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 98 章(油画该新画一副...)

第 98 章(油画该新画一副...)


向来口齿伶俐的秦梵难得哑口无言, 幽幽望着他:“谢总,你不觉得我这里不但软,而且尺寸还变大了吗?”

在自家太太眼神下, 谢砚礼认真测量了一下, 最后说:“确实。”

随即松开了手, 探身关灯, “早点睡。”

秦梵:“???”

就这?

却见谢砚礼要下床,秦梵连忙拉住他的手腕, “你去哪儿?”

因为关了灯的缘故,房间内陷入黑暗。

秦梵没听到谢砚礼回答, 继续道:“我没跟你闹着玩, 我可能真的怀孕了, 大姨妈推迟一个月了!”

谢砚礼清冽的嗓音在黑暗中透着点暗哑意味:“我知道。”

“但你先放手。”

秦梵不放, 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注视着他的背影:“知道了, 然后呢,谢砚礼, 你……”

没等秦梵话音落地。

却被谢砚礼反握住了手腕, 而后往下带。

秦梵到嘴的话戛然而止。

感觉到谢砚礼攥着她腕骨的手, 掌心温度高得不正常。

谢砚礼按了按她柔软的小手:“谢太太,你确定我们要这样谈论这么重要的话题。”

秦梵被烫到了般立刻收回手, 指着浴室:“你赶紧去处理!”

总算知道谢砚礼要去干嘛了。

怕伤到她,所以才打算去洗手间处理生理反应。

不早说!

谢砚礼倒是不着急去冲冷水澡了,重新握住了秦梵的手,带着低喘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璨璨, 你该负责。”

每次谢砚礼叫她小名, 都没好事。

“璨璨……”

秦梵耳根子发烫:“你别叫了。”

她负责还不行吗。

果然是男狐狸精,连‘孕妇’都不放过。

……

别看秦梵平时作天作地, 实际上在这方面害羞的很,被谢砚礼用湿软的毛巾擦拭一双纤纤素手时,还趴在他怀里不说话。

就连雪白的脖颈都隐隐透着绯色。

漂亮又可爱。

谢砚礼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下,清隽眉眼舒展几分,犹带慵散昳丽,“害羞什么。”

擦完后,将毛巾搁在一旁。

秦梵小声嘟囔:“怕带坏宝宝嘛。”

谢砚礼略一顿:“明天去医院检查检查,如果没有宝宝,也别失望,我们继续努力。”

平时他们这方面很注意,应该不会出现意外怀孕,至于自家太太为什么会有怀孕的症状,谢砚礼更倾向于她最近精神压力太大。

秦梵很笃定:“我觉得有了!”

“肚子都鼓鼓的。”

谢砚礼摸了一下她平坦的小腹与纤细腰肢,自家太太睁眼说瞎话,他能怎么办。

把她按在怀里躺下:“睡觉,是不是宝宝明天就知道了。”

“谢砚礼你怎么完全不紧张也不激动,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们的宝宝?”秦梵睡不着,拽着谢砚礼的衣袖要跟他聊天。

谢砚礼:“紧张得说不出话。”

秦梵才不信,轻哼了声:“小心我带球跑。”

谢砚礼将被子盖住她的肩膀:“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小说?”

秦梵想到姜漾之前推荐给她的绿色小说app,果断否认:“我看得都是正儿八经的学习书籍。”

“学什么?”

秦梵答得理直气壮:“驭夫之术!”

随即被谢砚礼盖住眼睛:“明晚检查你的学习成果。”

秦梵:“……”

怎么都觉得谢砚礼这话不对劲呢。

但掌心贴着自己温热的小腹,秦梵觉得自己有王牌,谢砚礼不敢对她做什么。

本来以为自己睡不着,但在谢砚礼温暖的怀里,没说几句话竟然睡过去。

谢砚礼感受到女人红唇贴着自己的锁骨位置,每一次呼吸对他而言都如同折磨。

翌日。

秦梵醒来时,便看到谢砚礼那张清清冷冷的面庞。

如果忽略眼下那微微泛青色的痕迹,大概是一张完美的容颜。

她迟钝地眨了眨眼睛:“你怎么啦?”

“昨晚没睡好吗?”

