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恃宠 > 第28章 第28章小妖精

第28章 第28章小妖精


谢砚礼接到裴枫那张照片时, 北城已经入夜。

秦梵这场戏从夏末拍摄到了入冬季节,昼短夜长,刚刚六点, 天『色』便彻底暗下来。

谢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依旧亮若白昼。谢砚礼结束一场会议, 靠坐在皮椅背上,在拿起手机时,冷峻面容依稀带着几分慵散。

然在看到那张照片,那双如墨眼眸淡了淡。

片刻,薄唇溢出一抹冷笑。

温秘书端着咖啡递过来,差点被这笑吓得手滑。

幸好及时稳住咖啡杯,当然稳住了自己首席秘书的位置,余光不小心瞥到了谢总手机上的画面。

“!!!”

温秘书想到他半小时为太太打过去本月零花钱,陷入了沉默。

谢砚礼绪略起伏时,都会想要碰腕骨上惯常戴的黑『色』佛珠, 这次却碰了个空。

他才想起, 连佛珠都给了秦梵那个没良心的东西。

温秘书适时地送上咖啡:“谢总,太太还下周末杀青, 一定很希望您亲自接她回家。”

他漫不经心地将手机反扣在桌上, 往靠了靠椅背,神态自若问:“几点飞机?”

《风华》半段拍摄场地转移到南城的影视基地,回北城得三个多小时飞机距离。

“上午十点。”

略一顿,温秘书翻了翻谢砚礼的行程表, “您那天中午约。”

谢砚礼随口应了句, 倒是没推没推,指骨敲了敲桌面,几秒钟淡声吩咐:“那天准备一束花。”

温秘书:“什么花?”

谢砚礼冷淡地扫他眼:“你呢。”

温秘书皮都紧了, 立刻恭恭敬敬站直了子:“懂了,花店贵的花才能配得上您太太!”

谢砚礼休息片刻,气定神闲地站起,捡起搁置在旁边的西装外套穿上,长指扣着袖扣,清隽眉眼淡淡。

想着谢太太的闹脾气期该结束了。

于是,出门之,他略一顿:“除了花之外,再准备几样其他礼。”

温秘书:“是!”

为了欢迎谢太太回家,为了和谐的家庭生活,谢砚礼觉得自己作为男人,作为丈夫,可以对太太多点耐心。

嗯……哄回家再慢慢收拾。

然。

谢总没想到,迎接他的不是谢太太感动深的亲亲抱抱。

**

时间过得极快,眨眼间,便到了秦梵杀青回家那天。

秦梵跟大家吃完杀青宴,气氛到了,多喝了两杯。

此时懒洋洋地趴在小兔肩膀上,正拿着小镜子照来照去。

“魔镜告诉我,谁是界上美的仙女?”

“是不是璨璨小仙女呀~”

蒋蓉听到秦梵这自言自语,忍不住将她这个样子拍下来,等到明天拿给她看。

看还敢不敢喝酒。

蒋蓉没好气地她镜子夺过来,倒了杯温水准备喂过去,示意小兔控制住她。

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就是菜鸡瘾还大!”

“我不美吗?”秦梵委屈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眸含着水雾,像是要人吸进去共沉沦。

毕竟算是稍显正式的场合,还要拍照,以秦梵穿了件黑『色』抹胸小礼裙,抹胸是一簇簇刺绣的蝴蝶,『逼』极了,恍若振翅欲飞般。

乌黑发丝上绑了同款蝴蝶发夹,两缕细细的珍珠链条穿『插』进浓密蓬松的卷发之间,慵懒不失精致,确实是美的仙女。

小兔跟蒋蓉都不出她不美的话。

蒋蓉满脸诚地敷衍着按住她喂水:“美美美,你美!”

秦梵觉得她敷衍自己,即便是醉了,逻辑很清晰:“那你现场做三千字的小文章夸夸我的美貌。”

蒋蓉:“……”

小兔默默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生怕秦梵让她做小作文,她又不是文学系毕业的,没看到文科生蒋姐都被问住了吗。

车厢内气氛些沉。

充满了被老师提问答不出来的紧张气氛。

直到秦梵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此时车厢内诡异氛围。

蒋蓉看到视频来电显示,顿时将手机打开塞给她:“快,让你的高材生老公给你当场写一万字的小作文!”

