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 85 章(璨璨,可我喜欢你...)

第 85 章(璨璨,可我喜欢你...)


秦梵对上他含笑的双眸。

谢砚礼难得这样笑, 原本冷漠矜贵的男人,霎那间风清月朗。

尤其在那头银蓝发色的映衬下,连他身上冬日寒霜般的气息都仿佛变成了夏日柑橘的干净清澈。

秦梵强迫自己蹦跶的小心脏安静下来, 别被谢某人的美色蛊惑。

余光瞥到休息室紧闭的门, 她蓦地站起来:“那就是藏在休息室里。”

谢砚礼无奈的望着她的身影。

秦梵刚走了一步, 脚步顿住, 返回重新坐回男人膝盖上,探身就往桌面上那个反扣的相框够过去。

上次来的时候, 可没见到这么精致的相框,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

秦梵晃了晃相框, 没着急看里面照片:“被我逮到了吧。”

谢砚礼往椅背上一仰。

办公椅轮子猝然滚动, 吓得秦梵差点把相框丢出去。

谢砚礼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靠坐在椅背上, 神态慵散随意:“嗯, 逮到了。”

秦梵原本只是坐在他膝盖上,被他这一通操作, 整个纤细的身子都窝进了他怀里, 隔着薄薄的衬衣布料, 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温度。

把相框拍到他的胸口胸口上,秦梵心有余悸:“你是不是想名正言顺换个老婆, 才故意吓死我!”

说话间,她眼瞳陡然放大,落在那相框上。

这是她上次发给谢砚礼的照片,他居然打印成照片放在办公桌上?

秦梵环顾四周, 发现只有这个少女心十足的粉色相框跟这间依旧冰冷性冷淡的办公室风格格格不入。

她看着照片上自己因为拍摄宋导那部青春电影而挑染的银蓝渐变发色, 逐渐与谢砚礼那头银蓝发色融为一体。

秦梵眼神有些恍惚,脑海中莫名浮现出那天梧桐树下看到穿着黑色卫衣的男人, 冷白皮银蓝发色,桀骜中又满是少年的纯粹。

再看照片上的自己,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

桀骜却干净的少年在宿舍楼的梧桐树下,耐心地等待初恋打扮完毕,一起去约会。

谢砚礼松松握住她的手腕:“谢太太不去检查藏没藏人了?”

男人清冽的嗓音带着戏谑,让秦梵一下子回过神来。

“检查啊,为什么不检查!”

在看到这个相框后,秦梵想起温秘书那意味不明的眼神,他口中那个藏在休息室的女人……

秦梵忽然福至心灵。

油画!

想到油画后,秦梵连忙快走两步:“家里那两幅油画不见了,不会被你藏在公司休息室了吧!”

“啊啊啊!”

“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等等,温秘书是不是看到过!?

谢砚礼腿长,轻松跟在她身后进了休息室。

推开门,入目便是冷色调墙壁上那错落有致的相框,而秦梵想象中的不堪入目的人体油画不见踪影。

长长舒了口气。

谢砚礼看她表情,徐徐道:“不会被看到。”

油画只能他一个人看。

秦梵已经凑近了墙壁去看那一张张照片。

全都是媒体偷拍他们的照片,但居然都很好看,而且氛围感很强,像是特意请摄影师拍摄的。

例如慈悲寺的月下照,谢砚礼背着她。

再有他们在医院安全通道的接吻照,她被抵在楼梯扶手,当时没意识到,现在看照片才发现,谢砚礼故意把手放在她后腰,免得她硌到。

秦梵指尖轻轻触碰微凉的相框。

然而还没碰上,便停住了。

休息室窗帘半开着,光线刚好照到秦梵脸上,她仰头看谢砚礼时,桃花眸下意识眯起。

“谢砚礼,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梵很少这么郑重其事的叫谢砚礼的名字。

平时开心了叫老公,不开心叫谢总。

谢砚礼垂眸,对上她明亮的眼眸,半晌,才从薄唇溢出极淡一个字:“嗯?”

她指着那些照片,一字一句:“为什么会把我们的照片挂在这里?”

“为什么会把我发给你的照片打印出来摆在办公桌上?”

“为什么我还没拿到最佳女主角,你却说我是最佳女主角?”

“又为什么要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我?”

她撸起衣袖,露出一双皓白手腕,上面戴着那黑色佛珠,极致的黑白对比,在阳光下,神秘的禁欲感油然而上。

让人忍不住匍匐于这神秘之下。

秦梵看起来很冷静,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将这模糊的分界线擦清楚得需要多少勇气。

深吸一口气,她红唇张了张:“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我?

最后三个字她没说出口,桃花眸却直勾勾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已经表明了一切。

谢砚礼看着她假装冷静,实际上指尖已经紧张地蜷缩起来。

忽然很轻很轻的笑了声。

笑得秦梵快要维持不住那冷静的表象时,垂在身侧的手被男人握起来。

谢砚礼慢慢地将她蜷缩的指尖抚平,动作很温柔。

在秦梵心脏快要蹦出来时——

他语调悠悠:“璨璨,你喜欢我。”

“!!!”

秦梵原本还小鹿乱撞,谢砚礼这话一出,瞬间被他笃定的语调气得想原地去世。

条件反射反驳,“我没有!”

她原本是激谢砚礼说喜欢她的,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她喜欢他了!

