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抗日狙击手 > 四十八、喋血双雄18

四十八、喋血双雄18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彪子坐不住了,站起身,走到澴水河边,双手捧起一捧一捧的凉水,死命的往脸上头上泼洒。三哥看着胡队长这个样子,走过来对彪子说:“彪子,咱们不等这么干等了!”彪子也没理他,停止了泼洒凉水,一屁股坐在一个大石头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喜子、德子、牛沛淋等七八个兄弟都过来了,兄弟围着彪子队长,喜子说:“胡队长,咱们去找找吧。”彪子没有做声。
牛沛淋上前把彪子推了推,说:“彪子,你傻了?走吧,我们去找找,说不定队长他们被鬼子围困了,咱们去了可以帮他们一把啊。”
彪子依旧呆呆地坐在大石头上,一声不吭。
三哥一看急了,掏出双枪,喊了一声:“喜子、德子、顺子、地瓜、哈哈,老哥们几个,跟我走!”
牛沛淋提起狙击步枪就说:“算我一个!”
唐四也端着***过来了,超哥也过来了,欧阳、慕容等兄弟们都过来了,国军也有几个兄弟过来了。
彪子蓦地站起身,大喊一声:“都给我站住!”又转脸对三哥说,“三哥,咱们尊你年长,称你为三哥,但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新四军战士,是特战队队员,新四军铁的纪律,你忘了?特战队肩负的使命,你忘了?”
“我没忘,但是队长对兄弟们的恩情,我更没忘,是吧,兄弟们?”三哥开始发动大家一起跟彪子斗争。
“没忘!”兄弟大声地回答道。
这时李副官带着国军兄弟们走过来了。李副官把彪子拉到一边,说:“胡队长,要不,咱们再回去找找,没了我们营长,我这儿就没了主心骨啊,闹得我六神无主的,我这些兄弟,可都是跟着咱们营长好几年了,咱们营长待咱们不薄啊,关键时刻,咱们不能不够兄弟啊。”
彪子对李副官说:“谁说不是啊,搁在以前,我早带队杀回去了,可是你想想,两位长官为什么要亲自去冒那么大的险?两位长官为什么要让我们打打就撤回来等?别瞧着这俩人,天天互相闹腾着,说笑着,根本没有长官的样子,可他们心里明镜儿似的,咱们跟鬼子硬拼不得,咱们得动脑筋,得学着两位长官,跟鬼子巧打,如果两位长官真有什么不测,我们又贸然这么杀回去,被早有防备的鬼子一锅端了,我们俩不是辜负了两位长官对我们的期待吗?”
李副官点点头,说:“你说得是那么个理儿,可眼下怎么办?只怕兄弟们不答应啊。”
彪子急得团团转,连转了几圈,也没想出啥办法,彪子忽然伸手问李副官:“烟,有烟没?”
李副官说:“没有,我不抽烟,你平常也不见抽烟啊。”
“谁有烟?谁有烟?”彪子转身就喊。
一个国军兄弟走过来,给彪子递上了一支烟,又给彪子点上了火。彪子学着月松的样子,猛吸了几口,随即被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彪子又急又气,张口就骂道:“啥球烟啊,呛死老子了。”
“彪子,你慢慢抽你的烟吧,兄弟们,有种的,跟我走,杀回去,救队长!”三哥等不及了,双手握着双枪,在空中一挥,带着大伙就往前走。
“站住!三哥啊,就你急,我不急啊,等我想想啊!”彪子说着把烟往地上一扳,狠狠地踩了一脚,说:“兄弟们,大家想想,我们就是现在杀回去,又到哪儿去找队长呢?再说了,鬼子那么的油料库给咱们给炸了,这会正有气没处发,咱们这会儿冒冒失失地闯回去,鬼子那一个中队的援兵也不是吃素的,这不是找亏吃吗?我问你们,要是队长在,会干这傻事?
打油料库之前,国军兄弟已落下了,就被鬼子发现了,那会儿队长是咋指挥咱们的?队长为啥要带着咱们到这儿来,又是打野猪又是烤猪肉的,还故意把搞四堆火烤,为的就是让鬼子发现咱们,为的就是把鬼子引过来狠狠地打一下子。
可当鬼子的一个中队过来了,队长为啥又带着咱们悄悄地撤离,长途奔袭,跑到鬼子的北面,窝在那里又不动了?这就是动静结合,这就是神鬼莫测,这就是巧打,难道兄弟们还没有看出来?难道兄弟们就不能像队长平时教咱们的那样,多动动脑子,却非要去跟鬼子硬拼?”彪子一激动,说不出了一大堆话,可这些话,确实是很有道理,确实是对队长的作战思想理解得比较透彻。兄弟们听了胡队长的话,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有的坐着,有的站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你说,现在咋办?反正一条,不能让队长没人管!”三哥说。
“谁说队长没人管了?谁说不去救队长了?我说了?你说了?”占了理的彪子一连串的问题,压倒了三哥的气势,这会该是彪子发话的时候了。彪子在兄弟们之间走来走去,说:“救,是一定的,只是看怎么个救法儿。”彪子拍拍喜子的肩膀,说:“队长说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是吧,所以咱们先得去侦察。”彪子又走到唐四身边,摸着唐四的头说:“四妹,你是老搞侦察的,你说,咱们啥时候去侦察好?现在去?还是等到天蒙蒙亮时再去?”彪子说着又走到了雷航身边,把雷航身上的队长留下来的弩拿在手中,说:“谁都舍不下队长,但是咱们得忍忍,等天蒙蒙亮时,先去侦察一下,再作决定,兄弟们,你们看,怎么样?”