视频刚接通,谢砚礼便看到谢太太那张白嫩脸蛋怼在镜头上。

乌黑水润的眼眸眨啊眨:“老公?”

声音微微拉长了语调,本就清甜的声音此时透着缠绵意味。

是男人了,就连旁边围观的小兔跟蒋蓉都感觉自己子骨麻了。

默默开始同只能看不能碰的谢总。

甚至更同的是,谢总非但不能碰,还得写小作文。

谢砚礼嗓音清冽,从容不迫的应了声,言简意赅:“明天我接你。”

然秦梵却听不到谢砚礼的话,举着手机,全脸终于『露』出来了,她无辜地歪着头问:“魔镜,你的仙女老婆好看吗?”

谢砚礼被她问的猝不及防,不过魔镜是什么东西。

倒认地多看了她两眼,没谎:“嗯。”

“好看。”

谢太太的美貌,就连他母亲那样挑剔的子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那你写一万字的小作文夸夸我多美。”秦梵捧脸,朝着谢砚礼笑得眼眸弯弯,娇艳欲滴的红唇『逼』近了手机,“夸得好,我就亲亲你。”

嚯!

这小妖精!

蒋蓉跟小兔看热闹看得快快乐乐。

小兔跟蒋蓉咬耳朵:“蒋姐,你觉得梵梵明天回家得几天下不了床?”

蒋蓉脸『色』沉地翻着秦梵行程表:“多三天,第四天她还个杂志封面要拍摄,就算爬得给我爬起来!”

小兔脸红红:“这样的小妖精老婆,我要是男人,就不她放出来,天天锁在床上。”

蒋蓉扭头看小兔:“小兔没看出来你清秀的外表下面玩得这么野啊。”

小兔大惊失『色』:“蒋姐,不是我野,是仙女梵太勾人了好不好!”

这边,谢总不愧是谢总,面对这样一个小妖精,还能保持冷静沉着,不急不慢地还价:“一万字换个亲吻,本高利润低,就我的时间言,不合算。”

秦梵被他算懵了,湿润的红唇张了张:“啊?”

“谢太太,你想空手套白狼,让我白干活。”谢砚礼知道她又喝醉了,想到她刚才得亲亲,目光看向对面那巨幅的人体油画上,薄唇微微抿起极淡弧度,不动声『色』引导,“除了亲吻,你还能带给我什么利益?”

秦梵皱了皱秀气精致的小眉头,她不想空手套白狼啊,她知道不能白让人家干活。

然苦恼地『揉』了『揉』脑袋,想不到自己能给他什么。

“你要什么呀?”秦梵被他带歪了,下意识问。

蒋蓉跟小兔都恨不得竖起耳朵听,这种少儿不易的话,是她们年人可以听的吗?

是!

谢砚礼自然知道她边经纪人,只:“我考虑考虑。”

秦梵很乖:“哦,那好吧……”

直到挂断视频,她都再没闹着让谢砚礼给她当场作篇关于她美貌的小作文。

看得蒋蓉跟小兔一愣一愣的。

这就结束了?

没闹?

蒋蓉给睡着的秦梵盖上张毯子,感叹道:“谢总不愧是谢总,三言两语就人哄沟里去了。”

小兔深以为然。

此时慈爱的眼神赠送给梵梵姐,摊上谢总这样的老公,是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幸好,梵梵姐浑上下除了那张美貌与材,没什么能够被谢总吃的了。

蒋蓉看得明白:“谢总顶多就合法同房,秦梵这个小吞金兽可是能谢总赚的钱败干净,你算算谁吃亏。”

小兔:“……”

再慈爱不起来了。

……

第二天秦梵戴着眼罩,打算直接睡回了北城。

她穿了件宽松版的黑『色』卫衣,大大的帽子将脸都挡得严严实实,路上一句话都没。

蒋蓉坐在她旁边整理行程,收起电脑发现她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动不动。

没忍住掀开这个装死人的帽子:“乐观点,起码你老公昨晚没给你来个万字美貌演讲。”

