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 90 章(吸仙女仙气的男狐狸精...)

第 90 章(吸仙女仙气的男狐狸精...)


肩头一凉, 秦梵乌黑瞳仁放大,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谢砚礼。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接,上来就把她睡裙给弄地上。

还什么实践课的服装, 去他的实践课!

第一次听到有人把那种事说得这么道貌岸然的。

“谢砚礼, 你……”

秦梵刚说了半句。

谢砚礼长指顿了顿, 似是没想到腰带那么容易就解开, 缓缓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绯色薄纱,重新披到秦梵光滑白皙的肩膀上, 顺手将腰带也给她系紧。

表情恢复往日清淡,再也没有方才那调侃意味, 语调从容:“是我不小心, 别着凉了。”

秦梵:“嗯?”

她忍不住看向旁边的落地镜, 漂亮脸蛋上满是错愕——

是仙女美貌不够动人, 还是身材不够风情万种?

睡裙都被他脱了, 还能面不改色地重新给她穿上?!

睡裙掉下去之前,还撩拨她说什么上课不上课, 指教不指教的。

现在衣服都脱了, 就这?

以前秦梵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魅力, 但是每次都会在谢砚礼身上翻车。

谢砚礼这狗男人,反应从来都跟正常男人不一样。

秦梵忍无可忍地拽回自己的裙摆, 往浴室外走去:“不用你管!”

看着绯色裙摆迤逦至透白的瓷砖地面上,谢砚礼拦住她,顺手把人举着抱起来:“不举高高了?”

突然被举起来,秦梵低呼了声, 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眸, 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戏弄了!

秦梵不服气,纤细身子灵活如美人蛇, 顺势勾住男人脖颈,双腿也跟着攀上他修劲有力的腰侧。

娇艳欲滴的红唇翘起上扬的弧度,语调绵长傲娇:“现在晚了,我不想举高高了。”

随着她的动作,绯色布料顿时贴到了男人清冷的黑色西裤上,浓郁的绯色与极致的黑色,碰撞出靡丽招摇的色调。

“好,那就不举了。”

谢砚礼从善如流应道,却没有松手,反而就这么抱着她走进浴室内侧,把她放进了放满温水的浴缸内。

一入水,顷刻间秦梵身上的薄纱像是变成了透明的,乌黑柔滑的长发也浸入水中,湿湿的贴在薄纱之上,她趴在浴缸边缘,仰头望着谢砚礼,犹抱琵琶半遮面比方才更加撩人心弦。

秦梵同样湿润的眼眸轻轻眨动着,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睫毛滑落至下巴,她红唇微启,目光故意下移,逗他:“不举了?”

“我看看。”

谢砚礼放在皮带扣上的指尖微微顿住。

大抵是没想到谢太太会来这么一句。

秦梵自觉扳回一城,眉眼弯弯,目光落在他西裤布料上,睁眼说瞎话:“咦,好像失踪了。”

什么失踪了?

谢砚礼薄唇扬起冷冷弧度,听出她的挑衅。

咔!

下一刻,西裤被随意抛在地板上,皮带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男人随之进入浴缸内。

因为两个人的缘故,水多得漫溢出来,在瓷白地砖上溅起层层叠叠的水花。

秦梵手腕被男人握住没入水面之下,男人清冽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有什么可看的,实践出真知,谢太太。”

秦梵挣脱不开:“谢……”砚礼。

谢砚礼没等她说完,薄唇覆上了她微启的红唇,贴着她柔软的唇瓣道:“不用谢。”

……

……

浴室炽白色灯光下,秦梵仰头看着天花板,光晕越来越绚丽,就连脑子都炸开绚丽的灯花。

女人白皙脸颊像是染上眼尾的桃花色,贝齿紧咬着下唇,再也说不出一句挑衅的话。

呜,又输了。

谢砚礼根本不给她说话机会,好气,但——

好喜欢他。

**

第二天秦梵醒来时,卧室内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慢慢从床上坐起来,绸滑的真丝被面顺着肩膀滑落到腰间,露出大片雪白皮肤,雪上像是落上了朵朵寒梅。

下意识摸了一下旁边空出来的位置,床单已经凉透了。

可见精神十足的谢总已经走了很长时间。

秦梵懒洋洋地下床,准备浴室洗漱,随口嘟囔了句:“吃完就走,当本仙女是什么呀。”

一进入浴室,昨晚的满地水迹已经消失不见,唯独脏衣篮最上方飘着那皱皱巴巴的薄纱布料让人忍不住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秦梵看了眼赶紧收回视线。

她没想到谢砚礼昨晚重新将这件睡裙穿到她身上后,在浴缸内一直没有脱下来。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才把这件湿漉漉贴在身上的薄纱除掉。

看着镜子里眼睛里都写满了春色潋滟的眼瞳,秦梵用凉水洗了好几遍,才感觉浑身温度降下来。

仙女要纯洁。

纯洁!

能不能不要再想了啊啊啊!

都怪谢砚礼,愣是把她这么一个纯洁的小仙女变成这样。

网上居然还说是她把佛子拽下神坛,哼哼哼,分明是男狐狸精把仙女变成这么不纯洁的样子!

秦梵洗漱完出门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手机把谢砚礼在自己手机上所有备注改成了——

【吸仙女仙气的男狐狸精】

刚准备出门,这才看到蒋蓉两小时前发来的微信。

蒋姐:「大秀下午举办,但最晚中午12点就要去做造型!」

「你跟谢总恩爱归恩爱,别忘了重要事情。」

秦梵这才瞥了眼时间。

差1分12点。

立刻打开卧室门。

入目便是蒋蓉那张晚娘脸,正抬手似乎准备敲门。

秦梵立刻晃了晃手机屏幕还没有关闭的时间显示:“还差48秒!”

