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 59 章(有佛)

第 59 章(有佛)


秦梵听到姜漾没事后, 这才感觉天旋地转。

起的太猛,而且许久没吃东西,有些血糖低。

扶着额头缓了好一会儿, 秦梵那股子眩晕感才渐渐消失。

谢砚礼坐在她旁边,修长白皙的指尖打开保温桶, “吃点东西,不然等会怎么去看她?”

秦梵浑身软绵绵的,想下床都没力气。

只好被谢砚礼喂了点汤进去,有了力气,迫不及待地要见姜漾。

掌心包裹了纱布的手握住谢砚礼的手臂, 满是期待:“带我过去。”

谢砚礼垂眸对上她那双眼眶还通红的桃花眼, 知道如果她没有亲眼看到姜漾的话, 一定不会安心。

瞥了眼桌上的保温桶,幸而吃了一些。

于是压低了嗓音:“等着。”

谢砚礼拿出手机。

不一会儿,温秘书亲自推着轮椅进来。

谢砚礼弯腰将秦梵抱到轮椅上:“有点远,你昏迷刚醒走不动。”

秦梵没答, 只是自言自语说着:“漾漾最爱美了,额头上伤口那么深,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温秘书站在秦梵身后,看了眼自家boss。

顿时明了,谢总这是没跟太太说实话。

不然太太怎么还会有心思担心留不留疤的问题, 应该关心姜小姐能不能脱离生命危险。

身后两人一言不发。

秦梵忽然声音淡了淡:“凶手找到了吗?”

温秘书连忙说:“太太放心, 已经报警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这种事情,还是得请专业人士来。

秦梵咬了咬下唇, 垂眸嗯了声,安静下来。

细微的脚步声与轮椅碾过地面的声音, 秦梵不由得握紧了轮椅扶手。

隔着薄薄的纱布,掌心传来一阵刺疼。

秦梵这才发现,自己手上包了纱布,她有些茫然,什么时候手受伤的?

谢砚礼目光落在她手上,语气平静:“被你的指甲抓破了。”

这得用尽多少力气,指甲才能把掌心掐的鲜血淋漓,伤痕累累。

也更能清晰的感知,姜漾的失踪时,她的心情多紧张。

“哦……”秦梵有点迟钝地应了句,没再说话。

医院走廊幽深,而且越走人越少。

秦梵再次攥紧了扶手,刺疼感让她大脑清醒,直到看到了icu病房,瞳仁放大。

“这是什么意思?”秦梵猛然从轮椅上站起来,踉跄着往门口走去。

“太太小心。”温秘书连忙扶住她。

刚伸出一只手,秦梵便被谢砚礼拦腰抱到门口,撑着她站稳,嗓音低沉:“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毕竟伤到了脑部,可能醒来所需要的时间会很长。”

秦梵不可置信地仰头看向谢砚礼,张了张唇,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什么意思?”

会永远醒不来吗?

这话她不敢问。

谢砚礼被她紧紧攥着衬衣领口,双手握住她冰冷入骨的指尖,“最晚一两个月,也会请最好的医生,尽量让她早些醒来。”

他也不敢想象,如果姜漾真的醒不来,秦梵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无论什么样子,总不会是他希望看到的。

一两个月,不是一辈子。

秦梵整个人像是虚脱一样。

温秘书接到后续消息,连忙禀报道:“太太,谢总,警察局有消息了,监控显示程熹与姜小姐一前一后进入洗手间,后来程熹出来,姜小姐却没出来。”

明明医院温暖如春,秦梵却硬生生打了个寒蝉。

泛红的眼睛里并不是害怕,而是冰冷的恨意:程熹,是她。

谢砚礼薄唇紧抿着,还未来得及说话。

“漾漾呢!”

这时,裴景卿的声音陡然传来。

他不过离开短短几小时——

秦梵闭着眼睛陡然睁开,一把推开谢砚礼,挡在病房门口,冷睨着裴景卿:

“裴总既然处理不好未婚妻,就不要来招惹漾漾。”

“招惹了漾漾,就保护好她。”

“现在装什么情深,漾漾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距离漾漾出事已经半天了,同在一个城市,裴景卿到现在才过来,在他心里,漾漾到底算什么。

如果没有裴景卿,漾漾就不会认识那个恶毒的女人。

如果没有谢砚礼,那个恶毒的女人也不会纠缠裴景卿,更不会伤到漾漾。

于是,秦梵连带着也不想看到谢砚礼。

秦梵明知自己是迁怒,但看着命悬一线的姜漾,还是忍不住。

迁怒谢砚礼,迁怒裴景卿,更迁怒她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她身边,为什么明明早就察觉到了会有阴谋,还没有打起更深的戒备心。

是她过于自傲,以为这两个人阴谋针对她,而不是针对漾漾,才会让漾漾出现这样的意外。

秦梵不再看谢砚礼与失魂落魄的裴景卿,转头望向病房内,一字一句道:“我要让程熹坐牢,身败名裂。”

**

秦家。

秦予芷正在给程熹打电话:“你不是说要我引走秦梵,你再把姜漾藏起来,让秦梵找姜漾途中,把她跟方逾泽关在一起被他老婆捉奸?怎么会差点闹出命案?”

