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抗日狙击手 > 三十一、喋血双雄1

三十一、喋血双雄1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月松从睡梦中醒来,推开窗,看见窗外的柳枝上,一夜间就挂满了新芽。那些新芽,嫩嫩的,黄黄的,挂在柔软的柳条上,晓风吹来,随风荡漾,就像一群天真无邪的孩儿,坐在父亲轻推的秋千上,荡起,落下,越荡越高,天真的面孔在春风骀荡中飘舞着无邪的笑声,那笑声穿过柳林,穿过窗帷,穿过时光,忘却了战火,忘却了死亡。
新生,是美好的,也是苦涩的,正如月松的新生的美好与苦涩一样。月松生在罗溪,长在罗溪,走出罗溪后,就走进了军校,走出了军校,就走进了军营,走进了军营,就走进了战火。正是在战火中,月松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兄弟之情,当月松被炮弹震晕,从晕厥中醒来时,月松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失去兄弟的苦痛。也正是在战火中,月松真正撞见了古书中所描绘的爱情,当月松中弹倒在滠水河边,从死亡中醒来时,月松第一次看见了令人怦然心动的女人。
初春的上午,阳光灿烂的柳林边,春风穿过的窗帷前,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罗月松,从浪漫温馨的美梦中醒来的罗月松,正式坠入了爱河,初次尝到了爱恋的甘甜与苦涩,这就是新生的罗月松,就像柳条上新生的嫩芽一样,纯美,自然。
月松洗涑完后,穿戴整齐,迈步走出房间。一走进祠堂里,就看见兄弟正热火朝天地喝着稀饭,吃着馒头,嚼着酸萝卜。看着兄弟难得如此悠闲地吃着热饭菜,月松忽然觉得自己这个队长当得还行,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对不住三百手足。
天气好,心情好,月松冲着兄弟们吼了一嗓子:“娘的个西皮,都吃着的呢!也不等等我,真不够哥们!”
欧阳秋月一手拿着个馒头,边啃边走到队长身边,一伸手,说:“客官,您请坐,请上——坐——!”大伙儿一听,都嘻嘻地笑了。
三哥站在桌子边,大声喊道:“上茶,上——好——茶!”大伙儿一听哈哈地笑起来。
调皮的四妹也过来了,小腰一扭,屁股还荡了两荡,两手交叉,放在腰侧,尖着声音学女人,说:“哟,官人,里面请——!”还用手拦着月松的后背,对着大伙儿高声叫着,“姑娘们,伺候着!”
兄弟那受得了这一逗啊,一个个笑得人仰马翻的,连一向脸像上冻了一样的超哥,都把嘴里的稀饭喷了老远,只有铁蛋,“呵呵”地一边笑着还在一口一口地咬着馒头。
雷航让了个位子,又给队长端了碗稀饭,把盛着酸萝卜的碗往队长面前移了移。月松摸摸雷航的头,说:“这还差不多,彪子,想当正队长吧,学着点,嘿嘿!”说着还故意冷笑了两声,端起稀饭就喝了一大口,拿起筷子在桌上戳了两下,夹起几根酸萝卜就塞嘴里了,嚼着乐着满脸得意。
这时,老村长匆匆地走进来了。月松放下碗,迎上去,问:“老村长,您吃了吗?”
老村长把月松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地说:“别吃了,走,我带你去见个人。”
月松回头对彪子说:“彪子,让兄弟们就在这儿待着。”彪子点点头。月松跟着老村长往外走。
不多一会儿,老村长带着月松来到柳树林里,老远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正蹲在柳林里抽烟。月松和老村长走近了那汉子,那汉子站起身,伸手和月松握手。月松礼貌地和那汉子握手。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武汉地下党锄奸队队长周大海同志,这位是第五师特战队队长罗月松同志。”老村长说。
月松对周大海敬了个军礼,大海对月松说:“月松同志年轻有为啊,屡建奇功,在鄂豫抗战战场上,已经是赫赫有名了,鬼子都闻‘思’丧胆了,哈哈!”
月松礼貌地笑了笑,说:“我挺佩服你们做地下工作的,那么能忍,这个我不行,哦对了,老丁怎么样了?”