『露』出秦梵那张带着青蛙眼睛的眼罩。

此时转了转头,青蛙眼睛死亡凝视蒋蓉,下方那张红润漂亮的唇瓣吐出丧气的话:“哦,更乐观的是我没疯到脱光了衣服让他万字夸奖我材多『迷』人。”

蒋蓉被她呛得咳嗽了好几声:“咳咳咳……”

秦梵见她不话,新将卫衣帽子扣回去:“打扰我反思人生。”

“好了,反思了。”蒋蓉抿了口保温杯里的水,“你先想想怎么跟你老公下周拍摄独居观察综艺的事吧。”

蒋蓉:“你现在新弄个假家是来不及了。”

秦梵默默地眼罩摘了,然面无表地看向蒋蓉,“以,你的意思是……”

两人对视几秒。

蒋蓉『摸』『摸』她的狗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秦梵:“……”

**

百忙之中抽空出来接谢太太的谢总,接收到了谢太太异常热的投怀送抱。

机场外,黑『色』迈巴赫很低调的停在路边。

秦梵一眼就看到那不低调的车牌。

拉了拉挡住大半张脸的帽子,秦梵快步走过去。

“太太欢迎回来。”

只温秘书站在车旁,亲自为她拉开车门,“谢总为您准备了……”花和礼。

然话音未落。

下一秒,秦梵就直接扑进座那个端坐的男人怀里,好听的嗓音刻意绵长,又甜又软的喊了声,“老公,我好想你呀,想得小心脏都疼了!”

噗——

温秘书没敢看谢总的表。

谢砚礼大概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幕,刚准备探将悬在方椅背上的平板电脑语音模式关闭。

这个小妖精已经手脚用爬上他的膝盖,且黏黏糊糊地在他脸颊上狠狠的亲了好几下:“你想不想你的宝贝心肝仙女老婆?”

谢砚礼那张清隽冷白的面庞顿时沾上了浅淡的唇蜜颜『色』。

秦梵还非常贴心地到处找湿巾给他擦脸。

“温秘书,湿巾呢?”

温秘书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没反应过来,听到太太的话,连忙应道:“在这。”

谢砚礼被秦梵两只小手抵着肩膀按在椅背上,除了手臂能圈在小妖精纤细的腰间外,根本拦不住她面那一连串的行为跟动作。

贴心的温首席秘书递湿巾时,顺便眼疾手快地将平板电脑拿走,且关闭麦克风。

秦梵纤指捏着湿巾,将唇蜜细细地擦干净,邀功道:“擦好了。”

“嗯。”

谢砚礼对上秦梵那双仿佛含脉脉的桃花眸,想到昨晚她那醉酒的模样,薄唇忍不住扬了扬,放松般往面靠了靠,掌心扣在她腰侧没松开。

男人偏冷的声线此时含着淡笑:“想我?”

“想想想。”秦梵在他擦干净的脸颊上准备再亲口,想到刚擦干净,便将位置换到了他的薄唇上,“感受到我热似火的想念了吗?”

“感受到了。”谢砚礼唇间弥漫开橙花甜味,他伸出修长的食指,指尖抵着女人的额头推离自己,“想要什么?”

“老公你怎么能这么践踏我对你毫无杂质的想念!”秦梵路上准备了很多台词,刚准备开始演。

便听到男人温凉的嗓音:“看谢太太对为夫思之如狂的份上,今天你提出什么要求,即便点过分的,我都可以考虑答应。”

秦梵:“!!!”

她立刻欢快地扑进谢砚礼怀里:“一点都不过分,只要你搬去公司住……”

“几天已。”

搬去公司住几天?

谢砚礼薄唇弧度缓缓顿住,幽暗深邃的眼眸没什么感,望着这话的女人。

秦梵心虚地伸出一只小手:“就,就五天?”

谢砚礼神『色』自若,动未动。

秦梵还跪坐在他膝盖上,然默默地两根手指放下:“三天!”

“你答应了,不能骗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