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抗日狙击手 > 四十四、喋血双雄14

四十四、喋血双雄14


  
当第四辆卡车开到月松和冷营长身边时,月松用日语冲着卡车车厢上站着的两个鬼子喊了一声:“嗨,家乡的樱花开了。”
车厢中的一个鬼子兵从车厢板边伸过头来,问道:“你说什么?”
月松又用日语答道:“哈哈,回家吧!”说话间,卡车已经从月松身边开过去了。也就在此时,雷航的弩箭“嗖”的一声,直接射中了另一个莫名其妙的鬼子兵的喉咙,那个鬼子兵双手捂着脖子,瘫软在了车厢里。
月松快速跑了几步,赶上了卡车后,猛地一跃而起,双手抓住车厢板边,借力发力,腾空跃起,在空中翻转的同时,从腰间拔出了三把柳叶飞刀,在身子即将落入到车厢中时,三把柳叶飞刀“唰唰唰”飞向了还没闹清楚身边的战友如何倒地的鬼子兵,两把飞刀射中了鬼子兵的脖子,另一把飞刀扎在了鬼子兵的胳膊上,鬼子兵捂着脖子说不出话,腿脚一软,倒在被弩箭射中的那个鬼子兵身上。
这时,卡车正在转急弯上坡,卡车马达“呜呜呜”的轰鸣着,前面驾驶卡车的鬼子认真的看着路面,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根本没注意到车厢里发生了什么。
早在一边等候的冷营长见月松得手了,快跑几步,赶上了正在爬坡的卡车,双手按着车厢板,一跃而跳上了车厢。
此时月松已经把一个鬼子的尸体扔下了卡车,冷营长上了车厢后,帮着月松把另一个鬼子的尸体也扔下了卡车。
卡车过去后,雷航和顺子快速把两个鬼子的尸体拖到草丛里藏了起来,然后朝胡队长的位置赶去了。
月松和冷营长背着三八大盖,站在车厢里,身子紧靠着驾驶室,为了避免被熟悉车厢里原来那两个鬼子的驾驶员认出来,两人故意装作很冷的样子,把军帽的耳搭放下来,遮住了大半个脸。
十几分钟后,第一辆卡车开到了洞口。
一个鬼子兵把手中的红色小旗子一举,卡车停下来了。另一个鬼子兵背着步枪,走到驾驶室边。驾驶卡车的鬼子兵掏出了自己的士兵证,交给了检查的鬼子。走过来的鬼子拿着证件看了一眼,又核对了一下照片,把证件还给了驾驶员,一挥手,驾驶员开着卡车进入了洞口。
旁边站着的一个鬼子中尉认真地看着整个过程。
第二辆、第三辆卡车,都这样接受了检查后,开进了洞口。
第四辆卡车开过来了,驾驶员在接受检查。月松和冷营长站在车厢里,故意用熟练的日语交谈着,说着家乡的女人的事,月松还掏出了一根日本烟,悠然地抽着。
谁知道,站在一边一直没有动过的鬼子中尉突然向月松和冷营长走过来,用手一指月松说:“嗨,你!”
月松莫名其妙,不知道鬼子中尉看出了什么,只好强装冷静地对着鬼子中尉惊了一个军礼。
“嗨,禁止烟火!”鬼子中尉指着月松的脸说。
月松猛然明白了,原来是自己在抽烟,连忙把烟头按在车厢上,弄灭了。
“下来!”鬼子中尉大声命令道。
冷营长把手伸进了衣服里,准备去掏手枪。月松轻轻踢了冷营长一脚,赶紧背着步枪,跳下了车。站在鬼子中尉面前,笔笔挺挺地立正站好。
鬼子中尉厉声呵斥道:“禁令,记住!”说着伸手就给了月松一记重重的耳光,月松一下子被打得恼火了,正想动手,可还是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站直了身子,大声地喊道:“嗨!”