“好吧。”邓鸣鹤说。
“哎,这就对了,散了,散了,邓鸣鹤、三哥、喜子、四妹,你们四个,加强警戒,其他人,原地休息。”彪子终于拢住了兄弟们的心。
“散了,休息去吧!”李副官也命令国军兄弟休息去了。
月松和狐狸在洞内生了堆火,两人开始坐在火堆边烤火。
月松说:“狐狸,这身军装都湿透了,这么烤可难得干啊。”
“是啊,干脆,脱了,我给你烤烤!”狐狸说。
“啥?你给我烤,哎呀,我看看,这太阳怎么就从西边出来了呢?月松故意东看看西看看地说。
“看在你的馊主意起了点作用,咱不再那么冷了的份儿上,你仁哥就给你服务一会吧。”狐狸说着伸手帮月松脱军装。
月松看了狐狸一眼,看着狐狸满脸真诚的样子,就动手开始脱军装,可刚脱了一半,狐狸忽然纵身一扑,把月松扑倒在地上了。狐狸哈哈哈地笑着就伸手去捞月松的裤子,嘴里喊着:“哈哈,我倒要看看你的牙签还是那么细呢?还是……”
可论武功,狐狸远不是月松的对手,谁知道月松双腿高高竖起,一下子就把狐狸的脑袋给夹住了。月松腰部一用力,双腿一绞,就把狐狸给放倒在地上了。月松翻身骑在狐狸身上,哈哈笑着说:“狐狸还想跟狼斗,看老子不把你个骚狐狸给阉了。”说着就动手去掏狐狸的宝贝。狐狸忙用双手护着裤裆,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救命?老球救你啊,哈哈,今儿的阉定你了。”月松用力地把狐狸按在地上。
“别别别,我给你把军装烤干还不成?”狐狸一个劲地求饶。
“真的?你要再敢耍花招,我就真的骟了你个花狐狸。”月松说。
“好好,不敢了,不敢了!”狐狸满口答应道。
月松这才放开狐狸,几下子把军装脱下来,扔到火堆边,自己站在火堆边烤火,说:“快点啊,还不快点给老子烤!”
狐狸爬起来,乖乖地给月松烤军装去了。月松在一边烤着火,烤着这面那面冷,烤着那面这面又冷,只好边跳边烤。
狐狸从月松的军装口袋里掏出了香烟,还是湿的,就捞出了两根,放在火堆边烤,说:“等等啊,等等就有烟抽了啊。”
月松见狐狸在烤烟,忽然想起了布袋子里的红薯,就蹦过去,拿了五六个大红薯过来,放在火堆边烤。嘴里说:“狐狸,你松哥也不亏待你哦,我给你烤红薯吃,还不快叫松哥!”
“松哥,我正给你烤着烟了,烟可是你的命根子,还不快叫仁哥。”狐狸把两支烟都含在嘴里,凑近火堆,点燃了,吸了一口,说:“嗯,味道还没怎么变。”
月松马上凑近了狐狸,说:“来,给我一根啊!”
狐狸把烟往回一收,说:“叫仁哥!”
月松乖乖地喊了一声:“仁哥!”
“呵呵,乖!”狐狸说着把烟给了一支月松。月松接过烟,猛吸了几口。
不多久,月松就闻到了红薯的香味。月松从火堆边刨出了烤红薯,烫得月松直缩手。月松把烤红薯放在地上滚了滚,又弄来根棍子,敲了敲,剥掉了外面一层烤焦了的皮,红心红薯的香味顿时飘遍了整个山洞。
早在一边看着口里溜着哈喇子的狐狸忙说:“来来,让我尝尝!”
月松把红薯送到狐狸面前,说:“哎,来了,来快吃,香着呢。”
狐狸放下月松的军装,伸手过啦接。月松突然缩回了手,望着狐狸说:“叫松哥!”
狐狸想都没想,嘴里喊着“松哥”,手就伸过来抢红薯了。月松说:“哎,乖!”说着就把烤红薯递给了狐狸。狐狸把烤红薯掰成了两半,递了一半给月松,说:“一起吃,暖暖身子。”
月松接过烤红薯,咬了一口,香喷喷的,说:“好吃,吃完了红薯,我给你烤军装,怎么样?松哥对你不错吧。”
狐狸边吃烤红薯,边说:“好,嗯,好吃!”
当这对活宝在洞内安享着短暂的太平时,他们不知道,几公里外,他们的兄弟们,正在为他们的安危争吵担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