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 82 章(璨璨)

第 82 章(璨璨)


此时, 台上颁奖嘉宾正在宣布入围最佳男女主角的演员——

当镜头扫到下方入围女演员时:

秦梵低着头快速输入一句话:「还没宣布,你怎么知道我是最佳女主角,给我买奖了?」

而后不露痕迹地微微抬头, 对着镜头扬唇一笑。

大屏幕上出现秦梵那张特写都毫无瑕疵的明艳脸蛋,灯光下, 桃花眸熠熠生辉。

这时,秦梵掌心震动了几下。

看大屏幕镜头扫向其他女演员时,秦梵低头,红唇不自觉地上扬,比之前镜头上那矜持优雅的弧度要灿烂许多。

她没意识到镜头来了个大拐弯, 在扫向其他人后又扫了回去, 将这个笑容完整捕捉到。

秦梵心思放在微信消息上:

大狼狗:「璨璨, 别明知故问。」

秦梵忍笑得厉害,要不是场合不对,她真的就笑出声来。

潋滟双眸比闪耀的华光还要璀璨。

还明知故问。

谢大狼狗真是越来越闷骚。

说一句在他心里,她就是最佳女主角很难吗, 还得靠她自己理解!

万一她脑子不好使,理解不了他的意思呢?

秦梵本来还想故意逗逗他。

下一刻,手臂被坐在她旁边的裴枫轻碰了碰:“最佳女主角,该你上台领奖了。”

秦梵迷茫地抬起双眸,入目便是大屏幕上她在《风华》中穿着旗袍的宣传照, 而旁边用金色的大字写着‘最佳女主角秦梵’。

真是最佳女主角?

谢砚礼这嘴是开了光吧?

秦梵第一反应就是, 回家一定要狂亲他那张开了光的嘴嘴!

谢佛子果然旺妻呀。

主持人:“让我们欢迎最佳女主角秦梵上台领奖!”

“恭喜啊,最佳女主角。”裴枫站起身来,先拥抱了一下秦梵, 而后在她耳边低声说,“再不回神你要成表情包了。”

秦梵:“!!!”

秦梵彻底清醒了。

仙女不能变成表情包大户!

秦梵没跟其他人拥抱, 只是轻轻点头,而后便提着裙摆,气定神闲地上了领奖台。

原本准备跟她拥抱的池故渊,还没来得及伸手,有些嫉妒地看向裴枫。

都怪裴导速度太快。

裴枫拿出手机给秦梵拍照,语调散漫道:“小屁孩装什么成年人,画虎不成反类犬。”

他说话素来不客气。

池故渊干脆坐到秦梵位置上,靠近裴枫,理直气壮:“秦姐姐喜欢这种类型!”

“错,你秦姐姐喜欢的是高岭之花,你也就算是路边小花小草吧。”

裴枫怕他不懂,又举了个例子,“你想想看,喝惯了露水的仙女,还会去喝路边的河水?“

池故渊不服:“我怎么就小花小草,怎么就路边河水了?”

“我怎么着不比她那个小土狗男朋友强?”

裴枫听到他气鼓鼓的话,刚好把拍的照片发给谢砚礼,有时间跟这个小家伙聊聊:“所以怎么着,你打算挖墙脚,当男小三?”

池故渊抿了抿唇:“当然不是,我等姐姐厌倦了那只小土狗,再正式追求她。”

“反正我年轻,我等得起。”

这话把裴枫给整不会了。

人家也不是说要现在挖墙脚当小三,人家选择当备胎……

他还真不能站在什么道德制高点来说教,“我估计她厌倦不了,那位也容不得她变心。”

要是秦梵敢变心。

嗯……

裴枫想到那个后果,感觉后背都凉凉的。

这时,他手机震动,传来谢砚礼的消息回复。

谢砚礼:「她穿了高跟鞋。」

裴枫秒懂这位的意思:“……”

老子可真是你们夫妻两个的小太监呢。

他就是手欠,干嘛要给谢砚礼发秦梵上台的照片。

人家谢大佬关心的就是他们家仙女老婆穿高跟鞋上下台危险,也不关心自己为他们俩操碎心!