她们连摄像头都装好了,到时候发出去就是秦梵勾引已婚影帝婚内出轨实锤。

现在最烦躁不安的就是程熹了:“我怎么知道。”

当时她不是故意推姜漾,谁让姜漾连站都站不稳。

秦予芷难得聪明一次,从她语气中听到了不对劲:“姜漾那事不会是你干的吧?”

“天呐,你竟敢杀人。”

程熹后悔跟秦予芷这个蠢货合作,“闭嘴,你以为你脱得了干系。”

“而且我没杀人,你别乱说话。”

她只是没及时叫救护车而已,叫不叫都是她的自由。

秦予芷心脏砰砰直跳:“关我什么事。”

立刻挂断了电话,把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诠释的明明白白。

秦予芷现在更后悔,真是晦气,居然扯上了这种案子。

就不应该跟程熹这种疯女人合作。

程家。

程熹气得快要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都摔完了。

她准备了那么久,要让秦梵身败名裂,没想到居然出了姜漾这个意外,导致后面的事情都没法进行下去。

白白在秦予芷和方逾泽那个圈外老婆身上下了那么多功夫。

功亏一篑。

听到外面传来警车的声音,程熹烦躁的心情却突然冷静下来,来就来,谁怕谁。

就算有外面的监控又怎么样,没人看到是她推了姜漾。

程熹甚至还有心思在满是碎片杂物的地板上找出几盘化妆品,化了个淡妆后,又换了身优雅端庄的白色刺绣连衣裙。

单看容貌与气质,与犯罪分子没有半分关系。

警察们并未因为她的气质长相而给予半分特殊,公事公办:“程小姐,您与一桩蓄意谋杀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程熹微微一笑,不慌不乱地抚平了裙摆上不存在的褶皱,安抚的对慌乱的母亲颌首:“清者自清,我愿意配合调查。”

等程熹与警察们离开后,程夫人连忙抖着手给程总打电话。

**

秦梵守了姜漾三天三夜,姜漾终于彻底脱离了危险期。

不过还没有醒来。

医生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可能明天,也可能一个月后,总之情况在慢慢变好。

期间姜父也从国外回来,看到独女变成这个样子时,当场要去警局把程熹给砍死。

幸好被秦梵拦住。

而后抱着秦梵一顿哭。

五十多岁的老父亲,哭得泣不成声,惹得秦梵又跟着哭了一场。

这段时间裴景卿每天都在门口守着,一动不动,不吃不喝,眼看着从一个清隽英俊的美男子变成了比姜父还要不修边幅的狼狈老男人。

每天还要被姜父打一顿。

若不是怕乖女儿醒来怪他,姜父真的想要把这个小王八蛋打死算了。

后来,连秦梵都看不下去了,对裴景卿说:“你如果真的想要弥补,就让程熹,让程家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不是在这里,让亲者痛仇者快。”

她后面也从温秘书那知道,那天裴景卿来迟是裴母心脏病犯了。

秦梵这段时间都没有心思工作,连最后一期的综艺拍摄都推迟了。

最后蒋蓉实在是没忍住,“要不拍你每天去医院看姜小姐也行,节目组那边也同意。”

“我想想吧。”秦梵垂着睫毛,正站在厨房,亲手给姜漾炖汤。

她每天都炖,期待着姜漾醒来就可以喝。

蒋蓉转移了话题:“那姜小姐的案子有后续了吗,程熹认罪了没?”

秦梵顿了顿,嗓音像是浸在冰水里几天几夜,透着彻骨的寒意:“认罪?”

“她不认。”

程熹那女人心机深沉的很,完全没有表露出分毫,甚至头脑清晰的反问警察:“你们有证据吗?那段监控视频并不能证明是我推得她,想拘留我,可以,请拿出证据。”

听秦梵讲完来龙去脉,蒋蓉差点被恶心到:“我艹难道就这么放过她?”

“没放。”秦梵嗓音清淡,“就她嫌疑最重,在找到证据证明不是她之前,也不会放。”

“但一般关押不能超过37天,如果这期间没有确凿证据或者漾漾没醒过来,可能就得放了她。”

蒋蓉连忙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姜小姐一定要醒过来,把坏人绳之以法啊。”

秦梵听到她念佛号,忍不住垂眸看了眼最近这段时间经常被她待在手腕上的佛珠,轻轻捻动了几颗,心中默念:愿世间当真有佛,保佑姜漾平安渡过此劫。

谢砚礼进门时,便看到秦梵雪白指尖垂着他戴了近十年的佛珠,柔和的灯光洒在她脸颊上,原本小巧精致的脸蛋,因为这段时间的劳心费神,而消瘦很多,看着可怜兮兮的。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