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 63 章(你想要的,都会有...)

第 63 章(你想要的,都会有...)


这条被圈出来的照片一出, 立刻被各大营销号转发。

标题——

#秦梵神秘男友首次露面#

别说,光这个标题是挺糊弄人的,真有不少不知情的粉丝网友们点进来。

然而, 只看到了一只放大后像素模糊的手。

也足够引起议论了:

“别说,这手虽然露了半边, 但真挺好看。”

“自从谢佛子手腕上那串黑色佛珠火了之后,现在这些男的怎么都开始戴佛珠了,没有谢佛子那颜值、那双手,戴佛珠就跟中年秃顶老男人似的。”

“你们说小土狗不会是也看了‘神颜虐恋cp’故意想学谢佛子吧?”

“我去,这可能性还真不是没有!”

“被我们说得自卑了?”

“男人怎么能这么容易自卑, 得, 小土狗又一个缺点:自卑敏感玻璃心, 配不上仙女。”

“……”

原本还在夸照片上那只手跟秦梵的手很般配的网友们,也被带的跑偏了。

只有粉丝们关心秦梵生病的事情。

还有网友道:

“你们有没有想过,可能谢佛子跟秦梵的神秘男友是同一个。”

这条明白人发的微博很快被淹没在众多评论之中。

温秘书看得胆战心惊,火速联系微博方降热度。

本来想要联系谢总的, 但想到谢总说有重大事情才能给他打电话,便忍住了。

要是真被扒出来是谢总,才算是大事吧?

温秘书如是想着,处理完毕之后,便难得在凌晨一点之前上床睡觉。

……

京郊别墅, 壁灯昏暗的室内, 谢砚礼垂眸便能看到安睡在他身旁的女孩。

距离近在咫尺,甚至呼吸都有她身上清甜香气,丝丝缕缕地勾缠着他的心脏。

秦梵睡得有些不安, 眉心紧紧皱着,红唇不由得张开, 像是梦魇了。

谢砚礼指尖碰到她的眉心,轻轻地揉了揉。

淡青色的佛珠垂在他的手腕下侧,若有若无地触碰着秦梵的脖颈。

秦梵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抓。

被谢砚礼握住她的手,重新塞回被子里。

秦梵微沉的呼吸声逐渐平静下来,只是精致的眉心依旧皱着。

睡得不安稳。

谢砚礼抽出被子下被她反握住的手,将手腕上的淡青色佛珠一圈圈的解下来,又将床头那黑色佛珠一起塞到秦梵的枕头下面。

男人磁性的嗓音在昏暗中格外清晰:“璨璨,快些好起来吧。”

秦梵忽然翻了个身,刚好将脸压在了谢砚礼的掌心之上,脸颊下意识蹭了蹭那温热的掌心。

谢砚礼看了她一会儿,才关闭了最后那盏灯,慢慢在她身边躺下。

翌日清晨,腊月北城雪多,昨晚又下了厚厚一层。

阳光照在雪上,折射出来的光线格外晃眼睛。

秦梵睁开眼睛时,仰头看着雾蓝色的天花板许久,才慢慢地醒神儿。

感觉腰间有点重,她下意识偏头望过去,眼底滑过惊讶情绪。

谢砚礼居然没去上班?!

要不是外面的阳光穿过窗帘缝隙射进来了,秦梵还以为天没亮呢。

“醒了?”

大概刚醒来的缘故,男人嗓音有点微微沙哑,比她先坐起身来。

丝滑的薄被顺着他的胸口滑到腰腹位置,露出大片白皙胸膛,谢砚礼漫不经心地将睡袍重新穿好。

秦梵没说话,她嗓子还难受着呢。

这时,谢砚礼率先起床,走到茶几旁接了杯温度适中的水,递给秦梵。

看着男人走过去又走回来的身影,秦梵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但是不能说话,只能眼巴巴看着他。

刚才已经看到墙壁上的钟表了,指针指到七点半。

七点半!

这个时候谢工作狂不应该出门一小时了吗?不符合他平时的作风。

谢砚礼将七分满的杯子递给她:“喝水,试试能不能讲话。”

秦梵努力将一杯水灌下去,然后张了张嘴:“啊……”

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声音。

下一秒,秦梵捂住自己还湿润的唇瓣,眼神乱飘,刚才那么难听的声音居然是仙女发出来的?

呜呜呜,没脸见人了。

秦梵将脸埋在膝盖里,一副无颜见人、掩耳盗铃的模样。

谢砚礼把她就这么抱起来,往浴室走去。

秦梵猝不及防,下意识想说话,但想到自己那难听的声音,又闭上嘴了。

任由谢砚礼把她‘端’到了浴室洗手台前。

见秦梵表情还怔怔地,谢砚礼嗓音温沉:“明天就好了。”

秦梵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瞳,对上谢砚礼深邃如寂静大海的眼眸,总能看出几分温柔。

一次是错觉。

两次还是错觉吗?

秦梵睁着眼睛时间太长,睫毛忽然眨了一下,却见谢砚礼已经自顾自的开始洗漱。

他们时间难得能对上,早晨站在一起洗漱更少。

秦梵握着牙刷的手有点点僵硬。

谢砚礼比她快,洗漱完毕后,回卧室拿了双软乎乎的拖鞋到秦梵脚边:“穿好。”

秦梵慢半拍地垂眸,看着男人修长冷白的手指捏着毛茸茸的淡粉色猫咪拖鞋,不搭,但让人移不开眼睛。

秦梵双脚从干净的防滑地垫上踩到柔软的拖鞋中时,感觉浑身都温暖了。

直到洗漱完毕,秦梵随意扎了个丸子头,便转身回了房间。

谢砚礼已经下楼去了。

她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没去上班呢。

秦梵坐在床边,下意识往枕头下面摸手机。

谁知却在手机金属边缘还摸到了……

秦梵将一黑一青两串佛珠拿出来时,表情微微怔了怔,怎么会在她枕头底下呢?