“哎,罗队长,地下工作是不能随便打听的,我都懂了,你得学着点,是吧,大海?”老村长提醒月松道。
“没事,罗队长不知者不为过嘛,再说了,罗队长也是关心与自己一起战斗过的战友嘛,是吧,老村长?”周大海同志很能理解人,又转头对月松说:“罗月松同志,我代表师部,向你传达重要指示。”
“是!”月松立正敬礼。
“不必敬礼,这不是在大部队里,是秘密战场。近来日军进攻随宜地区日益猛烈,调动了大批装甲部队,还有飞机不断轰炸,国军第五战区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一直想找个办法解决日军的飞机坦克,可没有大量重型武器的国军,一时也找不到很好的办法,目前,只能从日军飞机坦克的油料上做文章。”周大海同志说得很细致,估计是想让月松充分认识到行动的重要意义。
月松目不转睛地盯着周大海,专注地听着。
“国军第五战区司令长官亲自批准,派遣了一只特别行动队,空投到敌后,任务是炸毁日军位于木兰山的军用油料库,让日军的飞机坦克断了粮食,就能减少日军飞机大炮对国军的威胁。为了能保证完成任务,国军又请新四军派长期在敌后作战,有着丰富的敌后作战经验的队伍协助国军特别行动队完成任务。
师部也考虑到,进来日军对我根据地进行了持久的大扫荡,虽然我军准备充分,没有造成大的人员伤亡,但日军装甲部队对主要公路的长期封锁,也严重影响到了我军的后勤补给,因此,师部指示,由师部特战队协助国军特别行动队,共同完成这一特别任务。”周大海继续说。
“大海同志,请问,两支队伍合在一起,到底是谁说了算啊?”月松很担心指挥,所以这么问了。
“哎,既然是协助,当然是以人家为主,但是,关键时刻,我们也绝不能丢掉我们的主动权,请罗队长注意把握好分寸。”周大海说。
“是!保证完成任务!”月松敬礼答道。
“罗队长,请率领特战队,务必于明日佛晓前,赶到双峰山飞来峰顶,掩护接应空投的国军特别行动队,行动代号‘饥饿’,行动口令‘稀饭、馍馍’。”周大海又给月松嘱咐一些注意事项。
月松知道这次任务的艰巨性,虽然从来没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带着兄弟们完成艰巨的任务,但现在恋爱了,怕万一有个闪失,伤心的人就又会多了一个,于是想把昨晚写的那封自己觉得有些拙劣的信,交给老周,或许老周能把信转给丹枫。月松想,不管文辞是拙劣,还是优美,丹枫看见了信,总还是会有些惊喜的,就像自己看见了丹枫的信,无论丹枫在信里说些什么,月松都愿意一遍又一遍地去品读,去鉴赏一样。
可是,任务在身,大家都忙着正事,自己怎么好意思为了女儿情长的事,去劳烦组织呢?更何况是艰难地战斗在隐秘战线上的老周呢?
老周辞别老村长和月松,正准备悄悄地从柳树林离开。月松忽然张嘴喊了一声:“哎,老周同志!”
老周转身问道:“还有事吗,月松同志?”
月松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扭扭咧咧地说:“哦,没事。”
老周看着月松欲言又止的样子,故意说:“没事啊,那我走了。”说完,老周迈开步子就往前走。
月松急了,忙说:“哦,老周,你认识二团卫生所的兰护士吗?”
老周转过身,笑着说:“那丫头啊,认识,师长的宝贝侄女吗。”老周见月松一个大男人,竟然脸上忽而就变得红润润的了,早猜出了七八分,就又问道:“有东西带给她?”
月松呵呵的笑着,从怀里掏出那封带着体温的文辞拙劣的烟盒纸,交给老周,说:“不许偷看!”
老周接过来,故意装作要打开的样子,月松上前就抢,慌忙地说:“哎哎,别拆!”
老周和老村长哈哈哈地大笑起来。老周说:“瞧你急的,放心吧,我不会看的,走了!”说完,向老村长和月松招了招手,从柳树林悄悄地离开了。
月松送出了信,心里美滋滋的。又接到了新任务,心里不禁有蠢蠢欲动的感觉,但考虑到自己是队长,觉得还是沉稳点好,于是走进小院后,就让雷航把彪子叫出来了。在跟彪子商量了之后,决定马上行动,于是,让彪子集合队伍。
月松走到队伍前,说:“讲一下,兄弟们,只要鬼子还在我们的国土上,我们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们,就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就不能忘记了自己作为军人的使命,更不能忘记我们是手中拿着整个新四军最好的装备的特战队。现在,鬼子的飞机大炮坦克车,正在我们的土地上横行霸道,正在我们的土地上烧杀抢掠,今天,我们又接到了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炸掉鬼子的军用油料库,让他们的飞机坦克没油喝,看狗日的鬼子还能猖狂多少天。兄弟们,有没有信心?”
“有!”兄弟齐声喊道。
“好,具体任务,路上再讲,5分钟后,全体集合出发!”月松觉得自己这个队长越当越懂板了,心里不禁有些美滋滋的。
月松辞别老村长后,带领兄弟们,日夜兼程,火速赶往双峰山飞来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