……

秦梵站在舞台最中央,看着下面坐满了娱乐圈的前辈或者其他同辈演员们,捧着并不算沉重的奖杯,却觉得沉甸甸的。

当初进入演艺圈是意外,后来逐渐喜欢上拍戏的感觉,她也曾想过,拿下最佳女主角的奖杯时,要说些什么获奖感言,如今站在这里,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

只想立刻离开这里,跟等在外面接她的谢砚礼分享自己此时的成绩与激动。

梦想的初次扬帆,在这闪闪发光的领奖台上。

秦梵白皙手指握住话筒架,微微俯身,用清软好听的嗓音先按部就班说道:“拿到这个奖真的很意外,感谢组委会对我的认可,感谢裴枫导演的信任,给我饰演宁风华的机会,感谢所有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我会继续努力,争取未来演绎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裴枫主动领掌。

在掌声中,资深主持人俞姐调侃道:“咱们最佳女主角是不是还忘了感谢一个人?”

这一下,掌声更热烈了。

娱乐圈这些艺人们,其实也都很八卦。

自然吃了秦梵跟她男朋友的瓜。

“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

大家喊得声音越大,池故渊表情越难看。

倒是裴枫,一直跟着起哄,起哄到主持人都忍不住让工作人员给他个话筒了。

裴枫大大方方接过话筒:“作为你获奖感言里唯一拥有姓名的男人,你要是在这种关键时候不提一下某人,我怕回去之后,会被他按在地上打。”

众人大笑:“哈哈哈!”

秦梵无奈地看着他,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不过——

裴枫后面一句话,让她怔了怔。

裴枫继续道:“刚才某人还发消息,说你穿着高跟鞋,让我扶你下台。”

“哇!好贴心。”俞姐惊呼,“裴导等会记得扶我们女主角下台哦。”

裴枫放下话筒后,便直接走到台下等着。

惹得几个主持人又是一阵调侃。

秦梵听着裴枫提到谢砚礼,他真有这么贴心到连穿高跟鞋的细节都考虑到了?

面对众人或戏谑或祝福或冷漠的表情,秦梵清澈的双眸凝望着镜头,像是透过镜头看向那个人。

顿了两秒,秦梵晃了晃手上的奖杯:“当时我说要当演员,你还觉得我闹着玩,看,拿到奖杯了。”

语气亲昵又傲娇,像是在对爱人撒娇。

说完,秦梵便后退一步,礼貌鞠躬后下台。

裴枫走上台阶扶着她一同下台:“仙女撒娇。”

秦梵瞥他一眼,高冷女神范十足。

裴枫:果然,仙女撒娇是某人专享。

阴阳怪气道:“娘娘慢点走,免得陛下担心您摔了。”

秦梵:“小裴子,摔了本宫你可是要被砍头的。”

裴枫:……

看透了这虚伪的世界!

下面颁发的是最佳导演,因此,裴枫还没坐热乎,又被叫到了台上去。

《风华》在这届金决奖斩获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导演四个奖项,成了最大赢家。

秦予芷早在最佳女主角颁发时,早早退场。

怕自己控制不住表情管理。

全网都在怜惜没有拿到奖的秦予芷和编剧两人,尤其是有网友很损的把之前《风华》剧组走红毯的那张照片p了图。

左边秦梵三人圈起来,打上【获奖小分队】

右边秦予芷和编剧圈起来,弄得光线很暗,头顶标上【没拿奖二人组】,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青白色【惨】字,格外显眼。

气得秦予芷当场就把手机砸碎。

想到自己被秦梵耍了,又在这次颁奖典礼成了她的陪衬甚至于垫脚石,秦予芷便恨得不行。

她深呼吸,让自己冷静,“先不回家。”

**

颁奖典礼结束后,秦梵便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走特殊通道离开。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安排的。

《风华》剧组的几个人也随同一起。

裴枫还说:“我们真是跟着沾光。”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呀。”

话音刚落,工作人员便道:“前面就是出口,直通凰岸大街。”