这些照片又不是她偷偷摸摸挂在自己公司休息室里。

谢某人总是不按常理出牌,把秦梵气得只想甩手走人。

听到秦梵反驳,谢砚礼慢慢将她舒展开的手指与自己十指相扣——

不疾不徐道:“如此情深,难以启齿,璨璨,可我喜欢你。”

越是情深,越难以说出口。

秦梵蓦然顿在原地,怔怔地望着他,恍惚间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她竟听到谢砚礼告白了?

片刻,秦梵终于反应过来。

她眼底盛满愉悦,踮脚攥住男人衬衣领口,与他眼神平视,唇角勾着掩不住的笑弧:“你再说一遍。”

咫尺之间,谢砚礼先是伸手捂住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又把人拥入怀中。

纤细的身影刚好与他怀抱契合。

下一秒。

秦梵听到男人微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他说:“璨璨,我是正常男人。”

秦梵:“所以?”

谢砚礼低喃:“所以,也会害羞。”

噗——

秦梵乐不可支。

忍不住想要去摸谢砚礼的耳朵,看有没有害羞的红了。

然而她没机会。

被‘恼羞成怒’捂住她眼睛的男人吻得浑身发软,再也闹腾不起来。

秦梵迷蒙中想:他这叫害羞?

骗子!

……

相较于休息室内春色盎然,此时谢氏集团热闹多了。

毕竟他们公司真的很少有女明星过来,尤其是这位女明星还是跟他们谢总有cp超话的。

即便两位都各自有正经交往的对象,但……

总裁和女明星这种组合,真的很难不让人好奇。

公司群:

[秦仙女已经在谢总办公室两个小时了!]

[天呐,谢总也沦陷在仙女裙之下?]

[谢总不是这种人,会不会是谈合作?我记得秦仙女跟咱们公司之前不是有个游戏合作?]

[谢总跟谁单独谈合作超过一小时过?]

[我不说了。]

[我也不说了。]

[保密,懂?]

[懂懂懂!]

[贵圈真乱]

[等等,同志们,你们仔细看,秦仙女被爆出来的那个男朋友真的真的很像我们谢总啊!]

[卧槽,难道……]

[难道……]

[难道……]

温秘书蹲在总裁办门口,正在抽空看公司群。

他看到同事们的聊天快速刷屏,也跟着紧张起来——

难道,他们要发现秦仙女的男朋友就是谢总了吗!

果然,还是他们公司精挑细选的高素质人才有双慧眼。

下一刻。

一条新消息映入眼帘,温秘书绝倒。

[难道秦仙女的男友还照着咱们谢总整容了!]

[真是要把模仿谢总进行到底啊。]

[你们说,秦仙女这是看够了假货,所以来找真的了?]

[妈耶,那两个多小时谢总都没出门,怕不是要沦陷在秦小妖精的妖精裙之下]

[你刚才还说是仙女裙,现在又成了妖精裙?]

[实不相瞒,姐姐是很有三观的,仙女再美,来泡有妇之夫都是妖艳贱货!]

[谢总这么好泡?]

[得看谁泡,你是男人,被秦梵这样的女人泡,能不软?][666]

……

看着话题走向越来越奇怪,温秘书终于没忍住发言:[你们大胆点猜。]

看到温秘书出场,群里刷的更欢快了。

[这还不够大胆?]

[嚯,难道现在谢总已经跟秦……妖精在办公室play了?!!(@温秘书你让我大胆猜的。]

[!!!]

[!!!]

很快,群里被惊叹号刷屏。

纷纷为这位大胆兄点赞。

猜还是您敢猜啊!

温秘书:“……”

罢了,带不动带不动,这瓜他自己一个人吃。

温秘书:[工作时间,刚才几个闲聊的都记下来了。]

众人:

[啊,@温秘书你钓鱼执法!]

温秘书刚准备按灭手机,微信置顶发来消息。

大boss:「按照这种款式,各自找一套衣服过来。」

换……换衣服?

温秘书手一抖:“……”

完了,陛下果然彻底被秦妖精给勾住了,连办公室play都干得出来!

谢氏江山不保啊。

温秘书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然后亲自去商场按照大boss发来的照片去选购服装。

怎么说呢。

瞧瞧这男装,谢总真是越活越有少年心了呢。

**

大家原本都在等秦梵什么时候出来,没想到等到他们下班,整个大厦灯光全暗了,都没等到秦梵下楼。

却没想到,早在下午四点,从不迟到早退的工作狂谢boss被谢太太拉着早退了。

今天不但感受了迟到,更感受了早退。

一天之内,把他之前的规矩全都破了。

秦梵拉着谢砚礼站在商场楼下玻璃墙旁。

墙面上映照出两人穿着情侣装,手牵手的画面。

而且秦梵特意让温秘书给她买了银蓝色的挂耳染发片。

初春料峭寒风中,两人穿着奶乎乎的杏仁色连帽情侣卫衣,帽子上还有两个垂下来的毛球。

秦梵拿出手机,对着玻璃墙拍了张照片说:“你看,我们像不像逃课出来的小情侣?好怕被老师逮到哦。”

“你逃课过吗?”

谢砚礼从来没穿过这种颜色,虽然他表情依旧平静,语调却染着几分纵容:“我从不逃课。”

“啧,谢砚礼,你没有青春!”

“没逃课被老师逮到的校园时代是不完整的。”秦梵说得理所当然,看向他时,眼眸微微上扬,“乖学生,怎么样,姐姐带你逃课。”

秦梵漂亮的眉眼顿时攻气十足。

远远看去,倒真有点不良少女在强迫好学生逃课的调调。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