谢砚礼没答,反而示意她看床尾:“先洗漱,再用这个测试。”

原本谢砚礼是让周秘书去预约医院检查,没想到周秘书很有眼力劲儿的送来一大袋子验孕棒,并且说:“谢总,如今验孕棒准确率几近于百分百。”

于是,就有了秦梵看到床尾那整整一袋子验孕棒。

她怀疑周秘书是把药店所有验孕棒都搜刮来了。

谢砚礼站在床边,身上还穿着睡觉时的黑色睡袍。

真丝的质地,领口有些松散,看起来格外迷人。

莫名的,秦梵却感受到了危险。

就是那种荷尔蒙爆发的危险感。

她坐在床边,仰头望着他想了想,然后伸出脚尖,轻踢了下他的小腿,不怕死地抬起手臂道:“你抱我去。”

秦梵笃定自己是怀孕了,有恃无恐。

仙女的第六感,绝对不会出错。

谢砚礼将她拦腰抱起来,走向浴室。

顺便单手勾住那袋子验孕棒,一同带到浴室,将秦梵放在洗手台上的同时,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开口:“璨璨。”

忽然又被他叫璨璨,秦梵咽咽口水:“有话就说,干嘛吓唬仙女孕妇。”

谢砚礼亲自打开一支验孕棒,而后塞到秦梵手里,握着她细软的指尖:“这上面显示怀孕你就是仙女孕妇,如果显示未怀孕……”

男人薄唇微微勾起弧度。

看到谢砚礼那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秦梵扬起纤细脖颈:“未怀孕又怎样?”

谢砚礼松开握着她的手指,不疾不徐:“未怀孕今天就不要出门了。”

秦梵:“……”

作为已婚仙女这么长时间,她怎么可能听不懂谢砚礼的暗示。

昨晚她就发现,谢砚礼根本不相信她怀孕了!

双手抵着谢砚礼的胸口,秦梵一字一句道:“你等着伺候仙女孕妇吧!”

话虽如此,可等浴室只剩下她自己时。

秦梵捏着验孕棒,冷静过后,她已经从昨晚初初怀疑自己怀孕的激动中缓了过来。

前段时间蒋姐才给她接了两部戏,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今年下半年行程安排的满满的,其实并不适合怀孕,年底备孕才是时间刚刚好。

但她每每想到与谢砚礼孕育了属于他们的孩子,也是与她血脉相连的宝贝,就忍不住期待。

十分钟后,秦梵洗漱完毕。

看着验孕棒说明书,又看了看紧闭的浴室门。

又十分钟后。

浴室门被敲响。

谢砚礼好听的声音响起:“好了吗?”

秦梵捏着干干净净的验孕棒,“我得酝酿酝酿,你别吵!”

外面安静下来。

又十分钟。

没等谢砚礼敲门,秦梵猛地打开门,将验孕棒丢在谢砚礼怀里:“我紧张!”

看着没用过的东西,谢砚礼长指捏着粉色的验孕棒,意味深长道,“那需要帮忙吗?”

秦梵听这话有点耳熟。

却见谢砚礼已经慢条斯理开始整理衣袖,像是要将她抱起来。

秦梵想到那个恐怖的画面,连忙夺回验孕棒:“我忽然有感觉了。”

谢砚礼:“不需要帮忙了?”

秦梵:“不需要了!”

重新退回浴室。

男狐狸精不要脸,仙女要脸。

她觉得谢砚礼真的能干出来帮忙的事儿。

至于怎么帮……

嘶……

画面过分辣眼睛,秦梵不敢想。

大概是谢砚礼的威胁过分有效,五分钟后,秦梵盯着一排已经擦拭干净的验孕棒。

全部都是一道杠。

她足足盯了五分钟,都没有任何变化。

不同的验孕棒,显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未怀孕。

秦梵脑海中浮现出谢砚礼似笑非笑的俊美面庞,不知道该先失望自己没怀孕呢,还是该担心自己等会要被教训的处境。

没等秦梵想清楚。

浴室门便被推开,谢砚礼一看到自家太太那纠结的表情,就知道结果。

下一秒。

秦梵惊呼了声,再也没有时间去想七想八。

直接被谢砚礼抵在了冰凉的瓷砖上。

秦梵变脸很快,刚准备挣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般,主动抱住谢砚礼的劲腰,带着哭腔:“老公,我们的宝宝飞走了。”

“我本来以为可以当全世界最美的仙女妈妈,也没了,呜呜呜,我好可怜呀。”

她真哭假哭,谢砚礼如何看不出来。

抬起她的下巴,对上秦梵那双一秒落泪的桃花眼,谢砚礼亲了亲:“没关系,仙女妈妈努力点,宝宝就飞进去了。”

怎么飞?

