护士慢慢地走进来了,政委过去扶她,她没让扶。兰护士看了看屋里的人,看了看屋里的气氛,心里已经大约明白了几分。兰护士走到低着头的彪子身边,轻声地问道:“彪子哥,他呢?”
彪子还没开口,团长就抢着说:“没事没事,过几天就回来了,我派月松去完成一项特殊任务去了。”
兰护士没有去理团长,继续轻声地问彪子:“彪子哥,你说,他到底怎么了?”
彪子“唉——”地长叹了一声,转过身去,一言不发。
兰护士拉着彪子的胳膊,带着哭腔,以恳求的语气对彪子说:“彪子哥,你说吧,我没事。”
团长还向继续对兰护士撒谎,可政委拉了一把团长,开口说:“彪子,说吧,迟早是要接受这个现实的。”
彪子转过身,看着满眼哀伤的兰护士,从怀里掏出了队长交给自己的那个玉坠,递给兰护士,说:“队长临出任务前交给我的,说如果有万一,就把这个交给你,这是队长母亲留给他的。”
兰护士接过玉坠,捂在手心里,又贴在脸上,泪水唰唰地从脸上流下来。
彪子忙说:“队长只是失踪了,说不定过几天就回来了。”
兰护士此时眼中已经没有任何人,耳中已经听不见任何人的话。兰护士捧着玉坠,流着热泪,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向门口走去。在场的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人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劝说,去安慰。团长的警卫员看了团长一眼,团长给警卫员递了个眼色,警卫员悄悄地跟在了兰护士的身后。
其实月松和狐狸这俩小哥也没完全闲着,他们俩隔三差五的,就会轮流着出去察看鬼子的动向。
这天上午,轮到狐狸潜水出去察看去了。月松呆在山洞里,掏出身上的哈德门,正准备拿一支出来抽抽,却发现烟已经不多了。月松认真的数了数,只剩下五支烟了。月松又掏出那包日本烟,也数了数,还可怜,只剩下三支了。加起来,总共还有八支烟,月松还在心里暗自庆幸,幸亏没有让那平日里不怎么抽烟的狐狸浪费自己的粮食,要不,这会儿就该自己干着急了。月松把烟盒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强忍着没有掏出一支点上,心想,还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出去呢,还是省着点吧。
不多久,狐狸回来了,把湿透了衣服往月松面前一扔,就跑到火堆边烤火去了。月松乖乖地捡起狐狸的湿衣服,坐到火堆边,帮狐狸烤着衣服。
“哎,你发现没有,鬼子的汽艇怎么巡逻得特别勤,总不会是知道我们俩还活着,还躲在这里吧。”狐狸疑惑地说。
“不可能,要是知道,不出动全部人马,四处搜索才怪呢,你看现在鬼子们这么安静,怎么可能知道咱们在这里?”月松反驳道。可狐狸的话却引起月松反思。是啊,按说,油料库已经被炸了,大量的油料都没有了,还派这么多人在这里守着干啥?就说那汽艇吧,一个空洞,还有必要巡逻得那么勤吗?就算这个物资仓库鬼子不肯放弃,可这会儿里面没啥东西,也没有必要这么严防死守啊?
“想什么呢?咱们什么时候出得去啊?”狐狸有一句没一句地问道。
月松也没理他,不由自主地掏出了一支烟,点上,慢慢抽着,慢慢想着。莫非鬼子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这里,而我们没有侦察到?对于鬼子来说,最重要的一是战略物资,二嘛就应该是武器装备。常规武器当然不必这么鬼鬼祟祟收收藏藏的。难道这里有鬼子的细菌武器或者是生化武器之类的大杀伤武器?月松不仅倒吸一口凉气,狗日的小鬼子,他们人少,就喜欢搞这些玩意儿,惨无人道就是鬼子的天性,这里如果有大杀伤武器,对鬼子来说,不仅不是不可能的,反倒是非常有可能的。
月松想到着,忽然又觉得自己还真有些运气,没准因为被困在这里,却意外地发现了鬼子天大的秘密。月松连吸了几口烟,心里想,看来我得亲自去,仔仔细细地侦察一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