将佛珠捧在掌心,秦梵低头看着。

除了谢砚礼外,没人能将这两串佛珠塞到她枕头底下。

想到男人的目的,秦梵双唇轻轻抿了抿,若有所思地攥紧了这两串佛珠。

也没来得及看手机,将黑色那串戴到自己手腕上后,便拿着另一串和手机下楼。

没想到,一下楼竟看到谢砚礼在中岛台熬粥的身影。

身后几个佣人站成一排,眼观鼻鼻观心,没人敢拦着。

秦梵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然后拉起谢砚礼那只日常戴佛珠的手,闷不吭声地一圈圈将淡青色佛珠给他戴了上去。

然后站在他旁边,一块看着冒热气的锅。

拿出手机备忘录敲了几个字递到他眼皮子底下:「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谢砚礼长指摩挲着回到腕骨上的佛珠,神色自若地看了眼屏幕,回道:“休年假。”

年假???

秦梵连忙快速敲字,再次递过去:「你居然有年假?!!」

谢砚礼已经将粥盛了出来,没去餐厅,反而给她放在面前,拿了个凳子过来:“先吃饭。”

而后慢条斯理地将挽到手肘处的家居服放下,云淡风轻回道:“谢太太,只要是正规公司,都有年假。”

结婚快要三年了,这男人就没放过假好不好。

这么这段时间假期这么多。

上次出差回来,就在市中心公寓那边陪了她几天,今天开始又要休年假,秦梵看着煮得软糯的米粥,狐疑地仰头。

下一刻。

被掌心抵着后脑勺,男人嗓音清冽:“食不言。”

秦梵吃了一勺子粥,腹诽:她倒是想言,根本言不了!

等到用过早餐之后,秦梵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件事。

看到手机上蒋姐发来无数个未接来电,秦梵表情复杂的给她回了条微信消息:「忘记跟你说了,我低烧后遗症,暂时说不出话来。」

蒋蓉秒回:「!!!这么大的事情你都能忘?」

「现在怎么样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秦梵瞥了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然后默默回道:「不用了,谢砚礼在家。」

蒋蓉福至心灵,谢总这是在家照顾她,想到昨晚秦梵发的那张手背照片:

「难怪昨晚你回复媒体的照片上谢总的手也入镜了。」

这下震惊的轮到秦梵了。

什么鬼?

谢砚礼的手入镜了?那有没有被扒出来?

蒋蓉很心意相通:「幸好热度下的很快,大家注意力都在你家小土狗为了取悦你,学隔壁‘神颜虐恋cp’谢佛子戴佛珠。」

秦梵:「……」

网友们这反应,她真是万万没想到。

大概他们对神秘男友小土狗的形象已经定型了,除非谢砚礼公开他就是谢佛子,不然怎么都洗刷不清楚了。

秦梵看谢砚礼的眼神有点……怜爱。

小可怜。

好端端一霸总,就被她那句‘1g网络小土狗’给改变了形象。

原本寺庙照片被爆出来时,谢砚礼的形象还挺好的,最起码是又高又帅又有钱还大方。

现在——

小土狗,汪汪汪。

谢砚礼察觉到了秦梵的眼神,没放下手中的金融书籍,抬头回视她:“饿了、渴了还是困了?”

秦梵:“……”

在你眼里我除了这三样就不能有点别的事情吗?

于是,秦梵失声的这三天,谢砚礼一直在家里陪着她。

以前谢砚礼就算在家,也有各种会议,各种文件要处理,但这次,秦梵发现谢砚礼休假是真的在休假。

这天早晨,秦梵说话声音终于开始恢复,隐约带点金属磁性

秦梵对自己暂时的新嗓音还挺喜欢,跟在谢砚礼身边说话:“你今天还不去上班?”

“不去书房处理工作?”

“不用开视频会议?”

秦梵见他没什么反应,拽着他的衣袖震惊猜测:“谢氏集团是不是破产了?”

谢砚礼终于给了她眼神:“……”

无言以对的眼神。

大概是这段时间谢砚礼的陪伴,让秦梵面对他时,自然而然的放开了许多。

甚至秦梵还能若有若无地感受到他的退让,下意识想试他的底线。

秦梵一口气问:“那我以后还能买上亿的翡翠钻石?还能收藏各种稀有皮包包?还能去拍卖会跟人竞价古董宝贝?还能随随便便买庄园城堡吗?”

谢砚礼合上书,从容不迫道:“谢太太,谢氏集团不会破产,就算破产了,你想要的都会有。”

“所以,安心。”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出去拍戏拍广告商演直播帮你还债,那可真是太可怜了。”

秦梵忽略一闪而逝的悸动,煞有介事地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

谢砚礼似笑非笑:“原来谢太太已经准备好和我共患难。”

秦梵被噎了一下,下巴微扬:“谁让我人美心善呢。”

这时,她手机震动。

低头看到蒋蓉转发的《我的独居生活》最后一期录制时间。

后天。

实在是不能继续推了,再推要过年了,人家工作人员也是要过年的。

秦梵默默地抬头:“谢先生。”

谢砚礼:“嗯?”

秦梵:“我这么人美心善对你不离不弃的贤良太太能对你提一个小小请求吗?”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