谢砚礼用实际行动来帮助谢太太成为全世界最美的仙女妈妈。

谢砚礼薄唇覆上,咬着她的舌尖尖,语调有点模糊:“我会帮你。”

秦梵被咬得腿软,全部重心都在谢砚礼放在她腰肢的长指上,她好不容易才从红唇中溢出一个音:“谢……”谢砚礼。

“不用谢,应该的。”

神特么应该的。

秦梵指尖用力掐进谢砚礼的肩膀上。

忽然。

头顶一阵温水倾泻而下,她身上薄透的珍珠白睡裙贴在玲珑有致的身躯上。

倒是如秦梵之前所说,尺寸明显比之前涨了许多。

混沌间,秦梵听到谢砚礼在她耳边说了句:

“油画该重新画一副了。”

什么油画?

没等秦梵想清楚,一阵又一阵的水浪冲乱她的思绪。

秦梵视线被水珠挡住,抬起湿漉漉的睫毛,隐约看到花洒倾泻水滴下,模糊了男人深邃的五官,水珠迅速滚落在他灯光下冷透白皙的下颚,路过微微凸起的喉结时,她忍不住停住了视线,轻轻碰了碰那近在咫尺的喉结。

随即,感受男人顿了顿。

谢砚礼眼神越发幽邃。

……

……

谢砚礼素来言出必行,说今天没让秦梵出这个门,秦梵便当真没有出过门。

就连三餐都是被管家送到门口,谢砚礼拿来喂她的。

不知不觉,落地窗外夜色重新覆盖了天幕。

秦梵浑身软绵绵的靠在床头。

谢砚礼亲自喂她吃晚餐。

秦梵瞪他,但眼波流转皆是春色,不像是瞪人,更像是撒娇:“不用你喂,我可以自己吃,没安好心。”

谢砚礼动作从容:“刚好学习一下。”

秦梵现在不想听到学习这个词,却条件反射问:“学什么?”

谢砚礼:“喂宝宝。”

秦梵听到这个答案,完全气不起来,最后一口咬住那块被剔了刺的鱼肉,咕哝了句:“谁是你的宝宝。”

不过目光落在谢砚礼那熟稔的喂饭,觉得他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垂眸看了看暖呼呼的肚子,除了在浴室那次之外,其他几次都做了措施。

等谢砚礼喂完她,去书房处理工作时,秦梵终于有种解放了的感觉。

**

秦梵在家里又休息了几天,便重新恢复工作。

这天,秦梵参加与宋麟合作的那部电影首映礼。

结束后,秦梵在化妆间卸妆时,蒋蓉行色匆匆进来。

秦梵从化妆镜里看她:“什么事让我们蒋总这么着急?”

自从秦梵与鸣耀解约后开了新的工作室,便由蒋蓉负责整个工作室的运转,俨然已经从蒋经纪人变成了蒋副总。

“秦予芷今天来工作室找你,并且在门口待了很长时间,被不少路人拍到了!”蒋蓉没心思开玩笑,头疼道,“虽然秦予芷在网上的痕迹被抹除得干干净净,但耐不住网友们很聪明用字母以及其他称呼代替。”

“现在关于你们的真实关系已经被扒出来,包括秦氏即将易主,以及秦家那档子事。”

之前网友以为她们两个是亲姐妹,还没来得及扒姐妹抢未婚夫的事情,另外一个当事人就被完全封杀。

随着秦氏集团总裁杀妻入狱,秦家发生的事情根本瞒不住,若是再不出面澄清,会牵扯到秦梵,对她的负面猜测越演越烈。

秦梵将摘下来的钻石流苏发箍丢进首饰盒,红唇勾起一抹冷艳弧度:“哦,现在网上是怎么说的?”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