蒋蓉:“……”

“真是小祖宗,快点,车子停在外面了。”

在秦梵路过时,蒋蓉忽然撩起她披散在肩膀上的长发,看清楚她后颈没有吻痕后,略略松口气。

“幸好谢总还有点理智,没给你在脖子上弄出什么吻痕,不然还要花时间在身上遮瑕!”

秦梵顿了一秒:“……”

只要蒋姐往下稍微拉一点领口,就知道什么叫做人间险恶。

下楼时,蒋蓉想到之前已经选好的造型和礼服:“幸好礼服露出来的皮肤不多。”

秦梵刚准备说话,目光却落在站在酒店门口的温秘书身上。

温秘书身边还跟着几个人高马大的外国保镖,而他手里捧着个黑色暗纹的礼盒,礼盒薄而大,像是首饰盒。

几个保镖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那个礼盒,就跟什么传国玉玺似的。

秦梵忍不住被自己的比喻笑到。

猜到了,这是谢砚礼给她的礼物。

嗯,是她错怪谢某人了,人家并不是那种吃完就跑的渣男,这不是,礼物奉上了。

果然,秦梵一出门。

温秘书便迎来:“太太,您要去参加缘起的大秀吧。”

秦梵抬了抬桃花眼,漫不经心应了句:“嗯,你们谢总又有什么指教?”

温秘书立刻道:“谢总对您哪敢有什么指教,不过谢总今日有个重要活动不能陪您参加,特意奉上歉礼。”

说着,温秘书打开黑色首饰盒,里面竟然是一整套的粉色钻石首饰:项链,耳环,手链,戒指。

简直像是少女时代幻想自己是公主时,会拥有的粉钻首饰,梦幻美丽。

粉钻本来就极其稀少,尤其是能凑成整套首饰还如此优质的粉钻更少,可见这套首饰的昂贵与价值,已经不能用金钱来形容。

秦梵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保镖守着了。

红唇忍不住上翘:“算他识相。”

说着,就跟收下一件普普通通的礼物似的,随手递给小兔,“拍照发给造型师,重新选礼服,配这套首饰。”

原本首饰戴的是缘起的珠宝,但现在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谁让谢某人送得这套首饰,实在是太让人着迷,没有女人能抵抗得住这样粉色钻石的诱惑啊!

小兔手忙脚乱地捧着首饰盒,生怕摔了,这把她卖一万次都赔不起!

温秘书恭恭敬敬站在一旁,没有离开。

秦梵瞥他一眼。

温秘书解释:“钻石太贵重,我们保护您。”

秦梵:“说人话。”

温秘书轻咳了声:“国外没有国内安全,谢总让我安全将您送到秀场。”

一般来说,国内拦路抢劫这种事情少有发生,但国外不一样,野起来怕不是连总统都敢抢。

……

造型师看到这套粉钻首饰后,信誓旦旦要给秦梵做一个又仙又美的造型,绝对要配得上这套神仙首饰。

等秦梵入场时,果然如造型师说得那样,甚至惊艳到了国内外时尚界众多赫赫有名的时尚大佬。

不少人都朝着秦梵抛出橄榄枝,邀请她参加各个时尚大秀。

当然,也有人问她这套首饰。

秦梵穿了茶白色抹胸小礼服,长腿优雅地交叠,抹胸边缘是一簇簇胡粉色桃花,若隐若现挡住半边精致白皙的锁骨,往上戴着的是钻石项链。

单单是这条项链,就足足用了十几颗粉钻,配了几十颗高品质白钻,更何况耳朵上那垂下来的耳环,做成了光芒四射的太阳形状,最中心亦是用得大颗粉钻。

秦梵没戴戒指和手链,足足这两样珠宝,就成了焦点。

除粉钻之外,她仙气飘飘的气质更让人瞩目。

现场照片传到国内后,自然掀起了波澜。

#秦梵佩戴昂贵粉钻看秀#词条也跟着爬上了热搜。

作为新一代的话题女王,起初网友对她的颜值更感兴趣,后来是她拍的戏,有颜值又有实力吸引了很多粉丝,而现在,与谢砚礼的公开,又为她带来大量的cp粉,可想而知,如今娱乐圈话题最高的就是她。

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便能上热搜。

热搜刚上,热度便节节攀升——

“啊啊啊,绝了绝了,难怪那么多一线杂志与顶奢品牌如此青睐秦梵,就这颜值,我要是大牌负责人,我也选秦梵拍封面当代言人!”

“仙女大旗不倒!那些说谈恋爱就变丑的杠精出来挨打!”

“秦梵真的是娱乐圈颜值天花板了,这张脸可盐可甜,可塑性好强。”

“哈哈哈哈秦梵为什么总是摸项链,摸耳环?”

“应该是品牌借的,怕掉吧,都是谢太太了,还是这么小家子气。”

“听说秦梵是豪门私生女哦,能嫁给谢佛子是耍了手段的,这么没见过世面也正常。”

“……”

秦梵粉丝们没想到黑粉还能从这个角度来造谣来黑——

“造谣狗滚好吗,没凭没据来给美女泼脏水。”

“看神仙姐姐不香吗,黑什么?”

“仙女摸耳环都是风情万种,而且这么贵重的钻石珍惜点怎么了?”

“姐妹们,快去看隔壁助理小兔的微博,啊啊啊啊,珠宝是谢佛子送的,佛子绝了!”

“卧槽……”

“卧槽!”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