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 64 章(谢撩撩上线...)

第 64 章(谢撩撩上线...)


客厅窗帘大开着, 谢砚礼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椅,背对着正午的阳光,像是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清隽的眉眼如画, 认真看着人的时候,眼神格外深邃。

秦梵坐在地毯上厚厚的花瓣形坐垫, 正仰着头托腮望着他,漂亮清澈的瞳仁里满是期待。

谢砚礼没答能或者不能,只静静地望着她。

秦梵睫毛无辜地眨了眨:“三天了,你年假应该快用完了吧,要不剩下的几天假期放在年后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谢砚礼忽然俯身, 长指捏了捏她恢复红润的脸颊, 留下一句让秦梵懵逼的话。

谢砚礼说:“谢太太, 不巧,我的假期可以持续到年后正月十五。”

随即谢砚礼将书放到茶几上,转而起身走向客厅。

秦梵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本厚厚的金融学书——

满脑子都是:

谢氏集团是真的要破产了吧,不然执行总裁怎么会这么闲!!!

“你这是什么假期?”

“产假吗?”

秦梵终于缓过来, 抱着抱枕跟在他身边,像是小尾巴一样看谢砚礼倒水,切水果。

管家非常有眼力劲儿,除非谢砚礼按铃叫他们,不然大家都在别墅里隐形。

不打扰先生和太太过二人世界。

秦梵没想到谢砚礼还真点头了:“差不多。”

“???”

怎么就差不多了, 她伸手摸了把谢砚礼的肚子, “你怀了?”

腹肌平坦,隔着薄薄的家居服,掌心都能感受到属于男人腹部的温度与肌肉弹性。

秦梵摸了之后, 还想再摸一下。

谢砚礼这才居然没把她的手拿开。

秦梵怀疑地抬眸,“你今天怎么不怕被玷污你冰清玉洁的身体, 不躲开了?”

谢砚礼将旁边温度刚好入口的水递给她,任由她掌心还贴在自己腹部:“大概,早就被你玷污过,已经习惯。”

谢砚礼还会开玩笑?!

天呐。

秦梵都想去试试谢砚礼的额头,看是不是自己把发烧传染给他。

谢砚礼端着果盘,指骨曲起碰了碰秦梵的额头:“年假婚假一起休,有二十天时间。”

秦梵揉了揉不疼但有些麻酥酥的额头,跟在他身后重新回到落地窗前:“这就是说,你这二十天就在家里当咸鱼?”

“公司没你不会乱吗?”

“我每年高薪与高额奖金养着的精英团队不是白养。”谢砚礼亲手插了块草莓到秦梵叭叭叭的小嘴里,“即便我半年不上班,公司都乱不了。”

嗓子刚好,话就这么多。

秦梵被塞了一嘴草莓,甜丝丝草莓汁在口腔爆开,莫名的,她心里都觉得有点甜。

休婚假啊,他可真好意思说。

都快要三年了,才补休婚假,若不是谢氏集团他说了算,人事部能同意才怪。

秦梵被谢砚礼随手喂了好几个草莓,才想起来正事。

扯了扯他的袖子:“后天要录制综艺节目,你能不能……”

秦梵弯着眼睛对他笑。

大概没有人能拒绝人间仙女这样明艳旖旎的笑,但——

谢佛子可以。

他回了个微笑:“不能。”

秦梵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

录制节目当天,这次节目组导演亲自来了。

他第一次来京郊别墅,忍不住感叹:“这个地段我曾经听圈里人提到过,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能买到的,秦老师这位神秘男友倒是真有钱。”

副导演深以为然:“这里大概是整个北城最大的别墅区了吧。”

“环境真好,每次进来,呼吸都觉得清新了。”

别墅前方环水,绿化都有专门天天整理,更何况能住得起这里别墅的人,基本上家里都配备了专业的园丁。

导演毕竟见过大世面:“不,要是北城最牛逼的就要数天鹭湾的别墅区,那才是真正的一房难求。”

“尤其是湖中央那栋,被誉为天鹭湾白金汉宫,奢华程度堪比真正的白金汉宫。”

蒋蓉原本正想着要怎么跟导演他们解释等会可能会在秦梵家里看到某个大人物时,便听到了他们闲聊的话。

白金汉宫?

哪有那么夸张。

她觉得秦梵这套京郊别墅的婚房已经足够惊人了,比这里还要奢华的地方,岂不是要上天堂了。

没打扰导演他们闲聊,直到快要抵达门口时。

蒋蓉慎重地拦在他们身边:“诸位,先把摄像机放下吧。”

节目组:“???”

导演诧异问:“蒋经纪人,为什么不能拍摄?”

他们来不就是要拍摄居家生活的吗。

蒋蓉想了一下措辞,然后才开口道:“这次除了秦梵之外,还有别人在。”

节目组几个主要负责人对视一眼,顿时眼底露出心照不宣的激动:“神秘男友?!”

“网络小土狗!”

几个人齐刷刷开口。

蒋蓉:“……”

看着那个张嘴喊出网络小土狗的年轻女跟拍导演,等到看到‘小土狗’本人,估计要惊呆眼球。

于是乎,摄像师扛着设备感觉更有劲儿了。

甚至还调了调设备,争取等会能拍到高清画面。

眼看着大家伸长脖子往别墅内部看,什么都看不到。

导演催促:“蒋经纪,赶紧让我们进去,我都能预测到了咱们最后一期的收视率绝对要爆棚。”

蒋蓉深呼吸:“这位,不能拍!”