此时,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寥寥几辆车经过,而停在路边的黑色宾利分外显眼。

不远处裴枫他们的车也徐徐驶来。

宾利车窗降下,露出男人那张清隽如画的面容,衬着银蓝发色,清冷中透着玩世不恭的张扬放荡。

让人移不开眼睛。

秦梵脚步停住,远远看着男人下车。

并没有如上次那般,因为有其他人在场而刻意阻拦他走来,而是在原地等着。

初春雨水绵绵,清幽冷寂。

微暗的夜空中像是垂下细密水帘,修长挺拔的男人穿着一袭刚刚从商业宴会中下来的正式西装,撑着黑色雨伞,不疾不徐朝她走来。

像是一副徐徐铺展开的水墨画,丹青圣手也难以描绘出画中那抹身影的半分清贵自持。

秦梵看着谢砚礼旁若无人地朝她伸出一只手,偏冷的音质在雨中磁性好听:“璨璨。”

会场外宽大屋檐下的第三层台阶,秦梵垂眸与他对视两秒,没说话。

气氛瞬间僵持。

就连裴枫都怀疑他们夫妻两个是不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矛盾。

蓦地,秦梵嫣然一笑,扑到谢砚礼怀里。

谢砚礼单手将她抱起来,没有让长长的白色裙摆散落在沾满雨水的地面上。

嚯!

小兔和裴枫动作一致的拿出手机拍照。

小兔:啊啊啊这是什么偶像剧情节磕疯了。

裴枫:卧槽谢哥这臂力绝了!

秦梵已经很熟稔地抱着男人修长脖颈,脸颊贴了贴他微凉的侧脸,丝毫不觉秀恩爱有什么不对。

蹭完之后,才扭头朝着那些‘围观群众’挥手:“下次见。”

谢砚礼稳住轻轻发颤的伞柄,黑色雨伞抬起,完整露出男人那张俊美面容,他微微颌首,嗓音一如既往,“多谢几位对我太太的照顾。”

“走啦。”秦梵先是轻轻扯了扯谢砚礼一丝不苟的衬衣,接过他手中的黑色雨伞,“我撑着,你别把我掉下去。”

谢砚礼薄唇上扬起几不可查的弧度,温声道:“好。”

两只手空出来,顺势换了个抱她的姿势,像是抱孩子那样竖着抱起来。

秦梵小小的惊呼了声,低头便能看到男人那银蓝发色,忍不住伸出小狼爪想要摸一把。

最后还是忍住了,看向小兔,“把奖杯交给温秘书,你不用送我了,直接回家。”

秦梵的保姆车也缓缓驶来。

小兔立刻应道:“是!”

撑开伞一溜烟迅速跑向黑色宾利旁等候的温秘书。

看着俊男靓女离开的背影,裴枫漫不经心地扫了眼眼神已经愣住的池故渊:“看到了吗,人家很恩爱。”

池故渊张了张嘴,好半晌才从谢砚礼那句‘太太’中缓过神来。

他认出谢砚礼。

更明白他那句太太代表的含义与警告。

池故渊:“原来,她就是谢太太……”

裴枫看向池故渊的经纪人:“这孩子是不是傻了,你记得别让他出去胡说八道。”

池故渊的经纪人也从这么大秘密中缓过神来,连忙点头:“我明白我明白,裴导放心。”

天呐!

原来秦梵是谢佛子的太太!!!

他不过是跟着艺人来参加个男配角颁奖礼而已,居然撞破了这么惊天秘密。

重点是,他这个艺人,还暗恋人家谢总的太太,还打算挖墙脚!

这是要死哦。

池故渊的经纪人连忙跳起来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给我清醒清醒!”

“那是谢总啊谢总!!!”

池故渊魂儿都跟着秦梵他们走了。

他知道是谢总。

难怪裴导一直说他比不上秦梵的男朋友,说他是路边小野花,小破河。

原来如此。

**

回到家已经凌晨一点。

秦梵卸妆洗澡下楼,便看到餐桌上摆放着色香味俱全的宵夜。

菜色熟悉,是她点的那些。

当时还以为谢砚礼是故意逗她,没想到他真准备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