鬼子中尉又重重地抽了月松三四个耳光,打得月松脸上火辣辣的疼,月松强忍住怒火,一个劲地喊着“嗨”,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认真。
临了,鬼子中尉又踹了月松一脚,这才让月松上了车。
卡车终于带着月松和冷营长“呜呜呜”地开进了洞口。
月松和冷营长站在车厢里,仔细地观察着洞内的情况。
进洞后,洞内比较窄,仅能容一辆卡车通过。卡车慢慢地前进了大约两三分钟后,洞却豁然开朗了,进入了一个大厅,大厅两边,各有三四个鬼子把守,左右各有一挺轻机枪。可是大厅里却并没有看见一桶桶的油料。
月松忽然发现大厅的两侧,还各有一个侧洞,侧洞里亮着灯光,借着卡车从侧洞边经过时,月松发现侧洞里有不少鬼子正在睡觉,看来,这就是鬼子在洞内驻兵的宿舍了。月松用胳膊撞了一下冷营长,提醒冷营长注意侧洞里的鬼子。冷营长看了一眼,没有做声。
接下来卡车又慢慢地进入了比较狭窄的长洞,开了大约一分钟后,眼前出现了一个更大的洞,洞里层层叠叠地摆放着数不清的油桶。先进来的卡车边上,有几个鬼子正在往卡车上搬油桶。把卡车开到油桶堆边,然后用两块宽大厚重的木板架在车厢口,三四个人一起把油桶慢慢地滑到车厢上。车厢里两个押运的鬼子兵就把滑到了车厢的油桶接过来,在车厢里码好。旁边还有两个鬼子在一边警戒,但手里却并没有拿枪,而是各拿着一把***,站在一边,正在聊天,偶尔看一眼搬油桶的鬼子们。
第一辆卡车的车厢里,已经装满了油桶,押运的两个鬼子兵站在车厢的最后面,卡车“呜呜呜”地往外开。鬼子们正在往第二辆卡车上装油桶,第三辆卡车在一边停着,两个鬼子兵靠着车厢板无聊地看着。
月松和冷营长把步枪背在身上,也靠在车厢板上,装作无聊地等待着。借着这个机会,月松数了一下,等第三辆卡车开出去后,大洞内就只有七个鬼子了,一个是驾驶员,两个是守卫,四个是搬油桶的鬼子。驾驶员只有一支****,搬油桶的四个鬼子没有武器,两个守卫也只有两把***。嘿嘿,看样子,一会收拾他们问题不大。
七八分钟后,第二辆卡车已经开出了大洞。月松正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动手放定时**呢?是先收拾了这几个鬼子再放,还是不收拾他们,找个借口下车,现在就悄悄地安放呢?
唉,悄悄安放不被鬼子发现,似乎不太可能,洞就这么大,除了油桶外,就没剩下多少地方了,如此近的距离,要安放六颗定时**,还要不被鬼子发现,几乎是不可能。
如果干掉鬼子再放,倒是方便多了,可咱们俩怎么出去呢?假扮驾驶员是不太可能,直接走出去就更是不可能了。唉,真是进洞不容易,出洞就更难了。算求了,干脆先不慌考虑出洞的事了。既然不考虑出洞,那就先干掉鬼子,再放**,再去找出口。也不行啊,如果时间长了第四辆卡车还没有出去,鬼子稍微精明一点就会回来察看,定时**时间定短了咱们根本没时间出去,定长了万一别鬼子发现了,这一趟岂不是白进来了。
月松这会儿真想抽支烟,可这也是不可能的。哎呀,怎么这么多不可能呢?管球他的,咱是谁?咱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人,扯淡,这是想到哪里去了?时间不等人啊,得早点做出决断了。
第三辆卡车已经开出了大洞。驾驶员把第四辆卡车开到了油桶边,那几个鬼子把两块木板搭在了车厢口,月松和冷营长开始接油桶,码油桶了。
月松边码油桶,边继续思考着。第一个大厅里有众多的鬼子,一旦有啥响动,就会立刻赶过来增援,咱们俩手里只有步枪和手枪,连颗**都没有,一旦鬼子们硬往里闯,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怎么样才能堵住他们进来呢?要是有几颗**就好了,管球他能不能出去,在进这里的狭窄的通道里炸几颗**,那些鬼子就无力回天了。
正想着,月松忽然发现油桶堆的后面,黑暗中还有一个小洞口,可是黑漆漆的,没有灯光,也不知道是个死洞还是啥。看着这个洞口,月松又忽然想起了崖壁上的两个洞口,是啊,那四个鬼子不能不吃不喝啊,也不能在峭壁上行走自如啊,他们的身后,肯定是有退路的,说不定,这个洞口就是通到那里的。
管球他那么多,赌一把吧,就假定这里可以通到崖壁,那就好办了。等第四辆卡车开进通道时,咱们俩偷偷跳下来,只要在第四辆卡车上安一个定时**,把第四辆卡车炸在通道里,第一个大厅的鬼子们就过不来了,剩下,就好办了。
月松想到这里,不禁面露喜色,真想抽支烟,先庆祝一下自己的聪明再说。月松把常拿烟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嘿嘿,有烟味,嘿嘿,精神了,准备大干一场吧。
油桶终于装满了车厢,只在车厢的最后留了点空儿,月松和冷营长背着步枪站在那里,卡车“呜呜呜”地开动了,正朝洞口开去。
冷营长用胳膊撞了撞月松。月松看了他一眼,知道冷营长在着急了,这都要出洞了,怎么还没有行动呢。月松望着冷营长,把头轻轻晃了晃,一副得意的样子。冷营长一看月松这副样子,知道月松这小子有主意了,也就放心地等着月松的下一步行动提示了。
卡车“呜呜呜”地开进了通道,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