这时,从别墅内走出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为首的温秘书看到蒋蓉之后,克制而谦逊地打招呼:“蒋姐,您来了。”

副导演手抖了。

他见过这群人!!!

“他们,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位秘书,他们之前还拍到过,正是谢氏集团总裁首席秘书!

示意身后的人让节目组将摄像机关闭。

温秘书开口道:“我们跟谢总汇报工作。”

“那么,诸位自便。”

一行人远去之后,副导演以及其他之前跟他来过的人都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从秦梵家里出来,来见谢总开会?

每个字他们都能听懂,但是连在一起,怎么这么复杂呢。

导演也认出来这位温秘书,然后下意识看向蒋蓉:“是我,想得,那样吗?”

蒋蓉学着导演的断句:“是您,想得,那样。”

她也蒙:温秘书他们怎么会一大早出现在这里。

导演深呼吸:总算明白蒋蓉为什么要他们关闭摄像机,原来那位‘神秘男友’居然是商界佛子谢砚礼!

天呐。

这要是爆出去,绝了。

绝对是年度大新闻!

等等——

导演反映了几秒,“秦老师跟谢总的关系是不能揭开的?”

蒋蓉点头:“没错他们暂时还不打算公开。”

导演脑子里五花八门的,也就是说,这个别墅真的是金屋藏娇?

那秦梵在网上还那么大胆的秀恩爱,也不怕人家正室太太打过来吗?

蒋蓉不知道导演已经想歪了,“所以,等会进去之后,不该拍的不能拍。”

“就算不小心拍到了也记得后期制作时,一定要剪辑掉。”

节目组众人已经麻木了:“……”

僵硬地齐齐点头。

此时刚刚好早晨七点,谢砚礼从书房出来后,从管家口中得知节目组已经在别墅门口,便回了主卧。

主卧内,秦梵还躺在床上睡得很香。

这段时间生病的缘故,她比较嗜睡,睡觉时间超过12小时,大概是想要将前段时间缺的觉补回来。

谢砚礼微凉的指尖碰了碰她红润漂亮的脸蛋:“起床。”

秦梵转了个身,把他的掌心当枕头压在脑袋下,小嘴嘟囔着:“吵死了。”

谢砚礼顺势扶着她的脑袋坐起来:“节目组来了。”

“你确定要这样被拍?”

原本还迷迷糊糊倒在谢砚礼怀里昏昏欲睡的秦梵,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入目便是谢砚礼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你怎么还在这儿?”

谢砚礼如前两天那般,直接俯身把她抱到了床边:“穿鞋,洗漱。”

脚边是软乎乎的拖鞋。

秦梵下意识把脚伸了进去,终于想起来谢砚礼今天非但不会走,甚至还打算露面的真相。

“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万一跟上次那只手似的不小心被剪辑进去,网友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你了。”

秦梵拍了拍男人的胸膛,“我都是为了你好,网络暴力可吓人了。”

谢砚礼看了眼钟表:“温秘书他们刚刚出门,大概跟节目组已经碰头。”

秦梵:“?”

几秒钟后,她面无表情地推开这个狗男人。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谢砚礼不疾不徐跟在她身边:“我见不得人?”

“嫌我丑?”

秦梵站在洗手台前,从镜子里清晰映照出男人清隽俊美的面部轮廓,就算她再睁眼说瞎话,也说不出谢砚礼丑、见不得人这种瞎话。

她神色正经:“不,就是因为你太好看太优秀了,所以才想把你藏起来,不让别的女人看到。”

谢砚礼还真被秦梵这明显假话取悦了。

在秦梵洗漱时,站姿闲适地靠在门口,眼底带着淡淡笑痕。

直到秦梵要出去路过谢砚礼时。

谢砚礼按住了她的头顶。

秦梵皱眉要去拍开他的狼爪,而后却感觉那温和的掌心在她发顶揉了揉,耳边同时传来男人温沉磁性的嗓音:“只给你看。”

秦梵顿了好几秒,耳根陡然染上一片绯红颜色。

啊啊啊!

狗男人别撩了!

不然她就要怀疑谢砚礼是不是故意的。

谢砚礼慢条斯理看着她乌黑碎发下那若隐若现的绯色小耳朵,忽然从裤袋里拿出薄薄的电影票:“下午看电影?”

秦梵眨了眨眼睛,看着那两张票,没反应过来这狗男人到底卖的什么关子:“看电影?”

“你看过电影吗?”

而且还是在拍综艺的时候看,这货就这么想要公开。

然而这次她却误解了谢砚礼的意思。

谢砚礼拿起她的一只手,将电影票塞进柔软掌心,平平静静地说:“别人能有男朋友陪着,你也有。”

见谢砚礼离开的背影,秦梵怔怔地垂眸,看着两张没有折痕的电影票。

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她拍摄这个节目室内跟其他嘉宾聊天时,另外那个女嘉宾织瑶的男朋友是投喂她又陪她去看电影去约会,毕竟是唯二的女嘉宾,织瑶总喜欢跟她比较,见秦梵生活单一便说她男朋友都不陪着玩,太可怜了。

所以,谢砚礼是看过这档节目?

秦梵唇角一侧上扬起好看弧度,冲着谢砚礼后背跳上去,故意逗他:“你居然把别的女人说的话记那么清楚!”

谢砚礼从背后环过去托住她,语调无奈:“秦梵……”

这时,管家敲门进来,难得语气有些不稳:“谢夫人来了。”

秦梵瞳仁放大:婆婆大人?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